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泡沫之夏 > 第29章
    盛夏。

    阳光灿烂耀眼。

    黑色的大理石地面,黑色的办公桌,落地窗的玻璃被阳光照耀得反光刺眼。欧辰逆光而坐,千万道光芒从他身后迸射,他的面容却在黑暗中,看不出表情,只有手腕上的绿色蕾丝在静静飞舞。

    “请你再考虑一下……”

    尹夏沫笔直地站在他的面前,隔着黑色的办公桌,她凝视着他。在欧氏集团的接待室里等了三个小时之后,秘书终于让她进入了欧辰的办公室。这也是自从那晚因为生病而将他送入医院后,第一次见到他。

    “如果没有记错,我已经拒绝你了。”

    声音里没有任何感情,欧辰甚至没有抬头看她,面前是一份文件,文件摊开的那页右上方贴的正是她的两寸正式照。

    “至于你拒绝出演黄金舞,是违反合约的行为,公司有权力追究你的责任,并且可以从此将你雪藏。希望你再考虑两天,使大家维持良好的合作关系。”

    然后,他淡漠地说:

    “你可以出去了。”

    “请求你……”尹夏沫眼睛黯淡下来,“……无论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只要你同意捐出一个肾,移植给小澄。”

    “无论什么条件……”

    玩味地重复着她的话,欧辰慢慢抬起头,说:

    “你以为,你有什么东西值得我用一个肾去交换吗?”

    她的身子僵住。

    “难道你竟然以为,在被你那样地背弃伤害过之后,我还会喜欢你,还会为了得到你而同你交换什么条件吗?”

    欧辰淡漠地笑了笑。

    “尹夏沫,你未免自视过高了。”

    心越来越沉……

    她深吸口气,努力让慌乱的心情平稳下来。是她来请求欧辰,即使欧辰坚持不将肾捐给小澄,她也没有权力去强迫他。她所能希望的,只是他以前的感情,只能希望,他对她还有一点点感情……

    命运是在嘲弄她吗?

    就在几天前,她还希望欧辰能够忘掉她……

    可是

    现在她祈求,欧辰对她仍旧有哪怕一点点的感情……

    “请开出条件来吧。”

    她背脊僵硬,悄悄握紧手指。不管怎样,一定要找来可以移植的肾给小澄,看着小澄一日日地苍白消瘦下去,她的心仿佛被利刃剜出般的痛。

    “不管是需要多少钱,不管是需要我签什么样的合约,我可以和公司签一辈子的合约,甚至……黄金舞也可以接下……”

    “果然在你心中最重要的一直都是尹澄。”欧辰淡淡地说,“从来都不是我,也不是洛熙。为了尹澄,哪怕和洛熙的新戏竞争,也不在乎,对不对?”

    “洛熙不会介意。”

    如果知道是为了小澄的病,洛熙应该不会在意这件事情。

    “洛熙不会介意?”

    欧辰玩味的重复着尹夏沫的回答。站起身,他缓步走到尹夏沫面前,打量着她。她的眼睛里,仿佛有不顾一切的火花,在疯狂地燃烧。他只在五年前,两人分手的时候,看到过她这样的神情。

    只不过五年前,是他求她。

    而现在,是她求他。

    “那么,如果我开出洛熙会介意的条件呢?”他慢声的问。

    “什么条件?”

    “比如说……”

    逆影的阳光里,欧辰淡笑着接近她,他浑身散发出黑暗的危险气息。他微微地俯身,伸出手指托起她的下巴,迫使她面向他。他离她那样近,薄薄的唇似乎贴在她的唇上,冰冷的呼吸在她的唇间,似有若无地缓慢厮磨着。指甲深深嵌入掌心,背脊终于开始颤抖,尹夏沫猛地将头扭转过去!

    “这样都做不到,又和我谈什么条件呢?”

    欧辰轻轻用手绢擦拭自己的嘴唇,仿佛和她的碰触是一件不洁的事情。逆光中的他黑暗冰冷,就像收买灵魂的恶魔,而她被强烈的阳光包围着,面容苍白透明。

    “你走吧。”

    他冷淡地说,将手绢收进衣袋里。

    “只要亲吻,就可以吗?”

