三七中文网 > 我的吃鸡战神男友 > 第六十三章
    “星辰,阿宿他不要我了,他把我拉黑了,怎么办?星辰怎么办?呜呜”

    冉澈求救一般喊着星辰,她将星辰当成最后的救命稻草。

    星辰正在公司里上班,当他听到冉澈无助的哭声时心突然抽地一痛。

    “冉澈,你别急,不哭,乖,你慢慢告诉我怎么回事?我才好帮你,乖,不哭。”

    星辰放柔了声音哄着冉澈,深怕她受了惊吓。

    “我完了,阿宿他不要我了,他把我拉黑了,他肯定是讨厌我,星辰你让阿宿别拉黑我好不好?我求求你了你去和阿宿说,让他别拉黑我好不好?星辰我好难受,我心好痛。”

    冉澈说起宿白时是真的心痛。

    她真的不想失去宿白的联系,她只能利用这个傻子。

    好在这个傻子还是有点用处的。

    听着冉澈撕心裂肺的哭泣声,星辰心中更痛。

    但最终还是将自己的伤痛隐下,答应帮助冉澈去找宿白。

    他最大的愿望便是听着冉澈的笑声,只可惜能让她笑的人不是自己,那么他只能尽力地去帮助她让她笑,哪怕看着她去喜欢别的男人。

    只要她开心,他便足以。

    他只是一只卑微的舔狗,为了冉澈他无悔。

    星辰没有片刻耽搁甚至将手里工作扔下。

    走出办公室找了一个角落去给宿白打语音。

    这一次不管星辰打了多久,始终不见宿白接电话。

    星辰十分纳闷,平时宿白都会第一时间看到了借,这次怎么这么久?

    星辰心中隐隐约约感觉到宿白大概是知道他为什么找他所以才会刻意避着。

    星辰心中苦笑,若是可以他又何必如此?

    打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宿白接,只得改为发信息给宿白看。

    里面基本上都是讲述一些冉澈对宿白的深情,望宿白珍惜之类的。

    宿白只是扫了一眼便将信息删除。

    他太了解星辰了,所以他才不想接星辰的电话。

    他不想因为一个冉澈影响了他和星辰之间的吃鸡情义。

    “宿总,下午两点有一个会议,还有ig公司舒洛晴经理邀请宿白今晚六点在天和府共进晚餐。”小理汇报着日程。

    宿白将手机丢办公桌上,“先将开会资料准备出来,今晚吃饭你一起去,另外把和ig的合同重新打印一份出来,原件我已经发你邮箱上了。”

    他不想和舒洛晴单独吃饭,除了他家小颜外他不想任何异性独处。

    “好的,宿总,我先去准备资料。”

    小理每月都拿着丰厚的工资,便是因为她出色的工作能力。

    “去吧。”

    宿白踱步到窗前,看着窗外的海景思绪早已飘远。

    “你不能进去,谭副总你不能进去,宿总在忙。”

    门外传来前台小姐姐的声音,似乎是谭筠闯进来了。

    “你敢拦我?我是公司的经理,你一小小前台也敢拦我,小心我开除你。”

    谭筠看着面前油米不进的前台气不打一处来,怎么这么可恶?和宿白一样可恶,果然宿白的人和宿白本人一样的令人生气。

    “你忘加了一个副字,是谭副经理,怎么?记性不好吗?年纪轻轻的就记忆退化莫不是得了阿尔茨海默症?”面对谭筠宿白简直是毒舌的很。

    看到宿总出来了,前台小姐姐顿时松了一口气。

    每次这个谭副经理过来就必要费一番口舌。

    这个祖宗,她是真的不想见到他了。

    “你你才老年痴呆,宿白你竟然敢骂我。”

    看着宿白那张欠抽的脸,谭筠就气地牙痒痒连来这里的目的也暂时忘了。

    “宿总,对不起,我没拦住谭副经理”没有拦住擅闯的人便是她这个前台的失职。

    “你先去忙吧。”宿白不在意道。

    谭筠若是真的要硬闯还真不是一个前台能够拦得住他。

    他让人见到谭筠就拦住也不过是想要恶心一下谭筠。

    而这招也是屡试不爽,谭筠每次都被气得跳脚。

    “好的,宿总。”前台恭敬地退出去而后细心地将门关上。

    这个时候谭筠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人忽视了个彻底犹如小丑一般。

    “宿白!”

    谭筠咬牙切齿地喊住宿白。

    “你还有没有将我放在眼里与ig的合同你凭什么全pass,就算是重新拟定是不是也该与我商量一番,你真当自己是谭氏的继承人吗?”

    宿白挑眉讽刺,“与你商量?若是没有记错的话这份合同原本就是你拟定的,我要是没看错的话你这个蠢货竟要让利百分四十给对方,就为了能让ig选择和我们谭氏合作,你还真是下了血本。”

    谭筠就是一个二世主,半分真本事也没有靠着投机取巧混得现在这个位置,也就嘴巴还有点有处能哄得老谭宠溺他,呵,瞧瞧这就是宠出来的蠢货。

    宿白不屑于此。

    “你难道不知道很多大公司都想搭上ig这艘外贸的船吗?公司要是不让出一点利润出来又怎么能从中脱颖而出?”

    谭筠并不觉得自己错在哪,反而是宿白坏了他的好事。

    肯定是宿白见不得他好,看不得他立下功劳才处处从中作梗。

    从小宿白就处处打压他简直就是他谭筠的克星。

    宿白闻言不禁嗤笑,谭氏若是真的交到谭筠的手上那么离破产也是不远了。

    就谭筠这个脑子绝对是被猪拱了。

    “好,你将你自己拟定的合同拿给老谭看,只要老谭同意我没有意见,我可以不插手和ig公司的合作。”

    只要老谭脑子没有坏掉就不会同意谭筠胡来,宿白自信。

    见宿白这么说,谭筠顿时雀跃不已。

    “这可是你说的,要是爸同意了,你就给我一边呆着不许插手这事。”

    想让爸同意还不简单吗?

    以爸对自己的偏爱谭筠断定没有问题,到时候他和爸好好说实在不行还有妈在。

    谭筠满意地离开了宿白的办公室。

    宿白看着谭筠离开的背影只觉得讽刺。

    就这么一个蠢货,老谭还当个宝贝。

    还真是偏心,果然是爱屋及乌!

    宿白眼中一片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