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泡沫之夏 > 第37章
    无数繁星在夜空中闪烁。

    静谧的湖面被天鹅城堡里的灯光映衬着,仿佛是另一片闪耀着星芒的天空。

    紫红色的天鹅绒窗帘将夜色遮住。

    卧室里亮着两盏光线柔和的床头灯。

    浴室里传来沐浴的水声,欧辰坐在床边,望着那顶婚礼时她戴在头上的花冠,百合与雏菊依旧纯洁美丽地绽放着,洁白的花瓣上似乎还留有她身上的芬芳。

    心如少年般“砰、砰、”地剧烈地跳动。

    他轻轻伸出手指。

    轻柔地碰触那花冠上的花瓣。

    婚礼里那一幕幕幸福如梦境般的画面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闪现,她身穿雪白的婚纱从点亮蜡烛的过道间缓步向他走来,在神父的面前她低声说出婚姻的誓言,在宾客们的欢呼声中,她将捧花高高地抛上蓝天……

    花瓣冰凉而柔软。

    就像她的手指,在他为她系上绿蕾丝时,有轻轻的颤抖,和一点点的冰凉。

    淋浴的水声停止。

    然后,浴室的门开了。

    欧辰的手指缓缓地从花冠上收回,然后他缓缓地抬起头。尹夏沫穿着一身白色的浴袍,头发被白色毛巾裹着,刚刚沐浴完的热气仿佛蒸腾在她的周身,眼睛如雾中的星星,脸颊透着粉红,嘴唇也丰润柔嫩……

    “你……”

    声音竟是异常的沙哑,欧辰狼狈地猛然将头侧过去,不敢再看她。半晌他才轻咳一声,继续说:

    “你洗完了。”

    空气中弥漫着微妙而尴尬的气氛。

    “是的。”

    尹夏沫轻声说。她洗澡洗了很久,虽然已经做好一切思想准备,也知道那将是作为妻子应尽的责任,可是她却始终无法关掉水龙头,从浴室里走出来。直到热气将要把她蒸得昏厥过去,才觉得自己滑稽透了,就算要犹豫和挣扎,现在也已经毫无意义。

    “你……可以去洗澡了……”

    说完这句话,她的脖颈突然也粉红了起来。

    “你一定累了,早点休息。”欧辰站起身,凝望着她,“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按铃叫佣人,也可以叫我。我就住在你隔壁的房间。”

    “……”

    她惊愕地抬头!

    “晚安。”

    他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从她身边走过,走向房门的方向。

    “等一下!”

    她忽然喊出声。

    听到他的脚步迟疑地停了下来,她咬紧嘴唇,然后,转身看向他,眼睛里有种镇定的清澈。

    “你不用这样……”

    她凝视着欧辰说。

    “留下来吧,我们……已经是夫妻……”

    夫妻……

    欧辰定定地望着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克制住胸口再次剧烈的跳动。柔亮的光线中,她美得就像女神,有圣洁的光芒,诱人的芬芳,可是,她垂在身体两侧的手却是不自觉地僵硬地握着。

    “明天就要准备尹澄的手术,你今晚好好休息。而我们……我们未来还有很多时间……”

    唇角慢慢露出一个笑容,似乎他还没有习惯微笑,素来淡漠的面容与这样的笑容有些不相称,然而却有种奇异的温柔。

    “晚安。”

    “晚安。”

    房门在尹夏沫面前轻轻关上,卧室里突然变得空旷起来。她身子颤了一颤,慢慢滑坐在床上,忽然发现自己像被掏空了般,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呆呆地坐着。

    目光无意识地落在紫红色的天鹅绒窗帘上。

    那颜色……

    暗红暗红的……

    就像血……

    心脏紧紧地缩成一团,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有种莫名的恐惧紧紧将她攫住,就好像在某个地方,在发生着某件可怕的事情……

    “洛熙……”

    “洛熙!”

    重症监护病房里的心电图监护器突然刺耳地响了起来,起伏的曲线变成了可怕的直线,医生们焦急地飞奔进来,护士们将惊吓恐惧的沈蔷和洁妮推出去!

    “洛熙!!”

