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我家系统迷路了 > 第2章 那坑比系统还不算太不靠谱嘛
    这就走了?

    这就再见了?

    可是......你是直接就不来了,你是既然迷路了那重新找个宿主就完了。

    问题你有没有想过,好端端的你不来了,我怎么办啊?

    整个世界都有系统,就我一个人的系统迷路了。

    我不要面子的啊?

    这年头的系统,都这么不靠谱的吗?

    心中正无语凝噎,突然苏寒感觉到一股夹杂在血脉之中,隐藏在灵魂深处的悸动。

    下意识的屏息凝神,身体一动不敢动。

    蓦的,苏寒肉眼可见的,从自己体内有一片金光溢出。

    那金光甫一与空气接触,直接化作细微不可见的金色小颗粒扩散,快速的消散于天地之间。

    待金光完全散去,那股令人心悸的,仿佛源自灵魂深处的悸动也悄然褪去。

    不敢轻举妄动,苏寒又等待了片刻,见没有出现意外,方才尝试着动了动手脚,深吸了一口气。

    一口气入腹,突然感觉整个人仿佛与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那种感觉很奇怪,说不清道不明。

    人还是那个人,身体也还是那具身体。

    但莫名的,总有种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的感觉。

    不仅身体上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就连灵魂都感觉仿佛清明了许多。

    血脉之中,更是仿佛打破了某种枷锁,血液中都流淌着一种源自生物本能的兴奋因子,仿佛在身体内流淌、高歌。

    只是,不知道这些到底是自己的错觉还是自己的身体真的发生了什么奇怪的变化。

    毕竟,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系统刚刚闹出了幺蛾子,给自己发了一个远程通知之后就不来了。

    这么不靠谱且不负责任的系统,鬼知道它这个通知发完之后,对自己来说会不会需要付出些什么代价。

    安全起见,苏寒觉得还是应该重视一下为好。

    “巧儿。”

    楼梯处传来一阵上楼的脚步声,不多时,楼梯口处走来了巧儿的身影。

    小侍女上得楼来,走到距离苏寒三尺处站定,屈身做了个万福,“王爷,您有什么吩咐?”

    “去请凌医师来王府一趟。”

    “凌医师?”巧儿脸色一变,“王爷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只是想让凌医师帮着检查检查。”

    苏寒轻轻摇了下头,“顺道把林丹师、萧供奉也一并请来。”

    巧儿狐疑的看了苏寒一眼,见他不像是有哪里不舒服的样子,反而面色红润,方压下了心中的关心。

    轻轻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后转身离去。

    两炷香后。

    王府之中,两男一女三人并肩而来。

    两个男人中,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的样子,面容俊朗,气质沉稳。

    肩上背着一个药箱,行走之间每一步都仿佛用尺子丈量,给人一种强迫症晚期患者的既视感。

    另一名男子,是一个看上去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

    空手而来,不苟言笑,举止之间透着一股子宗师气度。

    三人中唯一的女子,相貌平平无奇,即便不笑不说话,眉眼间都透着一股子温柔气质。

    女子看上去约莫二十来岁的样子,身披一件宽大的道袍,反衬的其身形更显瘦弱。

    她那一头乌黑长发在脑后绾了个发髻,用一根样式普通的木簪固定。

    整个人看上去,颇有种大道至简的感觉。

    “景王殿下。”

    三人到的近前,那两男子停步向苏寒行礼,样貌平平无奇的女子却脚步不停,径直走到了苏寒身边。

    二话不说,抬手就向苏寒抓来。

    苏寒也不闪避,任由她的手抓在自己肩上。

    女子双手在苏寒身上几处捏了几下,脸上紧张的神色方才放松了几分,露出浅浅的温柔的笑。

    抬起右手,凌空一划。

    一面水镜在两人面前摊开。

    女子曲指轻点几下,那水镜上浮现一行娟秀小字,“寒儿感觉哪里不舒服?”

    苏寒轻轻摇了摇头,“没感觉不舒服。”

    萧小鱼眉头轻轻皱了一下,水镜上娟秀小字一阵变幻,“真的?”

    苏寒点头,水镜上文字再变,“那寒儿连夜急着把姑姑找来做什么?”

    苏寒好笑的把人按在椅子上让她坐下,方是转头看向那两名男子。

    摆了下手,示意他们不必多礼,又将目光看向坐在椅子上,一双眼睛还一直关切的看着自己的萧小鱼。

    笑了笑,说道,“这次请姑姑来,是想让姑姑帮我检查一下灵魂......”

    话还没说完,眼前一花,萧小鱼不知何时已经起身站在了苏寒面前。

    没等苏寒反应过来,一只手探出,一根手指已经压在了苏寒眉心之上。

    片刻,萧小鱼收回手,看了苏寒一眼,脸上表情微微一沉。

    见此,尽管无奈于萧小鱼关心则乱,都没听自己把话说完就动手了。

    苏寒还是忍不住随着萧小鱼表情的变化而心中一沉。

    怎么回事?

