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泡沫之夏 > 第24章
    随着洛熙和尹夏沫恋情的公开,用瞠目结舌四个字来形容所有安卉妮fans的心情也许最为合适,事态的发展远远超出了她们的想象。

    从新闻发布会之后,各媒体的记者们开始严重怀疑安卉妮口中的尹夏沫“引诱”凌浩之说,每天电视的娱乐节目里、报纸杂志里,记者们都对安卉妮极尽嘲弄之能事。

    安卉妮的fans们也开始半信半疑,虽然她们觉得凌浩也蛮帅的,可是,跟洛熙比起来差距显得那么大。既然尹夏沫正同洛熙交往,无论从哪个方面看,她都不太可能会背弃洛熙而对凌浩产生兴趣。

    看到一边倒的舆论,安卉妮终于沉不住气了,她开始接受记者们的访问。当她再度楚楚可怜地出现在公众面前时,记者们却不理会她的泪水和委屈,而是不耐烦地让她直接说出来“尹夏沫引诱凌浩”的证据。安卉妮吞吞吐吐,始终讲不出所谓的“酒店引诱事件”是发生在哪个酒店,被逼之下,她说自己当时心慌意乱记不得酒店的名字了,只清楚地记得日期是一月十二日下午四点左右。

    记者们立刻对安卉妮所讲的那日情况展开地毯式的追查。调查之后发现,那日尹夏沫确实没有出现在拍片现场,不过,她整日都在编剧钟雅的工作室里,与钟雅讨论剧本。钟雅、钟雅的秘书一直和她在一起,她一直到深夜两点才离开。最可笑的是,凌浩那天确实在酒店定了房间,但是却临时有个重要的通告飞到外地做节目去了,根本不在当地,又怎么可能会和安卉妮一起出现在酒店里,遇到穿睡衣打算引诱他的尹夏沫呢?

    公众哗然!

    安卉妮的谎言已经清清楚楚了。

    这真是娱乐圈有史以来最可笑也最荒诞的造谣事件!

    安卉妮顿时变得臭不可闻!

    仿佛是树倒猢狲散,这时,居然有两三个跟安卉妮平日交好的密友接受了记者的采访。面对着摄像机和话筒,她们不约而同地承认,卉妮确实曾经在她们面前抱怨过尹夏沫抢她风头,并且扬言,只要她随便说两句话,尹夏沫立刻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密友们透露,其实凌浩并不赞成卉妮编造谎言的行为,两人曾经几次闹翻。卉妮以分手来要挟凌浩参与抹黑尹夏沫,没想到凌浩居然宁肯选择同卉妮分手也不肯妥协。卉妮一气之下当即召开新闻发布会,逼迫凌浩必须做出选择,而凌浩依旧不肯答应,卉妮这才气急攻心导致生病入院。至于尹夏沫“引诱”凌浩,应该是卉妮捏造出来的。

    安卉妮的fans们难以接受这一切!

    她们心目中纯真善良的妮妮居然阴险恶毒到这种地步!不但心胸狭窄地妒恨新人,而且捏造谎言愚弄fans们,将fans们也拖下水为虎作伥!受到伤害的安卉妮fans们愤怒了,伤害她们的不是别人,而是她们一直维护的最心爱的偶像啊!

    滚出娱乐圈!

    无耻卑鄙的女人!

    曾经她们有多么地热爱安卉妮,如今对安卉妮就有多么的憎恨,而且是加倍的憎恨!反过来,当她们想到自己曾经那样恶劣地对待尹夏沫,也不由得羞愧难当。当初开车去撞尹夏沫的那个安卉妮fans在内疚之下主动向尹夏沫道歉,请求她的原谅。尹夏沫没有追究她,只是托人转告那个女孩子,以后不要轻易相信一面之辞。

    随着安卉妮名声的恶臭,所有的节目都不约而同地拒绝她的出镜,她原本代言的广告纷纷撤下,原定后面几部将由她出演的电视剧也将她踢出了名单之外。

    同时,凌浩黯然地飞到外国去散心。有传言说,凌浩已经与安卉妮正式分手,只是碍于多年的感情不想落井下石,所以没有对外宣布。

    再也没有人相信她所说的任何辩解,事业毁掉了,爱情也毁掉了,当安卉妮无法接受这样的灭顶之灾而再次生病被送进医院时,没有任何朋友和fans来探望她。只有记者们拍下病床上她落泪的惨白面容,新闻标题是自食恶果,安卉妮流下悔恨泪!

    与此同时,洛熙与尹夏沫在新闻发布会上亲吻的画面被所有的媒体刊登,两人恋情的公开引发了巨大的轰动!

