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透视狂兵 > 第467章 你服不服气?
    秒杀?!

    谁都没想到,把牛逼吹上天的石田龙一这么菜,被唐龙一脚给踹到了墙上。

    什么二刀流?!

    那简直就是笑话!

    此时的石田龙一也开始怀疑起二刀流来,这二刀流真有宫本藏剑吹得那么厉害吗?

    如果二刀流真得牛逼的话,那为什么连唐龙一脚都挡不住?

    此时的石田龙一,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而且就算石田龙一想说话,唐龙也得给他机会才行呀?

    “大师兄!”其他二刀流弟子齐声喊道。

    正在地上抽蓄的宫本仓木也懵逼了,怎么可能?为什么石田龙一连唐龙一脚都挡不住?

    只是眨眼的功夫,被誉为东洋最有武学天赋的人,就这么被唐龙踹到了墙上,而且还是被踹脸,真尼玛丢人呀。

    “我去,这个东洋狗也太菜了吧?”

    “厉害了我的哥,一脚就踹蒙了这个东洋狗。”

    “妈的,我当这东洋狗多牛逼呢,原来就是个垃圾呀。”

    围观的人齐声议论起来,对着墙上的石田龙一指指点点。

    唐龙嘴角叼着烟,拿出手机道:“别动,让哥拍几张照片,待会发朋友圈里。”

    噗。

    唐龙话音一落,石田龙一就忍不住吐了口血,差点被唐龙的话给气死。

    还拍几张照片?

    此时的石田龙一,感受到了满满的羞辱,他双手紧紧握着双刀,可在唐龙的右脚下,他的胳膊酸麻武力,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挥刀。

    咔咔咔,三连拍。

    “搞定!”

    在发了朋友圈后,唐龙这才收起了手机。

    随着唐龙的收脚,石田龙一的身子慢慢滑到了地上。

    唐龙试了一下水,笑道:“不好意思哈,让你等的时间有点长,来,我们继续。”

    “不……不要,我……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宫本仓木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求饶。

    唐龙拎着暖壶,一脸杀气道:“放过你?那你刚才有放过吴老伯的意思吗?他都一把年纪了,还被你辱骂、羞辱,你还是人吗?对一个老人都这么残忍,你不觉得有点过分吗?如果是吴老伯撞了你,我可以让他给你道歉,哪怕下跪也行,可是,明明是你撞得吴老伯,你却反过来诬陷他,你真当我们华夏没人了吗?一个岛国而已,有什么好嚣张的?记住了,这里是华夏国土,以后给我老实点!”

    哗啦啦。

    不顾宫本仓木的求饶,唐龙直接拧开壶塞,把滚烫的开水倒在了宫本仓木的胸前。

    “啊,大师兄,救……救我!”宫本仓木惨叫道。

    呼哧,呼哧。

    石田龙一喘着粗气,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猛得挥刀朝唐龙后背砍去。

    “不知死活!”唐龙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一脚劈下,直接把石田龙一踹得跪到了地上。

    石田龙一懵逼了,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差距?

    为什么会这样?

    在唐龙面前,石田龙一连还手的资格都没有!

    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至于其他二刀流的弟子,也都纷纷蹿了出去。

    “跪下给吴老伯磕头道歉!”唐龙瞥了一眼身后跪着的石田龙一,这才看向了宫本仓木。

    嘭!

    嘭!

    嘭!

    到了此时,宫本仓木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他只好按照唐龙的吩咐,给吴老伯道起歉来。

    每喊一声‘对不起’,宫本仓木都会重重的给吴老伯磕个头。

    很快,地上就留下了血印。

    唐龙面无表情道:“谁是狗?”

    “我……我是狗,我是东洋狗,我们全家都是东洋狗!”宫本仓木咽着唾沫,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唐龙撇嘴笑道:“宫本仓木先生,你服不服气?”

    “服……服气!”宫本仓木流着眼泪,一个劲的点头道。

    唐龙淡漠道:“以后在华夏老实点,别拽得跟二五八万一样,还好这次你遇到的是我,如果是别人的话,估计你这小命就没了。”

    “是……是是。”

    在道完歉后,宫本仓木这才从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

    唐龙不耐烦的挥手道:“滚吧。”

    唐龙话音一落,宫本仓木这才扶起石田龙一,踮着脚出了开水房。

    还好吴老伯穿得厚,倒也没有受多大的伤,就是胸前的皮肤起了点水泡,抹点云南白药就行。

    在把吴老伯送到纳兰若溪的病房后,唐龙这才提着果篮,屁颠颠的朝宫本流川所在的病房走去。

    到了宫本流川所在的病房门口,唐龙并没有立刻进去,而是在门口张望起来。

    “父亲!”这时,宫本流川拨通了一个电话,恭敬的喊道。

    电话那头的宫本藏剑脸色一寒,沉道:“你弟弟怎么样了?”

    “被唐龙用十壶开水给烫伤了,现在正在包扎。”宫本流川咬牙切齿的说道。

    顿了顿,宫本藏剑阴沉的说道:“流川,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一个野小子都对付不了,你以后怎么继承我的流主之位?”

    “父亲,对不起,孩儿让您失望了?”宫本流川沉着脸道。

    宫本藏剑深吸了口气,冷道:“武馆建得怎么样了?我们一定要让我宫本家族的二刀流传遍整个华夏,而东海,只是第一站!”

    “父亲,武馆已经建好了,后天正式开馆。”宫本流川急忙说道。

    宫本藏剑深吸了口气,冷道:“嗯,等我忙过这段时间,我要亲自前往东海会会那个叫唐龙的华夏猪!”

    说完之后,宫本藏剑就挂断了电话。

    狗日的宫本藏剑,你丫的敢骂我唐龙是华夏猪?

    看小爷不坑死你们!

    “哼哼,唐龙,就让你再嘚瑟几天,我父亲来东海之日,就是你的死期!”宫本流川哼笑了几声,脸色变得狰狞无比。

    吱呦。

    这时,唐龙推门走了进来。

    “谁?”宫本流川脸色一变,急忙扭头看向了门口。

    唐龙嬉皮笑脸道:“宫本先生,您好啊,我是来看你笑话的……啊不,是来看望你的,听说你被砸伤了脖子,没事吧?什么时候死?死之前一定要通知我,我好给你买几个花圈。”

    宫本流川强忍着怒火,指着门口喊道:“给我滚出去,看见你就心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