    嘶哑地低喊着,沈蔷满脸泪水,而洁妮害怕地捂住嘴哭,透过重症监护室的玻璃,医生重重地挤压洛熙的心脏,苍白的脸,紧闭的睫毛,他毫无生命的迹象,一只手无力地垂在病床外。医生们拿起电击板放在洛熙的胸口,一下,一下,他的身体如木偶般一下下被电起,然后无力地落下……

    卧室。

    漆黑中,尹夏沫从噩梦中霍然惊醒!

    她满身汗水,脸色苍白如纸。方才梦中的一切是那么真实,真实到似乎每个细节都展现在她的面前,洛熙浑身是血,一股股的鲜血流淌出来,如无数藤蔓在疯狂地蔓延,殷红的血色将整个世界湮没……

    不……

    不可以再胡思乱想……

    尹夏沫胸口急促地起伏着,她拼命让自己从可怕的梦境中清醒过来,苍白着脸孔,逼自己用最冷酷地想法安慰自己,这世上并不会谁没有了谁就无法再活下去……

    而她也再没有资格去想其他的人……

    从今天起……

    她已为人妻……

    “小澄,明天就要做手术了,你紧张吗?”

    病房里,珍恩终于想出这么一句话。或许是因为刚刚成亲的夏沫和欧辰都在病房里,阳光中,尹澄的气色看起来好极了。可是她始终觉得有点心虚,眼睛不敢看夏沫。

    她没有将婚礼时的那个来电告诉夏沫,甚至在交还给夏沫手机时,把那个来电记录也删掉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吧,她只是不想横生枝节影响到夏沫的婚礼,洛熙……洛熙只是不甘心才会打来那个电话吧……

    但是为什么心里一直惴惴不安。

    “不紧张啊,手术一定会很顺利,”望着并肩站在一起的姐姐和欧辰哥哥,尹澄的笑容开朗快乐,“因为我还要看着姐姐和姐夫的小宝宝出世,等着小宝宝喊我一声舅舅呢。”

    尹夏沫的脸颊顿时绯红如霞。

    她下意识地向欧辰望去,欧辰正望着她,眼睛深深亮亮的,她心中一慌,连忙又将头转过去,对小澄说:“还有几项检查需要做,时间差不多了,我推你去。”

    “好。”

    尹澄笑着点头,见姐姐害羞,便没有继续说下去,从病床上起身坐进轮椅里。其实他觉得自己应该可以走过去,但是医生要求他必须坐轮椅,为明天的手术准备好体力。

    如兄长般拍了拍尹澄的肩膀,欧辰说:

    “手术会顺利的。”

    “嗯,我知道。”尹澄再次点头,然后犹豫了一下,说,“姐夫,我想请你帮个忙。”

    “你说。”

    “那个愿意换肾给我的人,我很感激他,想要当面向他表示谢意。”尹澄仰面看着欧辰,目光恳切。他不明白为什么换肾给他的那个人要那样神秘,包括姓名在内的任何资料都没有。

    尹夏沫身子一僵,她紧紧握住轮椅的推手,紧张地看着欧辰。珍恩的脸色也变了变,屏息盯着欧辰。

    “我想,他会知道你的谢意。”欧辰顿了顿,对尹澄说,“不过,他同意换肾手术也许并不是因为善意,而是感激上天给了他一个如此仁慈的机会,也许是他需要感谢你。”

    “你认得他?”尹澄疑惑地说,他有些没太听懂那些话的意思。

    “是的。”

    “我可以见到他吗?”

    “他并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

    “为什么?”尹澄皱眉。

    “该去做检查了,我们走吧。”

    尹夏沫打断他们两人的对话,推起小澄的轮椅向病房门口走去。珍恩舒了口气,连忙跑过去将门打开。欧辰想要从夏沫手中将轮椅接过去,她轻轻摇头,依旧自己推着轮椅走出病房。

    长长的走廊。

    坐在轮椅里的尹澄清秀虚弱,尹夏沫小心翼翼地推着他,欧辰和珍恩走在她的身边。一行人如此俊美醒目,从他们身边经过的医生护士和病人纷纷赞叹地行注目礼。

    “姐。”

    “嗯?”

