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我家系统迷路了 > 第1章 系统也许会迟到
    羲和驾车,携半天红云自西山垂落。

    玉兔初升,在苍穹挂上了一轮弯月。

    暗夜主宰剥下身上薄薄的黑色纱衣,秀手轻抛,黑暗便笼罩了亿万里大地。

    王府中,自黄昏便掌起了千盏华灯,布下了八千杯盏,开起了盛大的庆礼。

    热闹的氛围一直持续了三个时辰。

    待喧嚣过后,繁华落幕,张灯结彩的王府之中依然难掩一片喜庆。

    与这喧嚣喜庆相对,这王府的主人,本应是今日宴会主角的苏寒,站在夜幕下高楼上仰首望月的背影,却稍显萧索与落寞。

    许久,一阵萧瑟秋风吹过,苏寒紧了下身上单薄的衣裳。

    身后,一双素手伸来,为苏寒披上了一件长袍。

    巧儿收回手,看着苏寒不见往日笑意的侧脸,忍不住心疼问道,“王爷,您不开心?”

    闻言,苏寒扯嘴角笑了下,没有回头看这贴身侍女,轻轻摆了摆右手。

    “那......奴婢到下面候着,有事吩咐您就招呼一声。”

    见苏寒再次摆了下手,犹豫了下,巧儿屈身向背对自己的苏寒做了个万福,对侍立在一旁的小太监招了下手,沿着楼梯‘蹬蹬蹬’走了下去。

    听着身后传来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楼梯,苏寒忍不住露出了一抹苦笑。

    他知道自家侍女应该很疑惑。

    他知道自家王府上上下下每一个下人都应该很疑惑。

    他知道,今日来参加他十六岁生辰宴的每一个宾客,应该都会感到疑惑。

    明明今天是他的生辰宴,明明今天是他年满十六岁的成年礼。

    可是......为什么他这位深得陛下宠信,在景国当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说一声权倾朝野都丝毫不为过的景王殿下,从头到尾却都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他知道。

    他知道京城权贵们心中的疑惑。

    他感受的到巧儿下楼时心中那浓浓的不解。

    他也注意到了皇帝陛下在他寿宴上亲自送来贺礼后,离去时那欲言又止的样子。

    只是,面对这些或出于八卦,或真正关心的担忧和疑惑。

    苏寒自己,却不知该如何去解释。

    难道,要告诉他们他之所以不开心,是因为他的梦想破灭了?

    难道,要告诉他们他之所以不高兴,是因为终于确定了他......和她们不一样?

    难道,要告诉他们......他到了现在,到了这一刻,到了已经过完了十六岁的成人礼,依然没有如他们一样,觉醒了属于自己的系统?

    是的。

    系统!

