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我家系统迷路了 > 第8章 最坏的时代,最好的时代
    苏小胖原名并不叫苏小胖。

    可能是寿王比较想要一个闺女的原因,在连生了十三个儿子之后,感觉自己有个闺女的梦想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实现的寿王只能退而求其次,给第十三个儿子起了个女孩的名字——苏小月。

    因为本身的存在寄托着寿王某种美好的期待,所以苏小胖从小在寿王和寿王妃们那里就比他十二个哥哥受宠。

    又加上上面有十二个哥哥疼爱,在养成了苏小胖不学无术的惫懒性子的同时,也养出了苏小胖远超常人的体型。

    某次宴会上,初次见面的苏寒对苏小胖能胖成这种横向比纵向还要幅员辽阔的体型惊为天人,遂不经苏小胖同意的给他改了个名字——本来他是想叫他苏大胖的,但考虑到当时的苏小胖还只有七岁,大胖这个名字太硬,他可能暂时镇不住,遂退而求其次,给改成了小胖。

    神奇的是,不知怎么想的,在听到自己被改了个新名字之后,苏小胖非但没有因此而心生不满,反而觉得这名字比自己原本的名字好的多。

    于是乎,苏小胖就成了一个被苏小胖本人都默认了且相比较自己真正的名字反而要更加喜欢的别名。

    这一叫,就叫了十年。

    俗话说,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起错的外号。

    苏小胖人如其名,那洒脱的性格确实称得上身宽体胖。

    往日里,这小胖子似乎对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

    在他的世界里,似乎没什么是大吃一顿忘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吃上两顿。

    只是,这一次......

    看着风卷残云一般把一桌子的绿......把一桌子的蔬菜扫荡一空后终于忍不住落下眼泪的苏小胖,苏寒知道,这次的事,对苏小胖来说可能真不是吃上一顿或者吃上两顿就能忘得了的了。

    眼见苏小胖哭起来似有没完没了的趋势,苏寒这次却少有的没有出现不耐烦的情绪。

    目光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或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吧。

    一个男孩向男人的蜕变,总免不了要遭遇一些打击、承受一些痛苦。

    只不过苏小胖遇到的这个打击比较特殊了一些,承受的这种痛苦比较让天下间大部分男人都难以接受了一些而已。

    “谁?是谁?!”

    ‘哇哇呜呜’的哭了一阵,苏小胖擦干了眼泪,抬起头,红着眼看着苏寒问道。

    尽管他问的不清不楚,苏寒却也知道他这句话所表达的具体意思是什么。

    想了想,没做隐瞒,也没添加个人的情绪和想法,就以简单的白描叙述手法把自己之前的所见向苏小胖复述了一遍。

    听完,苏小胖没做回应。

    久久的沉默之后,苏小胖突然起身,“我要去问问她!”

    说完,苏小胖不等苏寒挽留,快步往王府外走去。

    身后,苏寒也没准备挽留。

    这种事,既然知道了,总不能让苏小胖当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不闻不问装乌龟吧?

    而且,他只是看到了那个上次苏小胖曾带来他府上蹭饭,信誓旦旦的说这会是他未来王妃的女人疑似和另一个男人私会,又没有当场捉奸在床。

    苏小胖疑似被绿了这种事,他也只是自己猜测。

    具体他头上有没有被扣上帽子,究竟被戴了几顶帽子,还是让苏小胖自己去查证一下的比较好。

    至于能不能问得清查得明,以苏小胖的身份,只要他没缺心眼儿到了彻底没心眼儿的地步,苏寒并不觉得在有了怀疑和线索的前提下,苏小胖会查不出个真相来。

    只是,如果真相真是自己猜测的那样的话,希望到时苏小胖能控制得住他自己。

    “哎......我果然还是太过善良了啊!”

    善良的苏寒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空,忍不住在口中发出轻声的叹息。

    正感慨着,身后的空气中突然传来一阵淡淡的馨香。

    不需要回头,只凭空气中的味道苏寒就能判断出来的人是谁。

    果然,下一刻,苏寒视线前方的虚空中就凭空浮现了一段文字:

    “你个小坏蛋,又憋着什么坏主意了?”

