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尸婆神 >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吴半仙
    听他这么一说,岚莺可不干了,立刻就变了一副嘴脸,嘟囔着:“你不去你不早说,不就是钱嘛,这次又要多少?”

    “这不是钱的事,你们不懂,客户就是上帝,我要是不能按照约定时间把尸体送到,不但钱拿不到,尸体出了问题我还得负责,事情很大条的!”秋云解释道。

    “我有一个问题,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还需要赶尸吗,不是有专门运送尸体的公司吗,花的钱也不多吧,为什么不请人运送?”唐菁打开车窗,看着沿途的风景询问道。

    “这个……你们不懂,这里说话不方便,等到了我再慢慢告诉你们。”秋云看了一眼司机,对我们说道。

    司机一直在听我们说话,当聊到这些事情时,司机的脸色很慌张,车子开的好好的,都感觉有些飘了。普通人哪里听说过这些神怪的东西,也难怪司机大哥会这么惊慌,车子里确实不是说话的地儿,唐菁的问题也只能暂时放一放了。

    大概两个小时后,我们到了秋云说的县城,这里并不发达,很难想象他师兄居然会住在这么一个地方。

    下了车秋云跟我们解释刚才唐菁提的问题,他告诉我们,有些尸体运输公司是不会接的,这其中有很多忌讳。比如横死的尸体,这类尸体怨气重,一般运输车不会运送,就是价钱给的高也不行,他们很忌讳这个。

    还有一种就是仇杀的尸体,被仇人杀死,一般死相都会很难看,有的缺胳膊少腿,这对于专业运尸的小型公司来说,也是一种忌讳。他们最忌讳不完整的尸体,这种尸体一旦上路,合个关卡的手续不仅麻烦,而且车上有不完整的尸体,很容易出事情。

    还有一种就是跳楼死的,这类尸体也是给多少钱都不会运输的,另外有一种就是被车撞死的。总之非正常死亡的尸体,运尸公司不会轻易接手,因为以前出过事故,他们特别忌讳,通常只会运输因疾病而死的尸体。

    听完我感到很不可思议,原来连专业运尸体的还有这么多忌讳,我还以为他们都是无神论呢。看来这个世界上也不是人人都是唯物主义者,很多不能摆在台面上说的东西,其实大家心里都多少有点底。

    “说这么多,不就是想要钱吗,开个价吧!”岚莺打断了他,毫不客气的问道。

    “小莺你要是这么说,我就啥也不说了,你们爱怎么想怎么想,我是个生意人,我本来就要赚钱,但这次真不是借口,我要是不赶那趟尸,没办法跟客户交代!”他点了一支烟继续说道:“不过,你们要是真需要我,我倒是可以联系一下同行,让他们帮帮忙,顶多出点钱了事。”

    “说来说去不还是要钱,说吧,要多少?”岚莺问道。

    “这个嘛……其实不是我要钱,只是让同行帮忙需要钱打点,费用嘛,大概在三万左右,不过你们别担心,这笔钱我自己出。”秋云微微一笑看着我们说道。

    他可能只是想跟我们客套,我也跟他客套客套:“云哥,要不这笔钱算在我头上吧,不过我现在已经没钱了,等以后有钱了再还给你吧!”

    “既然兄弟你把话说在这儿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那就这样决定吧。”

    没想到他这次居然没再推让,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我只能苦笑面对,看来真被岚莺猜中了,这家伙确实是想要钱,说这么多一直在围绕着钱。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每个人都要生活,人家也没有义务免费帮助我们,要点钱也是正常的。

    我本来以为秋云的师兄住在这个县城就够低调了,没想到他还不是住在县城,居然是住在农村!

    乡下路不好走,不能开车进去,只好徒步行走,不过这对于我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长时间出没在深山老林里,我甚至开始厌倦了城市的喧嚣。有时候觉得住在农村反而更好,没有那么嘈杂,适合我这样的人修身养性。只是可惜,为了生活,不得不往大城市里挤。

    秋云的师兄姓吴,路上听他跟我们介绍他师兄,他说他师兄在附近一带特别有名,大家都叫他吴半仙。其实半仙这个称呼有些名不副实,不过他师兄的本事确实比他厉害多了,而且经常帮助别人,很少收钱,大概是人们都尊重他,所以就给了他一个半仙的称谓。

    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了吴半仙所在的村子,村里人大多也都认识秋云,他们很热情的招呼我们进屋喝茶。告诉我们半仙有事出去了,应该快回来了,让我们坐下来歇息一会儿,等他回来。

    我这人到哪都坐不住,总想到处走走看看,这个村子其实没啥好玩的,主要是村子外面比较好玩。

    村外是一条大河,河水很浅,而且水很清澈,就是那种一眼可以看到水中鱼虾的河流,在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了很多鱼虾还有螃蟹。

    我叫上岚莺,去了河边玩,让他们有事打电话就行。我俩在水里抓了很多小螃蟹,玩的不亦乐乎,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快到中午时,忽然看到一个人急匆匆的从上游走了过来,走到我们身边时,停下了脚步,并且对我们说道:“别在这里玩水了,快走吧!”

    “为什么,别告诉我螃蟹是你养的?”岚莺拿着小螃蟹,皱起了眉头。

    “我跟你们说不清楚,外地来的吧?反正别玩水就对了,这水里有不干净的东西!”那人面色慌张,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

    我正犹豫要不要听他的离开,这时就看到秋云和唐菁大步朝这边走了过来。秋云人没到,便挥着手喊了一声:“师兄,快过来,你们俩也别玩了,赶紧来!”

    我这才醒悟,原来这个人居然是他师兄,怪不得说话这么有底气,我差点把他当成了神经病人。

    “师兄,你可算回来了,怎么样,老鳖精的事情办妥了吗?”秋云上前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