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我的吃鸡战神男友 > 第三十二章 恐婚
    顾娟摇头,“既然如此,你好自为之,有道是宁得罪君子也莫得罪小人,你见过有千日做贼,有千日防贼吗?”

    韶颜能听懂顾娟的劝解,只是如此屈服着实难受,难道真的要屈服吗?

    韶颜心中犹豫,趁着空闲时间偷偷给别样发了条信息,说清来龙去脉。

    想让别样给自己一点建议。

    别样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到了,她以为就李兰兰和楼管有关系,没想到就连庄婷也有。

    这个色狼,这是祸害了多少女人?

    庄婷一个有家庭的人竟会这样?

    别样不可思议。

    “颜颜,等你下班了我来找你,到时候咱们细说。”别样斟酌道。

    “好,那下班联系,我先上班。”韶颜结束聊天继续上班。

    接下来半天里,韶颜并没有再受到汪楼管的为难。

    “颜颜,我在这里。”

    韶颜闻声望去见别样正现站在大树下朝这边挥手。

    见到别样韶颜不自觉地露出微笑,“样姐,你来了。”

    别样搂住韶颜的肩膀,“走,咱们去对面的奶茶店里喝一杯。”

    大热天的站外面容易招蚊子。

    “行,我请你。”韶颜笑着应道。

    “请啥请,今晚我请你,不然下次不找你了。”

    别样豪气霸道地说道。

    “好,那我下次请你。”韶颜笑着说道。

    朋友间本就是你请请我我请请你这样才能处的长久。

    两人各自要了一杯饮品。

    韶颜将这几天的事情和别样说了一边。

    “颜颜,你看这样行不?三楼的楼管是我老乡,有几分情面在,我看能不能找三楼楼管帮忙调解一下?就让汪楼管不特意针对你就好。”

    别样在这儿做了很久,整个商场的领导基本都认识。

    三楼的女楼管刚好有次找她帮忙,那之后有一些来往。

    “谢谢样姐,那就麻烦你了。”

    韶颜心中感激,每次都是别样站出来护着她,有一种大姐姐的感觉。

    “谁让你这小丫头招我喜欢呢,别和我客气。”别样说着抛了个媚眼给韶颜。

    看得韶颜浑身都起鸡皮疙瘩,“样姐,你这样好像调戏良家女子的登徒子,只是我取向很正常,不好意思样姐你刚刚白抛了。”

    别样耸了耸肩,“哼,浪费我力气,不解风情。”

    “嘿嘿,样姐你还是把力气留着回家吧,时间不早了,你家那位看你这么晚没回该着急了。”

    韶颜坏笑着说道。

    说起自己的男朋友,别样笑嘻嘻地指了指马路对面的红路灯路口。

    “他啊,不放心我出来,跟着我一起出来,在那等着我一起回去。”

    韶颜顺着别样的指向看去马路对面果然站着一身穿西装的年轻男子。

    “你怎么不早说,让他过来一起喝一杯饮料,这大热天的。”

    别样歪头靠在韶颜的肩膀上,笑呵呵道:“喊他了,他自己说不来,说两个女人聊天他不参与,别管他随他去吧。”

    嘴上虽然如此说着但眼里的幸福都快溢出来。

    “真好,好羡慕你们这么甜蜜。”韶颜发自内心道。

    别样轻褶眉头,“好啥?再好他家里人也不接受我。”

    别样的男友家里是不同意他们在一起的。

    韶颜摸了摸别样的头安慰道:“总会接受的,你们还年轻,只要你们相爱好好走下去,总有被接受的那一天。”

    “没事,反正现在我也不想马上结婚,接不接受无所谓,要是我真想结婚到时候才不管他们接不接受,我们自己住自由的很,才不想一大家子住一起,到时候对我挑来挑去的,心烦的很。”

    别样无所谓道。

    韶颜其实很想说,其实被所有人祝福的婚姻才是最幸福的。

    就算偷偷把证领了又怎样?

    有些人打骨子里不接受你,就算是领了证结了婚也一样会找机会挑拨夫妻的关系。

    人的一辈子那么长,谁能保证男人会一辈子不变心?

    也许,当时很恩爱可能过了几年就恩爱不复当初。

    当你年老色衰的时候,谁又能保证男人不会喜欢上年轻美貌的小姑娘?

    现在的社会,有太多的不定因素,外面充满了诱惑,男人真的能经得住诱惑?

    比如,最近热播的电视剧三十而已,剧中顾佳和许幻山不恩爱吗?

    从一无所有到公司大老板,一路上夫妻俩相互扶持直到顾佳怀孕放弃事业专心养育孩子还在一边帮助许幻山处理一些棘手的事,谁人不夸顾佳是一个漂亮又能干的妻子?

    可那又怎么样?许幻山还不是经不住林有有的诱惑背叛了顾佳。

    虽然最终悔悟了,可有用吗?

    发生过的事能当做没有发生吗?

    顾佳尚且如此,何况不如顾佳的女人们呢?

    想到这里,韶颜不禁感慨,人就一定要成家吗?

    原本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家务什么的也只是一份,烦恼最多也就是工作和自己家里的。

    成婚后,家务要做一家子的,烦恼要承受着来自两家人的,婆媳之间的相处更需要细心把握衡量,有时候还得多退让,只因一个孝字,更因为她是你老公的亲妈。

    去哪里都要事先报备,谈何自由?若是生子后,睡前睡后估计都是跟着孩子后面忙活。

    当孩子有个小咳嗽估计一家人都不会理解你,只会认为你照顾的不够细心,怎么当妈妈的?

    当你安慰自己等孩子上了幼儿园就解放了,其实不然,上了幼儿园还是需要你忙前忙后,只能安慰自己等孩子上了小学后就轻松了,但其实每个阶段都需要父母的陪伴,从你生娃后就再也没有自由可言,这一忙就是一辈子。

    成家了就要照顾孩子、公婆以及老公,一个女人用大半辈子的青春来照顾着一家人。

    换来的是一个已经失去青春、失去自由、失去眼中光彩的黄脸婆。

    为何身为女人就要承受这些?

    所以到底成家就真的是幸福吗?

    恋爱的时候是很甜蜜幸福,但这是一颗带糖的毒药。

    韶颜不愿意将人生过成如此,因为在韶颜的眼中自己的母亲和父亲其实过的并不幸福。

    也许父亲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但秉心而论父亲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

    回忆儿时,韶颜对于成家有着莫名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