    尹夏沫克制住颤抖,琥珀色的眼睛里有种不顾一切的绝望。

    “也许。”欧辰模棱两可的说。

    “……好!”

    不是没有听出他语气中的不置可否,但是她已顾不得这些,哪怕他的表情如此的嘲讽和轻慢……

    可是

    她要那只肾!她要那只可以留住小澄生命的肾!胸口起伏了一下,她闭上眼睛,踮起脚尖,以唇凑向欧辰冰冷的双唇。

    望着她略显苍白的唇片

    欧辰的心跳竟凌乱地漏跳了几拍

    她的唇

    离他的越来越近

    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她就可以吻上他的唇!

    可是

    一阵手机音乐突兀的响起!

    就象是一个荒诞的梦境被打断了!

    她的唇,在离他的唇还差一只手指远的地方,停下了。

    欧辰皱眉,神情迅速恢复为平日的淡漠。尹夏沫则惊怔的退出一步,失神的望着欧辰。

    手机铃声持续地响着。

    铃声是从尹夏沫的身上传出来的,她脑中一片空白,机械地将手机拿出来。因为今天要离开医院,又担心小澄的病情出现什么状况,所以特意将手机开机了。

    手机音乐继续响着

    屏幕上跳跃闪烁着一个名字

    “洛熙”!

    欧辰也看到了那两个字,他的神情又恢复了之前的淡漠,甚至比刚刚更冰冷。

    “要接电话吗?”

    尹夏沫一惊。

    几乎是条件反射般按下挂断键!

    现在不能触怒他……

    屏幕上的“洛熙”两个字消失了。

    然而

    手机音乐立刻又响了起来,仿佛如果她不接通就会一直响下去般的固执,屏幕上重新跳跃闪烁起“洛熙”的名字!

    这次她犹豫几秒钟。

    却还是没有接电话,用手指按下关机键,手机音乐断了,屏幕变成漆黑。

    铃声停止了。

    空旷的办公室里死一般静寂。

    尹夏沫忽然淡淡地苦笑:“就算我吻了你,你也不会答应捐肾给小澄,对不对?”

    “对。”

    欧辰转开还停留在她唇上的视线,冷冷的说出答案。心里空落落的疼痛,竟不知道是因为看到洛熙的名字,还是因为她的那个吻就这样失去了。

    不想再如猫捉老鼠般地陪他玩下去了,尹夏沫蹙眉说:“到底怎样你才会答应呢?!”

    “如果我说,无论怎样我都不会答应,你相信吗?”

    “不相信。”

    “哦?”欧辰淡笑,优雅中略带倨傲,“这么有自信?”

    “如果最初你的资料就在肾源库里,不会现在才找到你。应该是在得知小澄的病情之后,才决定去检查自己是不是适合移植给他的,对吗?”

    象他这样的豪门公子,怎么会随便去进行肾移植的配型检查呢?而他,居然知道小澄的病情,说明他一直是有派人调查她、关注她的。正是基于这一点,尹夏沫相信跟欧辰还有一线谈判的可能。

    “所以,当医生告诉你配型很合适以后,你就在等我来找你。既然如此,你想要什么条件才能同意将肾捐给小澄呢?金钱,我知道你不会在意,可是,其他的呢?只要我能做到,就一定会答应你!”

    尹夏沫沉声说。

    “很聪明。”

    欧辰赞许地点头,从她身边走开,到酒柜处倒了一杯威士忌。凝望着水晶杯中的酒液,他眼睛冰绿,说:

    “可是你能答应我什么呢?和我上床?和我同居?做我的情人?是不是你以为我会开这些条件给你?”

    尹夏沫沉默。

    是的,她想过他会提出这些类似的条件来交换。

    “你会答应吗?”

    目光从威士忌慢慢移到她的面容上,欧辰冷冷地问,声音里有冰冷的嘲弄。

    尹夏沫闭上眼睛。

    “既然不会答应,刚才又说那些大话做什么?”

