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我从天上来 > 第一百一十九章:破灭
    (新书上架,求首订!!)

    对于任何修行者来说,破境都是件大事,从开窍伊始,到出窍到驱物……越到后面,越难。

    九个境界,通玄是一个坎;然后阳神是一个卡;到了人仙,直接是天堑,不可逾越。

    修行之路,走得快慢高低,与个人的资质根骨有关;与个人的勤奋努力有关;与个人的机缘际遇有关……但最有关的,还是修炼资源。

    现在的人间,三大仙门通过各种方式把高级资源进行了垄断,所以人仙,只会在仙门中出。别的宗派之流,到了阳神,便到了天花板。

    如此一来,三大仙门的统治才能千秋万载,不可动摇。

    这道理,谁都懂的,但现实如此,没办法反抗。

    任何社会,都存在阶层,分高低贵贱,可怕的是阶层固化,无法改变。

    但即使如此,三大仙门也很多年没有人成就人仙了,皆因整个人间修道界都在没落,都在式微,高级的修炼资源越来越少。久而久之,只怕在人间,人仙会成为一个传说,不复存在!

    近百年来,赵灵台的横空出世,绝对是个异数,因此外界多有传言,说他在灵台山遇到的仙人开窍,那仙人,很可能来自仙界,而且是一尊大能巨头……

    这样的话,所有的事情才能得到合理的解释,仙人开窍,绝不简单,虽然不是正式的嫡传,但道统传授,却是毫无疑问的。

    赵灵台成长得快,飞升得更快,对于这个结果,三大仙门乐见其成,人不在地上了,便没了威胁,没了不稳定因素。人间,依然是他们做主话事,一统天下。

    但谁都没想到,今日,就在众人的眼皮底下,灵台又有人破镜成功,成就人仙了!

    一个人跻身人仙,可以说是异数,然而到了第二代,还有人成就人仙,那就形成了一种道统传承,意义大不寻常。

    破境人仙,动静自不小,光是阿奴身上蓬发出来的气息,便足够让人面容失色。

    苏潘宏脸色发白,嘴里喃喃道:“这样都能突破……难道昆仑早有预料,所以才一次出动了两位人仙?”

    此事大有可能,毕竟阿奴是准人仙,在门槛上徘徊,如果悟不了,可能耽误个几十年都说不准;但要是顿悟了,突破,也就是下一秒的事。

    所以阿奴在后山闭关,坐在神堂外面的榕树下,有悖常理,但林中流等毫不敢看轻,因为坐着坐着,也是有可能突破的。

    “好在,有两位上仙使来,突破又如何,一样杀!”

    苏潘宏吐了口气,只是看着阿奴的眼神,那抹羡慕妒忌怎么都掩饰不住。

    左上仙使脸色微微有些阴沉,他捏破了阿奴的锤子,不料反而是帮对方捏破了一份执念,并因此顿悟破境。在修行界中,阿奴的年纪,可是相当年轻的,日后成就,不可限量。

    此人,绝对留不得!一不小心,就可能是第二个赵灵台……

    想到这,左上仙使哈哈大笑:“别以为破境人仙,就能力挽狂澜。没用的,今天,灵台剑派一定要灭亡,从世上除名。这话,是我昆仑说的,谁来都搭救不了。”

    顿一顿,语气森然起来:“事到如今,不妨再告诉你们一个不好的消息。你们的祖师爷,那个曾经在人间不可一世的赵灵台,飞升上天,不过是个看守园子的仙役。而且因为渎职之罪,触犯天条,已经被打落凡尘,投胎为狗了!”

    “什么!”

    “这不可能!”

    “天呐,竟有此事……”

    这个消息是如此爆炸轰动,不管是灵台剑派,还是其他宗派的人,听闻此讯,都是一下子懵掉,脑子一片空白。

    人间修者,从古至今,对于飞升都抱着极其美好的想象与向往,他们早就认定,只要飞升了,便能成仙,每天逍遥自在,时不时喝口琼浆玉液,每顿吃仙果仙饭,寿命长生,何等潇洒!

    但从左上仙使口中爆出的这个消息,一下子将人们的梦想憧憬击得粉碎,如果连赵灵台这等纵横人间的人物飞升后,都只能当个看门的,那飞升意义何在?

    成仙意义何在?

    仙界,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世界?

    很多人的心中,都觉得有个东西仿佛水泡一般,被轻轻一戳,便无情破灭了。

    “你说谎!”

    林中流激动得脸色涨红,身子都忍不住微微颤抖,指着左上仙使:“你说谎,我师尊在天上好好的,这段时间,一直有显灵来着。”

    左上仙使目光蔑视:“堂堂掌门,幼稚至极。你以为显灵是过家家,可以无视天地法则,一年到头,随便显灵吗?你可知道,就算我昆仑祖师,当今的天庭仙帝,想要显灵,都得大费周折。赵灵台,算是什么东西?”

    这话一出,每一个字都仿佛重锤,重重敲打在灵台众人的心坎上。

    其实这事,他们早就心存疑窦,只是无法证实,所以下意识选择了信奉。

    然而事情的真相,竟是如此残酷:

    祖师爷被打落凡尘,投胎为狗……

    噗的一下!

    林中流竟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触目惊心。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苟秀正目光无神,一脸的茫然。

    其他的人,更没有哪个好的,他们心目中,早已将赵灵台视为神灵,是信仰所在。

    但现在,信仰从天上掉了下来,摔得粉碎,破灭了……

    七星观和苍山那边,陈帝扬忽而大声道:“我不相信!当日赵灵台显灵,分明就是他的声音,而且我与王道士两人,与他之间有些私密事情,也是说得半点不差。这个,绝不会错。”

    闻言,灵台等人稍稍恢复些情绪,对呀,每一次祖师爷显灵,都是有板有眼,毫无破绽,怎么会是假的呢?

    左上仙使呵呵一笑:“这个,就是我来灵台的原因。据我所知,赵灵台投胎为狗,其中过程,或许出现了些小小的纰漏。只要找到了那只狗,所有事情自然水落石出了。”

    “请问,你是要找这只狗吗?”

    言语清冷,赵灵台神色同样清冷,在他身边,一只小狗突兀出现,蹲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一尊塑像。

    “阿旺?”

    后面队伍中,许君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这才没有惊呼出声,一双大大的眼睛,装满了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