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大侠萧金衍 > 第270章 欺人太甚
    拓跋牛人是北周皇室拓跋象的野生子,十岁时认祖归宗,成为了北周皇室中的一员。拓跋象生性风流,被称为风流皇叔,一生播种无数,但真正结出果实的只有这一个种,拓跋象年近五十岁,得了这么个儿子,觉得自己很牛,所以给他起了个拓跋牛人的名字。

    在此之前,他叫阿牛,曾在上京中贫民窟中度过了十年,母亲在他五岁时重病而亡,拓跋牛人靠在路边捡垃圾为生。

    有一年冬天,天气奇寒,拓跋牛人身穿一件单衣,饥寒交迫,在马路上捡菜叶子。这时,他遇到了一个公子哥,带着几个护卫,在路边闲逛,他对公子哥并没有兴趣,可他看到了公子哥手中的鸡腿时,几乎饿晕的他双眼放光。

    公子哥见这个小乞丐盯着他看,很不舒服,十分傲慢地问,“想吃鸡腿嘛?”

    拓跋牛人点了点头。

    公子哥哈哈大笑,“你这个乞丐,这辈子都吃不到鸡腿!”随从也跟着起哄,嘲笑这位营养不良的孩子。

    拓跋牛人舔着冻裂的嘴唇,羞愧得低下头。

    公子哥道,“本少爷今日心情好,只要你跪在地上,给本少爷磕三个响头,本少爷赏你这根鸡腿!”

    拓跋牛人母亲曾告诉他,男人,不能失去尊严。

    但是,在饥饿面前,尊严又能算得了什么?

    他试探问:“当真?”

    “本少爷有一说一,何曾食言过?”

    经过一番挣扎,拓跋牛人跪倒在地,扑通扑通磕了三个头。

    公子哥笑得更大声了,他指着拓跋牛人,对属下道,“天底下竟然还有这种傻瓜,会相信这种话!”

    众人也都附和大笑。

    拓跋牛人缓缓起身,盯着鸡腿道,“你不要食言!”

    “我要食言又如何?你这个贱民,有什么资格跟本少爷这么说话?”公子哥十分不屑,眼神之中露出一丝厌恶之色。“你就像一只老鼠,作为一个大周人,耻辱!”

    拓跋牛人继续恳求对方,让他施舍一根鸡腿给他。公子哥咬了一口,将鸡腿扔在了地上,道,“嗟,来食。”

    十年来,拓跋牛人曾被无数人羞辱,野种、没爹没娘的野孩子,这种情绪,在这一刹那间,被彻底激发出来,他不知哪里来地力气,怒吼一声,将那公子哥扑倒在地,一口咬在公子哥耳朵之上。

    公子哥痛苦大喊,随行的护卫见少主被欺负,拳棍齐上,向拓跋牛人身上招呼过来。拓跋牛人头破血流,肋骨断了几根,可他依旧不肯松口,费尽了全身力气,将那公子哥一只耳朵咬了下来。

    公子哥在上京颇有权势,他们并不打算押解报官,而是私下里将他捉住,折磨了三天三夜,被扔到了上京城南水沟之中,只剩下了半条命。

    这时,一根鸡腿救了他的命。

    他被一个农户救了起来,那个农户用一根鸡腿熬成的姜汤,将他从死亡边缘救了回来。

    自此,鸡腿变成了他的信仰。

    哪怕与拓跋象相认之后,无论王府之中有什么山珍海味,他只钟爱鸡腿。每日若不吃一根鸡腿,他就感觉不到生命的意义。

    没有鸡腿的生活,是没有灵魂的生活。

    而此时此刻,拓跋牛人看到赵拦江将鸡腿扔在他面前,并说出了“嗟,来食。”眼前的赵拦江,与当年那个公子哥,又有什么分别?

    拓跋牛人变得怒不可遏。

    他从战马之上一跃而起,来到半空之中,长枪挥出,在城墙之上一点,借力又是一跃,来到了数丈高的城墙之上。

    二话不说,长枪挥出。

    如毒蛇一般,在空中幻出几点寒星,向赵拦江的咽喉扎了过去。

    赵拦江早有准备,也听说过了拓跋牛人与鸡腿的故事,才故意以激将法,惹怒拓跋牛人,逼他来到城头决战。

    宇文天禄说过,在隐阳城内,赵拦江几乎无敌。这不是恭维,而是在陈述事实,就连宇文天禄自己,都不敢说在隐阳城完胜赵拦江。

    李仙成的尸体,便是证明。

    但是拓跋牛人不信这个邪。李仙成死得很惨,拓跋牛人认为赵拦江在其中投机取巧了,因为在断头坡,他曾经与赵拦江交手过,赵拦江武功虽高,但也不过是初入通象之境,以拓跋牛人的武功,胜他并非难事。

    赵拦江触到了他的逆鳞,这是不可饶恕的。拓跋牛人准备在隐阳,让赵拦江血溅城头。只要赵拦江死了,就算他撤兵回北周,天下还有谁说他输了?

    长枪携带雷霆之势,顷刻来到赵拦江咽喉之间。

    赵拦江说了句,“来得好!”

    长刀挥出,一刀向拓跋牛人长枪劈了过去。

    当啷!

