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一剑独尊 > 第五百零七章:神王座!
    神王座!

    叶玄出来之后,才想起这玩意!

    要知道,神王座的品阶可是在镇魂剑与神皇剑之上的!

    这王座有什么逆天之效呢?

    叶玄有些期待!

    见到叶玄出来,连弯儿连忙走到他面前,“你通过试炼了?”

    叶玄点头,“是!”

    连弯儿楞了楞,然后神色变得有些复杂!

    通过了!

    一个人类通过了神族最难的试炼!

    叶玄看了一眼四周,“怎么回事?”

    连弯儿收回思绪,摇头,“你那个小女孩做的!”

    小女孩!

    叶玄微微一怔,很快,他明白连弯儿说的是谁了!

    小灵儿!

    这家伙怎么跑出来了?

    这时,帝犬道:“她是来找你......她提着那把剑把那张椅子追了足足两个时辰。”

    说到这,它看向叶玄,“她现在好像已经知道自己很能打,你最好小心点!”

    叶玄:“......”

    这时,不远处的摩师突然道:“我不相信你通过了我神族的试炼!”

    叶玄看向摩师,“你是?”

    连弯儿道:“我神族的传功长老。”

    “哦!”

    叶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摩师,“需要我向你证明吗?”

    摩师看着叶玄,“证明给老夫看!”

    叶玄笑道:“好的!”

    说着,他掌心摊开,神皇剑出现在掌心之中。

    见到神皇剑,场中所有神族强者脸色皆是变了!

    摩师难以置信的看着那柄神皇剑,“不......怎么可能......神皇怎会将传承给一个外人......”

    叶玄笑容渐冷。

    见到这一幕,摩师心中一惊,他连忙道:“老夫并无他意,只是好奇!”

    叶玄转身看向连弯儿,“召集所有神族的人来此,特别是神族年轻一代,全部都要到!”

    连弯儿犹豫了下,然后点头,转身离去。

    叶玄看向右边那张神王座,那张神王座并没有逃走,他走到神王座前,轻声道:“如果你不想跟着我,可以离去!”

    他自然想得到这神王座,毕竟是道境级别的神器啊!

    但是,他知道,这种级别的存在,他不能强来,不然对方一个反噬,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张神王座没有回应!

    叶玄笑道:“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跟随我了!”

    说完,他直接把神王座收到了界狱塔之中。

    界狱塔内,正在抱着盒子嘀咕的小灵儿突然转身,当看到界狱塔时,她脸色一变,下一刻,她直接跑了出去,但是很快又跑了回来!

    只不过这一次,她手中多了一柄剑!

    神王座:“......”

    界狱塔外。

    没过多久,连弯儿便是带着一群人来到叶玄面前。

    将近一万人左右,老少都有。

    所有神族人都在看着叶玄,而其中许多人眼中,毫不掩饰着不屑。

    见到这一幕,一旁的帝犬摇头。

    一个人,高傲可以!

    只要你实力,你鼻子朝天出气都可以。但是,没有实力还高傲的话,那就是蠢货,特别是在比你厉害的人面前高傲!

    治!

    帝犬知道,神族必须狠狠的治,唯有如此,神族或许还有点希望!

    叶玄看了众人一眼,然后道:“我是人类。”

    闻言,场中一片哗然。

    其中,许多神族之人眼中的不屑更是丝毫不加掩饰。

    叶玄咧嘴一笑,“但是现在,我是你们神族的王!”

    “凭什么?”

    这时,一名神族男子走了出来,他冷冷看着叶玄,不屑道:“你一个人类凭什么做我们神族的王?”

    叶玄看向男子,“我知道,你们看不起人类!我想告诉你们,我不想杀鸡儆猴,也不想杀人立威,但如有必要,我肯定那么做,所以,在我面前,你们最好低调一点,不然......”

    男子冷笑,“不然如何?你......”

    就在这时,男子声音戛然而止,下一刻,他脑袋直接自脖子上掉了下来!

    鲜血宛如泉水一般喷洒!

    场中所有人愣住!

    叶玄咧嘴一笑,“不然就这样!”

    不远处,连弯儿看着叶玄,没有说话。

    “你敢杀人!”

    就在这时,一名男子突然走了出来,他怒视着叶玄,还想说什么,但是一瞬间,他脑袋直接飞了出去。

    众人:“......”

    叶玄笑道:“还有人出来吗?放心,我这一剑下去,保证无痛苦死亡。”

    场中,所有神族强者怒视着叶玄,但是敢怒不敢言。

    叶玄走到那群神族人面前,摇头,“你们很弱,真的太弱了!弱也就罢了,还一个个心比天高,看不起人类......我问你们,你们有何资格看不起人类?知道吗?现在外面的人类,能灭你们的势力,太多太多了!”

    说着,他指了指面前一名怒视着他的神族男子,“你眼中是对我的不屑,还有杀意,但是,你又能如何?愤怒,是无能者的表现!”

