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小匪闯天涯 > 第七十八章 甩个蔓吧
    “停车”河野秀子说道。然后她就下了人力车走到小宝面前。

    “我要去秋林买点东西,你就在这里等着。”河野秀子指着路边一栋大楼说道。两辆人力车也等在路边。

    小宝一边等人一边看着街上走着的熙熙攘攘的人们。

    穿民族服装的中国人,日本人和朝鲜人。更多的是西服革履看不出哪个国家的人。

    女人们穿着普遍大胆新潮,很多都穿着裙子,露着胳膊和大腿。害得小宝既想看又不好意思看。

    最害眼睛的是俄罗斯女孩子,头上是短短的波浪似的头发,挺着高耸的胸脯,裸着整条大腿趾高气昂的走在大街上。

    “看够了没有?”河野秀子手里拎着东西没好气的看着魂不守舍的小宝。

    “这个你拿着。”河野秀子说话间把一个有菜墩子的东西递给小宝。

    小宝抱在怀里觉得又轻又软,问道:“这是什么?”

    “大列巴你没见过?”河野秀子反问道。

    两个人力车车夫也低头笑这个没见过俄罗斯大面包的乡巴佬。

    小宝这时才注意到河野秀子换了一身中国旗袍穿在身上。

    小宝以前从来没有意识到河野秀子是女人,现在看见河野秀子袅袅婷婷的站在眼前一时惊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两辆人力车继续延大直街向东行去。小宝像第一次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一样眼睛都不够使了。

    “停”,人力车刚拐进一条小街没多一会,河野秀子就喊道。

    两辆人力车停在一栋三层小洋楼的前面。

    河野秀子付钱打发走两个车夫后,走到门前按响门铃。

    不一会功夫,一个身穿蓝布衣褂的中年女人走了出来。她看见河野秀子惊喜的叫了一声,忙过来开门。

    她接过河野秀子手里的东西转身就向屋里跑去。边跑边喊:“太太,小姐回来了。”

    河野秀子随后进屋。小宝抱着大面包跟在后面。

    小宝特意在门口蹭了蹭鞋底的土,这才走进小洋楼的里面。

    客厅的沙发上盘腿坐着一个老太太,手里拿着烟袋吧嗒吧嗒的抽着。

    这个老太太正好和齐二爷能配成一对。小宝心想。

    “你说的人就是他吗?”老太太的目光越过河野秀子落在小宝的身上。

    “大婶,你好。”小宝向来都是自来熟,他大咧咧的说道。

    站在一边的女仆装束的女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老太太不为所动,刀一样的目光盯着小宝。

    “甩干蔓吧。”老太太说道。

    “花,花纸蔓。”小宝结结巴巴的说道。没想到在这里能遇见同道!

    “花纸蔓?姓钱啊。不错呀。”老太太嘟囔着。

    “那您老人家呢?”小宝反问道。

    “你居然还问我姓什么?万人作,怎么了?”老太太翻着眼睛说道。

    “哎呀,您老人家是圣人姓。失敬,失敬。”小宝眉开眼笑的说道。

    “虎了吧唧的。你在哪找到的这小子?”老太太向河野秀子问道。

    “他原来是蛤蟆山的。”河野秀子答道。

    “蛤蟆山?我听说过。怎么着,蛤蟆山的香头子不烧了?”老太太问道。

    “蛤蟆山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沉默了一会,小宝答道。

    “你会做饭吗?”老太太突然问道。

    突然转移话题,小宝愣了一下说道:“在山上随便瞎吃,我会做一锅烩。”

    “会做乱炖就饿不死。你把这个小瘪犊子领到宁江胡同去住吧。别让这小子在我眼前晃悠,看得我心烦!”老太太没好气的对河野秀子说道。

    “走吧,我带你去你以后住的地方。”河野秀子说道。

    看着河野秀子领着小宝出去后,老太太问中年妇女:“你看这小子怎么样?”

    “看他走路,他应该是练过。他能一枪打死四海,这说明他的枪法也不错。”中年女人说道。

    “我是说他这个人怎么样!”老太太有些不耐烦了。

    “有一点天不怕地不怕。别的现在还看不出来。”中年女人答道。

    “要是没有一点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还怎么当胡子?”老太太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

    河野秀子带着小宝走出小洋楼,转了个弯又回到大直街上。穿过吉林街来到大直街与龙江街的交叉路口。

    “顺着这条街往里走就是宁江胡同。从这里到我们出来的地方并不远。你要记住了。”河野秀子对小宝说道。

    小宝到现在还抱着那个俄罗斯大面包。记住路该怎么走,对他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如果胡子记不住路,在山里迷路了那得是多大的笑话。

    不过小宝还是对着河野秀子点了点头。

    两个人沿着龙江街向里走,不一会就来到一座比刚才那座更大一些的洋楼前面。

    “是不是哈尔滨人都住在小洋楼里面?”小宝问道。

    “将来你有机会去道外看看,再到火车线两边朝鲜人住的地方看看就知道了。在哈尔滨只有极少数人才能住在这样的房子里。”河野秀子笑道。

    “这样的房子要买得花多少钱?”小宝大着胆子问道。

    “怎么,你要买一座?也不贵,满洲国的钱几万就够了。”河野秀子的笑意更明显了。

    你还不知道老子的身家吧?就是买几座也买得起。小宝暗想。

    “这座房子一半住着一家俄罗斯人。隔开的另一半归你住。”说完,河野秀子掏出钥匙打开院门,又打开房门示意小宝跟着就率先走了进去。

    “你跟我来。”河野秀子边走边说道。

    她把小宝直接带到二楼,推开房门。宽大的房间里面摆着一张两米多宽的铜柱大床。天花板上垂着水晶吊灯。地板上铺着地毯。窗户不是用纸糊的而是镶着透明的玻璃。

    小宝的眼睛都看直了。

    河野秀子又扭动一个小门上的黄铜把手,推开小门。

    小房间里有一个两米长的大盆和一个小台子。

    “以后你要习惯使用马桶,就是这个东西。”河野秀子指着那个小台子说道。

    “你把它翻起来。”她命令小宝。

    小宝把盖子打开,原来下面是空的。

    “要是蹲在这什么拉屎那也太费力了。”小宝为难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