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我的吃鸡战神男友 > 第三十九章 反击
    顾娟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韶颜自然而然地听到,脸色不禁难看了几分。

    心中燃起一股无名之火又发泄不出来,堵得难受就连工作也是心不在焉地熬时间。

    好不容易坚持到下班点,韶颜没有乘坐交通工具一个人沿着回家的道路慢慢走着,整个人的情绪被悲伤淹没。

    心中莫名地觉得委屈,一点儿也开心不起来。

    这一夜,她走了很久很久也不知具体走了多久,当韶颜到家时整个人疲惫不堪尤其双脚更是疼的麻木了。

    木偶一般地给自己简单地洗漱,仰靠在沙发上听着同一首单曲循环明天,你好。

    尤其是当听到**处:长大以后,我只能奔跑,我多害怕黑暗中跌倒,明天你好含着泪微笑

    韶颜总是情不禁地跟着轻轻哼唱起来。

    只是眼眶却不争气地湿润,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她并不想哭。

    “叮咚”

    门外传来门铃声,韶颜连忙将耳机放下起身去开门。

    “谁?”

    “颜颜,是我,别样。”

    门外传来别样的声音令韶颜惊讶不已,来不及多想连忙开门。

    “样姐你怎么这么晚过来了?外面这么晚了,不安全。”

    韶颜给别样倒了杯水说道。

    “还不是不放心你吗?你下午说想请人顶班,后面又没动静了我就一直惦记着你。”别样接过水杯边打量着韶颜说道。

    这丫头眼眶红红的,肯定是出什么事了看来自己过来是对了。

    这一刻,韶颜的心被暖到了也被别样的关心感动到了。

    何其有幸能遇到别样这样的朋友,让她在海京这个陌生的城市有了一丝温暖没那么孤单。

    韶颜再也忍不住眼泪哗啦啦地流下来,情绪激动的抱住了别样的腰肢将头埋在别样的肩膀上。

    “呜呜样姐,你真好。”

    韶颜过激的反应有点吓到别样了,在别样印象中韶颜就是一个很温柔的女孩子,虽然偶尔会和她撒娇但从来不见她哭过。

    惊讶归惊讶,别样还是轻轻地拍着韶颜的背后安慰她。

    “颜颜,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你和样姐说说,样姐会和你一起想办法,一人计短二人计长。”

    韶颜哭过一场发泄了出来,这会儿情绪好多了人也冷静下来了。

    别样细心地拿纸巾给韶颜擦干净眼泪。

    “好了,现在和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韶颜支支吾吾地将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了别样包括汪楼管欺负她的事。

    当别样听完后简直气得不行。

    “我靠,这个王八蛋、老色氓太t大包天了,颜颜这事决不能这么算了。”

    “我也没想这么算,心中不甘心的很,也恶心的很。”

    韶颜从最初的颓废过后心中只剩下不甘,凭什么白白被欺负。

    “颜颜,这事你打算怎么办?”别样问道。

    韶颜脑海里早就有了一个隐约的计划只是不太具体。

    这会儿别样过来了,正好有个商量的人。

    “样姐,我是这样想的。”

    韶颜低声将自己大概的计划告诉别样。

    别样起初听着还微微皱眉不赞同,不过等听到韶颜说完后别样竟是连连点头,还不时地给韶颜补充一些遗漏的细节。

    直到深夜,两个女孩子才双双沉沉入睡。

    当别样起来洗漱准备上班的时候韶颜还在睡梦中,别样悄悄地下楼给韶颜买了一点包子油条豆浆当早餐,这才放心地上班去。

    日晒三竿韶颜才迟迟起床。

    看到桌上别样买的早餐,韶颜甜甜地笑了。

    将早餐当做午餐吃了。

    换了一身略显好看的衣裳,动身出门

    几日后。

    韶颜主动将汪楼管约到员工楼道里。

    “汪楼管,之前我多有不对,还请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计较。”

    韶颜一副诚诚恳恳的态度取悦了汪楼管。

    “你这几天不是一直躲着我走吗?今天怎么突然想通了?”

    汪楼管故意问道。

    这几天大大小小给这臭丫头开了近千元的罚单。

    估摸着是被收拾怕了,这才来找自己认错。

    要是不收拾一顿这臭丫头,难道自己耳朵和额角上的伤能白受吗?

    “汪楼管,以前是我不对,你别和我计较了,我也给你道歉了这事可否翻过去?毕竟当时我也不是故意撞见你和庄婷在这儿暧昧。”

    韶颜无奈说道。

    “我给你说,我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现在只有两条路给你走,一:你辞职走人,二:做我的女人,今后你在这个商场做我都会照拂你。”

    汪楼管洋洋得意道。

    “我不会辞职的!”韶颜坚持道。

    “哈哈,看来你是早已有决断了,你做我的女人我自然会疼惜你,之前开的那些罚单都是废纸,你也不用理会。”汪楼管以为小姑娘被吓唬怕了准备放下身段成为他后宫的一员。

    见韶颜不语,只以为是小姑娘家家的害羞。

    踱步来到韶颜的身后,俯身嗅了嗅韶颜发上的洗发露清香味,陶醉地说道:“真香!今儿下班了等我,我带你吃夜宵小龙虾。”

    汪楼管说着话,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韶颜的胸部位置看,不禁想着白t恤下那是何等景观?应该要比庄婷这个人妻的手感要好上许多倍?如此想着身子也跟着火热了起来,眼中染上了**。

    一双咸猪手开始不安分的想要去牵韶颜的小手欲要一亲芳泽。

    见汪楼管神色异常,韶颜心中警惕。

    “哼,我看和你吃夜宵的人一定很多吧。”韶颜故作吃醋道。

    “哎呀呀,小丫头这是吃醋了吗?她们那些都是玩意儿罢了,今后我啊,只在乎你一个,只带你一个人吃夜宵。”

    汪楼管甚是喜欢韶颜这副小女儿家的娇态。

    情话也是张口就来,若是不知道汪楼管的为人肯定会被忽悠的找不到北。

    那叫一个情真意切,丝毫不见虚情假意。

    “如今,我是不是只能从了你?不然你还继续给我穿小鞋开罚单?”

    韶颜轻褶眉头楚楚可怜无助问道。

    汪楼王很满意韶颜的这个反应,瞬间男子主义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是啊,你呀就从了我吧,乖乖让我把你吃了,哈哈啊你刘总、吴总你们怎么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