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透视狂兵 > 第1534章 输得人,把命留下!
    抢黑桃A?!

    说实话,这还是唐龙第一次玩这游戏。

    再看魏银德的表情,像是信心百倍的样子。

    在魏银德看来,唐龙已经是个死人了。

    而那两百亿美金,也注定会是他魏银德的囊中之物。

    “姐夫,你干什么呢?赶紧抢呀!”见唐龙优雅的喝着红酒,夏芊涵一脸心急的说道。

    咕咚。

    唐龙抿了口红酒,挑眉说道:“急什么,喝口酒润润嗓子先。”

    夏芊涵一脸无语道:“姐夫,小心把命给输了。”

    “哼,怎么可能?”唐龙哼了一声,猛得把酒杯给甩了出去。

    噌噌噌。

    瞬间,那红酒杯就开始了旋转,最后飞向了其中一张扑克牌。

    黑桃A?!

    这怎么可能?!

    此时的魏银德,彻底傻眼了,太不科学了,难道唐龙的眼睛能够透视不成?!

    要不然,唐龙又怎么可能知道,那张牌就是黑桃A的?!

    嘭呲!

    只听一声脆响传出,便见那张黑桃A直接被红酒杯给撞飞了起来。

    看着那张在空中旋转的黑桃A,唐龙又重新拿起一个酒杯,优雅的倒满了酒,嘴里还哼着小曲,嘚瑟的不行。

    “混蛋,就凭一个破酒杯,怎么可能挡得住老夫?!”魏银德脸色一寒,这才伸手抓向了酒杯。

    可是!

    让魏银德震惊的是,那红酒杯,竟然瞬间爆裂。

    而那些玻璃渣,则是‘嗖嗖嗖’的射向了魏银德。

    “九爷,小心!”

    “混蛋,小子,你竟敢偷袭九爷?”

    “卑鄙!”

    几乎同时,跟在魏银德身后的千门鬼影,齐齐朝唐龙冲了过去。

    啪呲!

    而就在这时,唐龙伸手一抓,便稳稳捏住了那张黑桃A。

    “姐夫,小心呐,他们手里有匕首!”看着那些朝唐龙扑去的千门鬼影,一旁的夏芊涵,忍不住紧张的喊道。

    糖糖咗着棒棒糖说道:“小姨,能不能镇定点?就这点小场面,也能把你吓成这个样子?胆小如胸!”

    胆小如胸?!

    一听这四个字,夏芊涵差点气晕过去,这糖糖,说话怎么越来越有水平了?!

    唐龙冷眼一扫,冷道:“凭你们,也敢冒犯本提督?!”

    嗖呜呜!

    突然,唐龙猛得一甩手中的黑桃A,便听‘噗噗噗’几声,那些千门鬼影手中的匕首,齐齐掉在了地上。

    再看那些千门鬼影的手腕,竟然多了一道血痕,鲜血‘吧嗒嗒’的流着。

    啪呲!

    随后,唐龙伸指一捏,就稳稳捏住了那张带血的黑桃A。

    “哇呜,姐夫,你好帅呀!”此时的夏芊涵,也是情不自禁,直接亲了上去。

    糖糖鼓着腮子,气呼呼的说道:“小姨,你太过分了。”

    夏芊涵玉脸一红,干笑道:“哈,有点激动过头了。”

    咳咳咳。

    唐龙干咳了几声,笑道:“呵呵,九爷,你输了!”

    “哼,愿赌服输!”

    魏银德哼了一声,冷道:“动手!”

    一听‘动手’俩字,豹爷林威瞪大着眼睛,含糊不清的说道:“九爷,饶……饶命呀!”

    可是!

    已经迟了!

    噗!

    随着一道鲜血喷出,便见豹爷林威脖子一歪,当场死去。

    这魏银德,还真是心狠手辣呀!

    不管怎么说,豹爷林威都是千门的编外成员,也算是他魏银德的门生。

    可谁想,魏银德竟然杀了他?!

    魏银德冷道:“好了,我们进行第二局吧。”

    “呵呵,无所谓,反正我又不会输。”唐龙右手指尖转着黑桃A,一脸不屑的笑道。

    咔咔咔。

    魏银德气得直咬牙,沉着脸说道:“唐龙,话不要说得太满,刚才只是预热!”

    “哈哈,精彩,果然精彩呀!”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黑色西装,拄着拐杖的外国佬,信步走了上前,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燕尾服的青年,那青年手里捏着金属卡牌,每张卡牌上,都印着一副图案,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传闻,冥王殿有着八大冥将。

    只不过,在东海的时候,有几个死在了唐龙手中。

    这次来丹江,冥王克莱门特也是为了复仇而来。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唐龙的脑袋。

    毕竟,唐龙的脑袋值两百亿美金。

    这还是唐龙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冥王克莱门特。

    只是一眼,唐龙就从冥王克莱门特的眼中看到了贪婪跟诡诈。

    不过也是,作为卡佩家族的私生子,冥王克莱门特一直活在黑暗里。

    除了要面对生存的危机外,冥王克莱门特还得面对来自卡佩家族的刺伤。

    没办法,卡佩家族的男丁不多。

    要不然,斯蒂芬妮也不会成为卡佩家族的继承人。

    “冥王克莱门特?!”

    魏银德上下打量了一下克莱门特,冷冷的笑道:“呵呵,真没想到,连您冥王都大驾光临了,看来,你也是为了唐龙的脑袋而来。”

    冥王克莱门特倒了杯酒,暗暗咋舌道:“啧啧啧,82年的拉菲,口感还真是不错。”

    见冥王竟然不搭理自己,魏银德忍不住跺着拐杖说道:“哼,冥王,你是不是有点太狂了?!没听见老夫在跟你说话吗?”

    “九爷,你完全可以把我当成空气。”

    冥王克莱门特抿了口红酒,似笑非笑道:“呵呵,其实呢,我这次来,只是想借杯酒呵呵。”

    “哼,大老远来华夏,只是为了喝杯82年的拉菲?冥王,你真当老夫是白痴吗?”魏银德哼了一声,冷冷的说道。

    咕咚。

    冥王克莱门特喝了口酒,古怪一笑道:“呵呵,我听说你们华夏人喜欢玩斗地主,不如咱们三个玩上一局,谁输了,谁就把命留下?!”

    斗地主?!

    堂堂的千门高手,叱咤赌坛的风云人物,竟然要跟人玩斗地主?!

    这要是传出去,是不是有点有**份?!

    不过呢,这也是个机会,可以顺手解决掉冥王克莱门特。

    貌似,冥王克莱门特的脑袋也挺值钱的。

    “斗地主?!”

    一听这三个字,糖糖一脸激动的说道:“哈哈,太好了,唐龙爸爸,不如让糖糖替你玩吧。”

    咳咳咳。

    夏芊涵清了清嗓子说道:“姐夫,其实我斗地主的技术也是可以的。”

    “小姨,没事多看看胸!”糖糖毫不客气的打击道。

    夏芊涵哼道:“哼,那是我每次抓的牌不好,跟技术没有关系。”

    唐龙摇了摇头,苦笑道:“呵呵,好吧糖糖,这局就由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