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我从天上来 > 第163章 飞升
    对于修者而言,飞升是一件神圣而庄严的事,不但重大,而且危险。在史料记载中,不乏飞升失败,最终灰飞烟灭的例子。以至于不少人仙,在欠缺把握的情况下,宁愿在人间停留,也不去飞升,其中便有昆仑的老人仙们。

    但很多事情,越是畏惧,越是失败。那些老人仙们,留着留着,都成了腊肉,连飞升的机会都没有了。苟延残喘一两百年,到头来,还是没有落个好下场。

    或者,这就是命。

    而今,赵灵台的飞升,早已是板上钉钉的事,谁都能意料到的了。但众人却么想到,从他口中道出“我们”二字,这就让人浮想联翩,很有想法了。

    难道说,飞升还能带人?

    简直闻所未闻。

    然而这样的事发生在赵灵台身上,却又显得合理起来。人家可就是从天上来的,那样的事,不一样不合理?

    问题在于,他会带上谁?又有谁有这个资格?

    众人面面相觑,纷纷猜想起来。

    最有可能的,当然是阿奴。

    这位忠心耿耿的弟子,最得赵灵台信任,这段日子,一直在追随赵灵台行走人间;况且,他本身也是人仙,虽然尚未能触发天劫,但硬件上,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资格。

    所以说,阿奴希望最大。

    此时,站在赵灵台身边的阿奴,也已露出了惊喜之色,怎么都隐藏不住。他也没有料到师尊会说“我们”,即使并未道出名字,可总归是希望所在。

    他本来还想着,等师尊飞升后,自己也要闭生死关,一心一意,务必飞升,从而追上师尊的步伐。

    其次江上寒也有机会,他也是人仙了。其实从剑道上,江上寒最像赵灵台。准确地说,像年轻时期的赵灵台。

    另外,还有谁?

    似乎那许君也有一定的希望,毕竟她一向颇得赵灵台的喜爱。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但很快就安静下来。

    这儿是大殿,赵灵台坐在上面。具体如何,他自然会说,下面的人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赵灵台目光一扫,满室皆静,他看向林中流,开口说道:“小流,你可愿意,与为师一道飞升?”

    林中流如遭电击,整个人都呆住了。嗡的一下,脑袋一片空白。饶是他练剑多年,突然听闻这么一个讯息,也是情难自禁,不知所措。

    “你,可愿意?”

    赵灵台问多了句。

    站在林中流身边的方下峰见大师兄还像个呆头鹅般,赶紧伸手一掐。

    林中流吃痛,醒神过来,当即双膝跪地,泣声道:“弟子愿意。”

    以头磕地,泪流不止。

    那可是飞升呀!

    以他的资质和修为,也许终其一生,都没有这个可能。然而今日,在殿上,师尊赐给他这么一个机会。怎能不感激涕零,心情澎湃?

    众人听到是林中流,都是一叹。难免羡慕,可也替林中流感到高兴。多年以来,林中流任劳任怨,执掌灵台事务,付出的,比任何人都多。还因此而耽误了修行,可他没有丝毫埋怨,灵台剑派在其手中,固然风光不再,可也守住了基业。

    这一点,难能可贵。

    所以说,他赢得飞升的资格,是他赢得的,配得上。

    那么,“我们”,也就这样了吧。

    众人想着,可能要进行下一个议程了。

    却听得赵灵台再度开口:“阿奴,你可愿意,陪为师一同飞升?”

    阿奴似乎早就等待这句话,走出来,跪在林中流身边,恭声道:“阿奴愿意。”

    这一下,众人都有点呆了:怎么回事?

    如果说赵灵台带上林中流,还能说得过去,怎地还能带两个?这是什么操作?

    换个角度,要是说能带两个,岂不是意味着,就可能捎上三个?乃至于四个?

    疯了吗?

    是赵灵台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众人完全搞不懂怎么回事。

    果不其然,赵灵台又看向了方下峰与江上寒:“你们两个,可否愿意?”

    “啊啊啊!”

    不是方下峰两个惊喜出声,而是那七星观的王道士叫嚷了起来,他按耐不住地道:“赵门主,看你的意思,是否在座各位,都有机会随你一同飞升?”

    “呀!”

    这一下,所有的目光都十分热切地看向了赵灵台,希望能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赵灵台嘴一撇:“想哪里去了?怎么可能。”

    “哎。”

    众皆叹息,不过想来也是,这殿上可是有二三十人,那么多人飞升,赵灵台怎么带得上?

    就听赵灵台语气一转:“不过你王道士,代表你七星观,就有机会飞升。那么,你愿不愿意?”

    王道士激动的嘴唇都哆嗦了:“赵门主,你所言当真?”

