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鬼手寒医 > 第1714章 死刑
    要是脖子被勒住,只要稍微用力,人头便会掉落,非常可怕的一个武器,原本是她提出不用武器的,现在竟然先用,真是越漂亮的女人越会撒谎。

    寒腾立马用双手反抗,可刚一接触手掌就开始流血,还带下了一些血肉,两手撑开抓着她的两只小手,不让这要命的东西靠近自己的脖颈,可虎口受伤严重,使不上力气,眼看着细丝离脖子越来越近。

    在这危机关头,一枚飞镖冲着佐藤良子的额头袭来,她侧了下头,斩断几根发丝,飞镖深深的嵌入一根树干中,他自然认得这个飞镖的主人,没想到这个时候她竟然出卖自己,这个她就是宫本樱子,胡燕子。

    “寒哥,我来救你了。”宫本樱子从黑暗中窜了出来,速度故意放慢了许多,如果在她没赶到他就死了,她的任务就失败了,之所以救他就是为了完成那长生不老药的秘密。

    胡燕子的出现也让寒腾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求生的意志力让他的手掌有了更多的力量。

    她从黑暗中冲过来,将手中的飞镖表全部射出,目标直指佐藤良子的头部和后背,此时她不能放手,侧头躲避了额头的一枚飞镖,后背却无法避开,那几个飞镖深深的没入她的身体,突出一口鲜血之后,寒腾抬起她的手,从下面逃了出来。

    可刚才的惊险让他出了一身的冷汗,连忙站到离她两米开外的地方,心有余悸的看着即将死去的漂亮女人。

    “你出……”佐藤良子只说了两个字,就被冲过来的胡燕子一个飞镖定在了额头上,睁着眼睛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明显是死不瞑目。

    “你怎么不让她把话说完?”寒腾有些埋怨她下手的太快了,他知道对方肯定是有话要说,却没想到关键时刻被杀了。

    “我在救你啊,你怎么还怪我,要不是我,你以为你现在还活着吗?”胡燕子怒怼他,看起来好像是气他把自己好心当成驴肝肺。实际上她是为了不让自己暴露,才杀人灭口。

    不想这个时候跟她争论,寒腾撕下衣服上的一块布包扎一下手掌便离开了,那些没死的人看到山口组老大死了,全都吓的撒腿便跑,很快就没影了,寒腾他们是最后才走的,临走的时候,将佐藤良子的衣服整理好,人死为大,死了恩怨也了了,将其手中的要命武器拿起来看了看,不由起一丝鸡皮疙瘩。

    这是个一米左右的丝线,两边是个圆形金属,这丝线还是银色的,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到,甚至比头发丝还要细,可是坚韧程度却超出人的想象,哪怕你用刀去砍都砍不断,因为它是纳米制成的,非常恐怖的一个武器。

    胡燕子想要这个武器,寒腾没有给他,还以自己救了他为由,想要这个武器,寒腾想了想,还是把这个交给了她。但是,一再提醒她,这个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不要拿出来用,这东西不仅伤人,更容易伤自己。

    他的两个手掌只是碰触到这丝线,竟然差点断成两截,简直比切割机还锋利。

    将武器交给胡燕子之后,看到佐藤良子手指上带着一枚黑色戒指。于是,摘下收入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在她身上搜索了一下,再无其他便离开了这里。

    第二天,关于青市东郊湾发生的事件就上了新闻,根据现场的情况,将这一事件定性为黑帮之间的火拼势力,而关于佐藤良子的死,在山口组中引起了强烈反应,其父亲华夏区山口组的总负责人佐藤一野,听到女儿被人杀死的消息,拍案而起,命令下面的人彻查此事,他要将凶手碎尸万段。

    这次事件席卷全国,几乎所有华夏媒体都播报了此事,省厅专门成立一支调查组来彻查此事真相,他们要给上面领导和下面百姓的一个交代。

    第三天的时候,警察再次找上了寒腾,他们在当时的现场采集的血液透析中,判定他是事件发生时在场的人之一,审讯过程中,他被抓来的其他没死的帮会成员指认为凶手。随即,他便成了此次事件的最大嫌疑人。

    这次是人证、物证都在,他想抵赖也抵赖不了,他自己也觉得想出去是不可能了,这可是死了几十号人,现在没死的全都指认他为凶手,现场还有他的血迹。

    第一次法庭审判,便是死刑,并且是立即执行,他们不服,提起上诉,仍然是死刑,维持原判,李连雪他们向更高法院提起诉讼,这次还是死刑的话,他们就只有向最高法院申请诉讼了。

    李连雪给他请了最有名的律师,可他们都知道打官司,只是为了延长他的生命而已。

    在一次审讯结束的时候,他要求和自己老婆见一面,警察同意了。此时,寒腾穿上了黄马甲,戴着手铐和脚链,俨然是重刑犯人的待遇,他和李连雪中间隔着玻璃,只能用电话说几句,他们只给了他十分钟。

    “连雪,不要再上诉了,没用的,早死晚死都得死。”寒腾咬了咬牙说道,这几次的上诉都是以败诉结束,他没有希望活着出去的,警察肯定是要杀他给百姓一个交代的,也算给上面领导一个交代。

    “呜呜呜呜,只要你不要认罪,你不认罪我就有办法救你出来的……”李连雪的眼泪顿时就下来了,她也通过调查知道,死的那些人都是一些坏人,可是法律就是法律,哪怕你去杀一个杀人犯,法律也会判你有罪。

    “难道你想要我的余生都在法庭中度过吗?这几天我也看开了,人的生命很短暂,早死晚死,迟早都是要死,让我平静的去吧,我也不想再让你们为我操心了。”

    随后,寒腾交代了一些身后事,他把自己在平安医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交给他们三个人,一人百分之十,医院以后就交给李连雪打理,还有自己在银行里的钱也交给了她,让她来分配,他提出一点就是希望他们抽出一点钱供古娟上大学,她才十八岁,还可以通过复读考大学,认识也是一场缘分,他希望在最后时刻能帮一把是一把。

    胡燕子呢?他交代留十万块钱给她即可,不宜太多,甚至交代自己死后手上的戒指就交给她保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