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我从天上来 > 第三十三章:生意
    回到铁铺的赵灵台看上去颇为疲惫,躺上竹椅子就不想动了。

    打铁的阿奴瞥他一眼,没有说话。

    这两天,铁铺的热度在不断下降。兵器架上的剑器都拿光了,天天守着,看阿奴师叔打铁也不是个事儿。

    况且,掌门林中流已经发了话,让弟子们不要再去围观,打扰阿奴师叔修炼。至于铁铺出品的剑器,从此以后,全部交给门派,统一安排处理。

    这一下,本想守着火炉等新品出来的机会都没了。

    少了叨扰,乐得清静。

    “喂!”

    “喂喂!”

    赵灵台正闭目养神,听到叫声,微微抬头看去,就见到右方不远处,一个胖子正在那探头探脑地叫唤着。

    这胖子,看着眼熟……

    赵灵台起身走过去。

    胖子一脸笑容,双眼被两颊的肉都给挤得成一条缝了:“赵兄弟,可还记得我么?”

    “眼熟!”

    胖子笑容不减:“当日你到灵台镇,我们打过招呼的。”

    赵灵台:“对,你还给了我三文钱买包子吃。”

    “呵呵,小小意思,不成敬意啦。第一次见到赵兄弟,我便知你不同凡响,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啧啧,说得多好。”

    胖子面不改色。

    赵灵台问:“胖兄果然是有门路,可进入山门。”

    胖子搓了搓两只肥厚的手掌,咳嗽一声,挺直胸膛:“正式自我介绍,我叫陆涛,乃是灵台右台峰外门弟子。”

    “你是灵台弟子?”

    这一下赵灵台倒觉稀奇了。

    陆胖子道:“是呀,灵台镇上,很多人都是剑派弟子的。”

    听他这么一说,赵灵台明白过来。

    其实各个宗派都有这般情况,有不少外门弟子到了一定年纪,可修为始终难以进步,自觉修仙无望,便会进入凡俗做事,有的在门派分馆,或其他据点工作,但更多的却是自谋出路。

    毕竟门派资源有限,不可能让那么多弟子养老。

    这也不算是扫地出门,出去之后,不少人生活得颇为滋润,到底是修行过的,有本事在身,不愁没饭碗。

    陆涛便是其中一员,他今年已经四十五岁了,但修为卡在出窍与驱物之间,始终迈不过去,入门练了数年,始终无果后,直接请退下山,在灵台镇做起生意来。

    其性格八面玲珑,识人不少,在镇上混得风生水起,娶了两个老婆,三个妾侍,用他的话说:“如此生活,神仙不换!”

    前些时日,萧剑枫带着重伤的江上寒上山,此事轰动一时,灵台镇颇感震惊。毕竟它是依附剑派而存在,如果剑派出了事,唇亡齿寒,镇上的日子也不好过。好在最后阿奴横空杀出,以雷霆手段锤杀萧剑枫,迅速稳定了局面和人心。

    有传言说,阿奴已是人仙。

    即使不是,也已经无限接近……

    虽然萧剑枫只是个阳神初期,但阿奴如果没有压倒性的实力,根本无法如此轻松地把他打杀。

    还有人说,阿奴实则是赵灵台早就安排好的一个后手,一直隐忍至今,就是想看看哪方势力绷不住,不长眼,要来进犯灵台。

    这个说法颇有理据,以赵灵台的惊才绝艳,他要飞升了,怎么会不在剑派内安排后手?

    三个嫡传在明,阿奴在暗,相辅相成。

    折了一个江上寒,出了一个阿奴,灵台实力不减反增,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在没有完全摸清楚阿奴底细之前,可能又得蛰伏下去了。

    阿奴成了热门,他出品的剑器同样炙手可热,不少剑派弟子以拥有一件为荣;原本的废铜烂铁一下子成了抢手货,价位暴涨。

    据说,外面更有人开出了不菲的价格,要收购这些剑器。

    陆涛听闻此讯,作为生意人的神经立刻敏感地转动起来,赶紧上山。得知铁铺的剑器早已被“抢”一空,顿时失望不已,只得托人向那些获得剑器的外门弟子收购;另一方面,他转悠到铁铺边上来,正好见到了赵灵台。

    这个“河西少年”早已今非昔比,贵为阿奴师叔的学徒,还带着阿奴师叔的腰牌,可任意出入外门内门,羡煞旁人。

    陆涛却不死心,叫赵灵台过来,看能否搭上这条线,如果赵灵台愿意合作的话,那就发达了。

    “你也想要剑器?”

    赵灵台懒得与胖子废话,直接问道。

    陆涛笑答:“正是,我可以给高价的。”

    赵灵台不吭声,转身回到铁铺,对阿奴道:“这一把,打好了吧?”

    阿奴看着锤下的那条剑胚,也就打得六七分那样,算是成型了,至少看上去,勉强认得出是把“剑”。

    “好了。”

    当即用铁钳夹起,直接放进旁边的水盆里,滋滋声响,迅速冷却。

    过了一会,赵灵台便拿着这条“剑器”走向陆涛:“给你的。”

    胖子连忙接过,笑容更甚:“多少钱?”

    “钱?”

    赵灵台淡然一笑:“你已经给过了。

    “啊,什么时候……”

    胖子脑子也算灵光,很快反应过来:赵灵台所说的,应该是当日在镇上给予的那三文钱。

    赵灵台道:“还有,希望你不要再来。”

    胖子讪讪然,心里明白这条路子走不通了:阿奴师叔的学徒,果然也是怪人一个。

    不过今天他没白跑,等于白得一柄剑器。此物看上去黑不溜秋,仅具雏形,但数百两银子随便卖,真是一本万利。

    ……

    时光荏苒,转眼已进入八月。

    这天,灵台热闹起来。原来是苍山与七星观两派各派了代表联袂而至,前来拜访。

    十大宗派中,这两派与灵台走得近,当年赵灵台尚在人间时,与两派的掌教等人都打过交道,有些交情。

    现在,两派组队前来,他们此行所释放出来的态度和立场对于灵台而言,极具战略意义。林中流不敢怠慢,吩咐下去,要用高规格来接待。

    与此同时,作为风头人物,阿奴也得进入内门,参与款待。

    阿奴知道分寸,自不推脱,带上赵灵台,直接住回内门原来的庭院中。

    这座院子依然为他留着,没有丝毫改变,只是平时安排人来清洁打扫而已。

    因为总有些人,总有些位置,是永远无法被替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