    “做完手术,我就可以出院了吧。”

    “……”

    尹夏沫脚步一僵,望着小澄的后脑,耳边响起刚才郑医生对她说的话。

    …………

    ……

    “夏沫,你知道的很清楚,当年车祸之后,小澄的身内很多器官严重受损,而且由于没有及时得到很好的恢复,使得这些器官的病变都很严重,其中肾病已经直接威胁到了他的生命。这次换肾手术虽然可以暂时延长他的生命,但是今后仍旧必须加紧治疗其他的病症,否则……”

    ……

    …………

    “姐?……”

    尹澄从轮椅中扭过头,困惑地看着姐姐。

    “……如果恢复得好,自然就可以出院了。”尹夏沫平静地说,在她的脸上似乎看不到一丝情绪的波动。

    “出院后,我可以和姐姐姐夫住在一起吗?”尹澄放下心来,好奇地问。

    “当然要住在一起。”

    “太好了,那样的话,又可以每天都见到姐姐了……”

    温馨平静的对话在走廊里轻声地响着,尹夏沫缓步地推着轮椅中的尹澄。珍恩心里暖暖的,看着如璧人一般的夏沫和欧辰,看着快乐的小澄,她忽然又觉得自己做得对极了!

    幸亏没有告诉夏沫那个电话……

    幸亏没有让洛熙的阴影继续笼罩和搅乱夏沫的婚礼……

    “尹夏沫!”

    突然,一个饱含怒意的声音从走廊的尽头响起!

    那声音如此愤怒而响亮,以至于走廊中所有的医生护士和病人都吃惊地望过去!尹夏沫皱眉看去,珍恩也困惑地抬起头,只见那人面色憔悴,目光中透出绝望和恨意,然而一身的冷傲却丝毫未减,她居然是沈蔷!

    沈蔷寒着脸。

    一步一步地走过来!

    眼中的寒意令人不寒而栗,沈蔷紧紧瞪着尹夏沫,笔直地走过来,仿佛已经恨极了她,恨不得用目光将她杀死!

    珍恩张口欲问,却被沈蔷用手臂冷硬地拨开,她顿时踉跄了几步,等她慌乱诧异地回过神来,沈蔷已经站在夏沫面前,冷冷地逼视着夏沫。

    “沈小姐……”

    尹夏沫凝声说,不知道沈蔷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这样的没有礼貌。

    “啪!”

    手起掌落,一记耳光硬生生地打在尹夏沫的脸上!那耳光充满了恨意,沈蔷目露寒光,右手重重地扇在尹夏沫的脸颊上!

    “啊……”

    珍恩倒吸一口凉气,惊得目瞪口呆,大庭广众之下,毫无由来的,沈蔷居然出手打人?!

    “姐!”

    尹澄又惊又气,一时间顾不得许多,立时从轮椅中站起身来,担心地看姐姐有没有被打伤。

    欧辰惊怒,挺身将夏沫护在身后,然而看着夏沫的面容从霎时苍白又变得涨红起来,醒目的掌痕肿在她的面颊上,他忽然有种杀人的冲动。

    “尹夏沫!你很得意是不是?!”

    沈蔷厉声怒喝,她浑身充满了愤怒的火焰,声音将医院的走廊震得轰轰作响。尹夏沫呆呆地站着,如同做梦一般,她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而沈蔷眼中那入骨的恨意竟如首般将她定在地上。

    “为了名利不顾一切,用尽各种手段向上爬!恭喜你啊,尹夏沫,你终于嫁入了豪门!可是你不会做噩梦吗?!你不怕报应吗?!你不怕……你不怕被你伤害到的人会变成厉鬼,将你抓入地狱吗?!”

    “你说什么……”

    尹夏沫脑中轰轰乱响,理智告诉她,不要去听沈蔷那些语无伦次的愤怒的话语,可是她的心中有种莫名强烈的不安,那不安就像魔爪一样,从昨晚的噩梦就死死纠缠着她,让她无法喘息。

    “你会有报应的!尹夏沫!像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应该早早地去下地狱!我永远不会原谅你!我发誓,只要我沈蔷活着一天,就绝不会让你好过!”沈蔷连声怒喊,丝毫不顾忌自己的明星身份,仿佛绝望和恨意已经让她忘却了所有的一切。

    “请你克制一下你的情绪。”

    欧辰紧紧将夏沫护在自己身后,他沉怒地盯着沈蔷,冰冷地说:“你会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

    “哈哈,代价!好可怕啊!”沈蔷冷笑,目光从尹夏沫身上移到欧辰身上,“就算你是大名鼎鼎的欧氏集团少董,你以为我会怕你吗?!就算你能只手遮天,将所有的媒体收买,就算你伸出一根小手指头就能将我像蚂蚁一样碾死,你以为我会怕你吗?!你也只不过是一个被尹夏沫玩弄的可怜虫!”