    威士忌火辣辣地从咽喉一路燃烧到胃里,痛得抽搐了一下。医生嘱咐过他这段时间不能饮酒,可是面对她的痛苦只能用另一种痛苦来转移。

    “是要上床吗?”

    尹夏沫面容苍白,睫毛幽黑地抬起,她定定地凝视欧辰,眼底有两簇令人心惊的空洞洞的火苗。

    “要上床几次,你才可以把肾捐给小澄?”

    手指一紧,险些将水晶杯捏碎,欧辰不敢置信地看向她,仿佛她是一个怪物!

    “什么?!”

    “这岂非很公平,”尹夏沫苍凉地笑,眼神空洞,“世上原本没有免费的午餐。我的贞操固然重要,你的肾又何尝不重要,本来也不能白白去拿别人的东西,如此交换也可以心安了。”

    只是……

    为什么心会痛得仿佛麻木了……

    象是绝望。

    做出这样的决定以后,生命中,有一些人与事,就会被迫放弃吧?可是,如果没有了小澄,哪怕是完璧无瑕地生活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冰绿的眼眸仿佛深冬的湖底般沉黯!

    欧辰的神情竟看不出是愤怒还是心痛,他抿紧嘴唇,又倒了一杯威士忌在水晶杯中,仰头一饮而尽,声音有些沙哑:

    “真是伟大的姐姐……”

    顿了顿,欧辰等到胸口翻绞的情绪平稳下来后,看着她,说:

    “可是,你猜错了一点。”

    “……?”

    “我等你来,是为了告诉你无论你用什么方式,我也不会把肾捐给尹澄。”欧辰眼神冰冷,“我等你来,只是为了让你听这句话而已。”

    “为什么?”

    尹夏沫耳膜轰轰作响,出乎意料的答案让她惊怔。

    “因为”

    他冷漠地勾起唇角,笑了笑。那笑容,带着几分残忍的快意。

    “我恨你。”

    尹夏沫全身发凉,一种恐惧紧紧攫住她。电光火石间,她突然明白了!冷汗从她的背脊涔涔渗出。

    …………

    ……

    那晚,弥漫着雾气的樱花树下。

    欧辰的面容苍白得仿佛透明,他轻咳,嘴角有抹猩红。漆黑的夜色里,慢慢地,他闭上眼睛,跪在冰冷的地上。

    “这样……可以吗?”

    树叶被夜风吹得剧烈摇响,修长的背脊挺得僵直,他跪了下去,即使是无比卑微的姿势,却依然有种贵族般不可亵渎的倨傲……

    ……

    “……如果是因为我的错,”

    树叶沙沙作响,膝盖下是冰冷的土地,欧辰的背脊倨傲笔直,双唇痛楚得没有血色。

    “我……愿意去改……”

    ……

    “……要怎样你才肯原谅我?!”

    无论让他付出什么代价,只要她肯留下,哪怕只要她再看他一眼。而漫天白色的夜雾里,她的背影是漆黑的,仿佛随时会消散……

    ……

    “除非”

    没有回头,她望着黑漆漆的夜空,眼神冰冷。

    “你死掉。”

    ……

    黑暗。

    没有一丝光亮。

    漫天白雾,树叶狂乱地摇晃,她没有回头,一点点眷恋和犹豫也没有地,冰冷消失在黑夜里。

    ……

    忽然下起了雨。

    雨滴透过树叶滴落,他木然地跪着,仿佛毫无感觉,身体渐渐被淋得湿透,雨越下越大,雨水狂乱地濡湿他的黑发,濡湿他的面容……

    ……

    那个如梦魇般痛彻心扉的夜晚……

    ……

    …………

    “五年前,在樱花树下你是那么残酷那么绝情,”欧辰声音低哑,“无论我怎样请求,你甚至连回头都没有……”

    “所以……你在报复我吗?”

    “如果你把这叫做报复,那么,对,我是在报复你。”

    “就算你恨我,那是我的事情,与小澄无关。” 尹夏沫的唇色苍白透明,“你尽可以报复在我的身上!”

