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我从天上来 > 第八十五章:斩杀
    (南朝书友群:200702009继续招兵买马中,妹子欢迎!)

    “走,夫人小姐,你们往后山走!”

    云远山遭遇重创,但还没有死,奋起最后的力量,仗剑迎上来,要为两女争取逃走的时间。

    罗夫人搂住女儿,脸色黯然了下来:大雪封山,峡谷早被积雪封住,没了后路,她们能往哪里去?至于听从邪道的话,交出东西,恐怕也是难逃一死;但不交出,即使能保住性命,更可能是生不如死……

    面对垂死挣扎的云远山,外魔倒也不敢逼得太紧,站定了,冷眼相看,他看得出来,这个白发老者绝不会支持得多久,很快便会生机断绝,倒地身亡。

    “吱吱吱!”

    这是脚步踏在积雪上所发出的声响,一个人从后面慢慢走了过来,全身包裹得紧,头戴斗笠,抬起头时,只能看见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他身前有只小狗,右肩上还蹲着只大猫,看上去,颇有些怪异;而其手中并没有把持武器,而是拄着一根长约三尺的树枝,大概是半路上捡的,用来走路。

    这人的突兀出现,让诸人俱是感到一愣神。

    邪道目中异光闪现,已看出来者赫然是修士,而且为结胎境的,当即踏前几步,拦在他:“朋友止步,不想死的,立刻滚!”

    他与外魔联手,一向骄横惯了,肆无忌惮,连十大宗派的高额悬赏都不怕。仗着法器之威,对于元炁境的云远山都敢下手,自不会在乎一个结胎境的路人。

    赵灵台看着他,一语不发,脚步未停。

    “找死!”

    邪道喝一声,掐手一指,手中五行鬼婴幡异动泛起,那只鬼婴头扑出,朝着赵灵台咬去。

    一时间,阴风阵阵,冤魂呼啸。

    啪的!

    下一刻,邪道惊愕地发现,鬼婴并没有咬到对方,原来是那只走在前面的小狗突然跳起,为牠的主人挡招,被鬼婴拖进了旗幡内,消失不见。

    不过这只是个小插曲,邪道并不在意,一只小狗而已,到了鬼婴口中,最多几呼吸间便能吞噬吃掉。

    他冷笑一声,稍等片刻,便要再度催动旗幡——

    “咦?”

    邪道发现有些不对劲,意念驱驭之下,这面被他淬炼浸淫了几十年的灵品法器旗幡竟是没有反应。

    这是怎么回事?

    他吃一惊,赶紧再度催动意念,然而手中的五行鬼婴幡如同死物,意念激发进去,好像泥牛入海,渺无动静。

    “这,这个……”

    邪道从没有遭遇到如此境况,觉得冷汗都要出来了,要知道,这面旗幡不仅是灵品法器,还是他的本命物。但当下的状况,便是有人将他与自己的本命物隔绝了,而且还是在不知不觉的情形下发生的。

    按理,这绝无可能!就好像有人在割你的肉,你却毫无知觉,简直荒谬!

    “一定是有些地方不对……”

    邪道下意识地退后一大步,甚至用力摇动起手中旗幡,觉得会不会是鬼婴今天进食得多,进入了睡眠状态……

    “老邪,怎么回事?”

    那边外魔发现异状,开口问道。

    邪道疑惑回答:“我也不知道,你先回来,杀了这人。”

    外魔闻言,不再多说,身子一阵模糊,随即消失在原地,与满地雪白融为一体——他精于隐匿躲藏之术,雪地、绿林、山石……各种地形,信手拈来,都能模拟同化,让人无从分辨。甚至他潜伏到了目标身边,目标对象仍是懵懂不知。

    凭着这招,再加上往生落魄铃,其不知越境斩杀了多少高手。

    见状,邪道顿时放心下来,对于老拍档的拿手绝招,他相当了解,简直无往不利,十拿九稳。峡谷内胸口流血的云远山便是最新的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即使境界要高两个阶段又如何,还不是失魂落魄,,乖乖受死。

    “喵!”

    似乎感觉到了不安的气息在靠近,蹲在赵灵台肩膀上的猫妖赶紧叫唤出声,示警!

    不得不说,在某些方面,动物的天赋性往往超乎常人。

    “该死的猫!”

    观战的邪道心里暗骂一声,不过也不担心,这猫虽然能察觉到一点气机,但并不能准确捕捉到方位,换句话说,外魔在左或右,或前或后,都是不确定的。

    赵灵台忽而举起了手中树枝。

    几乎同时,铃铃铃!

    清脆悦耳的铃铛声打破了雪地上的安静,外人听着,还以为是风铃在奏鸣,别有韵味。但只有置身于铃声之内的人才会明白,这铃声是多么可怕:

    铃声响起,失魂落魄!

    这是催命的声响!

    蓬!

    一团雪花爆开,外魔一跃而起,就在赵灵台身后不足三尺处,手中一柄利刃,像一条阴狠的毒蛇,狠狠地刺向赵灵台后背。

    嗤!

    干脆利索的脆响,血花飞溅而起,在雪白的地上画成朵朵红梅。

    “好……”

    邪道脱口而出的欢呼,喊了一半,生生戛然而止。他猛地看清楚,在电光火石间,那人轻巧转身,手中树枝迅猛地点入了偷袭的外魔的喉咙要害处。

    树枝是普通的树枝,甚至是根枯枝,所以才会从树上断落,掉在地上。

    但在赵灵台手中,这枯枝赫然变化,仿佛变成了一柄剑。

    现在这剑锋便准确无误地刺入了外魔的喉咙。

    “你……”

    外魔挣扎的声响嘶哑而充满惊恐,如同一只垂死的鸭子。

    他心中惊骇,无以伦比,倒不是因为这妙到毫巅的一剑,而是对方根本没有受到往生落魄铃的丝毫影响。

    自从获得这枚灵品法器,外魔用它对付了近百名高手,从无失手。

    现在,这是第一次!

    但一次,已足够要命。

    赵灵台手腕轻轻一抖,枯枝抽出,一道血箭飙出,外魔口中咿唔作响,说不出话,仰天倒下。

    由此至终,赵灵台都没有说半句话——他一向不喜欢跟死人说话。

    “喵!”

    猫妖兴奋地叫唤一声,跳跃下去,扑到外魔尸体上,一对爪子乱扒,很快便扒弄出几件事物来,其中一枚拳头大小的黄铜铃铛非常醒目。

    猫妖一口叼起,摇头晃脑,铃铛便轻快地响动起来——这时候的铃声,没有法力催动,当然毫无异样了。

    “你,你!”

    邪道惊骇出声,转身便逃。真是当机立断,毫无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