    “你以为她嫁给你是因为什么?!是因为爱你?哈哈哈哈,只不过是因为你的财富和地位!因为你,她可以肆意地伤害洛熙,从他身上踩过之后就将他头也不回地抛下!将来她也会为了别的更有财富地位的男人,而将你抛下!如今洛熙所遭受到的痛苦,将来你必定会加倍地遭受到!”

    “洛熙……”

    莫名的恐惧越来越浓烈地将尹夏沫包围住,沈蔷疯了一般的愤怒和仇恨应该不会是毫无由来的,是……是发生了什么吗……

    “洛熙他……”

    仿佛喉咙被魔爪紧紧地扼住,尹夏沫克制着身体的颤抖,却无法把话完整地说出来,不会的……不会的……

    “怎么,你还记得他的名字?”沈蔷嘲弄地说,目光冷冷地,“你已经是豪门贵妇了,还记得旧情人的名字,不怕你现在的金主不开心吗?而且,你还有什么资格问起他!你不是早就像垃圾一样把他抛下,还担心他的死活吗?!”

    死活……

    尹夏沫的嘴唇一下子苍白起来,她死死地盯着沈蔷,声音低不可闻。

    “你说什么……”

    “他自杀了……”

    沈蔷嗓音沙哑,她仿佛忽然老了五岁,原本愤怒地瞪着尹夏沫的眼睛也在瞬间黯然了下来,就好像是一时间不知道是该恨她,还是该恨她自己。那个男人心里从来没有她,而她却那样无法自拔地爱着他,甚至在他因为别的女人自杀时,唯一能够想到的,只是想帮他完成他的心愿。

    “尹夏沫,你得意了吗?……他居然会为你自杀……居然用刀片割开了自己的手腕……”

    “……”

    尹夏沫呆呆地站着,忽然什么都听不懂,什么都听不见,恍惚中,只能看到沈蔷的唇片似乎在说着一些可怕的字眼,渐渐的,她也什么都不再能看见……

    世界寂静得如同真空……

    “就在昨天……就在你结婚的同一时刻……他自杀了……”沈蔷苦涩地闭上眼睛,“……流了很多很多的血……浴室的地面都被鲜血染红了……”

    珍恩拼命地捂住嘴巴,惊恐让她眼睛睁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尹澄也惊呆了,他呆怔地跌坐进轮椅中,不敢置信地呆呆望着沈蔷。

    欧辰的身子僵住!

    一股寒气从他的脚底传上来,他缓缓地看向身边的夏沫,看着她苍白失血的面容,看着她失神颤抖的神态,缓缓的,寒气从脚底一直传到他全身的血液中,就像可怕的咒语,仿佛他的幸福还没有来得及展开,就被完全冰冻住了。

    “洛熙哥哥……”

    尹澄紧张地问,不敢去看姐姐的神情。

    “……现在怎么样了……”

    “从昨天开始,已经抢救了好几次……医生说他流血过多……而且……而且求生意识很薄弱……目前还在深度昏迷中……很危险……”

    沈蔷睁开眼睛,眼底的恨意和愤怒竟已被脆弱和无助所代替,她幽幽地望着尹夏沫,说:

    “……你知道吗……就在发现他的时候,淌满鲜血的浴缸里还漂着话筒……那电话是打给你的……在他快要死去的那一刻……他曾经打电话给你……为什么……你竟然没有拦住他……”

    电话……

    那个电话!

    惊恐让珍恩的脸霎时变得惨白!

    她的身子开始一阵阵地发抖!

    “……跟我走!如果你还有一点点的良知,就让他活过来,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他活过来,你听到没有?!”沈蔷终于克制不住逼得她快要疯掉的绝望,抓住始终呆立着如同魂游天外的尹夏沫的手,用力拉着她向走廊尽头走去!