    以往,当明星们的恋情曝光时,往往会引发fans们的抗议,使得明星的人气受损。然而,洛熙和尹夏沫却几乎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

    虽然尹夏沫还是新人,无论名气和地位都与洛熙相差甚远。如果在其它情形下,这样的新人不要说跟洛熙交往,就是稍稍牵扯在一起,都会被冠以借机向上爬的恶意猜测。当初洛熙在彩虹广场替尹夏沫救场事件,就曾引发过这类的猜测。可是这次她在安卉妮事件中,无论受到多大的委屈,也坚强地独自去面对,不肯将洛熙牵涉进来,她的勇气她的善良赢得了洛熙无数fans的欣赏。

    两人的爱情就像现代版的童话。

    一个是哪怕身受诬陷、为了保护王子而宁可将恋情隐瞒的纯洁无辜的公主,一个是哪怕事业会受到伤害、为了保护公主而毅然将恋情公开的温柔俊美的王子……

    这也是洛熙进入娱乐圈以来,首次承认恋情。以往虽然传出很多绯闻,比如沈蔷是他的女友之类,但是都是毫无证明捕风捉影的事情。想来,他是真的喜欢尹夏沫吧,fans们虽然不免仍旧有些黯然神伤,可是,既然是洛洛喜欢的,那么作为fans的她们就也要坚定地守护洛洛喜欢的人!

    洛熙所在的星点经纪公司原本对于他公开恋情勃然大怒。可是,情况的发展却完全超出想象,洛熙原本略显放荡不羁的形象在此事件中一举变得深情起来,公众更加爱他,广告商们和制片人们也越发青睐洛熙。公司不由得转怒为喜,警告洛熙下次不许再贸然行事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夜晚。

    洛熙的公寓里。

    “明晚8点有rbs电视台的录影通告,”洁妮翻看着记事本,“制作单位问你们可不可以穿情侣装出现。”

    洛熙和尹夏沫相视一笑。

    今晚他们也是刚刚从hbs录完影回来。每天无数的节目和采访邀请两人共同参加,每天无数的电话都快把两人的手机打爆了,再加上各自战旗和纯爱恋歌的拍摄,自从新闻发布会以后,两人竟然忙碌得都没有一次安安静静说话的机会。

    “我来回绝制作单位好了,你们只要站在一起,那种感觉就已经完美到无懈可击。”洁妮合上记事本,看向肩并肩坐在沙发里,美丽得像王子公主的两人,笑着说,“ok,那我先回去,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

    “明天见。”

    洛熙懒洋洋地对她挥手。

    “好好休息,晚安。”

    尹夏沫站起身,微笑着将洁妮送出公寓。关上门,她转回身来时,只见洛熙正眼珠乌黑地含笑凝望着她,她心中一暖,热热的感觉顿时涌到喉咙处。

    这几日忙碌得没有时间好好说话,这会儿静下来了,尹夏沫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坐在洛熙身边,她忽然觉得自己就像不经事的小女孩一样,耳膜轰鸣心脏乱跳,双手紧紧绞在一起却说不出话。突然她想起来,这些天来,她甚至还没有跟洛熙说上一声谢谢。

    “谢谢你,那天……”

    很轻的声音,尹夏沫抬起头。

    “有没有很想我呢?”洛熙打断她,笑容慵懒而放松,“去到日本的第二天,有点感冒,我很乖哦,马上吃了你让我带的药。你呢?有没有像答应过我的那样,很想很想我呢?”

    “……”

    她微怔地扭头看他。

    “你啊,”他沮丧地瞅着她,忍不住伸手轻扭她的鼻梁,薄怒说,“一点也没有想我对不对?一通电话也没给我打,还把手机关机,打到家里你也不在……发生这么大的事,不告诉我不说,还不让我找得到你……我提前回来,你在新闻发布会见到我,也是这副呆呆的表情,见到我不开心吗……真的都不会想念我吗……”

    他的手指把她的鼻子捏得酸酸的。

    她的眼眶忽然也酸酸的。

    “我……”

    声音有些哽咽,就好像坚硬如铁桶的心突然被凿穿了一个口子,有些热热烫烫的液体翻涌着要流淌出去。她慌乱起来,试图背过脸去,他屏息望着她,吻上她的眼睛。

    她濡湿的睫毛在他的双唇下轻轻颤抖。

    那热热的液体被吻进他的嘴里。

    “沫沫……”

    他颤栗地低喃,樱花般的双唇吻在她薄薄的眼皮上。半晌,他才渐渐放开她,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低低地犹豫地说:

    “……你会生气吗?”

    “嗯?”

    她的脸颊依然红如晚霞。

    “没有征得你的同意,就宣布我们的关系……你会生气吗?”洛熙低声问她。

    怔了怔,尹夏沫抬眼望他。她离开他,目光静静地在他面容上流淌,然后,唇角弯出一抹柔和的笑容:

    “在你心里,我究竟是怎样的人呢?哪怕你的fans们会愤怒,哪怕偶像级的人气会下降,哪怕你的公司会不谅解,可是为了帮助我从谎言中洗脱出来,你全都不去理会它……我应该是什么样的人,才会不但不感激反而生气呢?”

    洛熙眼睛湿润,又笑又怒:

    “我怎么知道,你天生就是那么无情冷漠,每次去帮你,你都会冷冷扔回来!”