    说到这,他环视了一眼四周神族众人,“在我面前,你们没有任何骄傲的资格。如果有,请打败我,用实际行动来告诉我,而不是像你们现在这般,只能用愤怒的眼神看着我。”

    这时,一名小女孩走了出来,女孩年纪不大,十四五岁,长的很是漂亮。

    应该说着神族的女子都很美!

    小女孩看着叶玄,“人类,你很强大,比我们都要强大,但是,你是人类,我们是神族,我们不需要人类来对我们指手画脚。”

    叶玄走向小女孩,那些神族强者脸色一变,纷纷挡在小女孩前。

    这时,小女孩走了出来,“不用,我不怕他!”

    说着,她就那么直视叶玄,眼中没有半点畏惧之色。

    叶玄走到小女孩面前,笑道:“如果我愿意,现在,我可以杀光你们所有人......”

    说着,他轻轻捏了捏小女孩的脸蛋,“你看,我还可以为所欲为!”

    一旁,那些神族强者大怒,其中一名老者就要出手,然而一柄剑直接抵在了他眉间!

    于是,又没有人敢动了!

    小女孩直视叶玄,她就那么看着。

    叶玄笑道:“你,明白了吗?”

    小女孩收回目光,沉默。

    叶玄蹲在小女孩面前,“我得承认,曾经的神族很强大,但是,那是曾经,而且,那个强大与你们没有半点关系!神族当年强大,是因为当年的神族人很强大。但是现在,你们很弱,然而你们却一直不承认。神族当年的辉煌,不是你们现在骄傲的资本。现在的你们,只能在这个地方利用大阵苟延残喘。骄傲?”

    说到这,他看了一眼场中众人,“你们告诉我,你们有什么可以骄傲的?我这么优秀,我骄傲了吗?我都没骄傲,你们凭什么骄傲?”

    帝犬嘴角微抽......

    连弯儿神色也是有些古怪。

    这时,小女孩抬头看向叶玄,“你想做我们神族的王?”

    叶玄点头,“是的。”

    小女孩道:“可你不是神族的!”

    叶玄笑了笑,然后道:“我就问你们,你们是想一直这么苟延残喘下去,还是想复兴神族?”

    小女孩看着叶玄,“复兴神族!”

    叶玄轻声道:“如果想要复兴神族,就必须走出去,去见识一下外面的势力,见识一下他们的强大,而你们,也必须要学习,向人类学习,向别的族学习。”

    小女孩沉声道:“外面人类都像你这么厉害吗?”

    叶玄看向小女孩,“不,外面很多人比我弱,但是,也有很多人比我强,强很多很多的都有。”

    这时,一名男子突然道:“丹儿,别听他的,他是人类,根本不可信!”

    名叫丹儿的小女孩看向男子,“那你打败他!”

    男子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叶玄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小女孩,他发现,这小女孩在神族中的地位有些不简单啊!

    丹儿转头看向叶玄,“你为什么要帮我们神族?”

    叶玄笑了笑,然后指着不远处趴着的帝犬,“三个原因,第一个,它是我朋友,它希望我来神族,希望我与神族交好。第二个原因,我得了你们神族的好处,我答应过那位前辈,要帮助神族;第三个原因,我也希望神族变强,这样可以有一个强大的盟友。”

    丹儿看了一眼叶玄,然后她走到帝犬面前,帝犬看着面前的丹儿,没有说话。

    丹儿看着帝犬,“你是帝犬,对吗?”

    帝犬有些诧异,“你认识我?”

    丹儿点头,“你是我神族的护族神兽,当年为我神族力战到底......虽然我不知道你最后去了哪,但是,神族如今能够还活着这些人,是你与当初那些神将的功劳!”

    帝犬沉默。

    丹儿突然看了一眼叶玄,然后道:“他是人类,而你跟着他,显然是信任他,我们也可以信任他吗?”

    帝犬微微点头,“可以。”

    对于叶玄,它还是非常相信的。

    对敌人,叶玄可能会玩阴招,但对自己人,它没见过叶玄玩虚的。

    丹儿微微点头,“我明白了。”

    说着,她转身走到叶玄面前,然后缓缓跪了下去,“我愿俸你为神族之王。”

    场中突然间安静下来!

    这时,连弯儿也缓缓跪了下去。

    很快,场中越来越多的人跪了下去。

    就在此刻,那张神王座突然出现在叶玄面前,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神王座上方,悬浮着两个金色大字:叶玄。

    叶玄刚一坐上去,异变突起,以他为中心,方圆十万里内所有灵气在这一刻突然间全部消失......

    ....

    ps:最近遇到一个恶心的事,就是我的笔名居然被人在注册商标,不仅我,好多作者都遇到了这样的事。

    如果对方注册成功,就意味着这笔名尼玛不是我的了!以后我与这笔名写书或者出别的,可能就是犯法啊....我想骂人。

    对方在批量注册商标,许多网络作者都被对方抢占去注册商标....

    这真的是强盗行为哎。现在我也在找资料维权,但我知道.....非常非常困难,在国内,个人维权,贼困难的。

    如果逼到那个地步,我也准备哭.....往死里哭!感动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