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王牌兵王 > 第1063章: 分兵之计
    姚梅却露出了会意的微笑,说道:“去吧,特派员既然这么说了,肯定有更好的办法,反正你没底,不如听听特派员的建议,又不影响大局。”

    “行,那我马上去安排。”廖子明答应道。

    “路上小心点,姚局,让酒店那边抽调一个连去帮忙,协助廖局把人从市局押送到这里来。”杨正叮嘱道。

    “太好了,谢谢特派员。”廖子明眼前一亮,大喜,赶紧道谢,有一个连的武警帮忙押送,内心大定。

    姚梅也满口答应下来,安排去了。

    杨正目视两人离开,对一直在旁边围观不语的高首说道:“这事你怎么看?”

    “廖局的担心确实很有必要,那么多佣兵,如果有人半路劫持,仅靠刑警恐怕不够,而我们的对手确实不会丢下这帮人不管,救回去了都是战斗力。”高首沉声说道,目光凝重。

    杨正点点头,拿起地图打开,仔细查看了一会儿,问道:“对了,重型犯监狱在哪个位置,你清楚吗?”

    “知道,别忘了我以前也在武警系统待过几年。”高首笑道,在地图上一个位置指了指,又指了指招待所位置,补充道:“直线距离大约一百公里,但这里山路弯曲,算起来得三百公里左右了,车速快不起来,得四个小时左右。”

    杨正看看沿途地形,沉声说道:“这个时间有点长,而且沿途地形复杂,要经过很多山地,又是晚上,太危险了,不合适啊。”

    “是啊,真想不明白为什么非得晚上押送?”高首说道。

    “对啊,你干过武警,分析分析,为什么?”杨正好奇地反问道。

    “可能是担心迟则生变吧?”高首不确定地说道。

    “会不会是幕后保护伞运作的结果?”杨正沉声追问道。

    高首想了想,不确定地说道:“可能性不大,如果是,真要是发生了伏击,那他就暴露了,这个风险很大,犯不着吧?死神社好不容易扶持了一个高层保护伞,没理由这么轻易就用掉。”

    “大家都这么想,做了反而不会怀疑,灯下黑的原理。”杨正反对道。

    “你这么肯定是保护伞干的?”高首惊讶地反问道。

    “不是肯定,是怀疑,当所有人都觉得不会做的时候,做了反而不会引起怀疑,甚至可以找大家习惯性想法当借口推掉,连你都觉得不会,做了也能推个干干净净,这叫反其道而行之,当然,这只是推测。”杨正说道。

    “但也不得不防对吧?”高首反问道。

    “你有什么想法?”杨正反问道。

    “两个办法,第一,想办法延迟押送时间,人关押在这里,由这么多武警看押,上面也不会太过要求马上押送;第二,派重兵押送,做好防范。”高首说道。

    “二选一?”杨正追问道。

    高首想了想,点头说道:“最好选第一个,明天再押送,白天相对安全些,晚上遭遇伏击会非常麻烦。”

    杨正沉思起来,心中却有不同想法,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失,大半个小时左右,犯人被押送过来,姚梅已经让人腾出空房间关押,安排重兵看守,和廖子明匆匆来到会议室,随行还有三名武警军官。

    姚梅示意大家坐下后,让盛意去通知杨正,正在房间思考对策的杨正接到通知和高首迅速过来,走进会议室一看,多了三名军官,其中一人认识,是负责招待所安全的武警连长,打过交代。

    “来了。”姚梅礼貌地起身相迎。

    三名武警军官见姚梅都起身相迎了,也不敢托大,纷纷起身,并敬礼,杨正快步上前,客气地示意大家坐下,看向姚梅,姚梅会意地指着一名军官解释道:“这位是武警方面的营长,过来认识一下,旁边这位是连长,驻守这里的连长吴海,您已经见过了。”

    “两位好,辛苦你们了。”杨正客气地说道。

    “首长好。”两人几乎同时说道,站起来再次敬礼。

    “坐下说,都是一起战斗的兄弟,不需要那么多虚礼。”杨正客气地说道,示意两人坐下,看向廖子明继续说道:“人都带过来了吧?”

    “都带来了,手脚都上了镣铐,在一楼的空房里,有武警兄弟看守,我们的人也在下面。”廖子明赶紧说道。

    “那就好,既然大家都来了,正好我有个想法跟大家交流一下。”杨正说道。

    大家神情一正,坐正了身体,认真听起来,就连姚梅也竖起了耳朵。

    杨正看了大家一眼,目光落在廖子明身上继续说道:“廖局,有两个思路,要么重兵押送,沿途小心点,要么等明天天亮后再押送,你们选哪个?”

    “最好是明天押送,但上级催了,如果明天押送,得申报才行,但明天未必就安全,白天对我们有利,对罪犯同样有利。”廖子明担忧地说道。

    杨正看向那名营长姜周,姜周想了想,说道:“黑夜对我们不利,对敌人同样不利,所以,无论白天还是晚上,对我们来说都一样,甚至晚上对我们更有利,我们有夜视装备,当然,如果敌人也有那就没办法了,我们绝对服从安排。”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随时战斗。

    杨正理解地笑了,说道:“说得好,白天也好,晚上也好,自然环境对敌我双方都一样,最终拼的还是战斗力,但有罪犯在手,兄弟们打起来放不开手,不可取,所以,我想兵分两路,虚实结合,两位怎么看?”

    “兵分两路,虚实结合?”廖子明眼前一亮,惊喜地追问道:“怎么讲?”

    “找些兄弟扮演罪犯,都戴了头套,看不出真假,用大巴车运送,方便人看到,武器也带上随时战斗,具体怎么做你们比我熟。”杨正笑道。

    “我们有这方面的训练,可以做到天衣无缝。”营长姜周自信地说道。

    “这一路应该算虚的吧?那另一路呢?”廖子明好奇地追问道。

    “另一路等天蒙蒙亮的时候才从这里出发,就算敌人发现蹊跷,没有攻击第一路,等待天亮还不见出动,会以为我们不押送了,会撤兵。”杨正说道。

    “万一继续等呢?”廖子明提醒道。

    “第一路兄弟带上单兵雷达,搜查沿途,发现埋伏就自行攻击。”杨正说道。

    “报告,我有问题。”营长姜武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