    一声巨响,拓跋牛人虎口一震,长枪几乎脱手,他借力量向上跃起,真气骤然暴涨,法则空间尽释,空间之内,竟出现了三个拓跋牛人。

    分身之术!

    确切说,是拓跋牛人速度太快,超过了肉眼可以辨识的速度,使得外人看起来,就如空中有三人一般。

    三人,三枪。

    正是拓跋牛人赖以成名的绝技,梅花三弄!

    梅花一弄断人肠,梅花二弄费思量,梅花三弄风波起,云烟深处水茫茫。

    一直以来,北周武学与中原武学理念不同,中原武学讲究修道修气,而北周武学讲究修势修器,他们讲究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所以,即便是拓跋牛人这种胖成肉球之人,出枪之时,也快如闪电。

    三人三枪几乎同时刺向赵拦江三处死穴。

    这三枪,没人知道哪一招为虚,哪一招为实,该接哪一招,该躲哪一招。因为一旦发动梅花三弄,拓跋牛人自己也不知道。

    赵拦江满脸错愕之情。

    这是所有人遇到梅花三弄之时,都流露出的一种表情。

    拓跋牛人笑了,他见过太多次这种表情,而下一刻,这种错愕的表情,便将永远凝固在这个人的脸上,这一招梅花三弄,将成为他们这辈子最后见到的画面。

    轰!

    下一刻,满脸惊愕的人,变成了拓跋牛人。赵拦江随意劈出的一刀,传来一道难以想象的力量,将三道人影击上了半空之中。

    三影合一。

    在绝对力量面前,别说梅花三弄,就是梅花三十弄,也无济于事。还未等拓跋牛人变招,赵拦江原地跃起,又劈出一刀。

    拓跋牛人胸口一闷,整个人又向上三丈多。即将落下之时,赵拦江又是一刀,如此十余刀,拓跋牛人如一个胖球,在隐阳城头上上下下,起起伏伏,连落地都难。

    无数真元,涌入拓跋牛人体内,将他真气割裂的七零八碎。

    拓跋牛人害怕了。

    赵拦江有能力一刀宰了他,可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了用这样一种方法羞辱他,试想一下,北周的主帅,被人在城头当成球打,若传出去,以后还怎么做战神?

    拓跋牛人道,“放我下来!”

    赵拦江道,“如你所愿!”

    说罢,凌空跃起,一脚踢在他小腹之上,拓跋牛人如断线风筝一般,从隐阳城飞出,落在了城外。

    地上尘土飞扬。

    拓跋牛人输了,从头到尾,输得干脆利落。无论是围城失败,还是单挑被打,拓跋牛人都是一败涂地。

    受到的内伤,还是其次,真正的伤害,是拓跋牛人的心,是北周战神的魂,他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满腔的怒火,变成了愤懑,他觉得胸口烦闷,旋即喉间一甜,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随行护卫连上前,正要把拓跋牛人抬起,被他挥手拒绝,他长枪撑地,强行起来,爬到战马之上,阴沉着脸,对赵拦江道,“今日之羞辱,来日必将加倍奉还!”

    说到此,他改口道,“不,十倍奉还!”

    赵拦江悠然道,“听说胖人心宽体胖,没想到拓跋元帅竟然如此记仇,真是小肚鸡肠,令人佩服!”

    拓跋牛人羞愧难当,一夹马腹,向远方狂奔。

    李先忠见北周撤军,如今拓跋牛人又遭到重创,建议道,“城主,北周遭重创,士气败落,要不要追击?”

    赵拦江正要下令,忽然想到宇文天禄当日嘱托,摇了摇头,道,“穷寇莫追。不过,我准备送他一份大礼,好不容易来一趟,若空手而归,岂不显得咱们隐阳城失了礼数?”

    半日后。

    拓跋牛人在断头坡与北周大军汇合,准备渡赤水河。

    望着远处隐阳城,拓跋牛人始终无法释怀。过河之时,他胸有成竹,曾对摄政王豪言壮语,要取隐阳城,顺便灭了北周,谁料十万大军出城,返回之时,竟仅剩下五万。

    拓跋牛人遭遇了生平第一场败仗,而且输得如此之惨。上京城调令已达,可以想象,回到京城,他将面对朝臣们的无数指责与弹劾。

    拓跋牛人一生争强好胜,想到输给赵拦江,胸口积郁难平,难以释怀,连属下送来的鸡腿,都不肯看一眼。

    他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吃鸡腿了。

    正在此时,前方一阵骚动,他问道,“什么事。”

    副将马自达脸色尴尬,“隐阳派人送来了一份礼物,说是要送给大元帅的。”拓跋牛人策马来到前面,只见赤水河畔,有人架起了一座灵堂。

    灵堂之上,堆满了一桌鸡腿。

    上面以白纸歪歪扭扭写着一副挽联。

    上联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恨不能相逢。”

    下联是:“成也鸡腿,败也鸡腿,一切都是空。”

    拓跋牛人重伤未愈,见到这座灵堂,竟然勃然大怒,他怒声道,“赵拦江,欺人太甚!”

    说罢,眼前一黑,从战马上跌落下来,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