    来到这个世界不久,苏寒就发现了这个世界与自己原本的世界的不同。

    而这个世界与自己原本的世界最大的不同,不在于文化上的差异,不在于习俗上的区别,也不在于这个世界有修士飞天遁地,移山填海。

    这个世界与他原本所在的世界最大的不同,在于......这个世界的每一个人,自出生之后,随着年龄的增长,都会觉醒一个属于自己系统。

    系统因何而来,至今依然不得而知。

    第一个系统出现在何时,具体年月也已经无法去追溯。

    如今的历史中,只知道在很久很久很久的无尽岁月之前,天地间出现了第一个系统,出现了第一个得到了系统的人。

    正如苏寒所了解的无数带着系统穿越的穿越者一样,那位不知是不是穿越者的前辈,在觉醒了系统之后靠着自己的系统一路崛起,很快就站在了这个世界的巅峰。

    其后又过了许多年月之后,天地间又出现了第二位系统拥有者。

    这第二位系统拥有者几乎复制了第一位系统拥有者的崛起路线。

    一路抢占资源,一路逆袭,最终登临了巅峰。

    其后,第三位、第四位、第五位。

    拥有系统的人一个又一个的出现,且其中的间隔也越来越短。

    亿万年的时间里,系统的拥有者越来越多。

    第十位。

    第一百位。

    第一千位。

    第一万位。

    第一百万位。

    随着系统的拥有者越来越多,同一时期出现的拥有系统的人也越来越多。

    这些系统的拥有者都想要借着系统的力量登临巅峰。

    而想要以最快的速度登临巅峰,最简单粗暴的方式自然是——砸资源。

    每一个系统,可能在功能方面有所区别,可能在品质方面有着高低,可能在任务和奖励方面有所不同。

    但每一个系统,都有一个同样的功能——以资源换取能量点,以能量点强化自身。

    于是,系统拥有者们为了能最快速的登临巅峰,为了能压制住同代的其它系统拥有者,开始在世界的四处疯狂的掠夺资源。

    在那段长达亿万年被称为黑暗纪元的年代里,厮杀、掠夺,几乎成为了这世界上唯一的主旋律。

    整个世界几乎到处可见因抢夺资源而产生的厮杀。

    整个世界的资源,以一个超乎想象的速度被大量消耗着。

    甚至整个世界一度被掠夺搜刮到了资源接近枯竭,修行体系将近崩溃的程度。

    然而,即便是这般的疯狂杀戮,即便是这般的不断掠夺。

    系统的存在,却依然没有半点的减少。

    系统拥有者的存在,却依然在稳步的增长。

    一亿。

    十亿。

    一百亿。

    一千亿。

    不知从何时开始,整个世界上所有人都觉醒了属于自己的系统。

    不知从何时开始,整个世界所有人都开始为了资源、为了变强而不断杀戮,不断掠夺。

    为了资源,可以夫妻反目,为了变强,可以父子成仇。

    道德沦丧,秩序滑坡,整个世界陷入一片黑暗与混乱之中。

    许是这般黑暗与混乱终于引起了苍天的注意,许是这般无休止的掠夺至天地间资源接近枯竭的行径终于引起了天道的不满。

    天地震怒,降下血脉诅咒。

    所有人的血脉里,都埋下了天地诅咒的种子。

    任何人,每消耗一份天地间的天材地宝灵丹灵石等资源,都会被打下天地的烙印。

    而这烙印,会在每一次大境界晋升时触动血脉间的诅咒,引发毁灭性的天劫。

    消耗的资源越多,掠夺的资源越多,这天劫的威力就越强。

    渡不过天劫,就身死魂灭于天劫之下,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

    渡过了天劫,则体内的天地烙印被消耗一空,随着对资源的继续消耗,而再次累积印记,直到下一次天劫的降临。

    在这般情况下,一开始许多不知情的修士因大量消耗资源快速提升修为而倒在天劫之下。

    随着一个又一个的修士倒下,天地诅咒的存在终于被摆在了世人的眼前。

    一开始,许多修士耗费了无数的心力,尝试了无数种办法,都没能解决这埋在血脉中的天地诅咒。

    最终,在天地降下诅咒的干预下,在死亡的威胁下。

    因系统的存在而疯狂的众生终于恢复了清醒。

    再也无法不计后果的疯狂砸资源以快速提升修为,想要不在境界突破时倒在天劫之下,就必须控制着每一个境界砸进去的资源数量。

    这般的限制下,这般的束缚下,修士们对于资源的需求开始急剧减少。

    没有了对资源的无尽需求,没有了对资源疯狂掠夺的必要,修士之间的杀戮,也渐渐减少了起来。

    又经过亿万载岁月的发展,天地间的资源再一次充盈了起来。

    修士之间,也再次建立起了文明的社会体系。

    而因为再也无法无休止的消耗资源提升自身。

    系统本身的好坏——同等难度下任务奖励的高低,同样时间下依靠自己修行能获得的经验多少,也取代了天资,成了判断一个人未来成就的首要标准。

    到如今,不知多少亿万年的时间过去。

    系统的存在,也成了每个人都早已经习惯了的生活中的一部分。

    到如今,每个人都会觉醒一个属于自己的系统。

    大部分是一生下来系统就与生俱来。

    少部分出生时没有系统的,也都会在出生的几年之后渐渐觉醒。

    目前已知的,觉醒系统的最晚时间,是在出生后的十六年内。

    超出了十六年而未曾觉醒系统,理论上也就不会再觉醒系统了。

    当然,这种情况却从来没有出现过。

    苏寒......可以说是这天地间自系统普及至今的第一个。

    “唉~”