    “有区别吗?”欧辰淡漠地说,“这样你才会最痛。”

    尹夏沫脸色煞白!

    心口一阵阵如巨锤般的疼痛!

    眼前有混沌飞闪的斑点,她的四肢冰凉颤抖,所有的淡定所有的理智顷刻间荡然无存!耳膜轰轰地巨响着,她脑中竟是血海般的一片,零零碎碎的片断飞快闪过

    妈妈如摔碎的木偶一样躺在舞台下的血泊中……尹爸爸尹妈妈满是鲜血的尸体……小澄血流如注地被送入抢救室……医院雪白的墙壁……进进出出的医生护士……病人伤势严重请做好思想准备……如果无法度过危险期……从去年九月份开始,肾功能渐渐衰竭恶化……今年三月份已经在肾移植中心登记……无法找到合适的肾源……

    “那你告诉我……”

    仿佛有不属于她的灵魂在静静地说,仿佛她即使已经疯掉,依然有淡定的声音在替她说:

    “……怎样才可以?”

    “怎样都不可以。”

    欧辰用五年前她曾经回答过他的话,同样回答了她。

    怎样都不可以……

    怎样都不可以……

    那么……

    把以前他受的伤还给他,可以吗?

    慢慢地

    尹夏沫闭上眼睛

    在他面前

    她跪了下去

    强烈的阳光洒照在她的身上,苍白透明的肌肤,海藻般的长发,颤抖幽黑的睫毛,她的身子慢慢地在他面前跪下,那阳光刺眼眩晕得就像人鱼公主临死前幻化成泡沫的那一刻……

    “你以为这样有用吗?!”

    欧辰惊痛地冲过来,抱住她即将跪下的身子,眼中充满愤怒和恨意,低喊道:

    “你以为跪下我就会原谅你吗?!你以为跪下就可以将过去的伤害全都抹去吗?!”

    伤害……

    那些尘封的过去,究竟是谁伤害了谁,究竟是怎样的错误使得一切直到现在还要纠缠在一起。尹夏沫心口冰冷疼痛,却不想再多说什么,挣扎着,她从欧辰的怀里挣脱,淡淡地说:

    “既然是我欠下的,终归由我来偿还。”

    “又或者……”

    她唇色苍白地说:

    “……只有我死掉,才能够使你满意,才能作为和你交换的条件。”

    “你……”

    她是在威胁他吗?!

    欧辰瞳孔紧缩,深深的恐惧让他的手掌紧握成拳!

    为什么,五年前当他在她面前跪下时,心痛的是他;而五年后,当她向他低头的时候,心痛恐惧的仍然是他。

    目光渐渐地落在手腕飞舞的绿蕾丝上,他的眼底沉黯下来。走到落地窗前,他背对着她,不让她发现眼底的妥协,终于说出了那个在她来之前就早已做出的决定

    “……嫁给我。”

    那天阳光出奇的灿烂,欧辰要眯起眼睛才能看到窗外的蓝天。

    “嫁给我,我把肾捐给小澄。”

    街道两遍明亮的店铺。

    熙熙攘攘的路人。

    跑来跑去玩闹的小孩子们。

    尹夏沫沉默地走着,忽然很想走在人多的地方,让喧闹来包围她,让脑中变成一片彻底的空白,什么都不用去想,只需要麻木地按照命运的安排走下去就好。

    然而什么又是命运呢,接受是命运,还是不接受才是命运?慢慢地走在热闹的街道上,她淡淡自嘲地笑,人性果然是贪得无厌的,在见到欧辰之前她以为自己可以接受任何交换条件,只要欧辰能够同意将肾捐给小澄。

    可是

    在欧辰终于提出交换条件之后。

    她……

    居然犹豫了。

    原来,即使是为了小澄,她也会犹豫的吗……

    天色渐渐漆黑。

    街灯盏盏点亮。

    尹夏沫来到了熟悉的街口。

    好几天没有回家了,应该收拾些东西到医院去,她振作起精神,让自己从恍惚中沉静下来。

    街口停着几辆陌生的车,有人在车上看报,有人在车上讲电话,当她走过的时候,察觉到车里的那些人仿佛突然惊愕地坐起来。尹夏沫心中一凛,突然明白过来,那些是娱记!