    不满的撇了撇着,什么叫憋着坏主意?明明他刚刚才做了一件好事。

    淡淡的收回目光,先是在脸上挤出委屈的表情,苏寒才回过头看向身后的萧小鱼。

    “哪有憋什么坏主意,小鱼儿你怎么凭空污人清白。”

    萧小鱼脸上挂着柔柔的笑,闻言轻轻的翻了个白眼。

    “上次你这个姿势望着天空说出这句话来感慨的时候,是一位在朝堂上弹劾你的御史刚因为涉及沟通帝国被满门抄斩。”

    闻言,苏寒脸上那带着‘你又冤枉我’的委屈的表情下意识的收敛了起来。

    “上上次你说这话的时候,一个背后说你坏话的将军刚因为克扣军饷被抄了家。”

    苏寒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上上上次你说这话的时候,一家偷学了你府上菜谱不给你所谓专利费的酒楼刚刚因为卫生问题、安全问题、存在欺诈消费者问题被联合执法破了产。”

    莫名的,苏寒觉得有些心虚。

    “上上上上次......”

    见她似乎越扒越起劲儿,眼看着就要把上上上上……上次,太子在学堂里和自己抢座位撞了自己的肩膀。

    然后没过多久太子就因为某些原因被贬为了庶民囚禁在皇陵禁地的事赖在自己身上。

    苏寒终于是忍不住了。

    “停停停!”

    苏寒没好气的瞪了萧小鱼一眼,“你大中午的跑过来,就为了揭我老底来了?”

    见他不乐意了,萧小鱼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走上前,温柔的帮苏寒理了理发丝——其实并不怎么凌乱,只是多年来她已经习惯了做这些。

    待为苏寒抚平了衣服上的褶皱,方是嘴角挂着柔柔的笑,抬起头看向苏寒。

    同时,面前那面水镜上的文字变幻,“功法的事,之前不是让你先等等吗?

    现在姑姑准备好了,跟姑姑去选一下吧。”

    “功法?”苏寒意外了一下,“不是说要等两天吗?”

    “嗯,”萧小鱼轻轻点了下头,“事情比预想中的顺利一些,现在已经准备好了。”

    “那需要我做什么?”

    “不用,”萧小鱼摇了摇头,“跟姑姑走就可以了。”

    “好。”苏寒点头。

    本以为萧小鱼说的跟她走是要离开王府跟她去什么地方。

    甚至于因为她之前说的做准备、想办法等词汇,苏寒还考虑是不是要经历一些考验,或者会遇到什么危险。

    结果.....都没有。

    甚至于连王府都没出,在苏寒点头应了一声之后,萧小鱼直接就在王府的院子里,当着苏寒的面取出了一面看上去和她一样平平无奇的石镜。

    屈指轻弹,一滴血液落到石镜的镜面上。

    随着鲜血的落下,那石镜的镜面上泛起了微光。

    微光迅速放大,逐渐笼罩了整个镜面。

    石镜悬空,镜面之上一阵如水波动后,石质的镜面突然变得晶莹剔透,光可鉴人。

    正在苏寒惊讶于这石头镜子竟然还藏着这般变化的时候,那石镜之上变化再起。

    自九天之上,一道看不清有几种颜色的彩光落下,直入石镜的镜面。

    随着这彩光的落下,镜面之上,折射出同样斑斓的色彩。

    这斑斓色彩在虚空中凝而不散,渐渐投影出一扇虚幻的彩色光门。

    随着光门的出现,萧小鱼嘴角轻轻向上勾起,脸上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

    看了一眼被这一系列的变化炫花了眼,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干什么的苏寒。

    萧小鱼伸手一抓,把苏寒的一只手抓在了手中。

    “走。”

    虚空中一个文字凭空显化,手上传来轻轻的拉力。

    苏寒没做抗拒,随着萧小鱼一步迈出,踏入了那石镜投影出的虚幻光门之中。

    光门虽然虚幻,却似乎沟通着两个世界。

    一步迈出,眼前光影突然变化。

    待变化结束,再定睛看去,苏寒发现自己早已经离开了自己的王府,置身于......一片摆满了书架的奇异空间之中。

    这空间非常奇特,不辩东西,不分上下,甚至都无法感应到时间到流逝。

    置身其中,给人一种游离于时空之外,与现实世界完全隔离的恍惚之感。

    好半天,从这种古怪的恍惚感中脱离出来。

    苏寒转过头,看向脸上表情淡定,对这里的奇异似乎习以为常的萧小鱼,“小鱼儿,这是什么地方?”