    “是吗……”

    “就是!彩虹广场那次,蕾欧广告那次……”现在想起来他的心底还隐隐作痛。

    尹夏沫也回想起来了,心中歉然,她确实常常将他当作敌人,刻意漠视他一次又一次的帮助。过去的事情她已经无法挽回,那么,就让她从现在开始弥补吧。

    “对不起,”

    望着他眼底想要隐藏却无法完全隐藏的痛楚,她羞愧地偷偷握住他的手,重复地说: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洛熙怔怔地望着她。

    在他面前的尹夏沫,一向是冷漠淡静的,仿佛只有在五年前,当她和欧辰在一起时,他曾经偶尔见过她对欧辰像小猫一样撒娇的模样。

    “喂,”她眨眨眼睛,“我这么郑重地跟你道歉,你竟然在发呆吗?”说着,用力扭一下他的手指,顺便报复他刚才捏她鼻子的行为。

    “你是夏沫吗?”

    洛熙回过神来,故作好奇地凑近她上下打量,说:“我的夏沫是冰块做的,怎么这个夏沫还会撒娇耍赖呢?”

    “以前那个是外包装,真正的是这个。”她一本正经地说,眼底有轻轻的笑意,“你考虑一下,现在还可以退货啊。”

    “来不及了……”

    他懒洋洋地打个哈欠,慢慢滑下身子,躺进她的怀里,枕在她的腿上,微笑着闭起眼睛。

    “既然已经对世人宣布了,那么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我就是你的。永不分开,永不背叛。”

    夜色深沉。

    洛熙躺在夏沫的腿上,恍惚已经睡去。她的手指轻抚他黑玉般的头发,良久之后,低低地说:

    “好。永不分开,永不背叛。”

    洛熙的睫毛忽然濡湿黑亮。

    他像孩子般深深依偎在她怀里,一点水渍悄然在她的衣服上晕染开。幸福原来是这样的味道啊,酸酸的,甜甜的,湿湿的,咸咸的……

    从脑海中挥去在日本看到的国内报纸上她为欧辰缠系绿蕾丝的那个画面,微笑着,他将自己完完全全彻底地沉浸在幸福里……

    上午。

    欧氏集团总部大厦的顶层。

    阳光洒进来。

    空气里弥漫着春天的气息,阳光虽然清冷依旧却灿烂无比。欧辰坐在黑色的办公桌后,整个人仿佛被阳光镶嵌出金边,耀眼的光芒里,他逆光的面容竟显得更加冰冷。

    “少爷,这是您要的资料。”

    西蒙将一个文件夹放到办公桌上,欧辰沉默地打开,那是一份厚厚的分析报告,里面还有一些照片。看着照片中美如夜雾的少年,欧辰的双唇抿紧,眼神肃杀,他默声挥手,西蒙安静地退了出去。

    仰头靠进皮椅里。

    欧辰闭上眼睛,思考着。

    良久,欧辰深吸口气,拿起桌上的遥控器,打开前面的液晶电视。昨晚他参加一个宴会,事先让西蒙帮他录下了有她出镜的那个节目。

    随着电视画面的展现。

    他的手渐渐握紧,白色绷带在阳光里反光刺目!

    又是她和洛熙一同出现!

    自从新闻发布会后,她和洛熙好像成了连体婴,几乎无论什么场合都是双双对对地出现。不经意间的亲昵,互相凝视的眼神,彼此默契的笑容,在世人面前,那两人毫不掩饰自己的感情。

    节目里。

    主持人没完没了地打趣八卦。

    洛熙谈笑风生应对自如,她就一直静静微笑着坐在旁边,两人的手悄悄地一直握在一起。

    欧辰握紧手指,青筋在手背突突地跳,他拿起遥控器准备将电视再关掉时,忽然听到主持人从玻璃瓶里抽出一张纸条,打开后说:

    “下一个问题是你们初次亲吻是什么场合?哈哈,好问题!必须回答哦!不能逃避!”

    欧辰心中突地一紧,看向电视里的她!

    她却脸泛红晕地望着身边的洛熙,洛熙对她笑了笑,正欲回答,捉狭的主持人却连声喊:

    “写在题板上!彼此不许偷看哦!好,开始写,1、2、3、ok!先看看夏沫的答案!咦,是机场!很浪漫的地方啊!夏沫,形容一下当时的浪漫的场景……”

    “当时……他要出国……”

    她轻声说,忽然转头凝视洛熙,声音停住。洛熙也望着她,眼神中有淡淡的回忆和苦涩。

    “然后呢?当阿洛要离开的时候,你们的感情无法控制,就终于……”打破沉默的气氛,主持人兴奋地说,“……终于亲吻了对不对?机场定情,太浪漫了!阿洛,你写的是不是机场呢?”

    洛熙眨眨眼睛。

    他将白色题板转过来

    “樱花树下”

    四个字出现在镜头里。

    “啊?!”