    “尹小姐!”

    “尹小姐!!”

    “你对洛熙和沈蔷的绯闻……”

    “你和洛熙是否已经正式分手!”

    “……”

    从一开始无数记者守在街口等候,到尹夏沫迟迟不出现,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很多记者不耐烦再等下去早已离开,只剩下三三两两的几个还在留守。此刻他们看到尹夏沫出现如同见到了宝一般,不由得喜出望外,纷纷从车里跑下来,拿起照相机、摄像机、话筒向她追过去。

    尹夏沫加快脚步,最后几乎是用跑的冲进了公寓大楼。保安挡住了记者,闪光灯在她身后闪个不停。她挺直着脊背,走进空无一人的楼梯,肩膀疲倦地垮了下来,浓重的倦意将她包围。

    长长的楼梯。

    尹夏沫看着自己的影子被拉长在台阶上。

    漆黑的影子。

    一步一步地紧随着她。

    这些日子来在医院照顾小澄,关掉手机、没看电视,恍如和娱乐圈已经是两个世界。回到这里才发现,原来绯闻竟还在继续,娱记们还在蹲守,这世间无论死去多少人,依旧是该娱乐的娱乐、该八卦的八卦。

    她扯起唇角。

    淡淡嘲弄地笑。

    而她进入娱乐圈是有意义的吗?为了迅速地拿到她想要的钱,为了小澄的医药费,每日在外忙碌,陪伴小澄的时间少得可怜,竟然连小澄病情的变化都没有察觉。如今挣到了足够的钱,可是,那颗手术所需要的肾却不是钱能够买到的……

    算了……

    不要再想下去……

    尹夏沫深呼吸,总有办法的,一定会有办法的。命运不会如此不公平,它什么也没有给过小澄,就必然不会这么残忍地将小澄最后的东西也夺走!她会找到办法的,即使漆黑一片,至少……

    …………

    ……

    “嫁给我,我把肾捐给小澄。”

    灿烂的阳光洒照在欧辰身上,他背对着她,那声音竟清冷得仿佛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

    …………

    可是,她却没有答应。

    尹夏沫心中愧疚,她是很差劲的姐姐,眼看就可以为小澄找来最合适的肾,她却没有答应。小澄在她的心里是最重要的,是比她生命还要重要的存在,可是,在那一刻,她却迟疑着没有答应。

    手指无意中触到手机。

    她眼神一黯。

    是因为他吗……

    楼梯折上去就是家门口,尹夏沫默默拿出手机。关机状态,屏幕上黑暗一片,她的手指按在开机键上,想起在欧辰办公室的那两个电话,忽然五内纠结,手指竟迟迟按不下去。

    怔在楼梯口。

    良久之后。

    她默叹,将手机又放回去。这样疲倦灰黯的心情,就算拨通了电话,又能说些什么呢?她现在,甚至没有力气面对洛熙解释为什么她不接电话。

    掏出钥匙,她抬起头来准备开门。

    然后

    整个人突然如被电击般地惊怔了!

    楼梯间昏暗的光线里。

    洛熙坐在台阶上,他沉默地望着她,眼睛漆黑如潭,嘴唇紧紧抿在一起,他好像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很久,背脊僵硬得已经变成化石。

    “你……”

    尹夏沫胸口一暖,怔怔地望着他,一时间,喉咙里象滚动着什么热热的东西,说不出话来,只有手中的钥匙哗啦作响。

    “怎么这样吃惊?”

    洛熙慢慢站起身,望着惊怔的她,他似笑非笑,仿佛被一团淡淡的雾气包围着,声音很轻,却听不出任何情绪。

    “难道你不想见到我吗?”

    “没有。”

    他面容里那种让人捉摸不定的神态让尹夏沫感到有点无所适从,她笑了笑,又觉得唇角似乎是僵硬的,赶忙转过身,低头将大门打开,说:

    “进来吧。”

    屋里漆黑一片。

    扑面而来的气息仿佛这里很久没有人住过,冷冷清清的,地面上蒙着一层薄薄的灰尘,灰尘被风吹起来,呛得尹夏沫一阵咳嗽。

    “喵”

    黑猫牛奶如黑影般扑过来!