    想到自己的伤心事。

    想到自己堂堂穿越者,背井离乡在另一个陌生的世界里厮混了十六年,非但没有特殊的自带金手指,竟然连这个世界的制式标配挂件都没有。

    苏寒忍不住再次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

    楼梯上,正在下楼的巧儿和那小太监听到身后的声音,不约而同的停下脚步,回头看向苏寒。

    词?

    王爷又作词了!

    这次是一首悲伤的词?

    这次是一首写愁绪的词?

    这就是王爷此时此刻的心情吗?

    问君能有几多愁?

    问君能有几多愁!

    巧儿一双好看的眼睛紧盯在苏寒的身上,在生日宴上,在自己的成年礼上都这般郁郁寡欢。

    您到底因何而愁?

    您到底有多愁?

    心中想着,知道王爷口中的下一句诗文就会是答案。

    巧儿的心中,不禁紧张的期待了起来。

    在巧儿的期待中,在巧儿的等待中。

    只见倚楼的苏寒轻轻摇了摇头,颇为感慨念道,“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

    “噗!”

    这转折来的太快,巧儿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那小太监更甚,被这突如其来的骚闪了一下腰,脚下一个不稳,‘咕噜噜’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唉。”

    听到了下面的动静,往下看了一眼,苏寒再一次忍不住摇头叹了口气。

    笑?

    你们懂什么?

    你们知道什么?

    你们什么都不懂!

    你们......

    正想着,正感慨着。

    耳边,突然响起一个让苏寒心花怒放的声音。

    “宿主你好,我是你的系统。”

    这声音一起,苏寒的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儿中,差点没从嘴里给蹦出来。

    系统?

    我的系统?

    我没听错吧?

    真是我的系统来了?

    就说嘛!

    就说明明全世界所有人都有系统,怎么可能就哥们儿自己是那独一份的蝎子粑粑?

    果然......

    看看,虽然是千呼万唤始出来,但系统这不最终还是来了吗?

    系统也许会迟到,但系统从不会缺席!

    正想着,正因突如其来的惊喜而不知该怎么美呢。

    那声音紧接着就再一次在苏寒耳边响起。

    “万分抱歉的和您说一句,在跨越无尽距离去和您会和的途中,我......迷路了。”

    苏寒:“......”

    迷、迷路了?

    系统,你认真的?

    你堂堂系统,还会迷路?

    “您可能觉得不可置信,您可能暂时无法接受,但这就是事实。

    因为出厂时没有安装导航系统,迷路了之后的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

    短时间内,自然也就无法去与您会和。

    所以,既然短时间内无法会和,我考虑许久之后,决定就不去找您会和了。”

    苏寒:“......”

    因短时间内无法会和,所以就不来和我会和了?

    这特么的是个什么逻辑?

    这和出现了问题,如果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出了问题的人,应该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逻辑吧?

    这......

    “经过了长达一秒钟的深思熟虑,我做出了这一决定。

    于是燃烧了与您之间最后的关联契机,对您做出了这番远程通知。

    从此之后,无尽世界之间,我再无法感应到您的存在,自然也就无法再跨越时空的距离去寻找您。

    因此,我决定就在现在这个世界寻一个新宿主,结成新的人生伴侣。

    至于与您之间的缘分,也将到此为止。

    对于系统的迷路对您的生活造成的不便和困扰,系统再次表达万分的歉意。

    江湖路远,宿主您好,宿主再见!”

    苏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