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我从天上来 > 第199章 疑云
    大唐国,长安城,繁华如锦,车水马龙。

    一人一狗,站在热闹的街头上,赵灵台有些恍惚之感,仿佛自己又回到了人间。见着这番景象,在一段时间内,竟是分辩不清身在何处。

    实在太像了。

    所不同的是,这座城池比人间任何一座都更加壮阔,更加繁华,放眼看去,摩肩接踵,人来人往。可以肯定的是,这些都是凡人,绝非修道之人。充其量,就是比人间的人要强壮一筹,气色更佳罢了。

    但凡人就是凡人,本质不变。

    在前一世,赵灵台飞升上来,主要活动的区域都在天庭,甚少出行。从某个程度上讲,其实他对于整个仙域的了解不多,很多地方都是陌生的。虽然他也知道天庭之外,有着凡俗世界,但并未真正认识过。

    这次“偷渡”上来,落脚的地点恰在长安城附近,倒是意外地见识到了仙域的凡俗。

    换句话说,这就是另一个人间。

    呼的,他吐出一口气,自嘲笑笑,随即举步,在街上好奇地东张西望起来。

    一番观察,得出不少东西。

    仙域的凡俗世界,和那人间,还是有着不少区别的,便是用来贸易买卖的钱财,都不是普通的金银,而是一种名为“贝币”的事物。那贝币上蕴涵着元气,可用来吸收,进行修炼。而来往的人,一个个大都身体底子不错,其中不乏根骨资质中上者当然,这个“中上”定义,是用人间的眼光标准来评定,套用到仙域来,自是不符合了。否则的话,这些人早就被发掘到仙门去,修道成仙去。

    这就是在仙域大环境下养出的人,一出生,呼吸之间,便比人间优胜许多。

    大环境如此。

    这也是人间修者所渴望飞升的根源所在,在人间,修道之路已断折,已枯竭,到了尽头,想要更进一步,只有飞升一条路子。

    “真是好地方呀……”

    赵灵台砸砸嘴唇。

    在街上,他这副东张西望的模样,却也没有引起任何关注。仙域偌大,各种奇人怪事层出不穷,凡俗中人早已司空见惯。莫说些行为怪异者,便是真正的仙人,纵横往来,他们也是见过不少的。相比之下,带着只狗儿的赵灵台入得城来,算得什么?不过是一滴水进入了海洋,丝毫波澜都没有。

    赵灵台觉得饿了。

    飞升上来,颇为耗费精神体力,虽然在那万神山上做了休息,也吃了野味,可徒步入城后,又觉得饿得慌。

    在这方天地,似乎很容易饿。

    可这个并非什么坏事,反而是好事,从某种程度上讲,代表着容易修炼。通俗地说,多吃的人,更容易长胖,两者是一个道理。

    饿了要吃东西,问题是赵灵台没钱,倒是犯了愁。

    一路来时,他想过很多,最主要的自是站住跟脚的问题。

    在人间之际,对于飞升上来后的状况早有了一番规划,首先是躲过飞仙台,不要被天庭的人发现,目前这一步进行得很顺利;然后便是立足发展的事情了。

    对此,他也有着详细的计划和憧憬。要知道,赵灵台不是孤身一人飞上来的,而是拖家带口,这在人间,可称得上是一个庞大的计划。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不外如是。

    对于林中流等人而言,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们的存在,又能给予赵灵台一定的臂助,更容易打开局面。

    自古以来,对于修仙得道的见解认识,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脱不开“寂寞”二字。不过“寂寞”不代表就是孤家寡人,独来独往。只得一个人的话,那叫散修,是没有前途的。有前途的路子,基本都是拉帮结派,背靠组织,这才能走得更远。

    这是一个早被证实为真理的条则。

    组织,往大方面说,可以是种族,小的方面说,便是家族。至于门派之流,更是层出不穷,都隶属组织范畴。

    蜀山剑派是个组织,可惜它碰上了天庭这个更大更强势的组织,从而被打压下去。

    很多时候,选择组织,就等于选择了人生的道路。

    赵灵台飞升上来,有着搭救剑祖的使命,也有着报仇雪恨的个人目标,但他要面对的,是天庭这个庞然大物。想要与之抗衡,就必须有所依仗,有组织支持。

    如果没有,那就只得自己弄出一个来。

    那注定是一条艰辛的路,道路漫漫,不见曙光。

    幸运的是,仙域有着大大小小的势力组织,他们和天庭并不对付,相互之间,一直在争斗不休。比如妖族,比如原住民,比如其他不愿接受天庭统治的仙人们……

    都说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这一部分,是赵灵台所能够借助的力量。

    另外,蜀山剑祖虽然失败了,被镇压了,但他并没有死。其作为能与仙帝分庭抗礼的存在,在仙域影响力绝对不小,有着大批的追随者,而今只是被打散了而已。一旦有人振臂高呼,将这些部众凝聚起来,便是一股强大的势力。

    赵灵台,乃是剑祖的关门弟子,他获得道宝传承,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是衣钵传承了。