    赵灵台没好气地道:“既然如此,你可以当假。”

    王道士赶紧出来,长长一揖,几乎垂到了地上:“当真,一定要当真!哈哈哈……”

    说到后面,已经有些竭嘶底里了。

    他今天来,原本是准备跟赵灵台告别的。不曾想三言两语,自己就获得了飞升的机会,简直跟做梦的一样,怎能不欣喜如狂。

    随后,赵灵台又点了陈帝扬的名字,还有莫轩意。这两位都是一把年纪的人,可此刻激动得像个孩子般,又蹦又跳起来。

    明眼人都看出,这是赵灵台对他们的嘉赏。这些人,无一例外,不是灵台剑派的核心弟子,便是曾经与灵台相濡以沫的代表。那时候赵灵台便说过,必有厚报。只是没有人能想到,回报的居然是飞升。要是知道,不知多少人抢着要来献殷勤,献犬马之劳了。

    当然,那时候,也没有人预料到灵台剑派会击败昆仑。在站队的态度上,难免动摇,下不得决心。

    一切,已成定局,懊悔无用。

    忽然间,方下峰出列,沉声道:“师尊,弟子愿意留在人间,打理灵台事务。”

    听了这话,满堂哗然,不明白他为何放弃飞升的机会。这方下峰疯了吗?他是否知道,错过的是什么?

    赵灵台看着他,慢慢道:“小峰,你的心意我明白。”

    这一下,林中流等人也明白过来了。方下峰这是顾全大局,知道师尊和他们飞升之后,灵台将成为一个空白摊子,需要有人把持管理,否则的话,这好不容易聚起来的山门,便会消散。

    林中流想了想,一咬牙:“师尊,如果要人留下,自然是我留下,就让老二飞升吧。”

    一时间,两人竟互相争执起来。

    “大师兄二师兄,你们不用争了,我留下。不但是为了灵台,也是为了叶子。”

    叶子,就是桐叶,他的道侣。夫妻俩感情深厚,早立下不离不散的誓言。如果让江上寒飞升,而留桐叶在人间,他做不到。

    此刻桐叶也在殿上,听得丈夫这话,顿时忍不住眼泪流出来了。

    赵灵台看着,微微点头:“你们都不错,有情有义。不过为师自有分寸,尔等不用再争了。既然小峰愿意留下,他就留下。小流,到了仙域,我需要你帮忙,可不许推诿。”

    听得师尊这般说辞,林中流自不敢再多说了。

    赵灵台又对江上寒道:“小寒,你也放心,我不会做棒打鸳鸯的事,你飞升,叶子自然得夫唱妻随。”

    桐叶听到,赶紧上前跪倒:“多谢师尊成全。”

    赵灵台呵呵一笑:“不过就你一个女的,难免不方便,那唐听雨和许君,就一起来吧。”

    唐听雨与许君听见自己的名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连忙上前行礼。

    此刻殿上的人,都已经有些麻木了。弄了半天,敢情是搞飞升批发大会。说着说着,仿佛就是灵台要举派飞升了。

    当然,也不可能真正的举派飞升,那可是上千人的规模。然而具备代表性的人都可以飞升了,跟举派飞升也相差不远。

    赵灵台笑吟吟道:“除了你们,还有峨眉别院的李红尘,以及小雷音寺的寻欢和尚。”

    两人立刻出列,恭敬行礼:“多谢赵门主。”

    这一下,众人恍然大悟。之前在灵台与昆仑的交恶过程中,同为仙门的峨眉与小雷音寺不但没有理会昆仑,反而站在了灵台这边。两大仙门的站队,左右了天下大势的倾向,最终让昆仑败北除名。

    关于此事,众说纷呈,不知赵灵台用了什么办法,把峨眉和小雷音寺拉拢了过去。有人说,是天上势力的博弈;有人说峨眉两派早看昆仑不过眼……

    反正不管怎么说,其中必然有着便宜交易。

    果不其然,赵灵台答应带两派的亲传弟子飞升。这个条件,不可谓不优厚的了。而如此一来,灵台剑派与峨眉小雷音等,互相之间的利益来往就更加的牢不可破。即使赵灵台带领核心弟子飞升,留下的剑派,依然能笑傲人间。

    原来一切,赵灵台都想到了,也都做到了。

    唯一的疑问,就是他一个人,怎么带这么多人飞升。

    赵灵台一拍手:“好了,就这样,小峰留下,其他的人都散了吧。飞升在即,还有什么未了之事,赶紧去做。傍晚时分,良辰吉时,各位便准时来与我汇合,过时不候哦。”

    飞升,便是脱离人间,等于斩断红尘。家里有亲人的,总得告知一声,也不必当面去讲,但修书一封,总是应该的。其实众人自从踏上修仙之道,很多东西都淡了的。当世界不同,交叉的地方句少了。不少修者,更是终生未婚,只一心求道。

    人群散去,剩得方下峰一个。

    赵灵台上前,拍了拍他肩头:“小峰,多余的话,为师就不说了,这人间灵台山,就交给你了。”

