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我从天上来 > 第一百六十五章:神庙
    金光闪烁,赵灵台在空中飞——这应该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飞行,速度极快,风声不断在耳边呼啸。

    他还来不及品味什么,砰的,金光裹挟着他便落到了地上。

    已近佛晓时分,东方天际露出了一抹鱼肚白。

    “难道直接飞回灵台山了?”

    赵灵台脑袋有些迷糊,定一定神,便听到了不小的水声,抬头看去,见一条大江横在前面,水流甚急,一**浪头生成,翻卷着向前。

    “这是……”

    赵灵台微微皱眉,他觉得此江有些眼熟,但一时间想不起来。再去看金光,已经消失不见,重新藏起来了。

    “师傅!”

    心里默念着蜀山道祖,但没有任何回应。

    赵灵台不由叹了口气,他其实明白,蜀山道祖的处境不是很好,虽然藏身于一件天道之宝内,但这一缕分身魂神状态有点飘忽,并不够稳定。可能的原因有两种,一个是在谪仙门的时候,蜀山道祖的分身便受了伤害;第二个是,他的本体出了事,致使分身受到了影响。

    再联想到此事暴露,天庭显灵,让昆仑外门大肆搜捕——所以很明显,在天庭上,蜀山一脉出事了。

    而且事态不会小。

    不过蜀山道祖不说,赵灵台也无从知晓,确认了金光的来龙去脉,以及寻到了开窍恩师,赵灵台心情大好,觉得卸掉了一个沉重的包袱,整个人变得轻松起来。

    在圣城废墟的时候,道祖现身,当着赵灵台的面,与骨魔交流,说了很多远古秘辛,以及关于仙界的事。赵灵台觉得,相信不久,道祖便会再度现身,与自己进行深入交谈。

    到了那时,一切终将水落石出。

    如斯想着,赵灵台迈步往前走,看此地到底是哪里。观望四周景色,应该脱离了圣城废墟的地域范畴,不再是西方大地。只不明确,究竟这一飞,飞到了哪儿。

    他琢磨着,飞行的时间非常短,不知有半刻钟了没。只是速度快到了极点,瞬间千里,所以半刻钟,足够飞出很长的路途了。

    会飞就是爽!

    记得在天庭时,曾见过那些大神天仙们腾云驾雾,往返万里,不过是弹指之间;更有大能,一个筋斗,便是十万八千里,何等逍遥自由。

    这么算起来,从灵台山到南海,只需打个筋斗便到了。

    如此神通,才是真正的仙家本领。

    修者求仙道,归根到底,一是在时间上,渴望长生不死;二是空间上,不管去哪里,都毫无障碍。

    两者皆得,方为大自在。

    “前面有人家!”

    走出数里地后,赵灵台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片房屋,挨着江边处,有一个简单的渡头,一条小船绑在桩上。

    他当即大步走过去。

    天刚亮,可勤劳的人们已经起床忙活了。

    一位年约花甲的老者正蹲坐在那儿抽烟,吧唧吧唧的,准备抽完这一管烟便上船出江。

    “老丈请了。”

    赵灵台上前问候道。

    老者连忙起身:“这位少侠有礼。”

    赵灵台看着非常年轻,衣着朴素简单,但身上有着一种难以言味的气质,飘然出尘,让人忘怀。

    “敢问老丈,这条江,是什么江?”

    赵灵台问道。

    老者忙答:“此乃泾江。”

    听到“泾江”二字,赵灵台顿时明白过来,怪不得有些眼熟呢,笑问:“顺江而下,是不是有进入三道江的岔口?”

    “不错。”

    赵灵台便点点头:“老丈,我想包一条船前往三道江龙神庙,可否方便?”

    老者忙道:“自是方便,不知少侠如何包法?”

    身为艄公,他的活计便是打鱼,而或载人渡江,反正能去的生意,都做。

    赵灵台直接掏出一片金叶子:“把我送到三道江龙神庙即可。”

    金子黄灿灿的,散发出诱人的光芒。

    艄公忙道:“这太多了,老朽找不开。”

    “不用找了,准备做一顿丰盛早饭给我吃便好。”

    赵灵台把金叶子递给他,随后迈步朝着渡头走去,不多久,径直跳跃上船,坐到了船头上。

    拿着沉甸甸的金叶子,老艄公恍然做梦,一会才醒过神来,赶紧入屋,把金叶子交给浑家藏好。

    那妇人见到,大吃一惊,问:“你从那得的?小心着了道。”

    老艄公呵呵一笑:“这样的道,我宁愿天天着。你不用担心,应该是碰到修仙弟子了,他们出手,可是阔绰得很。不跟你说了,免得人久等。”

    说着,赶紧出去到渡头,非常娴熟地上船,解开绳索,拿起船桨,轻轻一拨,小船便轻盈地荡了出去:“少侠,此处水流甚急,不好做食,可拐到三道江时,再生火,你看可好?”

    赵灵台道:“好。”

    当即便闭目养神。

    从这段泾江,拐入三道江去并不多远,约莫一刻多钟便到了。

    老艄公这条水路走得娴熟,拐去之后,把船靠到边上树荫下,立刻开始淘米做饭。

    船家伙食,大都如此,菜主要是鱼。

    老艄公打开船舱暗格,里面一汪水,养着从江里打来的鱼。他抓了一条个头最大的,足有十多斤的样子,离了水,大鱼拼命挣扎,甩动尾巴,颇为生猛:“少侠,此鱼是我昨天才在泾江捞到的,养在水中,去了泥垢,现在做来吃,最合适。”

    赵灵台笑道:“多谢老丈了。”

    野生的鱼,个头越大,越有营养,有些具备着特殊血脉的鱼,能活数十年,甚至上百年,近乎妖物,食之,更能提升修者体魄气血。不过这些鱼,等闲渔家是不可能捕捞得到的,遭遇上,不但吃不了鱼,还会被鱼吃了。

    不过有些江湖帮会,在水上讨生活,专门是来猎杀这些近乎妖物的大鱼,捞上岸去,能卖高价。

    老艄公剁下大鱼头做汤,鱼身部分则砍成数段,煎炸得焦黄,分外香脆。

    过不多久,鱼汤鱼肉都做好,饭也好了,老艄公又熬了一锅粥。

    赵灵台自不客气,大快朵颐起来。

    吃饱之后,老艄公收拾完毕,撑起船来,继续前行。

    大概小半个时辰,前面三江汇聚,一座神庙屹立其中,千年不倒。

    三道江龙神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