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冒牌职业大神 > 第578章骑马
    而此时此刻,现场的大屏幕刚刚好分别给了坐在电脑前的两个选手一个特写,无论是罗燃还是松本元寿,表情竟然惊人的相似。

    他不再好奇,他也不再恬淡,俩人都只是十分专注的样子。

    心无旁骛。

    第二局比赛开始。

    松本元寿选的职业方向是将军,比赛刚一开始时,他就毫不犹豫地使用了一串将军的技能:坐骑、点兵和黄巾力士。

    把兵和黄巾力士分散撒出去的同时,松本元寿操纵着他的角色幕府翻身上马,一下子窜了出去。

    他的举措让亮子表示看不懂。

    “召唤士兵再分散的派出去,这个很容易理解,依靠士兵视野侦察,算是将军在单人战上的一个优势了,等于不是睁眼瞎了。但在这幅图上骑马?”

    “废墟小镇啊,都没什么路,全是残墙断瓦,骑马都过不去吧,也不怕别了马腿儿?”亮子质疑道,“所有的职业中,骑马的将军是移动速度最快的,但前提是在平路上,在破破烂烂的城镇中,恐怕还不如法师快呢!”

    这个道理很简单,就好比一辆跑车,在小巷中开,一般情况下肯定没有自行车快。

    但要是“黑衣人”中的跑车就不一定了。

    松本元寿的马就好像有了这样的超能力,越墙爬房,丝毫不费力,幕府高坐其上,策马就冲进了城镇之中。

    但这毕竟不是什么超能力,马也是能跳跃的,只不过,操作马跳跃和操作英雄跳跃完全是两个难度,想要控制的精准,就更是难上加难了。有些小突起,只有几个巴掌大小,就这样,他都能控制着马稳稳踩上去。

    可见,松本元寿的基本功非常不错。

    亮子:“……”

    “看来这个松本元寿水平真的很厉害啊,一叶知秋,马骑得这么好,别的技术水平也不会差。”

    他又一次预测出错,又一次被打脸,只能靠着转换话头把这一笔匆匆带过。亮子悲催地发现,被中国选手打脸,远远要比被日本选手打脸让他可能接受。

    见此情况,亮子在心里默念:罗燃选手!千万得争气啊!来吧狠狠地打脸我吧!

    可赛场上的情况表明,罗燃的处境并不乐观。

    如果说上一场他还能和对手拼一下速度,看谁能先抢到制高点,这一局在这方面,罗燃干脆就没有任何的希望。

    刚翻过两垛墙,距离城镇的中心还有一段距离呢,他就和松本元寿遇上了。

    准确地说,他就被松本元寿堵到了。

    “我去,apm270了,还没开打呢,就飙到这么高了嘛。”

    日本方的导播正好把镜头切到松本元寿身上,只见他手指翻飞,不停地切着视角,同时控制着地图各个角落里的士兵和黄巾力士。

    他是依靠着排除法,才那么快就大概了解了燃烧的火鸟的方位,所以几乎没走什么冤枉路,就直接杀了过来。

    玩将军的手速必须要快,而且必须是多线程的,只能一心一用的人是绝对无法玩这个职业的。一个人控制几个不同的召唤物,没有这个本事是操作不过来的。

    松本元寿就是这样的佼佼者。

    “太快了太快了!不知道和咱们的第一将军王鹤相比,哪个更快呢?”亮子嘴里不自觉地念叨着。

    此时此刻,正在韩国随队打亚俱杯的王鹤突然鼻子一痒,打了几个喷嚏。

    “呸!谁骂我呢?”他愤愤说道。

    捕捉到燃烧的火鸟的身影后,松本元寿一边操控着幕府急往前冲,一边重新把士兵和黄巾力士召唤出来。

    他的目的很明确,不能给法师任何的空隙施法。法师技能大多都是群体攻击,如果使出,将军也好,他召唤出来的那些帮手也好,一个个地就都成为点心,完全就是送了。

    “看到松本元寿冲过来了,罗燃决断得也很快,转身就是轻跃翻墙,哎哟我去!”

    亮子突然发出一阵“惨叫”,因为燃烧的火鸟不知怎的,翻墙动作没有做到位,被墙绊了一下,直接摔了下去。

    “罗燃选手情急之中太慌乱了,这要给松本元寿机会了?一旦幕府跨过那道墙,近了身,怕是再也甩不开了!可惜了上一局大好的形势啊。”

    亮子还在隔空替罗燃干着急,松本元寿就已经追了上去,马跃墙头了。

    罗燃的“失误”让台下看着的队友也是心里一紧。

    “坏了坏了坏了,”任欢悦急的直皱眉头,有些焦虑地小声念叨着,“他怎么慌了啊,不应该啊。这小场面,至于的吗?”

    旁边的李栎笑着看向她,他觉得任欢悦才是那个慌了的人。

    大概是因为关心则乱吧。

    “小罗可是见过大阵仗的,他连李荔都敢单挑,不会因为一个还没交上手的松本元寿就慌了手脚的,”李栎轻松自如地说道,“像翻墙这种事情,我估计他闭着眼睛都不会出错,现在这样,其中必有诈。倒是你有些紧张了。”

    “真的吗?”

    任欢悦还正在半信半疑,就见一个水柱冲天而起,朝着松本元寿胯下白马的腹部就冲了过去。

    松本元寿对埋伏也早有准备,说时迟那时快,手底下一阵敲击,幕府猛然拉住马头,白马前腿腾空,仅仅靠着两个后腿站立了起来。

    多亏躲得及时,本来马跃墙头,会有一个仰角,如果在这一刻被水柱一冲,直接就能把幕府从马上给掀下去。

    但现在……

    “就这个吗?泉涌?”任欢悦有些失望地问着,“过于简单了吧!每个职业选手都能想到翻墙的时候会有埋伏啊,半渡而击嘛。”

    说话间就见本来已经稳当立住的白马,翻盏似的马蹄突然不自觉地反复蹬地,蹄子把地面刨出个坑来,这过程中,白马的两条后腿身不由己地往前挪动。

    前一秒还稳坐钓鱼台的松本元寿,下一秒就人仰马翻了。

    由于是九菊堂主场的关系,转播的镜头几乎大多数都是以松本元寿为视角的,往往看不到罗燃究竟做了什么。

    出了这个岔子,导播才把视角切了过来,从燃烧的火鸟的角度看过去,众人皆发出一阵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