    洛熙抱住它,见它竟然瘦得皮包骨头,仿佛饿极了,尖尖的牙齿咬住他的胳膊,拼命地舔。

    “给我吧。”

    尹夏沫打开了灯,伸手将牛奶抱回来,走到厨房里拿出一只猫罐头,打开后放在地上。牛奶“喵”地扑上去,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她又看了看洛熙的胳膊,被牛奶咬破了一点,隐隐渗出血丝来。

    “痛吗?”她轻声问。

    “……”

    洛熙没有回答她。

    “不用担心,牛奶很健康,每年都给它打防疫针。”尹夏沫从医药箱里取来药棉和酒精,小心翼翼地擦拭在他的伤口上。然后,她盖上酒精的瓶盖,轻声说。

    看着她轻柔的手指和睫毛映在面颊上柔和的阴影,洛熙的心渐渐柔软下来,原本想要质问她的怒气不知不觉消散了一些。也许,她是有不得已的原因的,也许她是误会了……

    “这段时间你去哪里了?”他凝视她。

    “……”

    她犹豫着,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把小澄生病的事情告诉他。可是如果告诉他换肾手术的事情,就会涉及到欧辰……

    “为什么总是关机?”

    “……”

    “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她心中暗叹,还是告诉他好了,这样的猜疑实在太累了,“我这几天……”

    “你是在生气吗?”他打断她。

    “……”

    “是因为生气,才不和我联系,也不回家,也不接我的电话,是吗?” 他微微屏息,眼珠乌黑乌黑。

    “嗯?”

    她错愕地怔住,脑筋一时没有转过来,而这副茫然不解的模样让洛熙顿时恼了起来。

    “难道”他直直地瞪着她,唇上的血色一点一点褪去,“你不是因为生气才……”

    尹夏沫渐渐明白过来。

    “……你指的是你和沈蔷的绯闻?”

    灰尘在屋里轻轻飘荡。

    夜色漆黑。

    仿佛也有夜的灵魂在轻轻飘荡。

    洛熙呆呆地望着她,心脏仿佛被冰冻住,然后被突然涌上的怒火逐丝崩裂!她的眼睛如琥珀色的玻璃般透明,没有不安,没有难过,竟然可以这么淡定,淡定得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原来,她真的是那么不在意啊,原来,他对她而言真的是无所谓的!

    她怎么可以

    这样的无所谓……

    “那些都是假的,不是吗?”尹夏沫语气中透露出疲惫,“大概只是娱记们为了炒作而制造出来的。”虽然在看到的时候,心里有些黯然,可是他既然如此紧张地来找她,而且此刻看着他的眼睛,那又痛又恼的神情让她最后的一丝不确定也消失了。

    “你看到照片了吗?”

    “……?”

    “报纸上那张我和沈蔷亲吻的照片。”他的声音有点僵硬。

    “……看到了。”

    “你觉得那张照片是假的?”

    “洛熙……”看着他越来越冷凛的面容,她忽然有些不安,似乎她说的话让洛熙不快了。

    “那是真的。”

    洛熙冷冷凝视她,暗怒地想要将她那该死的平静打破!

    “我和沈蔷……确实亲吻了。”

    “洛熙……”

    尹夏沫闭上眼睛,额角一阵抽痛,她的脑袋忽然痛得仿佛要裂开了,睫毛轻轻颤抖在面颊上。她知道那照片是真的,不可能是技术合成的,她只是不要去想,选择鸵鸟般地去“信任”洛熙。可是,为什么要在她最累的时候,告诉她这些……

    “我不想听……我很累,这几天……”

    “就这么无所谓吗?!一点也不在意吗?!”愤怒中的洛熙根本没有注意到她变得苍白的面孔,和虚弱疲累的样子,他怒问,“我在你心里究竟是什么?!是因为你那么有自信,我除了你不可能再喜欢上别的女人,还是因为我对你而言根本就是无所谓的,所以你才一点也不在乎?!”