    萧小鱼拉着苏寒的手,似早有目标,脚下不停的往某排书架所在处走着,表情淡然的答道,“收藏着世间大部分功法神通的地方。”

    收藏着世间大部分功法神通的地方?

    这世上还有这种好地方?

    正想着,萧小鱼已经拉着苏寒走到了空间深处的一排书架前。

    与其它的书架上堆满了密密麻麻的古籍和玉简不同,这排书架上只分成了三层。

    最下层的古籍和玉简还多些,第二层只放着一枚玉简、一张写满了古怪文字的不知什么兽类的兽皮,还有一枚明明就在眼前,却看不清形状,辩不明颜色,不知是什么品种的种子。

    而书架的最上层,更是只放着一本古籍。

    那古籍应是许久未曾被人翻阅,甚至明明摆在最起眼处,却莫名的给人以一种早已经被遗忘了的感觉。

    古籍之上,落满了灰尘,隐隐间都快把这本古籍给埋了起来,不知道已经放在这里多少岁月无人去翻动。

    “这些是......?”

    站在这排书架前,口中疑惑的问着,苏寒下意识的看向了书架上的古籍和玉简。

    玉简外表看不出什么东西,那几乎被灰尘掩埋的古籍也因灰尘的阻碍看不清名字。

    但只是最下排那随意丢放的十几本古籍上所写的名字,看了一眼之后都让苏寒浑身上下忍不住的一震再震。

    《祖龙经》、《大日金乌经》、《鲲鹏吞天经》、《不朽金身》、《太清仙诀》、《造化神诀》......

    一排排的名字,有些是苏寒听都没听过的,有些是即便没听过,但根据前世的记忆了解就能感觉到很牛逼的,还有些,是从这个世界的偶尔的只言片语中听说过其究竟有多牛逼的。

    而现在,这些牛逼的不能再牛逼的牛逼功法,就这么排成了一排摆在了苏寒的面前,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

    甚至于,在最下方那排书架的角落里,苏寒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王道真意初解》,正是上午在皇宫里见到过的那本苏氏祖传功法。

    被最下面那排书架上的一个个名字震惊了好久,等苏寒渐渐收敛了情绪,才注意到从始至终,萧小鱼的目光似乎都没有往书架最下面那一排看过一眼。

    她的视线,从一开始就定格在书架的第二排,那一枚玉简、一张兽皮和一枚种子上。

    更确切的说,是那玉简和种子上。

    “小鱼儿?”

    尽管觉得书架最下面那一排里看到的名字一个个的都很牛逼,但对这里并不了解的苏寒知道,自己最好还是听取一下萧小鱼的意见。

    见他回过了神来,萧小鱼勾起嘴角,对他柔柔的一笑。

    伸手从书架第二排取下了那枚玉简递给苏寒。

    同时,一行文字在苏寒面前浮现:

    “姑姑个人的建议,是选这枚玉简。”

    苏寒自然是相信萧小鱼的,伸手接过那枚玉简,拿在手中端详着问道,“这是什么功法?”

    “《天地熔炉》”

    苏寒手中玉简的旁边,凭空浮现了四个大字和一段小字:

    “天地熔炉:融天地万法为一炉,以三千大道为炉火,炉养百经。”

    看介绍就感觉很牛逼,果然不愧是萧小鱼建议让选的功法。

    对手中的玉简所记载的功法很满意,苏寒轻轻点了点头,就准备选择这个。

    不过,虽然心中已经做出了选择,但苏寒的目光还是不自觉的落到了那一枚种子和一张写满了文字的兽皮上。

    从摆放位置来看,书架的第二排上摆着的这三样应该是比底下那十多本还要牛逼的,从手中这枚玉简的介绍来看似乎也确实如此。

    那这玉简内记载的功法既然这么牛逼,其它两样又会是什么东西?