    难不成,自己的灵魂真出了什么问题不成?

    见苏寒将疑惑的目光看向自己,萧小鱼沉着目光回看了一眼。

    手指动了下,想要问些什么,但眼角余光扫了一眼旁边的其他人,又把要问出的话收了回去。

    曲指一划,在两人身边张开一道结界,将声音与画面完全隔绝,方才面色微沉的看向了苏寒。

    “怎么了?不会我灵魂真出什么问题了吧?”

    对于苏寒的问题,萧小鱼直接选择了无视。

    沉着脸看向苏寒,水镜上的文字都放大了几分问道“‘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是怎么回事?

    你何时去的青楼?

    你还带着府上太监一起去青楼?”

    那严肃的感觉,透过文字都能感觉到几分冷冰冰的意味。

    苏寒:“......”

    “噗~”

    傻愣了片刻,看着萧小鱼脸上认真的表情,苏寒一下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来。

    “严肃点,”萧小鱼不满的皱了下眉头,“每次犯了错都这样嬉皮笑脸。”

    为了展现自己的情绪,萧小鱼还特意把水镜上的文字改成了黑红色,用以表达她现在很生气,哄不好的那种。

    “你才多大,就跑去青楼那种地方......”

    文字被一只手打断——一只按在萧小鱼头上的手。

    一只手按在萧小鱼那已经比自己矮了小半头的头顶上,感受着那三千青丝的柔顺触感,苏寒没忍住揉了几下。

    “小鱼儿,你咋这么可爱呢?”

    忍不住眯了下眼睛,萧小鱼随即反应了过来。

    抬起头,装作恶狠狠的样子瞪了苏寒一眼。

    “没大没小,要叫姑姑!”

    看着她那奶凶奶凶的样子,苏寒忍不住又在她头上揉了两下。

    等萧小鱼真要恼羞成怒的时候,方才收回了手,脸上表情一收,一副乖宝宝的样子点头道,“知道了,小鱼儿。”

    “你......”

    萧小鱼看了他一眼,见苏寒也正看着自己,下意识的错开了目光。

    水镜之上,浮现一行半透明的文字,“你个小东西,越来越不可爱了,越来越会欺负姑姑了。

    你现在长大了,要去青楼也好,要欺负姑姑也好,姑姑也管不了你了。

    姑姑也不是说不让你去青......不对,姑姑就是不让你去青楼......”

    看着她有些语无伦次的样子,苏寒知道她是关心则乱。

    他也知道在探查灵魂的过程中,如果没做好准备完全收敛心神的话,有几率会被人读取到一些最近的记忆画面。

    也是她动手太快,让他都没做好准备提前收敛心神。

    不过即便不做准备也没关系,探查灵魂毕竟不是搜魂,能被探查到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零碎记忆碎片。

    一些自认为是秘密的,本能的不想被人所知道的记忆画面,莫说是探查灵魂,即便是真正的搜魂术,想要读取到这些记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所以,他也没怕会暴露过什么秘密。

    但他却没想到,只是自己随口念的一段诗词,竟然引起萧小鱼这么大的反应。

    看着面前水镜上有些显得语无伦次的文字,苏寒直接打断了她后面的话。

    “我没去过青楼。”

    “那你......”萧小鱼还待再问,但对上苏寒的眼神,又把剩下的话收了回去。

    水镜上文字一变,“好吧,姑姑相信你了。”

    见苏寒点头,萧小鱼温柔的笑了一下,手上为苏寒理了理有些乱了的衣服,出其不意的问道,“那你到青楼中,可有做过什么苟且之事?”

    苏寒疑惑的眨了眨眼睛,“什么苟且之事?”

    闻言,萧小鱼脸红了一下,嗔怒的瞪了苏寒一眼,“你个小东西还和姑姑装。

    姑姑虽然比你年长些,但从小你懂的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姑姑还多,你......”

    “哦......”

    苏寒恍然大悟,“姑姑说的是男女之事吧?”

    见萧小鱼红了脸,苏寒‘委屈’道,“那姑姑可真冤枉我了。

    从小到大,整个皇宫,甚至整个京城能找到的这方面的书姑姑和皇姐是查出来一本就毁掉一本。

    我就算想要了解,也没有这个渠道啊。”

    叫完了屈,苏寒一双眼睛盯着萧小鱼看了片刻。

    片刻后,脸上露出恍然,“小鱼儿你不会是......”

    “你.....”萧小鱼捂住了苏寒的嘴,“你不许说!”

    苏寒眨了眨眼,待萧小鱼把捂着他嘴的手拿开,方是问道,“我什么都没说啊,小鱼儿不许我说什么?”

    “你.....我......”

    萧小鱼言辞闪烁了一下,突然怒瞪了苏寒一眼。

    水镜上文字突然放大了一倍有余,“你还说你没去过青楼!”

    苏寒:“......”

