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我从天上来 > 第八十三章:追杀
    短兵相接,惨叫呼号,战场便在隔壁不远。

    赵灵台一皱眉头,那队人马人数不少,修为不弱,竟有人打他们的主意,这便超出了一般的江湖仇杀范畴。

    想起某些传闻,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整个小镇都被惊动,不过寻常百姓哪里敢冒头,关门闭户,只希望不会被祸及池鱼。

    战斗结束得快,不过一刻钟时间,便宣布告终。听得出来,最后兽马队伍赢得了胜利,将一众来犯之敌斩杀。不过他们觉得小镇已不再安全,一番收拾后,马车辚辚,选择连夜离开。

    赵灵台坐在房中,继续闭目养神。

    第二天清晨,他一跃而起,精神奕奕,向屋主夫妻告辞。昨晚的争斗,可把夫妻俩给吓得不轻,一晚没睡好。

    出到外面,经过挂角客栈时,见房屋崩塌了一大块,到处都有打斗的痕迹,有殷红的血迹流淌在上面,一具具尸首横陈——昨夜那队人马走得急,竟没有处理这些。

    有些胆大的百姓站在那看,早有人去报官了。

    赵灵台摇摇头,迈步离开小镇。

    他的步伐,依然稳定,不疾不徐。路上积雪颇深,人走过时,留下两行足迹。

    将近巳时,赵灵台看见前面有三匹兽马倒毙在路上,不远处,骑士的尸首倒在那儿。

    “咦?”

    走近来看,赵灵台发现不管人或马,死状都极为惨烈,被开膛破肚,内脏被掏空,消失不见。而雪地上,竟没有见到流淌出来的血迹。

    他心一动,小狗凭空出现。嗅一嗅,点点头。

    怀中的猫妖也仿佛嗅到了某些让牠不安的气味,身子扭来扭去。

    赵灵台有了决定,小狗立刻走在前头,开始带路。

    走不到百米,前面有两辆马车倒在路上,已经被砸坏,散了架,里面装载着的一箱箱事物散落一地,绫罗绸缎,都是家居行礼。

    再走一段,看地上痕迹,那队人马却是逃离了官道,往右边拐去了。

    赵灵台望向那边,但见一片莽莽山脉,由于下了几天雪的缘故,但见白茫茫的,当真是青山白头。

    因为每隔一段路,都有兽马和骑士倒毙在地上,所以很容易便跟了上来。

    由此猜测,那队人马定然是遭遇了强敌,只得一边逃,一边抵抗。但根据沿途情况,死去的兽马和骑士,几乎要占据总数的三分之二了,再加上昨晚的死伤,恐怕这支人马凶多吉少。与此同时,几乎所有的马车都被遗弃了下来。

    在其中一辆马车之上,赵灵台甚至见到里面装载的竟都是黄白之物,满满一车,财富惊人。

    但赵灵台只看了一眼,便继续跟踪下去。

    很明显,这车巨额财富被扔在这,表明车队主人不在乎,追杀而来的强敌也不在乎。

    走在前面的小狗忽然停步。

    赵灵台走过去,便发现雪地上有根异物,长约半尺,圆柱形,乌黑色,上面生长着一片绿色的绒毛。

    看真些,竟是一截断指!

    此指长短大小,以及形态,明显异于常人,断口流出的血,竟是绿色的,带着一抹腥臭。

    “果然如此呀……”

    赵灵台加快了前行的脚步。

    ……

    大雪封山,攀爬极难,山麓处有个峡谷,雪白的地上,此刻却有道道殷红溅落其上,染出一片片雪里红的境况,让人触目惊心。

    六名通玄境的骑士手执长剑,守在峡谷口处,死战不退。他们所要对抗的,是一尊人形怪物。身材高大,足有八尺左右,全身披戴一副铠甲,青蓝相间,绝非凡铁所铸,利剑劈砍上去,铿然作响,溅起些火星,却安然无恙。

    这是一尊武装起来的僵尸,行动并不如何迅猛,各处关节僵硬,看起来很是笨拙的模样。

    但这只是牠的伪装,当其发动攻击的时候,双爪挥舞起来,狂暴如风,一瞬间便能带走一条性命。

    僵尸之后,站着一道矮小的身影,全身黑袍,头戴斗笠,根本看不清面貌,他的手上,拿着一面旗幡,一尺高,旗杆血红,旗面漆黑,为三角形。

    “啊!”

    争斗间,一名骑士露了个破绽,猛地被僵尸一把抓住头颅,一拧,咔擦一响,再往后一甩,这骑士的身体便往后飞去,最后噗通一响,落在矮小身影的身前。

    嗡!

    矮小黑衣人手中把持的三角旗幡有异动,随即一股阴森暴虐的气息蓬发,一个鬼头从漆黑的旗面上探出,扑到骑士身上。

    这骑士遭受重创,但并没有死,眼睁睁被鬼头开膛破肚,真是惊骇欲绝,痛不欲生。

    好在很快,他便生机断绝,死于非命。

    吃完他的五脏六腑,鬼头又缩回旗幡内,消弭不见。

    “夫人,这邪道手中拿着的,便是那五行鬼婴幡,极为恶毒凶猛,专门以人的五脏六腑为食。”

    峡谷内还站着三人,两大一小,小的约莫十一二岁,是个白净的女孩子,一双眼睛乌溜溜的,她看到鬼婴吞噬骑士脏腑的一幕,小脸都吓得发白起来,紧紧抓住身边那妇人的手。

    妇人衣装华贵,身段妖娆,像是三十几,又如同二十多,一对水汪汪的凤眼,分外妩媚,看着她,立刻便能知道为何总有人说“女人是水做的骨肉”。

    说话的却是一个白发老者,背负一柄长剑,气息沛然,赫然是位元炁境的高手。

    他目光敏锐地盯着外面那个矮小的黑衣人,沉声道:“夫人,这邪道修为不过结胎,但那五行鬼婴幡却是件灵品法器,威力巨大。另外,江湖皆说‘邪魔外道’,如今邪道在此,那外魔肯定便在附近,伺机而动。”

    美妇一咬嘴唇:“山老,你就说我们还有没有机会突围?”

    那山老面露苦笑,随即掷地有声:“夫人小姐,你们但请放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便不让人碰你们一根毫毛。”

    “桀桀,云远山,你还以为是二十年前呀,在此大放厥词,不怕让人笑掉大牙。”

    怪笑渺渺,并非出自那矮小黑衣人之口。

    “外魔?”

    云远山一颗心慢慢沉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