    方下峰单膝跪下,慨然道:“肝脑涂地,必不负师尊厚望。”

    赵灵台道:“很好,你就暂且留下。他日如果师尊能成就仙位,一定会接你上去。”

    方下峰流着泪道:“多谢师尊。”

    赵灵台拿出一物,正是那打神鞭:“此等古物,就交给你了,用来坐镇山门,人间大局已定,剑派中俊秀辈出,又有各位长老襄助,只要稳扎稳打,便万事无忧。”

    方下峰忙道:“徒儿明白。”

    他的性格实在,留下来坐镇,甚至比林中流还要合适。

    而这次飞升,赵灵台所图不小,不愿意孤家寡人一个,身边得有人帮忙,上去后,才好办事。所以挑选多人,一起飞升,这是早就筹谋好的计划。只是把众人都瞒住了,今日才宣布出来。

    渡劫飞升,绝非儿戏。正常的程序,一个人飞升,已经是很难的了,更何况要带上那么多人?

    要知道这些人修为良莠不齐,在飞升过程中,几乎等于拖后腿的。稍有不慎,还会把赵灵台给拖累了,从而导致飞升失败。

    因此,这般的事,简直闻所未闻。

    不过赵灵台身怀道宝,就是不同了。造化金钱玄奥无穷,别有空间,可以带人。

    可惜闭关十年,赵灵台始终研究不深,,只开发了些皮毛,能带的人不多。否则的话,他还真想着举派飞升呢。

    继续在人间停留,已无意义。赵灵台不再犹豫,决定飞升,挑选出来的人,都是身边值得信任的人,而且有着不错的天赋潜力。到了仙域,换了好环境,这些人的修为便会突飞猛进,成为得力的帮手。

    众人当中,还漏了个李黑鱼,他也是要上去的。不过这厮早已丧失自主意识,纯跟班打手,赵灵台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

    叮嘱方下峰一番,传授了驾驭打神鞭的法门,最后,灌输了一道造化之气给他。有此气息加持,方下峰就有了成就人仙的基础和机缘,接下来需要的,只是时间的积累,以及突然开窍的顿悟。

    只要他成就人仙,在人间,便是无敌。

    方下峰,已经被任命为灵台剑派的掌门人,兼且是道盟盟主。

    闲话不提,时间忽忽而过,就到了黄昏时分。

    人早就到齐了。

    这可是飞升,飞升成仙,没有任何人愿意错过的天赐良机。关于红尘的事,都是快快交代完毕,就跑来这跟赵灵台汇合了。

    赵灵台扫他们一眼,开口问道:“可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

    诸人齐声应道,喊声响亮。

    赵灵台道:“接下来,你们就放松精神,我会把你们收入一个特殊的空间,好好睡一觉,醒来时,你们可能就进入仙域了。”

    王道士忍不住问:“万一出了差错……”

    左右纷纷投来怨责的目光,在飞升之前,居然说这等不吉利的话,实在讨打。

    王道士情知说错了话,赶紧闭口不言。

    赵灵台不以为意,呵呵笑道:“要是失败,你们也放心,我会把你们带回人间的。”

    听了这话,众人都露出了笑意,紧张的心情有所放松下来。在他们看来,以赵灵台的强大,怎么可能渡劫失败?

    赵灵台不再废话,催动道宝,金光闪现,嗖嗖嗖的,就把林中流等人全部摄收了进去。

    这些人弄不清楚怎么回事,瞬间就失去了意识,昏睡过去了。

    把人收了后,赵灵台站在后山上,体内气息完全爆发,节节攀升,毫不压制地表现出来。

    轰隆!

    天地法则立刻有所察觉,开始乌云密布,闪电纵掠。乌云越来越厚,仿佛要倾倒下来一般,越压越低。

    这是天劫降临的征兆。

    灵台外门的大广场上,方下峰率领所有长老,以及门中弟子整整齐齐地排列在那。除此之外,还有各大宗派的代表人员。峨眉与小雷音寺,也都来人了。

    所有人,齐刷刷地望向后山方向,望向乌云密布的天空。

    当第一道闪电落下时,方下峰再也忍不住,跪倒在地,口中大叫道:“师尊,师兄们,保重!”

    哗啦啦,后面无数人跟着跪倒,口中大呼:“祖师爷,保重!”

    声音响彻山门,天地有回音。

    却说赵灵台站在那儿,他听到了方下峰他们的呼喊,便回眸一看,眸子中,仿佛有着热情,可很快就消弭不见。随即抬头,傲视苍穹,身上锐气蓬发。

    嗤的,一声,腾蛇剑现,护住周身,然后,他就冲天而去,裹挟着一往无前的胆气,冲上了天。

    但见一道身影,直指云霄,再也没有回头看过。

    人在时,便是人间;当人不在,所谓人间,也就是个叫法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