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豪门天价前妻 > 第2865章 最终章+卷后语
    石墨晨一边往卧室外走,一边给石少钦打了电话。

    “石头,笙笙在不在你那里?”

    “吃完饭就回去了,没有离开月牙湖范围。”

    石少钦听出石墨晨语气里的着急,示意卡尼查了下。

    很快,卡尼回复:“笙小姐回去后没出来,应该在屋内。”

    石墨晨挂了电话,开始找……可哪里都没有!最后,他视线落在了自己卧室……带着复杂又期待,又觉得不可能的心思,石墨晨上前,轻轻推开卧室的门……就见,唐笙穿着长款睡裙,睡在他床上。

    一旁,还有因为朦胧间睡着,而滑落在一旁的书……柔和的灯光下,唐笙头发有点儿凌乱的铺撒在床上。

    一直被病毒折腾的没有什么光彩的脸,因为最近病毒没有发作,加上心情和饮食方面的慢慢改善,明显的,圆润了不少的同时,也笼罩了一层光彩。

    石墨晨没有动,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睡得很安静的唐笙,渐渐地,失了神。

    她说……等他!然后,出现在这里……石墨晨嘴角浅浅上扬,那丝很淡,却透着温柔而开心的笑,不过瞬间,就在俊脸上蔓延开来,直达眼底深处。

    真好!一切……都很好。

    石墨晨抬步上前,最后,在床边儿停下脚步。

    视线微垂,落在了衬衣上。

    她……给他买的吗?

    !石墨晨没有去想是简沫或者顾熙给他买的,当唐笙在这里,而这件衬衣也在这里时,他甚至不需要考虑,就知道,这是她给他买的。

    嘴角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

    附身拿起衬衣,那满眼的温柔和欢喜,却是怎么也掩藏不住了。

    他是xk的话事人,从开始训练到接管,早已经慢慢变得冷血而情绪内敛。

    他更是经历过死亡线的人……可这一刻,手里拿着衬衣,他却雀跃的好似几岁时候,和石头一起的日子。

    一起种向日葵,一起晾晒,一起出海捕捞……那种,独属于小孩,没有杂念的满足感。

    “嗯”的一声轻声传来,唐笙微微翻动了下身子,眼皮微动,缓缓睁开了眼睛……石墨晨看了过去,浅笑的附身,“虽然屋内恒温,但也不知道盖着被子吗?”

    唐笙睡眼惺忪,看着眼前的俊脸,还有石墨晨因为靠近而传出的气息,渐渐清醒。

    “本来看书……可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唐笙实话实说。

    其实,她很久没有很好入睡了。

    有时候石墨晨出去,很晚回来,来她屋子看一眼她是知道的。

    但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躺在这个床上,看了没几页书,就困得不行……也不知道是今天逛街逛的太累,还是因为心中有了期盼,在有他气息的床上,格外容易入睡。

    石墨晨抬手,轻柔的将唐笙散落在脸颊上的头发捋到耳后,“抱歉,回来晚了。”

    唐笙轻轻摇摇头,静静地看着石墨晨,脑海里,全是下午的时候,乔雨他们说的话。

    从再次见到他已经快一个月了,可她没有发现他任何异样。

    一如往常的俊逸,淡然,云淡风轻中隐匿着傲然霸气。

    上千鞭笞,几次病危……她不敢想象。

    一想,心脏就绞痛的让她窒息。

    “怎么了,嗯?

    是哪里不舒服吗?”

    石墨晨看着唐笙的神情微微拧眉,眼底有着担忧。

    唐笙急忙摇头,“没有……”“真的?”

    石墨晨不确定的问道。

    毕竟唐笙身上还有着ur病毒,虽然说最近因为他替代了血罐子,她病毒已经没有发作了。

    可就算小炔说的再保证,但他的担忧并没有完全放下。

    “真的。”

    唐笙起身,静静看着石墨晨,然后,就在他反应不过来下,抱住了他。

    石墨晨的身体变得僵硬,渐渐地,又变得柔软,脸上染了笑,也抱住了唐笙。

    她……又开始接受他了吗?

    笙笙,带你来洛城,我动用了身边所有的人,来慢慢解开你的心结……我这是,往成功的方向走吗?