    “夏沫!”

    欧辰低喊一声,下意识地一把紧紧抓住她的手,窒息般的恐惧让他的手如铁箍般紧握着她!不,不可以让她离开!如果她离开,也许,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可是她呆呆地回头看他。

    眼中一片空荡荡的恍惚,仿佛根本不认识他,眼神穿过他落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她的手寒冷如冰,静静地不停地颤抖着,颤抖得很轻,仿佛她并不相信,仿佛她在噩梦中。

    而似乎她的灵魂在听到那人自杀的那一刻……

    已经无声无息地飘走了……

    欧辰手一颤。

    于是,沈蔷头也不回地将她拉走了,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医院走廊的尽头。

    尹澄不知所措地看着姐姐呆滞僵硬的背影,又回头看向苍白痛楚的欧辰,他心里茫然一片,怔怔地坐在轮椅里。

    珍恩面色惨白地一阵阵发抖!

    恐惧和罪恶感攫紧了她的身体。

    就是那个电话……就是那个电话……是她害死了一条人命,是她杀了人……

    …………

    ……

    “我想,在我死之前,一定要把想做的事做完……你知道吗……很早很早,我就想向你求婚了呢……”树叶摇曳的光影中,他苍白的微笑被碎金子闪烁般的阳光染上温暖的光晕,整个人却恍若是虚无的。

    ……

    …………

    世界混沌而虚幻,尹夏沫仿佛突然跌入了白茫茫的雾气中,似乎有人在拉着她走,她的手腕很痛,却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只有轰轰作响的脑中在疯狂闪回着一些片断!

    …………

    ……

    “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留恋的东西,就会死去呢……”

    在树叶狂乱的摇动下,光芒变幻成阴影,他美得就像六年前那个如同从画书中走出的少年,眼瞳如夜,肌如樱花,唇色如血,他的声音恍惚得仿佛是深夜从遥远幽巷中传来的洞箫。

    ……

    …………

    她恍惚失神着,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仿佛被“砰”地塞进一辆汽车中,耳边有人在对她喊着些什么!她听不见,只感到那些话语里的愤怒和恨意如首般向她刺来!

    可是她也感觉不到疼痛。

    汽车似乎在飞驰颠簸地开着,她的身子在急速中不停地颠来颠去,但是脑子里还是麻木混沌的,她想不清楚,这是在梦里吗,为什么,为什么直到现在还醒不过来……

    …………

    ……

    “就算我下一秒就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你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嫁给他吧……”他定定地望着她,眼底闪过一抹古怪的光芒,苍白的嘴唇忽然又变得鲜艳起来,鲜红得如同浸透了血。

    ……

    …………

    汽车似乎开到了最大时速,不停地急刹车,不停地加油门,那刺耳的声音如同噩梦中魔鬼的尖笑,她的身子被剧烈的颠簸着,脑中痛得要命,一阵阵的呕吐感从体内涌了上来!

    然后。

    她开始呕吐。

    大口大口地干呕着。

    直到有人将一只纸袋塞进她的手中。

    …………

    ……

    “你在害怕吗……”

    鲜红欲滴的唇角竟然勾出一抹淡然嘲弄的笑意,他缓缓地转身,秋日的阳光里,他的影子淡淡地映在地面上,在树叶晃动的光影间时隐时现。

    “我……绝不祝福你……”

    ……

    …………

    汽车猛地停了下来。

    有人用力将她从车内拉了出来,她被拉得跌跌撞撞,手腕刺痛刺痛,周围都是刺目的雪白墙壁,还有刺鼻的消毒水的气味。眼前浓重的白雾中,看不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可是她还是难受得想吐,似乎只有将五脏六腑都吐出来才会舒服一点!

    …………

    ……

    “他自杀了……”

    ……

    “你得意了吗?……他居然会为你自杀……居然用刀片割开动脉……”

    ……

    …………

    突然惊恐地低喊了一声,她重重地颤抖了一下,然后呆呆地站着,就像濒死的小动物,急促地喘着气,好像根本没有听见身边有人对她喊了些什么。她挣扎着站在原地,有人在拉她,可是恐惧忽然铺天盖地地将她笼罩下来,她在疯狂眩晕的白雾中,再也不肯向前走一步!

