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我从天上来 > 第一百一十一章:试药
    剑派与昆仑巡仙使发生冲突之事,很快在灵台上下传扬开来,一时间,小道消息满天飞,人心浮动,让剑派高层心怀忧虑,生怕弟子们会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从而发生哗变,甚至叛逃。

    林中流考虑到了这个情况,所以散会后,立刻吩咐下去,让各位长老看紧点。与此同时,更是接连发出了十几封加急信到天下各州分馆处,让他们打醒精神,一有不对劲的地方,便化整为零,撤回灵台山来。

    ……

    “风云激荡,才是江湖!”

    左灵峰,赵灵台召集所有外门弟子前来学剑堂,开门见山第一句,便这般说道:

    “江湖之苦,苦在无出头之日;修行之难,难在无上进之心。今剑派有难,各位身为弟子,若有贪生怕死者,可前来与我说,我可以做主,让尔等下山离开。”

    说着,目光炯炯,扫视下去。

    “吾等既入灵台,便是灵台人,誓与剑派共存亡!”

    一个弟子神情激昂地喊了起来。

    赵灵台看过去,是上次借剑的黄粱已。

    “吾等既入灵台,便是灵台山人,誓与剑派共存亡!”

    一发不可收拾,数以百计的弟子齐声喊了起来,声浪铿锵,其中蕴含着无比的决心。

    他们,是正宗的宗派弟子,可不是那些一盘散沙的乌合之众。他们练剑,修道,温养心性,心中存忠义,意念有恩情。

    赵灵台看着,连声赞道:“好,有骨气,有血性,有恩义,方不负手中剑!”

    从一点看出,这些年来,林中流等人对于剑派的管治是相当成功的。

    最起码,门中上下,都凝聚住了那一股无畏精神:朝气蓬勃,不屈不挠。

    这也是赵灵台愿意开放讲课,向所有弟子传授《灵台九剑》的一大原因。

    这些弟子,值得传授!

    虽然他们当下修为浅薄,但凭着这一股精气神,便有培养成长的空间。

    离开学剑堂,赵灵台前往药室。

    “赵峰主,你来得正好,我师尊研制出了第一例成药。”

    看见赵灵台,罗波叫道。

    “这么快?”

    赵灵台有些惊讶。

    罗波笑道:“只是一个实验成品罢了,有没有用,有多少用,尚且不知,得让江掌门试过才行。”

    被“绑架”上灵台,罗波倒没有多少气恼,反而暗暗感激赵灵台。没有这一次机会,可能他在神丹教永远都只是个边缘弟子,根本学不到高深的药道。而这些天他与莫轩意朝夕相处,很多药术手法,莫轩意都已经手把手传授了。当此事了,回去之后,罗波必成核心嫡传。

    赵灵台问:“莫长老怎么说?”

    罗波回答:“他要我去禀告,请江掌门来试药。”

    赵灵台道:“不用你去,我叫人即可。”

    随即吩咐一名药室弟子前往江上寒的庭院,让桐叶推人来。

    过不多久,难以掩饰兴奋之意的桐叶便推着江上寒来到。坐在轮椅上的江上寒见到赵灵台,目中有异光一闪而过。

    药室内,莫轩意手中拿着一罐药,看上去,如同一罐泥土,灰黑色,闻一闻,有些辛辣的味道。

    “江掌门,这是老夫刚炼出的第一批补天石膏……但实话实说,我也不知道功效如何,只是一种试验品。”

    莫轩意解释道。

    桐叶谨慎地问:“那这药,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会导致伤势加重?”

    莫轩意笑道:“若是旁人来炼,我不敢说。但出自老夫之手,但请放心,肯定有效,只是功效高低而已。”

    十五种药物,药性大都温补,互相之间,并无相冲相克相激发的特性,因此搭配炼出来的药品,基本不会有什么害处。

    此时赵灵台问:“如何鉴别功效?”

    莫轩意回答:“我现在检查一遍江掌门的伤势,然后上药,三天后,再来检查一遍,便知药效如何了。如果效果甚微,便得改变各种药物的搭配份量;若是见效,但不显著,同样得进行改良……”

    赵灵台点头道:“辛苦莫长老了。”

    这些天,莫轩意没日没夜地进行各种测试实验,忙得一身邋遢,也顾不上去收拾,看得出来,他真是十足的炼药狂人。也许正因为如此投入,他才能担任神丹教大长老,炼制出各种各样神奇的丹药。

    检查完江上寒的身体,莫轩意把药交给桐叶,让她对江上寒的伤处敷药。

    手足四肢,四处剑伤。

    以往时候,桐叶便已帮江上寒敷药,现在做起来,自是驾轻就熟,半刻钟功夫,便敷好了,轻声问:“上寒,有甚感觉?”

    江上寒感受了下,道:“有些凉凉的,又有些痒,仿佛有蚂蚁在上面爬。”

    闻言,莫轩意喜道:“这般感觉是很正常的,而且意味着发挥功效了。”

    顿一顿,又叮嘱道:“四处上药后,不得沾水,也不要乱动,静养即可。”

    “多谢莫长老!”

    听说有药效,桐叶心中欣喜不已。她与江上寒,已经定了终生,成为了一生的修道伴侣。桐叶绝不嫌弃江上寒的伤,但对于此事,她知道男人心中一直耿耿于怀,十分苦闷,只是不说出来罢了。本以为终生医治无望,现在有了这个补天石膏,却出现了巨大的转机。

    “你们应该要谢赵峰主才是,药方,是他拿出来的。”

    莫轩意倒不揽功。

    这一下,江上寒与桐叶都看向赵灵台,心有灵犀地同声致谢,心中在想:难道这药方,也是师尊显灵,交代下来的吗?

    大有可能,本来江上寒四肢受到的剑伤,筋脉全废,人间无药可治——除非有仙方!

    补天石膏,很可能便是仙方,难怪能把莫轩意请动,亲自来灵台炼药。

    赵灵台笑道:“都是灵台山人,互相照应,乃分内之事,不必客气!”

    “好了,你们请回吧。三天后再来,检测药效,然后我才好进行下一阶段的试验。”

    莫轩意下了逐客令。

    赵灵台忽道:“莫长老,有一事我得与你分说。”

    “什么事?”

    “我灵台与昆仑巡仙使发生了冲突,得罪了仙门,莫长老若是担忧安全,可下山而去。”

    听了这话,莫轩意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呵呵,赵峰主以为老夫是那等半途而废的人吗?你们打你们的,我炼我的药,就算昆仑真得打上山来,想必也不会为难我等。”

    “哈哈,莫长老果然是明白人,如此,那你就继续炼药吧。”

    赵灵台笑着,走了出去。

    等他走远,罗波低声问:“师尊,灵台得罪了昆仑,此事非同小可,咱们是不是该预备后路?”

    莫轩意一摆手:“有些事情,我比你看得明白,这位赵峰主,不简单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