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我家系统迷路了 > 第5章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翌日,王府。

    经过一夜的调整,早晨醒来的苏寒已经从那种突如其来的惊喜中调整好了心态。

    同时,他也想到了另外的问题。

    诚然,因为天道的诅咒,使得这个世界的生灵都受到了限制,尽管都有系统这种外挂,却也无法大肆挥霍资源快速提升。

    在这方面,体质蜕变之后对丹药吸收极快,利用率极高且因某些暂时无法确定的原因而不受天地诅咒的他,明明没有系统但相比较那些有系统的反而更像是开了挂。

    但很多事情,其实并不能简单的从一个方面去定论。

    诚然,他是可以不受限制的依靠大量资源快速提升修为,但在其它方面,跟那些依靠系统开挂的家伙,他也同样有着很大的劣势。

    先不说资源的获取方面,在这方面背靠着一整个国家,至少在前期他不需要担心没有足够的资源可用。

    就单说系统本身会不定时发布任务,任务的奖励中除了经验以外,还包括但不限于神通术法、天赋能力,这些都是他无法与之相比的。

    其次,没有系统给开挂,他想要修炼功法,学习法术、神通,都只能靠自己去悟、靠自己去日复一日的练习才能将术法神通学会并掌握到较高的层次。

    而其他人,只要还有经验,拿到功法轻轻一点,消耗经验就能瞬间学会,砸下大量经验就能快速提升熟练度。

    相比较系统的全面,只是单纯在提升修为方面有些优势的他,还算不得是开了挂。

    甚至,综合对比而言,孰优孰劣都暂时无法断言。

    当然,这些东西苏寒也只能是自己想想。

    真要让他去做些什么改变些什么,对于自己被系统放了鸽子这件事,他即便不愿也改变不了这一既定的结果。

    躺在床上,对自己目前的现状做了一个深刻的自我分析,苏寒方是在巧儿的服侍下起了床。

    洗漱更衣,还没等坐下吃些早饭,宫里便早早的来了个老太监。

    “王爷,陛下让老奴来请您进宫。”

    对于‘进宫’这个词,苏寒其实本身是比较敏感的。

    微微皱了下眉,抬起头看向那老太监,“很急?”

    “陛下说,让您尽快。”

    “嗯,”苏寒轻轻点头,放下筷子从桌前起身,“那走吧。”

    老太监应诺,头前引路,领着苏寒上了一辆华贵的撵车。

    车行数百米,便停在了皇宫一处偏门前。

    下了车,苏寒跟随那老太监往宫中走去。

    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远远的已经看见了皇帝陛下平日里处理公务的南书房。

    快走到门前的时候,苏寒诧异的发现,南书房的门外一侧,竟是跪着一个眼窝深陷、形容枯槁的白发老者。

    前行的脚步微微一顿,下意识的目光在那白发老者身上打量了一眼——觉得有些眼熟,却一时想不起在什么时候见过。。

    自己本身就还没修炼,苏寒自然也看不出这老者修为几何,有何特殊之处。

    但想来,既然能跪在这里,显然这位也不会是个普普通通的小老头——要饭的也不可能要到皇宫里面来!

    上下打量了一番,见那老者跪在南书房门前,一言不发,一动不动,颇有种要跪死在这里的毅然决然。

    苏寒不禁被勾起了些兴趣。

    停步侧身,开口问道,“魏公公,这位是?”

    见他感兴趣,魏公公低声的解释了一句,“王爷应该认识他,供奉院丹堂的那位丹痴。”

    “丹痴?帝国第一练丹师陆源?”

    见魏公公点头,苏寒脸上不禁露出意外之色,“记得前几年还见过他一次,几年的时间,怎么弄成这幅样子了?”

    难怪他会觉得眼熟,一时却又怎么都想不起来是谁。

    几年前他见陆源的时候,这位还一副正值壮年的样子,形象气质绝佳,举止间一派的宗师风度。

    这刚几年的时间,就算是岁月不饶人,但按照这位帝国第一练丹师的修为,也不应该老成这个样子啊。

    而且,以他的身份,怎么会落魄成这个样子的?

    见他疑惑不解,魏公公压低了声音回道,“不知王爷有没有听说过,这些年来,这位陆丹师痴迷于新品丹药的研究。”

    见苏寒点头,魏公公方才解释道,“这陆丹师之所以会变成今日这样,正是因为研究新品丹药导致的。

    这几年来,这位路丹师每日里都在研究开发各种各样的新品丹药,其中大部分丹药都形同鸡肋,且不少都夹杂着各种毒副作用。

    几年下来,因为为他试丹而死的死囚已经多达数百位,这陆丹师的研究却没有出现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前两年,丹堂那边终止了对他研究新丹药的支持,不再为他提供死囚试丹,想要以此逼迫他放弃研究工作,好好发挥自己的炼丹造诣。

    结果谁想这陆丹师不愧丹痴之名,无人试丹,他就拿自己来试丹。

    这一试就试了两年,到如今各种丹药的毒副作用下,虽然仗着修为不错没要了这位丹师的命,却也把他变成了这幅不人不鬼的样子。”

    闻言,苏寒忍不住又深深的看了陆源一眼。

    这......还真有种疯狂科学家的感觉啊。

    只可惜运气是差了那么一点,都快把自己给玩死了,也没见出了什么成果。

    想着,苏寒好奇问道,“那他跪在这里是......?”

    “老奴听说,这陆丹师最近突发奇想,准备研究炼制一种能开启心智,提升修士悟性的丹药,但丹堂已经断了对他的一切支持......”

