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我家系统迷路了 > 第7章 ‘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小鱼儿,功法的事......”

    走在皇宫的路上,苏寒看着身旁样貌平平无奇,气质却让人忍不住心生亲近之感的萧小鱼,终是没忍住开口问道。

    “又不听话,叫姑姑,”萧小鱼板着脸让自己装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片刻后没憋住自己脸上先露出温柔的笑容。

    “功法方面不用着急,先耐心等两天,姑姑帮你想办法。”

    “哦,”听她这么说,尽管不知道她要想什么办法,苏寒却也点头应了下来。

    他不知道萧小鱼什么身份来历,却知道即便是现在已经去了天国的先皇和皇后都对她很重视。

    他也不知道萧小鱼修为到底有多高,但从小到大他也没见过萧小鱼解决不了的麻烦和人。

    所以,既然萧小鱼说了让他等等,自然会有让他等等的道理。

    甚至于,在听到萧小鱼说要想办法的时候,再对比着萧小鱼似乎连《王道真意初解》都不怎么看得上的表现,他心中对那连萧小鱼都要想办法弄到手的功法,还隐隐间有些期待了起来。

    在皇宫门口和萧小鱼分别,没让人送自己回王府,心情不错的苏寒选择了一个人溜达着离开。

    溜溜达达的走远,在宫里吃过了早饭,回去也没事的苏寒也没直接往王府去。

    一个人在京城的大街小巷上转悠着,不知怎么的,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京城最著名的花柳巷外。

    没有准备进去体验一把的想法,好奇的往里瞟了一眼,苏寒就准备往另一边拐弯。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某道从一家青楼走出来的身影,苏寒收回的目光却突然一顿,脚步也下意识的停了下来。

    “咦?苏小胖?”

    认出了那道身影,正是自己名义上的堂兄,寿王世子苏小胖,苏寒忍不住意外了一下。

    刚刚在皇宫里只是随口胡诌一下,小小的回报一下寿王背后说自己坏话的恩情。

    没想到一转眼就碰到了苏小胖正从青楼里走出来。

    难不成,我没了系统,反而觉醒了传说中的预言术?

    一语成箴?大预言术?乌鸦嘴?

    心里胡思乱想了一下,看着走出来的苏小胖,苏寒收敛了思绪。

    这胖子还真刚打青楼出来,这么说的话,自己刚刚那番话还真不算是冤枉了他?

    嗯......原本还因为往苏小胖身上泼了一盆脏水而略显愧疚的心里,那一点点微不可察的愧疚也在看到苏小胖的身影的一瞬间就荡然无存了。

    看了两眼,眼见着苏小胖满面红光、意气风发的往自己这边走来,苏寒在心里默默的同情了一下。

    苏小胖啊苏小胖,好好珍惜你这最后的为数不多的逍遥日子吧!

    为苏小胖可能的悲惨未来默默默哀了半秒,苏寒抬脚往另一边与寿王府相反的方向走去。

    嗯......他这绝对不是办了坏事之后不想和受害者碰面的心理作祟。

    他纯粹只是因为......他觉得今天另一边的风景可能会比较好一些。

    转悠了一大圈,顺手买了些好看好玩的小物件,准备回头送给小鱼儿和苏袭人。

    离开了热闹的主街,苏寒沿着一条比较安静的小路往王府方向走去。

    行不多远,前方一条岔路突然闪过一道窈窕的身影。

    是个女人,走的很快,以至于苏寒只是感觉有些熟悉,一时都没能认出来究竟是谁。

    想了想,苏寒加快了脚步,紧走上前准备看看是不是熟人。

    待苏寒到岔路口的时候,远远的却只看见那窈窕女人的背影消失在远处一闪门口。

    随着女人进去,门内探出一只脑袋,四下张望了一眼,而后远远传来关门的声音。

    站在原地回忆了片刻,苏寒还是没能想起来那身影到底是谁。

    想来,就算是认识的人,应该也不是特别熟悉的那种。

    至少没有熟悉到如萧小鱼和苏袭人那般,莫说是看着背影,只是看着地上映出的影子,只是远远闻着身上传来的味道都能判断出来的是谁。

    本就是偶然见到,也没有深究的想法。

    轻轻摇了摇头,苏寒转身走向另一个路口,往王府的方向而去。

    一路溜达的有些远,等苏寒回到王府,已经是小半个时辰以后。

    刚踏入王府大门,迎面就差点被一只胖子撞上。

    下意识的侧身躲开,转头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自己王府的苏小胖同时,苏寒脑海中灵光一闪,勾起了过往的回忆,也终于想起来了之前看到的那道有些熟悉的背影到底属于谁。

    “你怎么来了?”

    看向苏小胖的目光夹杂着莫名的诡异,上下打量了一眼这只略肥的身影,苏寒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回来了?”

    恍恍惚惚仿似神游物外的苏小胖瞅了苏寒一眼,“来找你结果没在家,我这还正准备回去呢。”

    说着话,苏小胖转身就准备往回走。

    身后,苏寒手上缠着一只手帕,一把抓住了苏小胖的衣后襟。

    “等会,你干什么去?”