    石墨晨眼底深处,满是温柔下的感动。

    他不是一个君子。

    从他嘴里告诉笙笙那些他做的事情,效果不会很好,更像是在狡辩和为自己开脱。

    所以,他来洛城。

    不管是石头,还是父母,甚至颜颜他们……他从来不说什么,可他就是能确定,他们懂他带笙笙回来的目的!也确实,所有人,都在有意无意的,当着助攻。

    这,就是家人。

    他也希望,能给笙笙去享受的家人和亲情。

    她缺什么,他给什么……在没有了一切束缚的时候,她想要的,只要他能给,他都会倾尽所有。

    就算不能给,他也会想尽办法,创造一切条件的来给她。

    前面的人生,她过的有多辛苦,以后的人生,他就会给她几倍的“补偿”。

    只因为,这个女人在澳海市的时候,捡走了他最为珍惜的那颗石头……也捡走了他的心。

    许是一切气氛太好,石墨晨放开唐笙,目光火热的凝视了她几秒后,唇,落在了她的唇上。

    几乎没有什么温柔,只是瞬间的接触,他就狠狠的吻上了她的唇舌,好似要将她吞噬到自己的身体里一般。

    唐笙这几个月来,压抑的一切情感和思绪,瞬间因为这个吻而爆发出来。

    她甚至什么都没有去想,就本能驱使下,也同样渴求的回应着石墨晨……气氛因为炙热而美好。

    可就在好似要发生什么,一切都应该继续的时候,石墨晨突然停下动作……粗重的气息,冒着火焰的眼神,一切都彰显着石墨晨此刻隐忍在极限。

    唐笙呡了呡嘴角,刚刚想要主动一点儿,就见石墨晨已然手撑在她身体两边抬起身。

    “很晚了,我抱你回去睡觉。”

    石墨晨声音暗哑的厉害。

    “……”唐笙脑袋空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

    石墨晨附身就抱起唐笙,去了她的卧室。

    直到一句“晚安”,然后卧室门被关上,唐笙都没反应过来。

    什么情况?

    !明明他已经有渴求的强烈迹象,怎么就突然停了?

    这就算了,她还被送回来自己睡?

    !唐笙拧了拧眉,呆滞的眨巴了下眼睛,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突然……唐笙好似反应过来什么,一把掀开被子,光着脚就往卧室外走。

    她又去了石墨晨卧室,听到浴室里传来花洒的声音。

    唐笙站在那里没动,踟蹰着什么,又害怕着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唐笙才抬了脚步上前,轻轻的,打开浴室的门……瞳孔,瞬间扩大!琉璃台上,放着石墨晨刚刚脱下的衣服,湿漉漉的。

    显然,刚刚他进来都没脱衣服就在冲澡。

    浴室门突然被打开,石墨晨也是措手不及,急忙想要转身,已经来不及……唐笙的眼眶,瞬间红了。

    眼泪就和打开的花洒一样,哗哗哗的流着。

    他刚刚忍住了,是因为不想她看到他身上的伤痕。

    那种错综交杂,大多已经掉痂呈现粉红色的肉,还有一部分没有掉痂的后背,看的人触目惊心。

    “笙笙……”石墨晨微微拧眉,上前,擦拭着唐笙的眼泪。

    可是,越擦,唐笙的泪流的越加汹涌。

    那是怎样的惩罚啊?

    !就因为他想要动龙岛的事情,就因为她……她还一直怪他,怨他,明明可以帮她,却一直冷眼旁观。

    自责下的痛苦让唐笙哑然的张着嘴哭着,那种好似,一口气如果接不上,就能晕厥过去一样。

    “笙笙……”石墨晨心疼的揽住唐笙,紧紧的抱着她,“一切都过去了。”

    短短一句话,包含了太多太多。

    不仅仅是她痛苦的过去,也有他身体所承受的。

    “呜呜呜……”唐笙放声大哭了起来。

    这一刻,有心疼,也有从爸爸死后,再到最近几个月的绝望下所有堆积情绪下的爆发。

    夜,在这一刻虽然有着痛苦,却更多的,是敞开心扉下,美好的开端。

    唐笙,一遍遍吻着石墨晨背后的伤,好似膜拜,更是抚慰……她的痛,他的痛,如果只是为了以后彼此更好的在一起,那么这一刻,她释然了。

    墨晨,谢谢你……让我的人生,遇见了你。

    在一次次的绝望和孤独中,能有幸,被你遇见。

    月色朦胧,却染了一层属于春天的光华。

    当二人就这样水到渠成的交融到了一起,彼此知道……再也没有什么,能分开他们了…………一年后。

    “封少!”