    直到有人用力将她推进一扇门去!

    那屋子如雪洞般。

    四壁雪白。

    只有呼吸机和单调的“嘀”“嘀”的仪器声响。

    …………

    ……

    “就在昨天……就在你结婚的同一时刻……他自杀了……流了很多很多的血……浴室的地面都被鲜血染红了……”

    ……

    …………

    “夏沫学姐……”

    有人轻轻喊她的名字,在混沌的白雾中,她的耳边依旧是轰轰的巨响,仿佛是被不由自主地控制着一般,她僵硬地向前走着,然后停下来。疯狂的眩晕中,世界漆黑无声,渐渐的,渐渐的,浓重的白雾一抹一抹地撕扯着散去,那苍白得如同已经死去的人影渐渐地浮现在她的眼前。

    雪白的病床。

    手腕虚弱无力地搭在床边。

    雪白的纱布将手腕上的伤口紧紧包扎着,一层一层,厚厚的纱布,不知道那伤口究竟有多深,竟需要这么多的纱布。

    苍白的面容。

    紧闭的眼睛。

    漆黑的睫毛。

    干裂的嘴唇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色。

    他静静地躺着,脸上罩着氧气罩,手腕上插着输液的管子,液体一滴一滴地流淌进他的身体。他的胸口竟似乎是没有起伏的,只有旁边心跳记录仪的微微曲线,证明他还活着。

    静静地躺在病床上。

    他安静得就像刚出生的孩子,安静得好像什么都不再知道,不知道她来了,不知道她就站在他的身边,不知道她的战栗和恐惧,不知道他已经将她逼到了悬崖的边缘……

    “你……”

    良久良久,尹夏沫呆呆地望着那病床上苍白得仿佛随时在空气中消散的人影,声音呆滞而沙哑,如同是从遥远的地方飘来的,并不是从她的身体内发出的。

    “……你真的敢这样做……”

    病房里,沈蔷无力地靠着墙壁,闭上眼睛。

    她能够做到的只能是这样了。这世界太过滑稽,她是那么讨厌尹夏沫,恨不得洛熙永远不要再见到那个女人。然而,面对着昏迷中毫无求生意识的洛熙,她所能做的竟只有找来尹夏沫,让她去唤醒他。

    洁妮的眼眶红了。

    她低下头,让眼泪无声地从脸颊滑落。在发现洛熙自杀,看到洛熙的鲜血将浴室染红的那一刻,她怨恨过夏沫学姐,怨恨她居然可以忍心抛下洛熙去嫁给别人。

    可是

    看着站在昏迷不醒的洛熙面前的夏沫学姐那苍白颤抖的身影和破碎得不成语句的声音,她才忽然惊觉,在学姐素来坚强淡静的外表下,也许藏着的是比常人更加脆弱的内心。

    “……洛熙……你究竟……究竟有多恨我……”尹夏沫颤抖着说,身体开始无法克制地发抖,她走近他,呆呆地盯着他,哑声说,“……难道你恨我恨到必须用这样残忍的方法……来宣告你的胜利吗……”

    病床上,洛熙的面容苍白失血。

    他深深地昏迷着。

    似乎听不到任何外界的声音。

    “可是,你以为你胜利了吗……”眼睛黯淡如夜,她轻轻伸出手,似乎是想要碰触一下他的黑发,然而,手指却僵在那里,“你只不过……只不过……把你和我都变了输家……你伤害了你自己……用这种伤害再来伤害我……”

    “醒来啊……”

    “为什么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你不觉得这样很笨吗……”

    “如果我毫不在意你……你就算死了……对我有什么伤害呢……”手指颤抖着,她忽然失神地笑了笑,如同洛熙不是昏迷着,而是醒着的,她很轻很轻地对他说,“……你凭借的只不过是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所以你就可以这样残忍地将我送入地狱……是吗……”

    “你在胡说什么?!”