    所以,话题究竟是怎么又蹦回到这里的?

    废了半天的力气,赌咒发誓表示自己真看不上青楼里那些庸脂俗粉,方才解释清了自己真没去过青楼这件事。

    待终于取得了萧小鱼的信任之后,苏寒才有功夫问了问自己的检查结果。

    萧小鱼的回答是:没事。

    灵魂方面没有任何异常。

    对于萧小鱼的检查结果,苏寒还是信得过的,于是也放下了心来。

    待结界被撤掉,两人再次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下意识的看了萧小鱼一眼,见她不与自己对视,坐在那里端起了长辈架子,一副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苏寒忍不住心中暗笑。

    你这样......不正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好笑了一下,苏寒转过头看向了那背着药箱的青年男子。

    “凌医师,还请为我检查一下身体的情况。”

    青年凌医师轻轻点了点头,将肩上的药箱摘下,放到一旁的桌上打开,从中取了几样自制的器械。

    走到苏寒身边,请苏寒坐在那里把手递给自己。

    一边检查着,一边问道,“王爷近来可感觉有哪里不舒服?”

    苏寒摇头,“今日突然感觉身体似有了些未知变化,所以请几位来帮我检查一下,倒没有觉得有哪里不舒服的。”

    闻言,凌医师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言,认真的为苏寒检查了起来。

    片刻后,凌医师起身,收起了工具。

    沉吟了片刻,方是看着苏寒问道,“王爷可是今日才觉醒了系统?”

    苏寒:“......”

    卧槽!这也看得出来?

    该说不愧是觉醒了医道至尊系统的天才吗?

    虽然说有所误差,自己是今日彻底弄丢了系统,而不是觉醒了系统。

    但只是检查了下身体,就联系到了系统上,这凌医师的本事,还真有些名不虚传啊。

    只是,这问题怎么回答?

    说我不是觉醒了系统,而是我家系统今儿隔着亿万万世界和我远程连线,告诉我它找了新主人了,不来陪我玩了?

    这说出去......会不会被当异类给切片先不说,总觉得有点丢人啊!

    想了想,苏寒轻轻点了点头,“具体不便说,但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确实是与系统有关。”

    “嗯,”凌医师轻轻点头,重新扛起来自己的药箱,“王爷的身体没有大碍,相反,可能是与刚觉醒了系统有关,还经历了一次较为彻底的洗精伐髓。”

    “洗精伐髓?”

    听到这前世常见于小说中的四个字,苏寒眼睛一亮,“有什么好处?”

    凌医师沉吟了片刻,认真摇头道,“没有。”

    苏寒:“......”

    没有?

    都洗精伐髓了,会没有什么好处?

    见苏寒一福无语的样子,凌医师沉默了下,解释道,“洗精伐髓的效果,乃是改变体质,提升修行资质,增加一些丹药及天材地宝的吸收上限和吸收速度。

    若放在系统出现之前,没有系统的存在,修士能得洗精伐髓,转化道体,自然是得了天大的好处。

    但放在如今,曾经的先天道体,不如觉醒的一个最基础的系统。

    系统的存在,使用天材地宝、灵丹妙药,药效可瞬间吸收转化为经验,且永无上限。

    更重要的是,天材地宝、灵丹妙药,使用过多,会增加天劫难度,反难免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至于自己修行,修行速度再快,打坐一整天不如完成一个日常任务得到的经验多。

    所以,相比较之下,洗精伐髓的作用于系统而言形同鸡肋。

    殿下这洗精伐髓,纵然让殿下的身体一跃达到了先天道体的天资,但相比较系统的存在而言,自然也就算不得什么好处了。”

    听了凌医师的解释,听了洗精伐髓对系统来说形同鸡肋的定论。

    苏寒非但没有失望,反而还感觉整颗心有一种被浓浓的惊喜给塞满了的感觉。

    洗精伐髓?

    提高修炼速度?

    增加丹药吸收速度和丹药吸收上限?

    这......对你们这些有系统的挂逼来说形同鸡肋,对我来说,可有用的狠啊。

    你们嫌它鸡肋,我真一点也不嫌弃啊。

    毕竟......我特娘的那坑比系统迷路了之后直接跑路了啊!

    没想到啊!

    真是没想到啊!

    那坑比系统看来还不算太不靠谱嘛。

    放了自己的鸽子之后,还顺道给自己来了此洗精伐髓,直接弄成了先天道体。

    虽然说先天道体不如最弱鸡的系统来的给力,但也总比自己之前那没有系统,修行资质也只能算一般要来的好得多吧?

    只是......感觉到的身体上的变化,是给自己洗精伐髓,转化了先天道体。

    那么,之前那灵魂中的悸动,和血脉中那种挣脱束缚、打破枷锁的感觉,又是个什么情况?

    系统放了自己鸽子,这一波会不会还给自己带来了其它的好处?

    被惊喜砸中,苏寒的心里开始忍不住的幻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