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市井贵女 > 卷四:完满人生 齐浩正番外(三)
    方家是真正的书香世家,现在的当家人方兴有是主管翰林院的大学士,方兴有为人为官都还不坏,只是性格古板,且耳根子软,这样的人一旦被误导,有时真真是很可恨,且难以拧转回来。

    方兴有也不是之徒,除了原配嫡妻杨氏之外,只有两年半前被扶正为妻的贵妾李氏和另一个早年由通房丫鬟抬起来的妾室。

    现今的当家主母方李氏嫁进方家还有一段故事,一次方兴有回老家参加族里的祭祀,回京途中遭流民冲击抢劫,摔下山坡,被路过的一个小商户,也就是李氏的父亲救了。

    好在被冲散的常随和马车夫第二日就很快找来了,且在找寻方兴有的过程中正好遇上一个办完差回京的官员,也是方家的世交。身无分文、且一只腿摔骨折了的方兴有才得以蹭了人家的马车顺利回京,谢绝了李家留下他养伤的好意。

    回京后,方家自然安排了管事带着丰厚的礼物去李家表示感谢,回来的时候却带回一个消息,因为照顾了方兴有一整晚上,李家姑娘被退亲,两次欲寻短见,幸好都正好被她嫂子救下。

    方兴有闻讯无比愧疚,当即向方老夫人和杨氏表示要纳李氏为贵妾,方兴有成亲六年了,只有一个丫鬟抬起来的妾,现在为报答救命之恩要纳因为他损了名声的恩人之女为贵妾,杨氏哪好反对?

    就这样,不仅李氏进了方家为贵妾,李氏的父亲和兄嫂也进了京,方家将一个铺面送给了李家,李氏的大侄儿也在方兴有的帮助下进了京都学堂读书。

    李氏进了方家后,一开始倒是还算本分,对杨氏也很尊重。可是在生下一儿两女后心就慢慢变大,尤其在杨氏缠绵于病榻,她代为打理中馈后,更是弄出了不少事。不过,人家握得住方兴有的“原则”和思路,在丈夫面前总能保持谦恭贤良的形象。所以在杨氏病逝后,虽然方老夫人不赞成,李氏还是在方兴有的坚持下被扶正为当家主母。

    好在杨氏病重时,方老夫人坚持让嫡长孙方昊按早先定下的时间成亲了那时方兴有本是极力主张推迟婚期的,说是不想方家背上让儿媳妇冲喜的不仁义的名声,杨氏一过世,方老夫人就将杨氏留给女儿方怡的嫁妆都交给长孙媳妇邓氏管理,方兴有反对无效,也不敢真的忤逆老母亲才作罢了。

    邓家是方家的世交,邓氏与方昊算是青梅竹马,对方怡也一向像亲妹妹似的,关系特别好。

    方怡被退亲后,方老夫人也怀疑过是李氏捣的鬼,不过没有证据,再想想不管有没有人作祟,那样容易悔亲的人家退了也罢,没得嫁了之后才悔之晚矣。杨氏的七七之后,方老夫人就带着方怡去了老家的庄子上,并丢下一句话,方怡的亲事没有她点头不作数。

    三年孝期过后,自身有才华有能力的方昊在岳家的帮助下,回到了户部当差,而不是如他父亲方兴有所劝的“京里门道复杂,出去锻炼几年再想办法回京也不错”。他也想出去历练,但一来要选择能发挥所长的地方,总不能像他父亲那样怕丢面子、不想托关系就任由吏部安排;二来也要在嫡亲妹妹的亲事定下之后。

    方昊不放心将方怡的亲事交给父亲和李氏,而祖母年事已高,且不喜李氏,现在在二叔那里又生活得很好,他也不忍心让祖母再千里迢迢回京不是?所以,在雍亲王世子齐浩正给了那么好的机会之后,他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放弃,为此差点被父亲赶出家门,被骂作“贪图安逸,不忠不孝”。

    巧的是,书瑶在一次宴会上偶然听到邓氏同她堂姐正在说方昊放弃良机的原因,感慨其护妹之心,直接就联想到了自己兄妹三人一路走来的日子,对方昊、方怡兄妹多了一丝兴趣,想着日后,等方昊和邓氏为妹妹定下一门好亲后,她或许可以帮他同大伯哥齐浩正解释一下,争取一个机会。

    贤淑大气、爱护小姑的邓氏也合了书瑶的眼缘,一来二去之后书瑶很是听了不少方家的事,看到了方怡俏丽阳光的小像,还知道方怡是一位聪明乐观的姑娘,心思通透但不复杂,善良但不懦弱。