    这个身份的份量,非同小可。

    当然,赵灵台不可能现在就跑出去,大声嚷嚷,表明身份。那样的话,他就等于自投罗网,送死去的。

    如今的形势,仙帝正在挥使大批天兵天将,追杀剑祖党羽呢。

    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赵灵台必须隐姓埋名,韬光隐晦,慢慢积攒力量,从而等待一个时机。

    这些前景规划的脉络,他很早就捋清了的。具体到如何实施,就得因地制宜了。

    如今,他已经安全落地,到了地方上。摆在他面前的,有着不少选择。而最明显的一条,就是占山为王。

    对,占山为王。

    听着很俗,但不管什么山门宗派,本质上皆是如此。要是用些有格调的言辞,那就是“开辟道场”。

    想要在仙域开辟道场,绝非易事。虽然说此方天地元气浓郁,很容易就能找到一处比人间仙门还要好的山头,问题是,这样的地方意义不大。

    天地不同了,环境不同了,要求自然也不同了。否则的话,辛辛苦苦飞升上来作甚?况且,想要对付天庭,按部就班地修炼发展,那得练到猴年马月去?

    几百年后?

    到了那时,黄瓜菜都凉了。

    因此,想要站稳跟脚,快速发展,还得寻一处适宜的地方。而那般地头,按照仙域的状况,十有**,也是有主了的。想取而代之,就得打。

    赵灵台倒不怕打,却也不想弄出偌大动静,以免惊动天庭,那就打草惊蛇,后患无穷了。

    思来想去,想要寻个恰当的突破口,就不好办了。

    他叹了口气,肚子咕咕作响:自身修为到底欠了火候,未达辟谷之境。

    赵灵台目前,也就人仙圆满,地仙未破。

    依照正常的程序,飞升上来后,得经过飞仙台。在那儿,除了被种下天条之外,还会被赐予一枚仙丹,斩去人气,脱胎换骨,跻身地仙。

    上一次,赵灵台就是这么经历的。天条是禁制,是枷锁,但那仙丹,却的确是好东西。至今为止,他也就吃过那么一回,现在想着,仍是心向往之,回味无穷。而今上来,绕过了这道程序,也就没有口福去吃仙丹了,想要真正成就地仙,得找地方闭关。不过这个,对于现在的赵灵台而言,亦非难事。

    算了,多想无益,还是解决肚子问题先。

    左顾右盼间,看到街边有一间店铺,门外挑起一杆旗幡,写着大大的“当”字,顿时心中一喜,走了过去。

    约莫一刻钟后,赵灵台走了出来,手里多了一口布袋,脸上则带着一抹苦笑。他进入当铺,当了两样从人间带上来的宝贝能被带上来的,自然不差。然而当出去后,他才发现,所谓“不差”,也就相对而言,原本在人间稀罕之物,无价之宝,到了仙域,就只能换得一袋子贝币而已。

    其实这袋贝币不算少,问题是,那在人间可是价值连城的东西。

    得,天地不同了,纠结这些,毫无参考意义。

    有了钱,有了底气,立刻寻了间装潢辉煌的大酒楼。

    赵灵台衣装简朴,不但不起眼,反而灰头灰脸的样子,不过酒楼上的小二,却并未因此而嘲笑鄙视什么的,满脸笑容,很是热情。

    这可是仙域,平常时候,多有神通广大的仙人乔装打扮,游戏红尘。

    由于用造化金钱屏蔽了气机,赵灵台看上去与凡人无异,不过既然他敢进店里,店小二就没有赶客的道理。这儿的规矩,点菜喝酒,得先给钱。

    赵灵台一口气点了五六样招牌菜,外加一坛好酒,就耗费了一笔不小的贝币,心疼不已。

    但等酒菜上桌后,闻着那热气腾腾的香味,以及感受到其中浓郁的元气,就觉得付出的价钱物有所值。

    这些食物,比起人间灵田种植出来的灵稻,以及捕获的灵兽等,要超出一筹,绝对属于上等食材。

    难怪卖那么贵。

    酒楼提供的东西,其实也有不少价格低廉的,可供选择。不过赵灵台此来,不但为了吃饭,还为了观察,就下了大本钱。

    一番风卷残云,大快朵颐,好不享受。

    酒楼人来人往,声音嘈杂,天南地北,高谈阔论,能够听到不少消息。吃这一顿饭,赵灵台就听到些感兴趣的消息,比如说,万神山上,某某山主出关了,要招收童子;比如说,某山主与人交恶,大打出手;还有关于大唐皇室的事,要召开水陆大会,选取国师云云……