    沈蔷忍不住怒声低喝,大步走过来,先是痛惜地看了看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洛熙,又满怀忿怒地瞪着尹夏沫,说:

    “他快要死了!他快要死了!因为流血过多心力衰竭,已经抢救了五次,可是始终还是昏迷!你这时候还说这种嘲笑的话!你就这么蛇蝎心肠吗?!你非要眼睁睁地看着他死了才甘心吗?!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你难道真的不怕上天报应你吗?!”

    “沈小姐……”

    洁妮紧张地赶忙走过来,低声说:

    “你误会学姐了,学姐没有在嘲笑洛熙啊,学姐也很伤心,你没有看出来吗?而且你轻声些,医生说过不要太喧哗,会影响洛熙的恢复……”

    “她伤心?!她就像个呆子一样!竟然一滴眼泪也没有!她身体里流的不是血,是冰!”沈蔷胸口火气直冒,又心知洁妮说的没错,病房里不可以喧闹,只得在实在忍耐不住一口气骂完之后,咬牙大步离开病房,重重将门关上!

    于是病房里又安静了下来。

    “你会死吗……”

    好像浑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也什么都没有听到,尹夏沫眼神古怪地望着苍白昏迷的洛熙,说:

    “你只是在吓我……对不对……那我……那我认输……好不好……不要吓我了……你知道吗……我……我……”

    “我很害怕。”

    她怔怔地死寂地望着他。

    “或者……你一定要用死亡来惩罚我吗……可是……你很笨……即使你死了……也无法吓到我……”

    病房里四壁雪白,静静的,有空调吹出暖风,但是空气似乎依旧冷如雪洞,她很冷很冷,轻轻地颤抖着,越来越冷,冷得好像肋骨都一根一根地往里缩。

    他一直如死去般地躺着。

    仿佛根本听不到她在说些什么,幽黑的睫毛虚弱地覆盖在苍白的肌肤上,甚至连最轻微的颤动都没有。

    就好像……

    他早已死了……

    缓慢地。

    尹夏沫缓慢地转过身体。

    缓慢地。

    她缓慢地向病房门口走去。

    洛熙……

    你吓不到我……

    她呆呆地打开病房的门。

    然后。

    她缓慢地。

    笔直地走在被白茫茫雾气包围的走廊里。

    你吓不到我……

    天空中飘起了雨,她静静地走在雨中,眼前是白茫茫的雨雾,她漫无目标地走着,被冰冷的夹杂着雨丝的风吹得轻轻摇晃着,仿佛有汽车的刹车声,仿佛有人从汽车中探出头来骂她,仿佛有路人扶住她担心地关问着什么……

    如果……

    你死了……

    在纷纷斜飞的雨丝中……

    在如影如幻的人群里……

    她缓慢地走着,仿佛她的一生就是在这样冰冷的雨中行走,偶尔有太阳出来,偶尔有彩虹闪现,但终究是一直在下雨。抬头看不见前路的雨雾,雨水很凉很凉,可是她早已麻木早已习惯了,无论遇到什么,她都不怕,是的,她是妈妈最坚强的女儿,她什么都不怕……

    那么,我把这条命赔给你……

    也就是了……

    浑浑噩噩地走着走着,不知走了多久,不知走了多远,似乎白天变成了夜晚,雨渐渐停了,又渐渐开始下,她的身子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她轻飘飘地走着。

    身体一阵阵火烫又一阵阵冰凉。

    耳膜持续地轰轰作响。

    脚步由灌了铅一般渐渐又变得虚飘起来,无从着力,就如踩在棉花团里,白茫茫,空荡荡,不知是从哪里走过来的,不知将要走到哪里去。

    她恍惚地走进一家医院。

    长长的走廊。

    空气中弥漫着熟悉的刺鼻的消毒水的气息。

    恍惚地站在一间病房的门口。

    忽然。

    她打了一个寒颤。

    凌乱的飘散撕扯的思绪渐渐一丝一丝地被拽回来,她颤抖着深深地呼吸,不,她不可以软弱,她不可以被打倒!她还有小澄,明天小澄就要手术了,就算是魔鬼已经将她的每一分灵魂和**都绞痛撕碎地吞下,她也不能够现在就崩溃……

    拼命克制着手部的颤抖。

    尹夏沫缓慢地伸手向病房的门把。

    “砰!!”

    门却从里面被猛地打开了!!

    “夏沫!!”