    主持人吃惊地睁大眼睛,她也错愕地怔住。

    “居然不一样哎!哈哈,说,你们两个是谁记错了,这么重要的事件都会记错,回去肯定会受罚的啦!”主持人打趣地说。

    “都没有记错。”

    洛熙笑容温柔,揽住夏沫的肩膀。

    “嗯?”

    主持人不解。

    “那时候,我和她在夜晚的樱花树下因为一件事情而庆祝,她喝醉了……”洛熙轻笑,“……所以我偷吻她的时候,她并不知道,那才是我和她最初的亲吻。”

    她怔怔地望着洛熙。

    洛熙亲昵地轻揉她海藻般的长发。

    如针扎般……

    一阵阵冰冷地刺痛欧辰的心……

    樱花树下……

    他嘴唇苍白,受伤的左手也传来锥心的疼痛,脑中一道欲将他撕裂崩溃般的白光爆炸开来!

    他以为

    那棵樱花树只是属于他的!

    那庭院里的樱花树……给过他幸福,又深深将他伤害,她头也不回地离去,从此使他陷入五年来无法喘息的噩梦里……都是在夜晚的那棵樱花树下……

    而她和洛熙,竟然也在樱花树下留下了回忆?

    眼前是冰冷刺骨的漆黑!!

    欧辰胸口一阵阵腥气翻涌,心底的剧痛让他的双唇苍白如纸地抿紧。良久,等到漆黑渐渐散去之后,他的手指已经将文件纸页捏得发皱。

    他眼神沉黯。

    视线落在照片里那美如妖精的少年身上。

    洛熙……

    欧辰冰冷地勾起唇角。

    “卡!”

    随着徐导演满意的声音,纯爱恋歌最后一场戏的拍摄完成了。自从编剧钟雅将安卉妮饰演的彩娜踢出故事后,拍摄就变得非常顺畅和完美。收视率也一路狂涨,稳坐冠军宝位。

    经过几个月的相处,剧组的演员们之间早已彼此熟悉默契起来,眼看分离在即不免都有些伤感。尹夏沫心里又是释然又是留恋。这是她参与演出第一部电视剧,虽然其中风风雨雨波折不断,然而终其一生她也不会忘记这段经历。

    她微笑着同其他演员说话告别,约好以后要常常见面喝茶,晶姐又拿来一打海报要她签名,她刚全部签完,凌浩走到她面前。

    “你的表演很出色,希望将来还有合作的机会。”

    眉宇间隐隐还有一些憔悴,凌浩友善地对她伸出手。安卉妮事件使他改变了许多,往日任性张扬的大男孩性格仿佛一夜之间变得沉稳收敛起来。

    “我也期待。”

    尹夏沫微笑着握住他的手。

    最初的时候她并不喜欢凌浩。但是新闻发布会后,他虽然默认了安卉妮是在撒谎,也与安卉妮分手,却从始至终没有说过安卉妮任何负面的话。在一次无法回避的采访中,他说,他会永远感激卉妮在他刚出道时对他的帮助,他也会永远珍惜相恋时两人的感情。无论她是否原谅安卉妮,凌浩的态度是她所欣赏的。

    两人的手相握。

    凌浩紧紧握了她几秒钟,然后黯然松开她,转身离去,孤单单的背影消失在拍片现场。

    尹夏沫轻吸口气,抹去心底有些伤感的情绪,准备再继续和其他演员说话时,忽然看到远处珍恩吃惊地合上手机,神色怪异地向她走过来。

    “怎么了?”

    等珍恩走过来后,尹夏沫悄声问。

    “……”

    珍恩犹豫地抓抓头发,对刚听到的消息半信半疑。可是,既然消息已经在圈子里传开了,连娱记都纷纷打来电话探听夏沫的反应,应该是真的才对。只是,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呢?

    “……听说……洛熙的战旗停拍了……”珍恩不安地看看夏沫,“……好像是最大投资方的欧华盛公司宣布说,因为对洛熙在战旗中的表演不满意,决定换人……”

    什么?!

    尹夏沫惊呆了!

    大脑有几秒钟的空白,尹夏沫惊愕地站立着,呆呆地望着神情不安的珍恩。然后,她咬住嘴唇,拿起自己的手袋,迅速离开了剧组人员和演员还在依依不舍互相告别的片场。

    珍恩紧跟在她的身后。

    “也许是假的。”

    珍恩边开车边嘀咕着说。为了炒作新闻常常会有一些乌龙消息出来,制作方怎么可能会换掉洛熙呢,他的名气如日中天,他的演技出色也有目共睹。换掉洛熙,除非是制作方脑筋秀逗了!

    咦……

    她突然睁大眼睛!