    罗帆拿着一个快递进来。

    封景遇拿过,拆开,看着里面的东西,一瞬间,脸色瞬息万变。

    罗帆表情有些丰富的暗暗叹了声,没说什么?

    !一年的时间,枫叶这边终于又走上正轨,可却因为各方面原因,不但没有讨到好,还让鬼杀那个组织做大做强了。

    没有人知道鬼杀的幕后人是谁,只知道,鬼杀有四个堂主,各个都是不好惹的主。

    如果说,xk是世界上最大的情报组织,那么,鬼杀如今就是世界上能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出现在你背后,解决掉你,给你留下一张黑色底,红色流血的杀字牌。

    也因为枫叶的前后被围,最终,唐家可以说是彻底覆灭……曾经龙岛领军的四大家族之首的唐家,最终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里。

    而龙家,也终于在龙岛,有了经济权利。

    一岛首脑的龙家,也终于结束了在龙岛因为没有经济产业,而处处被掣肘的窘境。

    这到底是唐家人自己“成全”了自己,还是唐笙“成全”了龙家……一切,仿佛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不管当初多大的事件,在时间的推移下,也只不过是事后让人拿出来当故事一样的谈资。

    除了一些感叹和嘘唏,再也留不下什么?

    !“这届金龙奖最佳女演员时光再次入围,同时时光还入围了最佳导演和最佳编剧的提名……”龙岛各处电子媒体上,全是关于龙岛晚上金龙奖颁奖礼的相关报道。

    无疑,实力与美貌、流量并存的时光,再次成为了热搜人物。

    这一年,时光独立创作了剧本,也第一次尝试自导自演……让人们再次见识了老天爷赏饭吃,是多么让人羡慕不来的一件事情。

    不管最后她能不能拿到奖,光是提名,就已经肯定了她的天赋和能力。

    “时光姐,晚上你要穿哪件礼服?”

    造型师问道。

    时光的流量和气质,国际上很多大牌都有合作,每次出席活动,很多明星借不到的高定,她可以说都是随便挑。

    时光托着腮,声音有点儿闷闷的,“我还没选定……”造型师要哭了。

    “时光姐,晚上就要颁奖礼了,你再不选,我怕造型来不及……”时光一脸愁苦的也看向了造型师,眨巴了下眼睛。

    “……”造型师嘴角轻抽,苦着脸,“时光姐,御姐卖萌是可耻的行为!”

    时光再次眨巴眼睛。

    造型师嘴角再抽,觉得特么的遇到脾气太好的大咖,也是一件心塞的事情。

    因为你没办法发脾气啊!“时光……”莉娜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一个很大的手提袋,“有人送了礼服过来。”

    “又哪家啊?

    !”

    时光悻悻然。

    造型师和莉娜纷纷抽了嘴角。

    时光这高定随便挑,一脸不在乎的样子,要是落在大多数明星眼里,估计是要被眼神杀死的那种。

    “看看呗。”

    莉娜将盒子拿出,打开。

    是一件酒红色礼服,旁边还有一个很大的首饰盒。

    “这家用心啊,连首饰都搭了……”莉娜说着,将一个漂亮的信笺递给时光,自己去开了首饰盒,“我天,这手笔。”

    “哦,天!”

    造型师也是瞪大了眼睛,“天使之翼……这只有皇家现在才能拿到的限定款吧?

    !”

    天使之翼是龙帝国旗下珠宝公司刚刚出的秀场款,全世界多少活动明星想要借,但都借不到。

    如果出现在今晚颁奖礼时,时光身上,时尚界的地位,她会直接又提升一个档次。

    时光在造型师感叹出声的时候,已经展开了卡片。

    精心挑选,最红的心,最纯的情!楚恒时光鼻子,瞬间就酸了。

    那种期待下,被瞬间感动的心,一下子让她悸动的无法言语。

    红色的礼服,天使之翼系列珠宝……时光死劲的忍着波涛汹涌的情绪,仰头,深呼吸了好几下,才拿过手机,发了信息。

    时光:你什么意思?