    不知怎么的,书瑶突然就想到:如果真是这样,这位方姑娘倒是很适合大伯哥呢。

    齐浩正的经历和智慧非同常人,能让他喜欢的女人想必一定要聪明通透,但太复杂、心眼多的反而会让他反感。

    很多年前,当齐浩正还是郁正然的时候,书瑶就觉得他给人阴郁深沉的感觉,好像心里沉淀了很多不为人知的东西。知道他的身世和成长经历后,她却不得不感慨齐浩正心态的强大,若是她自己有那样的经历,也不知道能不能坦然承受。

    所以,当雍亲王将为齐浩正“相媳妇”的事交给她后,书瑶首先想到的就是要为齐浩正找一位能给他带来简单和快乐心情的姑娘,或许不需要太高贵能干,或许不需要太漂亮,但一定要向阳光一样能给齐浩正带来温暖,能了解他、慢慢消除他曾经受到过的伤痛、让他感受到最贴心的温暖。

    夫妻心有灵犀,当齐浩宁看到明察暗探来的方怡的资料后也道:“这位方怡姑娘看起来倒是很适合大哥呢。”

    如同大部分的大家闺秀,方怡跟在祖母身边接受了最正统的教育,琴棋书画、女红样样精通。而与一般闺秀不同的是,她小小年纪就在母亲病床前尽孝多年,不声不响地避开了那个贵妾的软刀子,甚至重重地反击了一次,却能让那贵妾“打断牙齿和血吞”,愣是不敢让方兴有知道,甚至连在方兴有面前嚼舌根都不敢。因为虽然她会做戏,在方兴有面前保持贤惠善良的假面具,但人方怡不用戴面具耍阴谋,只少说话,一双眼睛坦然明亮,就让方兴有从来坚定地认为他的嫡长女像他,简单、赤诚坦然。

    方兴有这种性格,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先入为主,只要他认准的,就很难改变,对李氏是这样,对嫡长女方怡也是这样。

    在齐浩宁看来,太复杂的女子大哥不会喜欢,但太天真单纯的也不适合自家大哥,像方怡这样经了些事的刚刚好,二十岁的年纪也合适。而另外那几个人选,都只有十五六岁,能跟得上大哥的思想吗?没办法,除了方怡这种特殊情况,一般还未定亲的姑娘可不是至少也有十五六了?当然,齐浩正太优秀,又是皇上器重的雍亲王世子,一般女家不会嫌他大了八岁十岁。就是他们雍亲王府看上十三四岁的,人家也会觉得很合适。

    因为齐浩宁夫妻俩的共识,他自然而然地将方怡的小像和资料放在了最前面。据说方家也将方怡接回京了,巧的是,也是这两天到。邓氏答应过,方怡一回京,就带到福满园见书瑶,书瑶如果觉得确实不错,资料非虚,他们就会安排一个赏莲宴,当然,预选的五位姑娘都会在被邀请之列。

    让齐浩宁没想到的是,他大哥一看到方怡的小像和资料就愣住了,然后很自然地将其他人的资料放在一边,认真翻看方家的资料,甚至对着方怡的小像提起了唇角,眼神越来越明亮。

    这……也太“投眼缘”了吧?方怡虽然清丽明媚,但也非绝色,就是在选出的这五位姑娘中也不是最美的好吧?何况还只是一张小像,几页资料?呃,齐浩宁不由想到,如果他先前将另一位姑娘的资料放在最面上,大哥是否也会如此?呵呵,也不知道是这方怡本身同大哥有缘分,还是她运气太好了,资料被自己排在了最前面。

    ……

    两日后,从宫里回来的齐浩正经过花园,就听到欢快的笑声,他一下就分辨出来了,除了有圆儿和欢欢喜喜的咯咯笑,还有一个就是那熟悉的银铃般的笑声,都是一样那么干净纯真,就像蓝天白云、鲜花绿草,让人不由得轻松愉悦起来。

    齐浩正挥了挥手,身后的左庆左贺笑着对视了一眼,很“自觉”地消失了。他们可是得了内幕消息,今日方家大姑娘跟着兄嫂上门拜见雍亲王爷。

    齐浩正走近了去,不远处,一身淡蓝色锦裙的方怡正带着圆儿、欢欢喜喜玩影子游戏,灵巧柔荑变换着各种造型,由阳光投在影壁上,现出各种小动物,惹得三个小宝贝欢乐得不行。

    方怡脸上阳光般灿烂的笑容让她原本就端丽的相貌更添了三分明媚,特别有感染力,这不?齐浩正的笑容也正灿烂,这样的画面好美!

    齐浩正身后不远处的亭子里,雍亲王爷和郁先生也欣慰地哈哈大笑,一旁的齐浩宁和方昊赶忙连声咳嗽提醒,偷看可以,可不能让大哥准妹婿尴尬不是?

    可惜,齐浩正今日“功力大减”,愣是没有听到,只沉浸在他眼中温暖美丽的画面中……

    p.s.:齐浩正番外到此结束了。书文的番外、还有甄子柔的番外等我有时间了写完再一次放上来有兴趣的过一段时间再看哈。年前肯定会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