    不过,欧华盛的老板……不就是少爷吗……难道是少爷他……珍恩倒抽一口凉气,忍不住扭头看身边的夏沫,只见她沉默地望着窗外,眉头微微皱在一起,看不出来在想什么。

    “咳!”珍恩尴尬地咳嗽说,“你真的要去洛熙家吗?那里现在可能会有很多记者守候,你露面会不会……”

    “……”

    尹夏沫犹豫。其实她也知道此刻去洛熙公寓并不合适,只是洛熙的手机关机,他家里和公司的电话也都无法打通,不知怎的,她心里竟惦念得要立时看到他才能安心。

    “算了,去就去吧!反正你和洛熙的关系已经人尽皆知,现在看来,倒也是好事一件呢!”

    见她犹豫挂念的样子,珍恩心中一软,忍不住也就把顾虑去掉,反而安慰起她来。

    但是等车子到了洛熙家附近,人山人海的采访车和记者们依然让珍恩吓了一跳。有眼尖的记者发现了她们的车子,顿时如洪水般包围过来,想退也退不出去了。珍恩只得让夏沫下车,她护着夏沫从记者群中挤进公寓大厦,然后挡住蜂拥过来的记者们。珍恩边含糊地替夏沫回答记者们的各种问题,边庆幸多亏大厦的保安做的很好,记者们才没有办法追着夏沫跟进去。

    站在公寓门口。

    尹夏沫按响门铃,当里面的人看清是她后,门立刻开了,洁妮吃惊地看着她。尹夏沫顾不得和她打招呼,目光已经透过她的肩膀看到客厅里的洛熙,他正疲倦地仰靠在沙发里,经纪人乔在焦急愤怒地走来走去,各种报纸杂志堆满了茶几。

    听到门口的声音。

    洛熙望过来,他先是怔了怔,然后有抹柔和的光芒点亮他的眼睛,那光芒从眼底闪耀在他的全身,他微笑起来,对她伸出手。

    下午的阳光温暖明媚。

    透过玻璃窗,阳光洒在深紫色的沙发上。洛熙将尹夏沫拉到自己身边坐下,没有问她为什么会来,只是凝望她,对她眨眨眼睛,微笑着拉着她,将她的左手紧紧合在他的双手掌心。

    不用担心……

    他用眼睛告诉她。

    是怎么了?尹夏沫怔仲地想。无论是被绑架到库房里还是遭受安卉妮的掌掴和诬陷,她都没有如此担忧紧张过。为什么她可以镇定地面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却无法对他可能遇到的困境保持淡然呢?

    努力调整呼吸,她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冰凉的手也渐渐被他的温暖呵护得有了温度。

    这时洁妮端来一杯热茶到茶几上,她说了声谢谢。乔以前见过她几次,对她点头致意后,就又开始打电话,电话里传来的似乎是不好的消息,乔的声音越来越大,到后来竟然怒声起来。

    尹夏沫翻开面前那些报纸杂志,里面几乎满版都是欧华盛公司宣布换掉洛熙,停拍战旗的新闻,其理由是洛熙演技不够出色无法胜任角色的要求。她惊愕地吸气,刚变得温暖些的双手又重新冰凉起来,她很清楚这样的事件对一个演员的声誉来说是怎样沉重的打击和伤害!

    “阿洛的演技不好?!他获得过那么多影帝称号,难道过去那些的电影节评委眼光全都出了问题?!”乔沉怒地站在窗前对着手机说,“而且,开拍这么长时间了,导演在战旗在拍摄过程中始终对阿洛的表现赞不绝口,我实在难以理解,你们所谓的演技不够出色的理由从何而来!”

    洛熙笑了笑。

    他神情淡然地玩着夏沫的手指,仿佛根本没有把整件事情放在心上,她却凝神听乔讲电话。

    “好,既然你们一口咬定是阿洛在战旗中的表演不佳,那么就把片花放出来,让公众看看他的表现到底如何?!……什么?电影剧情不能泄露?!”乔勃然大怒,吼道,“我告诉你们!你们这种行为是对阿洛的诽谤!是在侵犯他的名誉!我有权代表公司对你们的行为追究法律责任!”

    “啪”地合上手机!

    乔情绪还处于激动中,盛怒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尹夏沫皱眉,她沉默地望着茶几上的各种报纸杂志,影帝洛熙被质疑演技低劣、洛熙面临被换困境、辉煌成旧梦,洛熙步入低谷等等鲜红的标题刺得她心里阵阵生痛。她咬住嘴唇,抬眼看向身旁的洛熙,他正望着她,眼珠乌黑,笑得懒洋洋的满不在乎。

    “那……该怎么办?”

    洁妮担忧地站在沙发旁边,小声问乔。

    半晌,乔停下脚步,眼底还有残余的怒气,他揉了揉眉心,直视洛熙,怀疑地说:“阿洛,欧华盛公司似乎铁了心要置你于死地。为什么?前段时间你是否得罪过他们?”

    “欧华盛……”洛熙低喃这个名字,然后,他轻笑,“是的,我得罪了他们公司一个很重要的人物,置我于死地,很符合他的一贯作风。”

    尹夏沫的心一沉。

    果然是那人的作风,五年后竟丝毫未变。

    “是谁?”