    “喵”

    黑猫牛奶被怒喝声吓到,受惊地蜷缩在角落里,两只圆滚滚的眼睛不安地看向沙发里的那两人。

    “难道,我相信你也错了吗?”

    尹夏沫怔怔地说。她真的不想再和洛熙吵架,疲倦已极的身体只想安静地休息一下,然后好好想一想。

    “是因为相信吗?”

    洛熙失神地笑,眼底的雾气使他美得妖娆,又疏离得仿佛隔了很远很远的距离。

    “所以你不打给我电话、不回家、手机关机,好不容易打通你的电话你也不接,这样是因为相信,还是因为你根本不在意我,所以那些绯闻对你毫无影响?”

    “我当时……”她想要解释,突然发现那个原因或许会更加激怒他,“……有事在忙,无法接你的电话……”

    “你当时在忙什么?”

    “……”

    “说来让我听听,有什么事情使你接电话的时间都没有?”那声音轻如雾气。

    “洛熙……”

    “不能告诉我?”洛熙心中一紧,莫名闪过一个奇怪的感觉,他瞳孔暗紧,反而笑颜如花地打量她,“……总不至于,你是和欧辰在一起,所以不方便接我的电话吧。”

    尹夏沫脸色一白。

    “咦”他慢慢地拖长了声音,唇角带笑,“看来我猜对了呢,果然是和欧辰在一起。”

    “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她胸口起伏了一下,终于决定把事情告诉他,可是要不要把换肾手术的事情也告诉他,却还是犹豫不定。

    “那是什么样子?你喜欢的是欧辰,始终都是欧辰,对不对?所以你不在意,甚至……也许你还窃喜于我和沈蔷的绯闻恰好传出来,所以你不想求证,也无所谓我的解释,你正好趁机和我分手,最好我从此永远不出现在你的面前,对不对?”心底剧烈翻绞的伤痛使他的声音变得又冷又硬,就象首一样。

    “洛熙!”

    尹夏沫惊愕地睁大眼睛,不相信那些话居然这样轻易地就从他的嘴里说出来。

    屋内静得令人窒息。

    黑猫牛奶不安地从角落里跑出来,在两人的腿旁绕来绕去,喵喵地叫着。

    “你非要这么说话吗?”

    尹夏沫眼底充满疲倦。

    她很累,她不明白为什么明明错的是他,可是,却是她站在这里,接受他的指责。那是他的绯闻,他和别的女人亲吻,她不想去追究,选择信任他,竟然也错了吗……

    “小澄……生病住院了,这几天我一直在医院照顾他,所以没有时间去在意你的绯闻。而且,你既然来找我,就表明绯闻只是传言而已,我为什么不相信你,而去相信那些空穴来风的娱乐新闻呢?”

    洛熙一惊!

    想到屋里冷冷清清,似乎好多天都没人住过,沙发上也蒙了薄薄一层灰尘,她是因为小澄的病情才这么多天没有回来吗?

    “小澄病情严重吗?有没有危险?”

    “他会没事的。”

    她眼底黯然,神情却淡定如常。

    “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他皱眉,“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让我知道?”

    “……我一个人就可以照顾好他。”

    难道要他推掉通告在医院里守护小澄吗?她知道天下盛世目前正在最紧张的拍摄过程中。而且,当时他正绯闻缠身……他和沈蔷,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可是,你却去找了欧辰。”洛熙失落地笑了笑,“今天下午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就在欧辰身边,对吗?”

    “……”

    “回答我。”声音很轻,仿佛毫不在意。

    “……我去找他是因为别的事情。”苦涩在她心底晕染开来,如何能够告诉洛熙,只有和欧辰结婚才能得到小澄所需要的肾。

    “什么事?”

