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我从天上来 > 第五十二章:争剑
    “峨眉寻欢公子在此,闲杂人等退避!”

    声如洪钟,“峨眉”二字,便代表着权威与霸气。

    三大仙门,三尊庞然大物,他们一向习惯于高高在上,在幕后操纵一切。现在出现在小南海,并自表身份,那就表示寻欢公子对飞剑志在必得。

    “该死的峨眉,他们不是来找龙窟秘藏的吗?怎地连这把飞剑都看上了……”

    一人恨声说道。

    “可不是,堂堂仙门,堂堂三大公子,还要与我们争食,不嫌跌份?”

    有人附和道。

    一人冷笑:“哼,弱肉强食,向来如此。你们以为仙门就会高尚无私,就会光明正大?我呸,他们龌蹉起来,比江湖帮会都不如。”

    “噤声,你们都嫌命长了不是?在背后非议仙门,被寻欢公子听到了,看你们怎么死。”

    听到这话,众人心中一寒,不再吭声,纷纷划动舟揖,远远避开寻欢公子的画舫,生怕遭受池鱼之祸。

    先前剑光破水而现,动静不小,不但小东海的寻剑人看到了,南海郡里的不少人也被惊动,纷纷纵身,奔赴赶来,不用多久,湖边岸上,人影绰绰。

    他们没有船。

    好几个建立在岸边的船坞,众多小船早被租赁一空。

    这些船坞,都有一个共同的老板,飞剑异动,看守船坞的伙计们赶紧禀告给老板知晓:今晚的收入,绝对可观。只是如果飞剑被人拿了去,那也意味着这门生意做到了尽头。

    租不到船只,赶来的一干人等好不焦急,却也有不少人果断地飞身鱼跃入水。

    对于修炼有成的修士而言,学会游水并不难,而且他们气息绵长,能在水底潜行很长的一段时间。

    飞剑本来便是沉没在湖底里的,如果能把范围圈定,人在水里,即可浑水摸鱼。

    不少人都有此念,仙门虽然可怕,但仙缘更有吸引力,值得放手一搏。

    于是乎,一条条身影仿若下饺子般,落进了水里。

    “该死的杂鱼们!”

    画舫上,古公显然注意到了这番动静。亮出“峨眉”的名号,这些人居然还不懂得知难而退,真是自寻死路。

    坐在画舫中的寻欢公子更是不愉,左手手指轻轻抚摸着右手大拇指上的一枚碧玉扳指。熟知他的人,却是知道,这是他要发怒,准备大开杀戒的表现。

    三里地并不远,不用多久,画舫便已赶到。

    站在船头的古公抬头一眼,不禁愣神,因为他看见早有一艘乌篷船停在了那儿。

    此时,虽然有不死心的修士不愿就此放弃,但他们基本都选择了潜水,所以偌大一片湖面上,几乎找不到靠近的船只。

    除了眼前这一艘。

    难不成已被人捷足先登了?

    古公心里一个咯噔:其实这把飞剑对于自家公子而言可有可无,只是先前已经发话,势在必得,如果落空,便等于被打脸,不但打了公子的脸,还打了峨眉的脸。传扬出去的话,有损门面。

    这样的事,决不能发生。

    望见那乌篷船,寻欢公子霍然起身,目光灼灼地盯着坐在乌篷船船头的那个人。

    此人一身青衫,头戴一顶宽大的斗笠,把面目遮掩得密密实实,瞧不出丝毫端倪,显得神秘。

    古公沉声问道:“阁下何人?”

    然而对方并未回应,仍是坐在船头上不动,似乎在凝视湖水,怔怔出神。

    “找死!”

    遭受了轻视,古公心头火起,双目一凝,意念之下,对面乌篷船下面的湖水汩汩发响,如同被煮滚了一般,下一刻便要翻腾起来,将乌篷船吞噬掉。

    便在此时,那神秘人站了起来,其身量颇高,形体高挑,身后背负一剑,剑很长,几乎都与他身高等齐了。

    这一站,如同万斤重量压在乌篷船上,压住了将要沸腾的湖水。

    砰!

    古公脚步一个踉跄,眼眸闪出一抹震惊之意。对方轻描淡写间,便已破了他的法门,使他受到了些反噬,气息作乱。

    “昆仑听雨!”

    寻欢公子却认出来了。

    仙门三大公子,成名于仙门大会,作为新生代最为杰出的代表,他们深受师门器重,被视为最有可能晋升人仙,并能成功飞升的俊秀——话说回来,由于某些缘故,其实三大仙门也有些年头没有人飞升成仙了。

    是以三大公子的涌现,寄托了仙门们的希望所在。其中峨眉寻欢,性格最为张扬,行事乖张;而小雷音寺的拈花则淡然宁静;至于昆仑的听雨,却是最为神秘,常年戴着一顶斗笠——斗笠并非凡品,乃是一件加持级别的法器,可隔绝外人窥伺。

    “公子”之名,其实并非他们自诩,而是外界取的,寻欢公子本命“李红尘”,他出入之际,身边总是佳人成群,寻欢作乐,才得了此号;拈花公子入空门,法号“空印”,名号源自他修炼的,也是小雷音寺最为出名的《拈花禅》;昆仑听雨公子,则是他的名字,便是叫“唐听雨”。

    俗话有说:人的名,树的影,很多时候,当绰号外号这些叫起来后,反而本名被人忽略了。

    在仙门大会上,三大公子实力不相伯仲,形成平手,他们修炼的道统也是各有特色,空印纯粹禅修;李红尘剑法双修;唐听雨却是剑修。

    也许,这正是唐听雨出现在此的一大原因,身为剑修,对于赵灵台留下的飞剑,怎么会没有兴趣?

    李红尘盯着他,慢慢道:“你果然也来了!”

    唐听雨开口,他的声音略显低沉沙哑,颇有几分不真实的感觉:“峨眉与小雷音寺都来了,昆仑岂能落后?”

    “这么说,你一定要与我争了?”

    李红尘语气不善。

    “呵,不是我与你争,是你要来抢我的。别忘了,我先在此。”

    唐听雨语音飘忽。

    李红尘却知道,对方的声音被那顶法器斗笠所影响,根本不是原声。

    “好好,仙门一别,匆匆数年,我便来试试,看你有多少进步了。”

    说着,李红尘双袖一拂,人飘然而起,如同一只矫健的大鸟,朝着乌篷船扑去,人在空中,声音再起:“赌约不变,若我胜了,你便取下斗笠,让我瞧瞧‘昆仑一夜谁听雨’,究竟是何许绝世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