    乔急声问。

    “是谁已经无关紧要了,”洛熙的笑容里有种冷漠的妖娆,“他用来威胁我的,我并没有那么在意,而他想要的我也绝不会给他。”说着,静静握紧夏沫的手。

    “无关紧要?!如果战旗顺利上映反响很好甚至可以角逐奥斯卡的话,可以使得你的事业再上一个台阶,到达无人可及的巅峰!阿洛,为了拍战旗你已经将近三个多月没有作品出来,如果又因为所谓的演技差被换掉,在新人辈出的娱乐圈里,fans们本来就都是善忘的,再加上这种负面新闻……”乔深知其中厉害,不由得焦急起来。

    “就算退出娱乐圈又如何呢?”洛熙语气还是懒洋洋的。尹夏沫一惊,错愕地盯着他。洁妮也吓了一跳,轻“啊”出声。

    “开什么玩笑?!”乔大怒,“从英国开始你辛辛苦苦打下的事业,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结束掉?!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我去想办法!”

    洛熙摇摇头,轻笑着说:

    “没用的,就算是大哥也对付不了他。而且,乔,即使战旗出了问题,难道我就会被打倒了吗?我早已经不是随风就倒的弱草,而是扎根进磐石里的大树,暴风雨来临也不会被折断的大树。除非我自己放弃,没有人能够打倒我。”

    乔怔住,凝视他。

    “阿洛……”

    “好了,你们回去休息吧,我也累了。”

    洛熙挥挥手,不由分说地将欲言又止的乔和洁妮赶了出去。关上公寓的门,他轻吸气,闭了下眼睛,脸上露出温暖和煦的笑容,走回尹夏沫身旁。

    尹夏沫望着茶几上堆积的报纸杂志,长时间地沉默着。洛熙将她的肩膀扭过来,让她面对他,伸手捏捏她的鼻子,轻笑说:

    “都告诉你别担心了,为什么表情还是这么严肃?”

    她凝神看他:

    “如果是他做的,那么事情是因我而起。我会去解决,不会让他伤害你。”

    洛熙的手指僵住。

    他斜睨她。

    嘴角温柔的笑意渐渐变得嘲弄起来。

    “你要怎样解决?答应他可能开出的条件,回到他的身边,然后求他大发慈悲放过我?尹夏沫,在你的心里,他永远是高高在上掌握生死权利的少爷,而我永远卑微得不堪一击对不对?!”

    他恼怒地用手将所有的报纸杂志从茶几挥到地毯上,“霍”地站起身,背对着她站在窗前,孤独的身影气得微微颤抖。

    “洛熙……”

    尹夏沫惊愕地说不出话。她没有那个意思,她只是想看看事情还有没有转圜的余地,她无法接受洛熙因为她而受到伤害。

    望着他气恼的背影,她的心揪痛成一团,忽然明白,五年前她让他从家里离开的阴影,原来,竟一直笼罩着他到现在。

    轻轻从沙发里站起身,尹夏沫向窗边的他走去。

    然而一份散落在地毯上的报纸绊住她的脚步。她蹲下身将报纸捡起来,报纸上印有一张旧年的照片,好像是一个小男孩在病房里被抢救的画面。她怔了怔,那画面的报道标题是弃儿出身的王子洛熙。

    白纱的窗帘随风而舞。

    春日阳光灿烂耀眼,竟仿佛是没有温度的。洛熙心中的恨意随着等待而变得渐渐惶恐起来,他以为,她会立刻解释说不是的她没有那个意思是他误会了,甚至,她应该会从身后拥住他,轻声告诉他说,她不会离开他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不会离开他。

    可是

    如此寂静……

    久久的等待中,他的嘴唇渐渐苍白,双手冰冷地握在身侧,背脊仿佛冻僵了般的寒冷而颤抖。

    那么……

    她是真的想要离开他了吗?想要放弃他,回到欧辰身边,而这件事情正好给了她一个背弃的借口……

    是这样吗?!

    绝望冰冷的恐惧感使他胸口剧痛,慌乱地转身看她!

    客厅里静悄悄。

    而她居然在呆呆地看一份报纸……

    心脏从惊痛中缓了一下,洛熙却再也无法冰冷地背对着她去继续等待。同时,有种不安的直觉让他看向她手上拿的那份报纸,从她指间翻下来的部分里,赫然有张很久很熟悉的照片!

    洛熙惊骇!

    “不要看!”

    他惊恐地冲过去,一把将那张报纸从她的手里夺过去,飞快地扫了一眼后,旧时的痛苦记忆如噩梦般顿时将他吞噬,他颤栗着将报纸撕成碎片,扔进纸篓里!

    “洛熙……”

    尹夏沫怔怔地说,整个人依旧被报纸里讲述的事情所惊呆。她从来都知道洛熙是出身孤儿院,可是,她不知道他是那样被人丢弃的。

    “你看到了多少?!”洛熙逼问她,她的神色让他开始惊慌,不由得握紧她的肩膀,痛苦地喊,“把你看到的全都忘掉!那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你全都忘掉!听到没有?!”