    带着好奇,苏寒忍不住问道,“那种子和兽皮,又分别是什么?”

    话音刚落,苏寒看到那种子和兽皮旁边分别出现了大小文字的介绍

    种子旁边,五个大字为:混沌种青莲。

    小字介绍:混沌种青莲,花开三十六,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左术八百种,三千大道成。

    从介绍来看,这种子样式的东西,似乎就是混沌种青莲的莲种,这一枚种子生根发芽,长叶开花。

    花开三十六品,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花孕三千大道,叶生八百旁门。

    这介绍,似乎正好与天地熔炉相反。

    一个是纳三千大道为炉火,炉养百经,一个是以莲种为根基,孕三千大道。

    虽然正好相反,却莫名的给人一种相似之感。

    在看完那莲种的介绍之后,苏寒的目光又落到了旁边那张兽皮之上。

    兽皮的旁边,同样写着四个大字——天人化生。

    但除此之外,却没有具体的小字去介绍这兽皮所载功法的原理和详情。

    见此,苏寒不禁疑惑了下,纳闷的看向萧小鱼,“这兽皮......?”

    见他追问,萧小鱼眉头皱了下,下意识的想伸手把那兽皮藏起来。

    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忍住了没动。

    等苏寒再往兽皮看去,发现兽皮的旁边多出来了一行小字:“天人化生,无我无相。这兽皮不全。”

    多了几个字,但似乎......还是给人一种朦朦胧胧,不甚分明的感觉。

    看来,萧小鱼是不想让自己了解这兽皮所记载的功法。

    为什么呢?

    她自己修炼的就是这功法?

    应该不是这个原因,如果只是这个原因的话,萧小鱼不应该会瞒着自己。

    那......是这功法有什么问题?

    想着,苏寒随口问道,“小鱼儿,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闻言,萧小鱼无奈的看了苏寒一眼,答道,“混沌种青莲。”

    回答完,又无奈的提醒道,“问人功法这种事,以后就不要再做了,冒然问这个会被人记恨的。”

    苏寒点了点头,又看了眼那书架第二排的莲子和兽皮,淡淡收回目光。

    既然萧小鱼修炼的是那‘混沌种青莲’,那张兽皮所记载的‘天人化生’,萧小鱼明显一副不想让自己去了解的样子,且那功法本身也不全。

    那他最佳的选择,似乎确实是手中这枚萧小鱼推荐的玉简中所载的‘天地熔炉’。

    想着,苏寒目光不经意的落在书架最上面一排那本被灰尘掩盖住的古籍。

    见这古籍明明摆在这排书架的最显眼位置,却不知何故竟被冷落到了已经落满了灰尘

    苏寒好奇的问道,“小鱼儿,这古籍是什么功法?摆在这么显眼的位置,为什么又好像碰都没人碰它。”

    “九转玄功。”

    见他对这本古籍感兴趣,萧小鱼也给他介绍了起来。

    “九转玄功,玄功九转,对应仙凡九境。

    玄功每突破一层,大境界突破一境。

    每玄功一转,强纳天地万法以淬体,截三千大道以炼神。

    无缺无漏,同阶无敌。

    玄功破九转,力破枷锁,得证逍遥。

    可重演混沌,创造法则,再造世界。”

    看完这本被灰尘掩盖的古籍的介绍,苏寒满心好奇最终只剩下两个字——牛逼。

    不过,虽然这‘九转玄功’听起来比什么‘天地熔炉’、‘混沌种青莲’都要来的牛逼,但苏寒却没有怨萧小鱼竟然不给自己推荐这个的意思。

    他知道,既然萧小鱼放弃了这个选择,自然有她的道理。

    而且,这功法既然这么牛逼,摆在这么一个最起眼的位置却竟然落满了灰尘,不知多少岁月无人问津。

    这一点,本身就说明了问题——这‘九转玄功’,可能存在着些他不知道的问题,或者说弊端。

    否则,谁会放着这么牛逼的功法不选的?