    这些消息,任一放到人间去,都是了不得的大事。可在食客口中道出,却如同茶余饭后的谈资,说得津津有味,很是平常。

    赵灵台慢慢听着,对于这个大唐国又有了多一些的了解。

    仙域分四方天地,落脚的南瞻部洲正处于天庭管辖之下,为人族聚居之地。

    原本赵灵台打算,是想去妖族所在的东胜神洲的。他虽然为人族,可由于修炼了斩尸经的缘故,带着妖身,倒能在妖族中游刃有余。关键在于,飞升的落地大方向轮不到赵灵台左右,由于天庭的存在,人间飞升的人,就必须飞到南瞻部洲来,落到飞仙台上。赵灵台利用造化金钱,最后改变了轨迹,脱离了飞仙台,已经是所能做的极限了。

    据他所知,从南瞻部洲前往东胜神洲,路途遥遥,不知几千万里。

    所以,那就只能先在此地落脚了。

    南瞻部洲隶属天庭,等于在仙帝眼皮子下,不过也有句老话说,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赵灵台相信有着道宝遮掩,只要小心行事,就不会被发现。

    在进入长安城前,他的面目外形都有着不小的改变,并非是易容什么的,而是当修行到了一定境界,在外貌上动手脚,几乎是举手投足间的事。

    现在的他,从外表看来,就是一个憨厚的青年。

    整个南瞻部洲都归天庭管辖,上面数目众多的王国自也是如此。不过一般时候,天庭很少插手关涉凡俗中事,只高高在上,收割香火信仰。

    赵灵台好歹是在天庭做过事的仙人,虽然只是个看门的,但对于凡俗而言,也算是不同凡响的了,因而看人待物,自有不同的眼界视角。

    当听到那水陆大会,赵灵台心中一动,想到一个可能性。俗话说“大隐隐于市”,若是躲进大唐皇室内,似乎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转念一想,他就否决了。毕竟他现在可不是孤身一人,林中流等灵台弟子,而今虽然躲在道宝内,但不可能躲得长久,很快就得出来。这么多人,在皇宫是很难安置和解释的了。

    想来想去,还是得占山为王。

    那山,就在万神山上。

    他已经了解过了,此片山脉在偌大大唐国境中,都称得上首屈一指的地方,其中好几座山头,尤其元气浓郁,相当不错,如果能占得一座,开辟道场,就能成为根基。

    听那谈论间,就有人说起一事,说是从皇宫流传出来的消息,说有仙官昨晚夜观天象,发现星象异常,有外星逼宫,坠于万神山上……今日一早,便有侦骑出动,前往一探究竟了。

    赵灵台一听,便知道是自己闹出的动静,暗生警惕。

    仙域广袤,各种事件不胜枚举,这样的事,倒也时常发生,算不得什么。

    但赵灵台自家有事,担心会上达天听,被天庭联想到自己身上来,那就麻烦,故而行事谨慎,处处小心,没有留下手尾,并很快就离开万神山,进入到长安城来,借助这座雄城的万千人口来掩饰行踪。

    万神山还得回去,却不是现在,起码得三五天后,躲过这一波风头再说。

    赵灵台打定了主意。

    吃饱喝足,他起身离去,先去买了一身合身衣裳,转而便去找个客栈住宿,而为了减少关注点,妖身早被收了起来。

    时间忽忽而过,在房间打坐调息了一个多时辰,赵灵台精神奕奕,睁开眼时,已经是晚上,华灯初上了。

    他又觉得饿了,于是起身离开客栈,到外面觅食。

    天上人间,长安巨城,夜市开张,通宵达旦。用过晚膳后,见时候尚早,赵灵台不急着回客栈,听行人议论,得知那水陆大会举行的地方,附近就有一个分场,于是信步过去,要去瞧个热闹。

    大唐王国要选用国师,乃是国之盛事,吸引了无数修道之人的兴趣。

    在人间,有着为数不少的“奇人异士”,他们大道无望,就调转方向,在红尘打滚,享受荣华富贵。

    这个状况,到了仙域,同样适用,只是水平不可相提并论。

    赵灵台驻足看了一阵,便不禁心生感叹,见那上台比试的,短短几场,就有了三名人仙。这在人间,简直不敢想象。在这仙域,端是“人仙多如狗”了。相比之下,赵灵台竟没有多少优势可言除了得到剑祖传承,道宝于身。也许,斩尸经也是个优势,不过得在突破第二层之后。

    面对这热闹的局面,赵灵台心头油然感慨,真得要抓紧时间,突破境界才行,否则的话,别说碰上天庭,便是凡俗间的高手,也难以招架。

    “好!”

    台上斗法激烈,台下万民喝彩,这般情景,倒像是人间卖艺,弄个胸口碎大石般的套路,就赢得满堂彩般。

    赵灵台又是一声感叹,便在此时,心头一跳,觉得有人在暗中窥伺着自己,只是佯作无意地扫过去,并未发现异常。他想了想,不再停留,转身离开人群,往外走去。只是被人窥伺的感觉挥之不去,很不舒服,赵灵台感觉有冷汗流了下来。不过很快,他就冷静下来,变得镇定,慢慢走着,暗中留意,但始终没有发现端倪。

    等走出一条街道后,那如芒刺背的感觉忽而消失,不知所踪。

    赵灵台暗暗松了口气,心头疑云大起,不敢多做停留,赶紧返回客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