    “我可以忘掉!”她心痛如绞地低喊,“可是你也要忘掉才行啊?!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你才有那样强烈的不安全感吗?应该忘记那些的是你,而不应该是我!”

    “……”乌黑的眼底有湿润的雾气,他失神地笑,“……忘记……这是我的命运,该如何忘记……”

    “什么?”

    “……是天生就注定会被抛弃的人啊……这是我的命运……总是一次次地被丢弃……就像垃圾一样地被丢弃……”洛熙眼神迷离,唇角勾起抹夜雾般凄美的轻笑,“……你也会再次丢弃我对不对……啊……就算不知道那些,你也会丢弃我……一个是身世高贵的少爷,一个是出身卑微的孤儿……”

    “原来你是自卑的吗?!”

    那些话让尹夏沫心中痛极,忍不住怒声:

    “孤儿又怎么样,弃童又怎么样,我们靠自己的双手双脚生活,我们倚靠的是我们自己,每一份收获都是我们自己得来的!这样很丢脸吗?!就算曾经被丢弃过,可是那些人也许都是有着不得已的苦衷!而且,不是已经挺过来了吗?为什么要说这种让人听了难受的话,你是想让我可怜你,而发誓永不离开你吗?”

    “你?!”

    洛熙的嘴唇苍白失血,他愤怒绝望地瞪着她,胸口仿佛被重锤狠狠地砸下,血腥气翻涌在喉咙处。

    看到他恼怒生气的模样,尹夏沫深呼吸,让自己的情绪先平静下来。她的眼睛亮得就像琥珀色的玻璃,说:

    “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就像你刚才说的,现在的洛熙是扎根于磐石的大树,哪怕狂风暴雨也无法将你击溃。你不需要任何同情或者怜悯,世上有无数的人在嫉妒你的成功。”

    轻轻握住他僵硬的手,她静声说:

    “有时候,我觉得命运是很奇妙的事情,当它给予你一些东西,就会拿走一些东西,而从不理会哪里是你想要的。洛熙,你自己其实就是命运赐予你的礼物……”

    她凝视着他依旧痛楚的眼底。

    “在我初次见到你那一刻,不敢相信世间竟然有如此美丽的少年,那种美丽几乎是匪夷所思的。上天给予了你美丽的容貌,却选择拿走属于你童年的幸福。”

    “我不想要……”他抿紧嘴唇。

    “是,如果我们可以自己选择。”她淡淡微笑,“既然是选择不了的,那就让我们接受吧。在命运看来,这或许就是公平的。所以,命运并没有丢弃你,而是给了你一段不同的人生。”

    “……”

    洛熙怔怔地望着她。

    她轻轻用双臂拥抱住他,轻声说:“……以后……不要再说那些会让自己心痛也让别人心痛的话了……”

    她的脸颊贴在他的胸口。

    淡淡的体香沁入他的呼吸,她温软的身体渐渐呵暖了他冰冷僵硬的身体,洛熙屏息拥住了她,仿佛只要在她的身边,往日的阴影就再不会来。而心底,却仍有一抹酸涩的痛楚,久久无法消散。

    阳光淡淡地照在拥抱的两人身上……

    暮色降临。

    尹夏沫没有离开。她下厨做了几个小菜,洛熙在旁边帮忙,两人静静地忙碌着,再也没有提起刚才的事情。吃饭的时候,看着洛熙的脸上恢复笑容,谈圈内一些趣事,她也开始微笑,专注地听他说话。

    是需要时间吧……

    他的伤口也许只能让时间来慢慢愈合。她细心地挑出鱼刺,将鱼肉夹到他的碗里,他微怔,神情里那种掩饰不住的如孩子般的喜悦让她心底抽痛。也许,旧日的阴影终究无法轻描淡写地忘记,她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又有什么资格来劝慰他呢?

    收拾完碗筷,她想要离开的时候。

    “不要走。”

    洛熙拉住她的手。

    最后,尹夏沫终于留了下来,一直留到深夜。两人依偎在沙发里,用影碟机放罗马假日来看,电影里的对白和背影音乐回荡在安静的客厅。

    不知什么时候。

    洛熙睡着了。

    尹夏沫望着他呼吸均匀的睡容,然后,她轻轻伸手将他的脑袋拨到自己的肩膀上,让他枕着她睡得更舒服些。她扭过头,电影里赫本正快乐地在游乐场里玩,怔了怔,她脑海里闪过那张报纸上所讲述的内容。

    也是游乐场……

    仿佛是她的思绪干扰到了他,睡梦中洛熙的身子突然僵硬起来。客厅昏暗的灯光里,深紫色的沙发上,他不安地呓语低喃,额头沁出细密的汗水。

    “妈妈……”

    “妈妈……”

    他的脸色渐渐苍白透明,睫毛漆黑濡湿。

    恍惚的白光……

    小小的他又来到了那个游乐场……

    …………

    ……

    摩天轮、过山车、旋转木马、海盗船、意大利飞毯、疯狂老鼠……那是冬天,很冷很冷,空中飘着雪花,游乐场的游人们很少,所有的项目都没有人排队。妈妈穿着白色的大衣,漂亮得就像仙女一样,带着他玩遍了以前想玩可是都不舍得玩的项目……

    摩天轮里他兴奋地呼喊着!