    龙楚恒:最初的陪伴,不仅仅有笙笙……龙楚恒:时光,还有你!时光看着龙楚恒先后的两条信息,笑了,再次,眼眶也红了。

    时光没有再回复,而是给唐笙发了信息。

    时光:花生,人生旅途,晴天有你,风雨有我……真好!唐笙坐在向日葵和海里,看着时光的信息,眼底,渐渐弥漫了笑。

    唐笙:时光长河里,晴天有你,风雨有我。

    偏头,唐笙看向窗外……春天的阳光格外的好,万物复苏,处处透着希望的味道。

    她来洛城一年了。

    从开始面对死亡的坦然,再到每一天都在期待阳光的升起,月色的朦胧……竟然已经一年了。

    上个月,她体内的ur病毒终于解了。

    虽然,承受了很大的痛苦。

    可是,相比于墨晨背后那一直存在的鞭笞印记,她觉得,那些痛比不上她看到他身上伤痕时候的痛。

    这是个有爱的城市。

    亲情、友情……还有,爱情!唐笙不由自主的,手摸上了手腕上,在那夜后,又被她带上的手链……过了会儿,唐笙回神,垂眸再次看向手机,就见顾熙发了消息。

    颜颜:笙笙姐,下午一起看电影去?

    唐笙笑着回复:怎么不拉着你的禁欲系男神去?

    颜颜发了个郁闷的表情:他让咱妈拉去打模了!!!唐笙嘴角的笑容加深,对于颜颜不知道什么时候和她提到沫阿姨时,都变成咱妈一事,很暖,接受的也是那样坦然。

    唐笙:ok!颜颜:我订下午四点半的票,中午我们一起去吃串串,然后逛一会儿,正好看电影。

    唐笙没意见:嗯,好!颜颜发了个叉腰笑的表情:我这会儿从学校过去,我们华西百货见。

    唐笙:我正好在向日葵和海,过去的时候带奶茶。

    颜颜:nice唐笙起身走去操作间,“钦叔叔,颜颜约了我下午看电影,中午一起吃饭。”

    “好!”

    石少钦浅笑点头,“要我送你过去吗?”

    “不了,我搭地铁方便。”

    石少钦也没有勉强,“看完电影就和颜颜一起回月牙湖吃饭吧,我等下让卿卿准备一些菜品,晚上烧烤。”

    “好呢!”

    唐笙开心的点点头。

    一年的时间,她早已经将钦叔叔、沫阿姨,还有总和钦叔叔生气的辰叔叔……当成了家人。

    虽然,没有正式形式上的认定,可不管是长辈、同辈,还是她自己,都已经认定了,她就是石墨晨未来人生的另一半。

    唐笙带了自己爱喝的和顾熙爱喝的奶茶,搭地铁直接去了华西百货。

    和顾熙碰头后,二人就去了饮食楼层,找了家砂锅串串。

    女孩子在一起,奶茶串串,简直是最好的标配。

    “二哥还没回来吗?”

    顾熙调制了一个看上去就让人吞口水,放很多辣椒的料碟。

    “说是就这一两天……”唐笙现在跟着顾熙后面,也比较重口味了。

    “嘿嘿,笙笙姐,你在洛城真是太好了,总能看到二哥,还多一个人疼我。”

    顾熙一脸讨好的笑眯眯的,“你都不知道,顾总和大沫心里多开心!”

    “我也很开心啊,这里有你们。”

    唐笙说的很轻松、自然。

    顾熙开心的晃动了下身体,一边下串,一边聊着。

    ……月牙湖。

    “教授,这样搭可以吗?”

    肖时回头问简沫。

    简沫看了看搭起来的场景,“ok,没问题。”

    说着她示意,“先吃饭吧,等下弄。”

    “嗯,好!”

    肖时浅笑点头,放下工具回屋吃饭。

    “肖时啊,你和颜颜什么时候确定关系啊?

    !”

    噗……咳咳!肖时刚刚塞进嘴里的饭,因为简沫突然的话,如果不是手唔的快,差点儿很没礼貌的给喷出来。

    简沫急忙抽纸递给他,“我这话,很恐怖?

    !”

