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我从天上来 > 第一百四十三章:炼化
    妖身吞噬了山月的阴神,打神鞭彻底成为无主之物,接下来,赵灵台即可着手进行炼化了。

    他阴神出窍,进入打神鞭的空间,里面竟是一片清明,并没有遇到什么阻碍迷雾之类,空荡荡的,很是干净。

    赵灵台颇为意外,按理像这等神物,在昆仑外门传承千年,历经几人之手,肯定会布置下层层禁制才对,但现在一看,荡然无存,什么都没。

    这是很没道理的事情。

    赵灵台忽然想到,打神鞭是被金光所裹挟打落的,只轻轻一刷,山月当其时便失去了对于此鞭的控制。那么很可能在金光洗涤之下,打神鞭内的禁制印记等,也全部被抹掉了。

    好厉害的金光!

    想通这一层,赵灵台不禁赞叹一声,此宝当真是大神通,一刷之下,便让打神鞭变成了张白纸。那么他对之炼化,就变得容易了。

    本来不知要多久才能完成的工作,现在看来,几个月工夫即可。

    不同层次的法器,炼化难易度不一。最理想的器物,是那种刚出炉的新东西,形同一张白纸,最好描绘加工;而当器物有了主人,肯定便会留下属于他的痕迹。经手过的主人越多,痕迹便越多,哪怕后来者把前人的印记抹掉,也很难彻底清除,总有那么一星半点的遗留,积攒多了,往往会改变器物的结构,从而增大炼化的难度。

    打神鞭在昆仑外门供奉千年,在昆仑门内,沿用的是一种特殊的传承制度,只有被此鞭认可的人,才能获得执掌神物的资格。算起来,到山月这,已经是十一代。

    换句话说,打神鞭曾经有过十一个主人,每一位,都是人仙级别的强者。

    经过这么多人仙的手,每一代都会进行炼化,可想而知,打神鞭内,本该会存在多少禁制阵法。

    作为外人,赵灵台拿到此鞭,如果没有金光那一刷,以他目前的实力,要想对打神鞭进行炼化,极为困难,不知要耗费多少年才行。

    如果炼化不了,就无法使用,那么打神鞭就跟一根普通铁鞭子没有多少区别。

    赵灵台心中大喜,立刻开始设置禁制印记。

    ……

    外门,方下峰意气风发地指挥弟子把破碎的石块搬走。

    牌楼被毁,本是忌讳,不过现在看来,等于是一次除旧立新。显然,当新的牌楼建立起来后,上面的字便不再是拓印,而是赵灵台亲笔书写了。

    击败昆仑后,灵台剑派的地位直线上升,不用说,自是八方来投,不知有多少根骨上佳的少年前来拜师学剑。

    到时候,又得忙活一阵了。

    但不管做什么,都是兴奋的,赵灵台强势归来,给剑派上下带来了一种以前从未敢奢想的希望,而且如今看来,正逐步变成了现实。

    前一阵子,剑派大放假,很多弟子都下山而去,导致山上诸多事务都没人做。豢养灵兽的、耕种灵田的、锻器炼药等等……

    虽然灵台属于剑修,但并不是说全部人都是埋头练剑的,后勤业务,各种配套事宜,都得具备。

    这些杂事,大都录用些上了年纪,修为无望的弟子任职。他们能留在山上做事,本身就是很好的归宿,比起许多下山自谋出路的“退休”老弟子,要好得多。

    相信很快,放假的弟子们听到大捷的消息,便会赶回来。

    到了那时,整个山门的秩序,才算完全恢复正常。

    这些,都是琐碎的事,无关大局。

    想到出外悟剑的老大、休养的老四,方下峰都想立刻闭关,好好参化那天晚上师尊传授的《奇峰剑法》,好让修为更上一层次。有阿奴成就人仙在前,一下子树立了一个标榜:原来他们,也是有机会破境,成为人仙的!

    这个目标金光闪闪,灿烂夺目,人皆向往。

    不过师尊交代下来,让方下峰暂时统管剑派,这么多事,总得有人打理。好在还有乌山云、何不二等几位长老协助,不至于焦头烂额。

    一晃半个月过去,弟子们陆续回归,基本到位。灵台山上,重新热闹起来。

    这一日,苍山派陈帝扬来到,满脸毕恭毕敬,说是带来了神铁。

    方下峰接待了他,说师尊在闭关,目前不方便出来。

    闻言陈帝扬连忙道:“不碍事,我等便是了。”

    如今灵台剑派声势鼎盛,如日中天,苍山虽然与之联盟,但谁主谁次,陈帝扬早拎得清清楚楚,不敢造次。

    回想以前与赵灵台结识之际,那时候赵灵台不过阳神境界,数十年过去,人家成就人仙,飞升上天,然后回到凡尘,却又成就人仙了……

    说得拗口,仿若兜了一大圈,却依然在巅峰,此等经历,让人惊叹不已。

    可反观自己呢?没有兜圈子,却等于原地踏步,还是个阳神。也许得加个“老”字了。

    时间已不多……

    想到那个关于“人仙”的梦想,陈帝扬两眼热烈,别说等赵灵台出关,就算从此以后住在灵台山上不走了,他也非常乐意。

    过得两天,王道士也来了,带着那卷《斩尸经》的原本,面对方下峰的接待,同样一脸谦虚。

    方下峰把两人安排在内门外客区,两人比邻而居,正好凑一对。

    是夜,明月当空,陈帝王与王道士坐于庭院中,说些闲话:

    “这人间,要变天喽!”

    王道士一脸喟叹。

    陈帝扬:“变得好,否则我们都得被压着,永远出不了头。”

    王道士问:“我就纳闷,为何这段时间峨眉与小雷音寺一直按兵不动,难道他们乐意看见灵台异军突起,分一杯羹?”

    陈帝扬晒然一笑:“三大仙门之间,本不和睦,据说在天上也如此,没少互相争斗。可能在他们看来,灵台让昆仑吃瘪,跌一大跟斗,正是他们所喜闻乐见的。”

    王道士点点头:“说得也是,不过在我看来,赵灵台并无意在人间久留。”

    陈帝扬一摊手:“飞升过的,见识过,仙界的奇妙,哪里还看得上人间?”

    “对呀,不知我等,有没有飞升的机会……”

    王道士说着,满脸憧憬之色。

    陈帝扬摸了摸下巴:“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跟赵灵台当面好好谈一谈。”

    “你们找我?”

    话语声中,赵灵台大踏步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