    骑在旋转木马上,耳边是好听的音乐,他快乐地对着外面的妈妈拼命挥手!

    飘着雪花的那天……

    是他记忆里最幸福的一天……

    妈妈还给他买了一只又大又甜的冰激凌!他开心极了,把冰激凌高高举起来让妈妈吃第一口。

    所以……

    妈妈还是要他的,妈妈还是喜欢他的,所以不会抛弃他了对不对?!前几天当他听到妈妈偷偷向福利院打电话,请求福利院收养他时,他害怕地哭了,哀求妈妈,他会很乖,他会每次考试都考第一名,他会去送牛奶赚家用……

    他要和妈妈在一起……

    他不要被送到福利院,他不要当孤儿!

    妈妈终于答应不送走他。

    那他也要做到他答应过的。他让自己变得很乖很乖,清晨早早爬起来去社区送牛奶,每晚给半夜才回来的妈妈冲热牛奶,学着洗衣服,把妈妈的漂亮鞋子擦得干干净净……社区里所有的叔叔阿姨都夸他是好孩子……可是每晚每晚他都睡不着觉,屋里有一点响动他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害怕妈妈会抛下他偷偷离开……

    雪花轻轻飘落……

    小小的他觉得很幸福,一点都不冷……

    妈妈让他坐在游乐场的长椅上等她,她去买些面包回来。妈妈说,乖,妈妈马上就回来,你坐着不要动。不知为什么,他忽然心里很慌,说他不饿,要跟妈妈在一起。

    你不听话吗?妈妈皱眉说。

    妈妈走了。

    背影消失在白色的雪花里。

    小小的他手中握着冰激凌坐在长椅里。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三个小时过去了……

    妈妈没有回来……

    冰激凌将他的手指冻得快要僵掉了。

    雪,越下越大,游乐场里原本就稀疏的游人们全都散去了,各种项目都渐渐停下来……

    五个小时过去了……

    长椅里,纷扬的雪花中他瑟瑟发抖,越来越慌……

    妈妈……

    妈妈……

    夜色渐起。

    游乐场里的路灯盏盏点亮。

    大雪铺满了地面,白皑皑的世界。将冰激凌筒插在长椅的隙缝中,小小的他瑟缩在满是雪的长椅里,又冷又饿。他抱紧自己,告诉自己说,妈妈会回来的,妈妈是迷路了,妈妈马上就会回来找他的……

    深夜。

    巡逻的游乐场叔叔发现了他,要将他领到管理处。他拼命厮打挣扎,他要在那里等妈妈!妈妈如果回来找不到他,会着急的!游乐场叔叔不耐烦地离开了,他搓着快冻僵的双手,继续坐在长椅里等妈妈……

    夜越来越深。

    雪越来越大。

    小小的他孤单单地坐在长椅里,倔强地,坐得很直很直。他睁着眼睛,望着妈妈消失的方向,他将眼睛睁得大大的,微微仰起头,那样泪水就不会流出来……

    妈妈给他买了冰激凌……

    妈妈……

    不会抛下他的……

    妈妈一定就躲在远处看着他,看他乖不乖,看他有没有乖乖地等她回来……

    ……

    …………

    “妈妈……”

    “妈妈……”

    漆黑的睫毛濡湿脆弱,洛熙浑身寒冷地颤抖着,仿佛冻僵了一般,他一阵一阵地抽搐着,却无法醒来,身子紧紧蜷缩在深紫色的沙发里。

    “洛熙,醒醒……”

    尹夏沫轻柔地拍他的肩膀,心底又怜又痛。

    那张报纸将洛熙童年时的经历挖了出来,原来他九岁的时候曾经上过当时报纸的社会版。亲生母亲将儿子狠心丢弃在游乐场里,九岁的孩子在冰天雪地的长椅里从白天等到深夜又等到白天,天亮被人发现后,孩子已经全身冻僵昏迷。

    医院抢救了三天三夜,才从死亡线上将孩子挽救回来。这条新闻在当时引起了公众很大的愤怒和谴责,当他们根据线索去找孩子母亲时,却发现孩子的母亲早已连夜搬走,杳无音信。无奈之下,康复后的孩子最终被送往福利院。

    “你只是做梦……”尹夏沫让昏睡无法醒来的他睡到她的腿上,轻抚他的黑发,低柔地,一遍一遍地对他说,“那只是梦……过去的就把它忘了吧……只是梦……”

    噩梦中,洛熙痛楚地低喃着。

    渐渐地渐渐地……

    那轻柔的声音飘进他的梦里……

    就好像……

    小小的他坐在游乐场的长椅里,雪花纷飞中,终于等到了生命中等候了那么久那么久那么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