    果然,下一刻,苏寒眼前的文字一变。

    先前对功法的介绍,变成了这功法的缺陷,或者说不选这功法的原因。

    “‘九转玄功’,乃古今第一法,‘天地熔炉’、‘混沌种青莲’,皆由此法演化。

    但此功法虽神奇玄奥,入门简单,却进境缓慢,难以大成。

    功法入门后,想要提升,需消耗大量资源积蓄庞大灵力,以支撑破镜的消耗,对抗万法淬体、大道炼神的的危机。

    每一次破境,所需消耗的资源是同阶的数十倍乃至数百倍。

    且随着境界提升,到了后期玄功破境消耗更是如你提出的那个指数爆炸原理一般呈几何倍的提升。”

    解释了一番,看了苏寒一眼,萧小鱼接着道,“尽管消耗巨大,但因为功法着实强大,同阶之中难逢敌手。

    在亿万年前,这’九转玄功‘也并非无人修炼。

    虽然功法只在少数几人及其后辈之中流传,但每一代也总有一两人能将此功法修至第六第七转,证得不朽金仙。

    只是,自系统出现引发黑暗时代,天道震怒降下天地诅咒之后。

    资源成为了三界修士前进路上最大的枷锁,而这’九转玄功‘想要突破最耗资源。

    起初时还有人不死心的做过尝试,但待将玄功推至三转、四转之后却因消耗巨大而再无寸进,一生止步仙道之外。

    久而久之,’九转玄功‘这古今第一法,也就落到今日无人问津的地步。”

    解释完,见苏寒依然眼睛放光的看着那落满了灰尘的’九转玄功‘,萧小鱼忍不住好笑的摇了摇头。

    “好了,别看了,该回去了。

    ‘九转玄功’功法虽好,却已经不适合这个时代。

    你手中的‘天地熔炉’,同样是自‘九转玄功’演化而来,虽然在炼体之上稍有不如,但最终成就却并不会比‘九转玄功’来的差。”

    话是这么说,道理也是这个道理。

    但萧小鱼不了解,苏寒自己却知道自己的情况啊。

    首先,萧小鱼没说他手中的‘天地熔炉’入门简单还是困难,因为萧小鱼觉得有系统的存在,他只要经验足够,点击就能把功法学会。

    但他自己明白,他压根就没系统,而‘天地熔炉’这种明显是世间最顶尖功法之一的东西,入门会那么容易吗?

    想要悟透并顺利修炼,会这么简单吗?

    而这一点,‘九转玄功’那一个‘入门简单’的评语,直接就可以解决问题。

    至于九转玄功后续的同境界之中消耗巨大,进境缓慢,甚至因为天地诅咒的存在,导致修练‘九转玄功’都没有能再突破第四转的。

    这些东西,对他来说算得上难题吗?

    消耗巨大,是同阶的几十几百倍,但他对丹药药效的吸收,那利用率也同样是那些觉醒了最高品质的系统的天才的几十倍啊。

    至于跟那些觉醒了普通系统的人比起来,更是超出了数百倍不止。

    这直接就解决了消耗巨大的问题。

    至于天道诅咒,血脉枷锁,

    他身上......压根就没有那玩意啊!

    所以,‘九转玄功’需要大量砸资源才能提升的弊端,对他来说也没有半点的影响。

    甚至于,因为天地诅咒的存在,导致如今世间资源一直处于一种过剩的状态。

    虽然不能说予取予求,但资源获取方面确实比天地诅咒出现之前要容易了很多倍。

    ‘九转玄功’资源消耗巨大对他不是阻碍,相反‘九转玄功’每一个境界都以力破境,强行纳世间万法淬体,截三千大道炼神的霸道属性,反而还极大的弥补了他没有系统无法通过经验提升功法熟练度的缺陷。

    关于这一点,天地熔炉?混沌种青莲?

    它们都不行啊!

    无论选择它们的哪一个,对苏寒来说,每一个境界的提升,都需要他脚踏实地一点一滴的去积累感悟啊。

    综合这些。

    对别人来说,这是一个修炼‘九转玄功’最差的时代。

    可对苏寒来说,这却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甚至于,可以说这‘九转玄功’现在是和他最匹配的功法了,都没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