    “……你不需要知道。”她脸色苍白。她会努力去找一个更加合适的解决办法,既可以救到小澄,又不用……

    “是吗……”

    洛熙望着她,面容也是苍白的,眼珠漆黑得令人心惊,仿佛眼底有深不见底的黑洞。他良久没有说话,只是静默地望着她。

    尹夏沫咬紧嘴唇。

    她是为了不让他生气,也是为了想出更好的解决办法,才选择不告诉他关于欧辰的事情。

    可是

    她又伤害到他了,是吗?

    虽然已近心力交瘁的边缘,可是洛熙那种绝望沉痛的样子,还是令尹夏沫蓦地心痛如绞!

    “我和欧辰真的什么关系也没有……”

    她紧紧握住他的手。

    小澄生病入院,只有他,只有他是她最亲近的人。她想靠在他的身边,让他来安慰她,告诉她一切都会没事的,而不是无休止的猜疑和争吵……

    洛熙静静地将她的手拉开。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他看起来是那么安静,浑身笼罩着如白雾般的寒气,肌肤如美瓷,嘴唇如花瓣,他无声地坐着,好像在一个遥远的世界里。牛奶爬上他的身子,亲昵地想要在他的臂弯间磨蹭,可是,胸中的怒火和痛苦使得他用力将它挥走!

    “喵!”

    牛奶惊慌地扑到沙发旁的小柜上,上面的一只纸盒子被它撞了下来,盒子里的东西洒在两人身前的地面上!

    那是一些照片。

    照片似乎时间很久了,每一张都微微发黄,全都是很多年前她和欧辰在一起的画面。其中一张是在圣辉校园的广场,少年的欧辰站在她的面前,轻弯下腰,在她的手背印下一个吻,照片里的她凝望他,悄然流露出属于少女的娇羞。

    这些正是年度金奖颁奖礼那晚欧辰拿来的。

    浑身如化石般僵硬住!

    洛熙定定地瞪着那些照片,唇片上最后一抹血色也缓慢地褪去,有一种漆黑色的疼痛,汹涌而来,似乎要将他从头到脚撕成碎片,然后彻底摧毁掉!

    她还留着那些照片……

    那些已经被她扔到废纸篓里的照片……

    竟然一直珍藏在她的身边……

    这就是她所要求的信任,这就是她已经完全将过去忘记,这就是她与欧辰毫无关系!

    尹夏沫大惊!

    她拼命稳住心神,强作镇静地蹲在地上将那些照片一张张捡起来,说:“扔弃在废纸篓里如果被记者们看到,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所以那天我将它们又捡了回来……”

    这样的理由,明明是真的,洛熙也不会相信吧……

    她绝望地停下来,眼睛望着他。

    “于是捡回来以后,就一直好好地收藏在这里,是吗?”洛熙眼神冰冷,语气里含着淡淡的嘲弄。

    “洛熙……我喜欢的是你。”

    她无力地说,试图做最后的挽回,然而洛熙脸上的表情却告诉她,这句话的作用是多么的微薄。

    我喜欢的是你……

    尹夏沫想再大点声地说一遍,可是惊慌和痛苦使她在这一刻几乎说不出话来了。

    “我们分手吧。”

    简简单单的五个字,说出来似乎并不耗费任何力气,只是洛熙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突然有些沙哑。

    “分手?”

    尹夏沫茫然地看着他,似乎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似乎我总被人抛弃呢。”洛熙的笑容带着淡淡的涩然,他望着窗外的夜色,面容被灯光映照得仿佛虚幻,“这次,换我主动吧。”

    “……我喜欢的是你……”是他在生气,一定是他在生气,所以才说出这样的气话来吧,只要解释清楚……

    “这一次,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洛熙站起身,长长的阴影覆盖在她的身上。

    “其实我也许没有立场指责你。我和沈蔷的确亲吻了,也正准备交往……尹夏沫,你以为我非你不可吗?”

    夜色如此寂静。

    尹夏沫脑中忽然有种恍惚的眩晕,仿佛时空在抽离和逆转,渐渐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直到大门被“砰”地一声关上,她的身子才颤抖了一下,慢慢闭上眼睛。

    手中的旧照片滑落下去。

    她呆呆地坐在地板上,然后将头埋进膝盖里,整个人紧紧地,紧紧地抱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