    珍恩惊恐失措的面容出现在病房的房门后,一见到是她,就扑过来抓住她,将她拉向走廊旁边的露台,惶恐地盯着她,双手不停地发抖,声音中也充满了恐惧:

    “他……他死了吗?”

    尹夏沫呆呆地望着她,被她猛烈地摇晃着,刚刚恢复了一点清醒的脑袋又开始混乱了起来。

    “他死了……他死了对不对……”

    珍恩吓得脸色惨白,自从沈蔷说出洛熙自杀的事情,恐惧和害怕就将她彻底压垮了!她一直在等夏沫回来,可是夏沫一直没有回来,回来得越晚,就代表事情越可怕,不是吗?!而夏沫此刻的脸色这样苍白,苍白得,就好像她最害怕的事情真的发生了!

    “对不起……”

    恐惧吓得珍恩丧失了理智,顿时慌乱失措地哭了起来。

    “……是我害死了洛熙!都是我!是我害死了他!他打过电话来给你,就在婚礼中你从我面前走过,即将走到欧辰面前的那一刻!我接到了电话,对不起,夏沫,我不知道他当时快要死了,我真的不知道!”

    “……我没有把那个电话给你,我把他的电话按断了,我还把那个电话从你的来电记录里删除了!对不起,夏沫!是我害死了洛熙!是我杀了人!洛熙是被我害死的……如果我把那个电话给你……也许他就不会死……”

    “珍恩……”

    脑袋痛得要裂开了,露台上的冷风吹得尹夏沫一阵阵的眩晕,滚烫和寒冷在她的体内交织涌起,好难受,她吃力地站稳如重病般筛抖的身体,对珍恩说:

    “他还活着……他……”

    “夏沫,对不起!”

    长期以来被内疚和自责逼迫得快要疯掉的珍恩再也听不到夏沫在说些什么,她满面泪水,语无伦次地哭喊着:

    “是我太自私了!其实我全都知道,一开始就全都知道,你和欧辰当时的说话我全都听到了!是为了小澄的换肾手术,只有欧辰体内的肾合适换给小澄,于是你才答应跟欧辰结婚……”

    “你……”

    尹夏沫呆呆地望着她。原来,珍恩一直都是知道的吗?

    “那样是不对的,不是吗?”珍恩哭着说,天知道,她的良心日日夜夜受到煎熬,而洛熙的自杀让她无法再回避这一切。“结婚应该是因为相爱而结婚,不应该是因为这样的交换条件而结婚,不是吗?!”

    “可是,是我太自私了……”

    “我没有劝阻你!我明明知道你是为了什么而跟欧辰结婚,却从来没有劝阻过你!我想要小澄活下来,却眼睁睁地看着你去牺牲,还安慰自己说,你会幸福的!我是多么的自私啊,夏沫,我不配做你的朋友……”

    珍恩泪水迷蒙,哭得泣不成声:

    “我以为,只要让小澄活下来,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可是我错了!幸福也许不是交换就可以得来的……你嫁给一个你并不爱的人,我甚至没有试图劝过你!而明明知道洛熙的痛苦,知道他会难过,居然他在自杀时的最后一个电话,我都没有告诉你!是我害死了他,是我害死了洛熙!都是我的错!夏沫,对不起,对不起!……”

    露台上的风寒冷刺骨。

    尹夏沫几乎已经站不住了,头痛得一阵一阵要裂开般,而忽然,她的脊柱莫名地窜起一阵心惊的战栗,仿佛有某个人影,仿佛有细碎的声响……

    她霍然扭头看去!

    露台的门口,尹澄苍白虚弱的身体仿佛纸片一般静静地站着,他呆呆地望着哭泣慌乱的珍恩,又呆呆地看向她,眼睛黑洞洞的,衬着他失血的面容,就像忽然不知所措的孩子。

    “姐……是这样吗……”

    “是因为欧辰哥哥能够换肾给我……你才和他结婚的吗……”

    而远远的,在尹澄的身后……

    似乎是欧辰的身影……

    沉默地站着,欧辰望着她,仿佛等了她很久很久,仿佛可以一直等下去,却不知道她是否恨着他的等待,不知道对她而言,他的等候是否是另外一种炼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