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我从天上来 > 第一百三十三章:测试
    修行界中,男女之事并不避忌。事实上很多修士都有伴侣,俗话有说“财法地侣”,这里的“侣”包含的范围很大,有同门友朋之意,也有夫妻之意。

    剑派之中,江上寒与桐叶走在了一起,下面弟子也有不少成双成对的。

    对于这个,门规很是包容,甚至鼓励。门人成家,对于向心力有一定的加成作用。

    方下峰一边走,一边想着。其实他并没有觉得师尊与许君之间有什么,至少目前没有。当初显灵一事,许君学了《空名剑》,毫无疑问,这是师尊亲手传下的,从某种程度讲,许君,已经是入室弟子,荣升“老五”。

    这个传剑,和讲课的《灵台九剑》是不同意义的。而且《空名剑》颇具玄奥,具有极大的开拓性,应该便是师尊所说的具备成长性的剑法。

    那么师尊叫她上来,应该也是指导剑法。

    如此而已。

    方下峰摇摇头,晒然一笑,觉得自己真是有点想多。

    来到内门弟子的剑舍处,方下峰叫来一名女管事,让她去叫许君。

    很快,许君来到,一脸茫然的样子。

    方下峰干咳一声:“许君,师尊有命,叫你上去。”

    许君下意识地“哦”了声。

    方下峰补充了句:“师尊应该要指点你剑法,这可是难得机会,要好好把握。”

    许君又是“哦”了声,脚步却没有动。

    方下峰见着,有些疑惑,他却不知赵灵台在许家庄时的事:“你自己上去吧。”

    说罢,转身离开。

    后面许君想了想,终究还是迈步上山,来到赵灵台的庭院。

    门没关,一眼就看见赵灵台坐在里面一张竹床上,在他身后,李黑鱼标枪般杵在那。

    有第三者在场,许君没来由松了口气,没有那么紧张了,走了进去。

    面对赵灵台,许君心情颇为复杂,原因不言而喻。谁能想到,这个高山仰止的祖师爷骗了自己两次?

    一次是狗身;一次叫“赵阿旺”。

    赵灵台看着她,微微一笑:“许君,还以为你不敢来呢。”

    这句话激起了少女的傲娇:“我又没做亏心事,怎么不敢来?”

    “这样想就对了。”

    赵灵台笑道。

    许君咬了咬嘴唇:“发生的事太多,我现在还有点晕。”

    “呵呵,总之在你家的时候,多谢你的照顾。”

    听到“照顾”二字,许君两颊飞霞:“所以你传下《空名剑》,是为了了却因果?”

    赵灵台笑道:“因果之论,从来都不是简单的事,又不是一锤子买卖,做完就算。”

    许君明白他的意思,传剑以后,等于是入室弟子,她本来就是灵台弟子,若真有因果,反而会因此而加深了。

    赵灵台缓缓道:“我传你剑法,只因你确实适合修习,这是主因。”

    许君问:“那你叫我来?”

    赵灵台解释道:“《空名剑》太过于缥缈玄虚,其实并不够完善,还处于雏形状态。”

    许君嘀咕道:“也就是即兴创造出来的剑法咯。”

    赵灵台一笑:“确实如此,心血来潮,觉得适合你练,便教给你了。”

    “哼哼,为此还假扮了神棍……”

    话题说开,许君心情有所放松,不再像刚入门时那么紧张拘谨了。

    赵灵台摸了摸鼻子:这事,做得确实有些猥琐的意味。他与许君之间的关系,与任何人都不同,所以今晚特地叫她上来,把事情说开,免得许君胡思乱想,埋下心结,日后容易滋生心魔。

    “关于《空名剑》,我会进一步进行完善,反正你不会亏的,现在修炼起来,起码能支撑着突破到元炁境。”

    说到境界,许君道:“过几天,我可能就进入结胎境了。”

    她拜入灵台门下,也就一年时间多些,从出窍到结胎,提升的速度不可谓不快。

    赵灵台点点头:“不错,这段时间,尽快提升个人实力,总有好处。”

    许君问:“是昆仑的人快要打来了吗?”

    “嗯,可能是明天,可能是后天,也有可能还得过一段日子。这个,没办法说得准。我们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

    许君道:“我明白了。”

    赵灵台道:“好了,时候已不早,你下去休息吧。”

    “好。”

    许君应了声,转身出去。心头莫名有些失望,不知是失望没有得到剑法指点呢,还是其他……

    许君走后,赵灵台没有让人去叫江上寒,主要是因为江上寒四肢伤势未愈,状态存疑,并不适合指点什么。至于飞剑的炼化,还得依靠他自己,一点一滴的修磨,这样,才能和飞剑构建起一种紧密的血肉相连般的感觉。

    江上寒是聪明人,他会明白的。

    一桩桩事,赵灵台处理得有条不紊,看着很风轻云淡,但他心中自有忧虑,昆仑的风暴随时会降临,说没压力,那是假的。面对昆仑左右二使,由于知己知彼,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知,所以能成竹在胸,稳操胜券。

    可下一次并不知道昆仑会出动多少位人仙,三位?五位?

    甚至更多……

    这都是有可能的事。

    为了完成天庭的指令,昆仑会不惜代价,抢回那件重宝——也就是神秘的金光。

    虽然不知道金光为何物,也不知道它藏在身体哪里,但昆仑的打算很简单,只要擒获了赵灵台,自然有办法弄到重宝。

    赵灵台还有个疑惑,假如金光被昆仑的人拿到,他们会如何交还给天庭呢?

    大概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携宝飞升了!

    毕竟天庭的人,没办法下来拿东西,那么只有下面的人送上去。

    金光,是赵灵台怀璧自罪的祸源,却也是他的一张神秘底牌,关键时刻,可能发挥出巨大作用。譬如上次在洞府内,金光一闪,直接把黑鱼大圣收了去,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不过由于金光完全不受控制,存在着太多的未知因素,如果遇险,金光没动静的话,那就搞笑。

    赵灵台从不会把希望寄托在不稳定的事情上。

    目前看来,李黑鱼的状态算是比较稳定,并且可靠的。

    “黑鱼出身龙窟洞府,不如把牠收进去,到灵脉那淬炼下,或能对他的实力有所提高……”

    赵灵台想着,目中金光一闪。

    要知道李黑鱼原本可是地仙的水准,如果能够全部恢复,不管昆仑来几位人仙,都是来送菜的。

    当然,让李黑鱼恢复鼎盛状态并不现实,不过能恢复一些是一些,可以即时提升战斗力。

    想到做到,他当即拿出洞府,启动阵势,把自己和李黑鱼一起传送了进去,要好好测试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