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我从天上来 > 第三十一章:心魔
    (感谢“冰乐”“农民”“猫小”“墨夜”“蝌蚪”“慕思”“如水”“莫莫”等的慷慨打赏!)

    夏日炎炎,正是最为酷热的月份;山林之中,知了在拼命嘶吼着,吵闹成一片。

    左灵峰上,不少地方成为了外门弟子的练剑小天地,他们上完课,常常会到树荫底下,或单独,或三五成群地,到此揣摩消化在课堂上学到的剑法招式。

    这般行为有助修炼,剑派自是鼓励支持。毕竟那么多弟子,长老不可能面面俱到,只能讲解一些疑难问题,更多的东西,基本都靠弟子们去练习,去领悟,去提升。

    提升是一个清晰的过程,从外门到内门,足够优秀的话,可成为嫡传。

    灵台九大长老,其中大半都有了嫡传弟子;而三位掌门,只得方下峰一人收了弟子,林中流和江上寒两个,门下都是空的。

    “嫡传”,乃是当成继承人来培养,倾囊相授,衣钵相传,毫无保留。

    因此得千挑万选,几番考验,最后才会收入门下。在数量上,一般只会收一人,最多不会超过三个。毕竟资源有限,人数多了,反而容易出问题,形成恶性竞争。

    不过这些,对于年少的外门弟子而言,颇为遥远,只能当成一个梦想。他们目前最重要的,便是打好基础,练好剑法。

    “小安,你今天精神不好,昨晚又做噩梦了吗?”

    一处清幽路径,两个少女并肩走着,其中一个,正是许君;另一个少女面目算是清秀,身形瘦弱的样子,脸色有些发白。

    那小安点点头,轻“嗯”了声。

    许君抓住她的手,安慰道:“小安,你不要整天胡思乱想,都过去了。”

    这小安,正是那晚在渡头镇的幸存者之一,她当时被柳随风打伤,来到剑派后,休养了好些日子才痊愈,不过由于受了惊吓,精神不济,常常发恶梦,难以专心修炼,修为停滞不前。

    而许君,却已经破境,迈入驱物了。

    小安伸手抓着衣角,低着头,轻声道:“许君,我该怎么办?我觉得,我可能不适合修炼……”

    “怎么会!”

    许君说道:“如果你没有天赋,就不会被选中,加入剑派了。”

    小安眼眶微红:“但是,如果不被选中,阿火、吴山他们就不会死。所以说,走这一条路,到底是对是错?”

    许君闻言,不知该如何劝慰。

    说出这番话,表明小安的道心发生了动摇。

    换句话说,便是有了“心魔”。

    心魔之事,自古有之,广泛存在于修者群体当中,不管修为高低,甚至可能修为越高,心魔越是强大。

    心魔是修炼路上的一大阻难,必须跨过去,否则的话,便无法进步,甚至会遭受反噬,变得疯疯癫癫。

    据说,在人仙飞升之际,心魔会跟随天劫一同来临。不少强大的修者明明境界已经达到了圆满,却因为有了心魔,而无法飞升成功。

    现在,小安因为遭遇劫难,而产生了心魔,对修炼的前景有了怀疑。在她看来,如果没有被选入门,如果没有追逐修仙之梦,而是呆在家里,可能会过着安稳的小日子,嫁个好郎君什么的。

    那样,可能更幸福!

    如此想法,没有错对之分,只是一个选择罢了。

    人生百年,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选择问题,衣食住行,其实都是选择。有的选择,改变的是你的品味;而有的选择,直接改变了你的人生轨迹。

    许君也不过是个驱物境的新人弟子,对于有了心魔的小安,只能说些安慰的话,别的,不知如何去做。

    “许君,我今天没精神,就不和你练剑了,先回剑舍休息,你自己去吧。”

    小安说着,转身走了回去。

    看着她单薄的背影,许君忽然觉得,小安可能第一年就坚持不下去,而选择下山离开——剑派门规,入门不足六个月的新弟子,如果萌生退意,可下山回家,而无需承受任何责罚。

    这个门规颇具人性化,因为总有些人,无法忍受修道的寂寞和残酷。

    那么,小安会下山回家吗?

    许君莫名伤感,她的朋友不多,同一批从扬州出来的小伙伴,大都葬身在渡头镇了。

    小安,算是跟她比较合得来的。

    “每一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而在修道路上,总有人会不断变化、离开、甚至死去,当你忍受了这一切,到了最后,你就会发现:寂寞,不过如此!”

    突然之间,一把带着沧桑之意的声音响起。

    许君被吓一跳,循声看去,被一丛树荫给遮掩住,看不到人在哪里。

    “是谁?”

    少女叫了声,警惕起来,玉手按上剑柄。她小心翼翼地朝右侧走去,拨开些丛木,就见到前面一块空地,有一块青石——这青石算是灵台特产,不管是内门还是外门,都有着不少,在山上随处可见。

    由于当年赵灵台是躺在这么一块青石上遇到仙缘,此石在剑派中便成了热门,被弟子们当成了椅凳,甚至小床,练剑累了,便往上一躺,小憩一会,而或干脆睡着。

    现在空地上的这块青石上便躺着一个少年,身上没有穿剑派的服饰。

    “是你?”

    许君认出了赵灵台:“你怎么能偷听我们说话?”

    赵灵台坐起来,双手一摊:“我一早便在这躺着了,睡得好好的,你们走过来把我吵醒,怎还能怪我?”

    许君一听,觉得真是那么回事,反而有点不好意思,大眼睛眨了眨:“这些日子,你都不去学剑堂,你,不想学剑了?”

    “学呀,我不正在学嘛。”

    许君狐疑地打量他一眼:“哼,刚才还说从早上睡到现在呢。”

    赵灵台呵呵一笑:“你不懂,我学的剑可不同。”

    “有什么不同?”

    许君质疑问道。

    赵灵台道:“你忘了,我是谁的学徒?”

    这么一说,许君倒有点信了。近来,关于阿奴的故事一直在发酵,在剑派中传扬开来,只是最新版本与以前截然相反。以前都是批评阿奴无法学道,不会学剑,铸剑又不成……诸如此类,基本全是反面;而今舆论逆转,却都是说阿奴守在铁铺,乃是得了祖师爷的特殊传授,数十年如一日,卧薪尝胆,千锤百炼,终于悟道,成为顶尖高手……

    那么,作为阿奴的学徒,赵灵台不走寻常路,反而正常得很,

    “你不信?要不,我与你过几招?”

    赵灵台说着,拿起了那柄无锋重剑。

    “好。”

    许君答应得爽快,她本来是要与小安对练的,小安走了,换成赵灵台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