    一向淡定从容又高冷禁欲的洛大建筑系男神肖时,局促又忐忑的看着简沫。

    果然,顾熙是简教授的女儿……想他破功,一句话就能搞定。

    “别紧张别紧张,紧张什么?”

    简沫笑眯眯的说道,“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说对吧?

    !”

    肖时不但没有不紧张,反而更紧张了。

    “你和颜颜这地下情搞的也不是那么隐蔽,你说我都替你着急。”

    简沫倒了杯水给肖时。

    “谢谢教授!”

    肖时接过。

    “不用谢,赶紧放到台面上来。”

    “……”肖时拿着杯子的手颤了下。

    他是谢教授倒的水来着……“你看啊,今天是家庭活动,我为什么叫你一起来?”

    简沫很是苦口婆心,“意思是什么,你这么聪明的孩子,也就不需要我明说了吧?

    !”

    肖时对上简沫的视线,过了会儿,垂眸笑了下后又抬起,视线变得也没有刚刚局促,透着坚定,“我会努力的。”

    “恩恩,”简沫欣慰的点点头,“既然决定了,你就要有心理准备,我家有一个恋女情结很严重的男人,你得抗压!”

    “是……顾总吗?”

    肖时其实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毕竟,去年在学校时,他可是无意间听到顾熙他们游戏时,她给顾北辰电话说到找男朋友会有什么反应的。

    简沫点头,“没事,我和你统一战线!”

    肖时浅笑,“谢谢教……谢谢阿姨。”

    “孺子可教!”

    简沫对肖时改了称呼,很是满意。

    小伙子上道啊!果然,和聪明人交流,很轻松。

    ……顾熙和唐笙看完电影出来,已经是六点了。

    “钦叔叔发信息说让卡尼叔叔来接我们了,在停车场。”

    顾熙一边回复信息一边说道。

    月牙湖那边属于私人区域,除了石少钦开发的那一些,基本就是原生态。

    不过,去年由于种了不少菜和向日葵,这边可以说是很多洛城人,羡慕向往的地方。

    很多人想来打卡,可惜,都会被人“劝阻”的离开……因为网上也不会留下什么图片,到底还算是清净。

    当然了,也因为此,交通出行上,主要是私家车。

    “卡尼叔叔,都准备好了吗?”

    一上车,顾熙就问道。

    “必须的,就等你们了。”

    卡尼笑着回答。

    “真期待啊!”

    顾熙一脸幸福的笑。

    卡尼也是笑笑,挑眉点点头。

    唐笙对二人对话没什么太多想法,只以为顾熙问的是钦叔叔准备烧烤准备好了没有?

    !一路上,唐笙和顾熙在聊着电影情节,说着又说到晚上金龙奖的颁奖典礼。

    “我们学校好多人喜欢时光……”顾熙说道,“哎呀,要是他们知道,时光是我笙笙姐最好的闺蜜,估计能酸死!”

    唐笙微微挑眉,想象了下那种画面,也是很认同的点点头。

    二人就这样一路聊着,偶尔还要卡尼也进来参与一下……等到了月牙湖,已经入夜。

    “咦,今天不在外面烧烤,在家里吗?”

    唐笙看了眼户外没有架起夜灯什么的,疑惑了句。

    唐笙下车,完全没有注意到顾熙眼神里有着什么?

    !而就在唐笙下车的那一刻……突然,除了原本一如往常,几栋屋子的灯火和远处小径和草坪上的夜灯外,突然顺着她下车的地方,开始亮起了星星灯。

    唐笙疑惑的看着地上,星星灯上,铺就了一层层的花瓣……不是玫瑰花瓣,是金黄色的向日葵花瓣。

    洛城是春天,今年的向日葵种子才种下,可此刻,满地的向日葵花瓣,好似瞬间让她进入了一个童话世界……唐笙抬眸,下意识的,踏着向日葵花瓣,往前走去……随着她的脚步,地上的星星灯随着她一节节的亮起,梦幻的不像话。

    卡尼站在原地没有动,顾熙双手阖起放在胸前,“呜呜呜,二哥真是太会了……”卡尼笑了起来,“是xk封印了star!”

    唉,想想star小时候多鬼灵精啊?

    !“哥们儿,是不是贼有压力?”