    一只手胡乱的往后挥了下,不出所料的感到自己的衣襟被松开,苏小胖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浅笑。

    下一刻,听到苏寒的问题,脸上刚刚升起的浅笑瞬间凝固,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淡淡的、不被世俗所理解的、饱含着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悲愤和苦涩。

    “被我家老爹赶出来了,江湖救急,在你这吃顿午饭。”

    听他说被赶出家门比说在自己家蹭饭说的还简单随意,苏寒微微侧目看了他一眼,“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难不成,自己泼的那盆脏水这么快就起效果了?

    不能啊,无论是萧小鱼还是苏袭人,都不是这种无缘无故会找人麻烦的人啊。

    就算要找麻烦,也得先找个说得过去的借口不是?

    “谁知道他发什么疯,我这一大早刚回了家,屁股还没坐热乎呢,老头子回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那无缘无故的挨骂,我能不顶几句吗?

    结果见我还敢还嘴,老头子抄起一根竹条子就准备动手。

    一看形势不妙,我就果断跑出来了,到现在都不知道又哪里招惹他了。”

    闻言,苏寒点了点头。

    那看来应该是其它的原因,跟自己没什么直接的关系。

    这样的话,自己就没必要觉得愧疚了。

    所以......既然不是我的锅,我为什么要管你一顿午饭?

    想着,苏寒就准备直接赶人。

    话到嘴边,又突然顿住。

    看着苏小胖一副被自家老爹扫地出门都依然乐天的样子,想了想,苏寒转头看向前院一棵千年古树。

    “秋天来了,今年的叶子黄的好像比以往要晚了一些。”

    闻言,苏小胖顺着苏寒的目光看了一眼,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是啊,都秋天啦,还这么绿呢。”

    “嗯,”苏寒轻轻点头,“那你有没有觉得这叶子看起来有些眼熟?”

    “眼熟?眼熟什么?”苏小胖疑惑的看着苏寒问道,“你不说过世界上不存在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吗?

    再说了,叶子就算不完全相同,也都长得差不多的样子,去年的这样,今年的这样,明年的还这样。

    一年年的看着,看着看着早就习惯了。”

    苏寒:“......”

    沉默了两秒,苏寒缠着手绢的手拍了拍孙小胖那明显回到家没来得及换衣服的肩膀。

    “没什么,习惯就好了。”

    苏小胖:???

    “嗯,中午留下来吃饭吧。”

    “好嘞。”

    听到有吃的,苏小胖转眼忘记了刚刚的疑惑。

    对于一个胖子来说,吃永远是一个难以拒绝的诱惑,尤其景王府上还都是些外面很难吃到的东西。

    对于苏小胖的欢乐,苏寒却没有感同身受。

    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收回目光,脸上是若有所思。

    直到午饭被端上了桌,苏小胖才方是确定了这一点,“怎么了?看你这好像是有什么心事?”

    “嗯......”苏寒沉吟了两秒,轻轻点了点头,“是有点问题,一时还没想通。”

    “什么问题?说出来我帮你分析分析。”苏小胖夹了一片青翠欲滴的凉拌青菜送进嘴里,‘吧唧吧唧’嚼着,还顺口吐槽道,“你这什么时候成了素食动物了?

    一大桌子都是青菜,一点肉都没有?”

    苏寒没回应后面的抱怨,看着苏小胖,沉吟着问道,“我有一个关系还算过得去的朋友,有一天,我发现了我那朋友被带了绿帽子......”

    话听了一半,苏小胖直接给出了建议,“那你得告诉他啊,一直不知情的话,那不是被那女的当傻子耍吗?”

    “可是,直接告诉他,会不会让他面子上过不去?”

    苏小胖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

    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已是计上心头,“这还不简单,你暗示他啊,话别说的太明显,只要暗示到位了,只要你那朋友不傻,应该就能明白自己被人给绿了。”

    说完,苏小胖突然又纳闷了一下,“不过,话说回来,除了我,你苏寒竟然还有其他的朋友?

    整个京城,还有哪个倒霉蛋儿这么傻大胆儿的?”

    苏寒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嘿,问你话呢,你看我干嘛?”

    苏寒看着他,沉吟了两秒,轻轻叹了口气。

    人生以来第一次用旁边的备用筷子给一个男人夹了几筷子菜,“来,多吃些青菜。”

    “嘿,谢谢啦!”苏小胖来者不拒,一边吃一边说着,“你看你,今儿怎么这么客气?

    我自己来,自己来。

    你也吃,虽然没有肉,但这些青菜味道也都不错。

    而且这一桌子都是绿色食品,也健......健......”

    顿了一下,苏小胖嘴里的菜叶子嚼了一半,突的就那么顿住。

    猛然抬起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苏寒,眼中带着探寻与乞求。

    见此,苏寒沉默着,轻轻点了点头。

    苏小胖:“......”

    用力的嚼了两口嘴里的菜叶子,狠狠的咽了下去。

    看着满桌的绿色食品,手中筷子风卷残云,快速的把一桌子菜扫荡一空。

    直到放下筷子,苏小胖抬起头,红着眼看了苏寒一眼。

    方是在苏寒的注视下,‘哇’的一声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