    说到这里,魏公公脸上表情都忍不住古怪了一下,“要说这陆丹师天赋确实出众,很多他提出概念的丹药最终都被研究出了新品。

    只可惜就是有些不考虑实际,弄出来的丹药大多都是些没有实际作用的。

    就像这次提出开启心智,提高修士悟性的丹药。

    先不说他能不能成功,就算能成功了,这丹药练出来又有什么实际意义?

    悟性?

    如果在系统出现之前的那些年代里,悟性对于一个修士而言自然是重中之重,若真能研究出这样一款丹药,哪怕只是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也绝对会引得各大势力都为之疯狂。

    可现在......每个人踏入修行路前都已经觉醒了系统,依靠系统,咱们学功法,练神通,只要花费经验就可以轻松提升了。

    相比较而言,悟性这东西还不是鸡肋?”

    听着魏公公的解释,苏寒忍不住认同的点了点头。

    是啊。

    提升悟性的丹药这东西,在有系统给众生都开了挂的当下,确实是如同鸡......等、等会!

    提升悟性的丹药?

    开发心智,提升悟性,加快学习功法,修炼神通的速度?

    这......这东西对别人来说是鸡肋,对他来说......这可不正是他目前所需要的?

    想到这里,苏寒看向陆源的目光都忍不住亮了一下。

    但见陆源对自己的窥觑毫无所觉,依然跪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副要跪到地老天荒的架势,苏寒又压下了心头的激动。

    这事......还得从长计议,不能轻举妄动。

    从陆源跪在这里就可以看出,整个帝国,包括皇帝陛下在内的所有人对于陆源这些年那些鸡肋的研究已经不再支持。

    甚至于,都已经不只是不再支持那么简单了。

    如果不是对陆源的不务正业已经到了一种无法再容忍的地步,以他帝国第一练丹师的名头和地位,即便大家都不看好、不支持,那他偶尔的想要瞎搞一次,做些无关紧要的研究,大家也不至于会横插竖挡。

    而现在,陆源都跪在南书房门口请命了,都没得到皇帝陛下一个无关紧要的点头。

    从这一点,就已经可以看出帝国对他的态度了。

    这种情况下,自己莫名其妙的突然对他要研究的这种理论上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的丹药感兴趣,甚至表示出支持和期待。

    尽管以自己的身份地位,不会有什么人表示异议。

    但却难免不会让人感到怀疑。

    好端端的,自己为什么会对一款自己根本用不到的丹药感兴趣?

    是不是那丹药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这般思考和猜测,尽管不至于让人一下子就猜到自己身上其实没系统——毕竟这放在这个时代来说无异于天方夜谭。

    但总不免会多了几分暴露真相的可能。

    念及此,苏寒暂时压下了找陆源好好交流一下,了解这种开启心智、提升悟性的丹药的可行性的想法。

    又深深的在这位帝国第一练丹师的身上看了一眼,遂淡淡的收回了目光。

    转过头,看向南书房的位置,淡淡开口道,“走吧。”

    老太监魏公公不疑有他,点头应诺在前面领路。

    不多时,两人走到了南书房的门口。

    还未进门,便听到屋里传来的对话声。

    “陛下,此事事关我景国数万年传承之根本,还望陛下三思。”

    门外,苏寒的脚步又是一顿,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事关景国数万年传承之根本?

    说的是什么事,竟然会这么严重?

    这个时候,他是不是该回避一下?

    可是,既然让人叫他来了,这个时候还在这里讨论这种大事,意思是不是这事本就有让他参与的想法?

    可问题是......他就一闲散王爷,从来也不参与国家大事。

    好端端的,这种涉及国家传承之根本的大事,怎么会突然想要让他参与进去的?

    正想着,考虑要不要暂且回避一下,耳边又传来另一个声音,“朕意已决。”

    “陛下......”先前那声音又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陛下,景王他毕竟不......”

    没等他说完,后一道声音出声打断,声音中带上了几分冷意,‘不必再说了,出了问题,朕一力承担。”

    门外,苏寒脸上表情出现了变化。

    这是......真是和他有关?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话很容易理解。

    话里的意思也不一定是把他归为了异类,毕竟他自己是不是人他还是能弄得清楚的。

    而这句话里的族,自然也不是指种族,而是指家族。

    也就是说,因为他本身并非是景国皇室血脉,所以导致里面正在谈论的事存在着争议?

    会是什么事呢?

    对于自己并不是皇室血脉这一点,苏寒本身是早就知道的。

    毕竟,他穿越到这个世界第一天,对于这个世界的最初的记忆,就是萧小鱼把尚在襁褓中的他从地上捡起,带回了景国的画面。

    只是......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由他带来这个世界的话,却不想有一天也会被人用回到他自己的身上。

    想到这里,苏寒对于里面正在讨论的明显事关自己的事,不禁更感兴趣了起来。

    抬脚上前,还没等魏公公来得及做通传,苏寒已是推开了南书房的房门。

    “小寒来了?”南书房中,坐在上首身穿龙凤黄袍的皇帝陛下微微一愣,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从龙椅上起身,上前几步拉着苏寒的手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急着找你过来,吃过早饭了吗?”

    “还没吃,”苏寒摇头,目光从站在正中那中年男人身上一瞥而过,看了眼一旁一言不发,眼观鼻鼻观心仿佛对自己的到来视而不见的萧小鱼,最终又把目光落回到皇帝陛下的身上。

    温和的笑笑,开口好奇问道,“姐,刚外面听到有人说什么’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这是在讨论异族的问题?”

    问罢,被皇帝陛下拉着手坐在一旁椅子上的苏寒,淡淡的眼神似不经意的轻飘飘自房间中唯一的’外人‘,那位自始至终都站在那里的自己名义上的’皇叔‘身上一扫而过。

    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