    厉岩炔说着的同时,胳膊搭在了肖时肩膀上,小声说道,“颜颜可是见证了我姐和我姐夫,还有晨哥和唐笙求婚场面的……”厉岩炔看着肖时,想从他脸上看到压力。

    肖时神情没有太多变化,睨向厉岩炔,“我不和单身人士讨论这个问题。”

    说着,很是高冷的拿掉厉岩炔搭在他肩膀上的胳膊。

    “……”厉岩炔嘴角抽了下,当即呲牙咧嘴的唾了下,“淦!”

    陈堇就在一旁,听到了全程,很是鄙夷的看着厉岩炔,“白痴!”

    “店小二,小心我让你几天拿不起鼓棒啊!”

    厉岩炔威胁。

    “呵!”

    陈堇又是一个大白眼,表达了“白痴”的意思,然后看向厉岩炤,“真庆幸我们两个没和他一个细胞。”

    “……”厉岩炔瘪了嘴。

    他觉得自己被内涵了!阿六倚靠在廊柱上,视线落在前方缓缓去石墨晨的唐笙,暗暗叹了声……虽然他依旧不待见唐笙,不过,这一年,也有慢慢改观。

    毕竟,美好的东西,总会让人会舒服。

    小鬼嘴里含着棒棒糖,“哎呀,弄的我都想谈恋爱了。”

    乔雨冷漠的扫了她一眼,视线再次落在石墨晨和唐笙身上……唐笙一路踏着花瓣和星星灯上前,视线里,那个俊美无双的男人嘴角含着笑,手里拿着一束太阳花在那里,等着她慢慢靠近。

    炫彩的灯光亮起,原本隐匿在暗处的大家,还有那临时搭建,造型充满着梦幻又温馨的临时建筑,映入眼底。

    唐笙停了脚步,视线慢慢移动的看着周遭的一切……眼眶,渐渐红润了起来。

    石墨晨拿着花束,上前。

    唐笙视线含泪的看向他……心里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却期待的心情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多。

    石墨晨将手里的太阳花递给唐笙,“笙笙,曾经要带你去看的那片向日葵花田,一直没有机会去……所以,我把它们都带来了。”

    唐笙轻轻吸吸鼻子,看着脚下铺就的金黄色花瓣。

    “向日葵代表着阳光、希望还有爱慕……”石墨晨说着,单膝跪地,打开首饰盒,里面有一个镶嵌了金黄色,看着好似钻石的戒指,。

    没有过多的言语,石墨晨用这里所有的装饰来告诉唐笙。

    以后,她不仅仅有爱人,还有家人。

    从澳海市的相遇到相爱,从相隔下的误会,到一点一滴的渗入她的心,石墨晨知道,两年的时间,他们不管是痛苦还是甜蜜,都已经认定彼此。

    “还记得我曾经说过,希望有一天,你能用我送你的手链,来和我换另一样东西吗?”

    泪,滑落眼眶,却是甜蜜的。

    唐笙点点头,“我当时就有想过,是不是戒指……”石墨晨笑了,“笙笙,这不仅仅是一枚戒指。”

    唐笙没有说话,等待着石墨晨继续的言语。

    “这叫k魂,独属于xk的……当你戴上它的那一瞬间,从此,xk在的地方,你都会被守护。”

    “k魂只有xk上层不多的人永远,也只能送出一枚……”石墨晨微微停顿,视线凝视着唐笙,“我想给你独一无二的守护和爱恋……笙笙,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唐笙的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死劲往外涌,她哽咽的点着头“嗯”着,然后,笑了。

    石墨晨也笑了起来,拿出镶嵌了k魂的戒指,托着唐笙的手,戴在了她的无名指上……石墨晨抬手轻轻擦拭着唐笙脸上的泪痕,“以后,都不会让你落泪了。”

    “我这是在排毒……”唐笙笑着说道,声音有几分哽咽。

    “嗯,排毒,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石墨晨浅笑,满眼宠溺。

    唐笙吸吸鼻子,“石墨晨,我爱你……”话落,她轻轻抓住了石墨晨腰间衣服,踮起脚尖,没有去想附近有多少观众,唇,落在了他的唇上……她要的幸福,其实一直都很简单。

    有家人、有爱人、有朋友!而这一刻,她因为这个男人,全部得到了……石墨晨,我爱你!如向日葵追着阳。

    石墨晨,我爱你……如星辰投射在大海!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