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我从天上来 > 第一百零八章:仙使
    后山,神堂之前,阿奴端坐于树下,神态安静。

    他的闭关情况,就是禅坐,而且不是在封闭的环境里,直接便在室外。

    看上去,显得有些怪。

    不过“怪”在阿奴的身上,就显得非常正常了,一个打了几十年铁的人,都能打出高深境界来,别的任何行径,都让人无法轻视。谁知道他会不会坐着坐着,就白日飞升了呢?

    阿奴忽然睁开眼,看着联袂而来的林中流与方下峰:“有事?”

    林中流点点头:“老四,我们来,就是想问问你,赵峰主到底是甚来历?”

    最开始,便是阿奴收其为学徒,赐予腰牌,让赵灵台在整个灵台出入自如。

    那时候,诸人只以为赵灵台对了阿奴的脾气,得到了赏识,但后来事态的发展,渐渐超出意料,甚至变得不可控起来。

    阿奴目光灼灼:“老大老二,你们相不相信师尊?”

    他没有正面回答,反而突兀问了句。

    林中流当即道:“这不是废话吗?没有师尊,就没有我们,更没有灵台的一切。”

    阿奴淡然道:“既然如此,那就得了,何必管其他?”

    林中流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赵灵台担任峰主一职,以及他的公开授课,都是打着师尊的名义:“老四,你有没有想过,整件事颇为离奇古怪,会不会是他假冒师尊之名……”

    阿奴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老大,我且问你,赵峰主所做一切,对灵台有利还是有害?”

    “目前看来,有利。”

    这一点,林中流必须承认。

    何止有利?简直是莫大利好,光是修正版的《灵台九剑》和《养吾剑》,便足以成为镇派,功在千秋了。毫不夸大地说,两部剑谱,能够让灵台减少五十年的发展历程。

    阿奴道:“既然赵峰主所做一切,都对剑派有利,他的出身来历,又有什么干系?何况,现在他还请来了神丹教的莫轩意帮老三炼药,治伤,你们却要怀疑他?”

    方下峰开口道:“老四,老大并非怀疑,只是觉得有些事情弄清楚,总比糊里糊涂的好。”

    林中流道:“对,我既为掌门,便要了解清楚。”

    阿奴沉声道:“总有一天,你们都会清楚的。”

    说着,重新合上眼睛,这是要逐客之意了。

    林中流与方下峰对视一眼,只得无奈离去,很明显,阿奴有着秘密,但不肯坦诚相告,对他,自不能强迫着说。

    当!

    便在此际,有钟声鼓荡而起,响彻山门。

    林中流脸色一变:“是灵台钟,乌山云敲响了灵台钟,难不成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与方下峰迅速赶了下去。

    阿奴也听到了钟声,想了想,最终还是站起来,跟随而去。

    很快,几乎所有在山的剑派高层都闻钟声而动,从各个方向奔赴出来,来到外门山门之前。

    “发生了什么事?”

    “钟声悠扬,不急切,不是警报。”

    “难道有贵客拜访?”

    诸人各怀疑虑,到了山门前,望见前面的青衣人,一个个顿时神色肃然谨慎起来。

    原因无他,看对方服饰,赫然是昆仑的巡仙使。

    三大仙门,超然于人间各大势力之上,威势显赫,虽然很少直接插手人间事务,但影响力无处不在。上一次在南海郡,三大公子现身,不过他们只是以仙门行走的名义,属于个人历练,不涉及公事。但眼下昆仑巡仙使的到来,就不同了。

    所谓“巡仙使”,是三大仙门专享职称,担任该职位的修士,负责为仙门出外奔走,巡视人间,具有极大的权力。若各方势力对之不敬、不满、不服,便等于是对仙门不敬、不满、不服。

    说白了,就是一个类似于钦差大人般的存在,手握尚方宝剑,人莫敢撄其锋。

    一位巡仙使来到山门前,多少总让人觉得不安。

    “参见仙使!”

    以林中流为首,众人排列成行,拱手施礼。

    那巡仙使站在那儿,背负双手,自有气势蓬发,目光冷冽,扫上去,喝道:“林掌门,灵台弟子许君在哪,叫她出来!”

    林中流一怔,没想到对方竟是来找许君的,便开口问道:“不知仙使找她做什么?”

    “唤人出来即可,其他的,不是你该问的!”

    巡仙使一副颐指气使的态度,颇为霸道。

    林中流忍住气,吩咐下去,让人找许君来。

    “看见没?那就是仙门气度,实在太厉害了。”

    人群中,长老苟秀正谓然叹道。一边说,一边斜眼瞥身边的好友林飞雨。

    前一阵子,林飞雨居然也跑去听赵灵台讲课了,这让苟秀正极为不爽,九大长老中,就剩得他一个没有去听课。

    林飞雨默然不语,也没什么可说,仙门的霸道,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纵然十大宗派,也只得捏着鼻子忍了。

    过不多久,许君来到,脸上有惘然之色。

    “你就是许君?跟本仙使走吧。”

    巡仙使神色冷傲地说道。

    许君茫然问:“去哪里?”

    “去了便知,快过来。”

    巡仙使有些不耐烦了。

    许君有些拿不定主意,回头去看掌门。

    林中流干咳一声:“仙使,凡事总有章程,许君乃灵台弟子,你要带她走,便该说说去哪?去做什么?”

    “嗯?”

    巡仙使语气森然起来:“林掌门,你是不愿放人?”

    林中流硬着头皮道:“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我总该知道原因。”

    巡仙使道:“仙门巡仙使办事,从来不需要解释,你,不懂?”

    说着,气势张扬,场面气氛,顿时萧杀。

    他,赫然是一位实力强劲的阳神。

    闻言,林中流黯然叹息,面对如此强势的仙门巡仙使,恐怕只能让许君跟人家走一趟了。

    “我不懂。”

    说话声中,赵灵台缓步走了出来,一直走到许君身边,神色平静:“就算你来自仙门,就算你是什么巡仙使,你也不能到灵台来说要带谁走就带谁走。如果是好事,便得征求当事人的意见,她同意走,才会走;如果是坏事,你把人带走后,卖了呢?杀了呢?又或严刑逼供什么的,谁保证她的安全?”

    他说得不紧不慢,就像在讲述一个基本的道理:“许君是灵台弟子,既入灵台,便是灵台的人,没有任何人能强迫带她走。你,不行,就算是昆仑门主来,也不行!”

    林中流等人听了这话,一个个脸上神色精彩至极,好几个人都听得呆住了。

    “这胆子……”

    苟秀正使尽吞口水,他从没有见过有人敢如此跟仙门中人说话。

    “放肆!”

    巡仙使怒喝吐声,身子从原地消失,下一刻,已经出现在赵灵台身前,一掌拍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