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王牌兵王 > 第743章: 果然如此
    半个小时不到,助理就急匆匆回来,脸色很难看,对总统轻声耳语了几句,杨正估摸着是没查到人,心中早有计较,耐心等着,总统听完汇报,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摆摆手收益助理后退,沉思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总统说道:“人都在一次战斗中牺牲了。”

    “战斗,哪次?能说说吗?”杨正好奇地问道。

    “助理,你来说。”总统沉声说道。

    助理答应一声,赶紧说道:“五年前,纳锟带领人去剿灭一伙土匪,那一战打的很惨烈,死了不少人,土匪被剿灭,但纳锟的人也损失惨重,本人也受了伤,在医院躺了半个月才好。”

    “一伙土匪而已,战斗力居然这么强大?”杨正诧异地问道。

    “当时没在意,加上纳锟受了伤,土匪也都被剿灭,真相就没有太多追查,现在看来还真是蹊跷。”助理沉声说道。

    “真相已经难以追查,当务之急是证明真相。”杨正提醒道。

    助理犹豫起来,短时间内怎么证明,时间一长就会暴露,到时候还不是会将证据消除,依然没办法证明,总统想了想,问道:“你有什么建议?”

    “找几个跟纳锟关系紧密的警卫问问。”杨正提议道。

    “要不,您再帮个忙?”总统说道。

    杨正无所谓地点点头,总统起身说了几句,离开了,助理会意地说道:“两位稍等,我这就去找几个人过来。”

    没多久,助理带着几名士兵过来,一个个脸色紧张,眼睛里写满担忧和迷茫,助理示意大家在门口等着,先带一个人进来,然后对杨正说道:“我把纳锟警卫部队的班长都带来了,他是其中之一。”

    杨正一听乐了,有些佩服起助理来,一支部队的骨干绝对会终于上官,但班长是部队最小的负责人,甚至不算官,上官连收买的心思都不会起,但却知道部队的详细情况,这种人选最合适。

    “你叫什么?”杨正笑问道,让自己看起来随和一些。

    对方并不知道杨正的身份,赶紧说道:“措木,我叫措木。”

    “措木,知道你们纳锟将军去了哪里吗?”杨正问道。

    对方连连摇头,杨正又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对方还是摇头表示不知道,看起来还算配合,也不像在撒谎,杨正郁闷了,正准备换人,忽然想到了之前调查时村民说的话,问道:“你们将军喜欢吃蛇吗?”

    “不知道,没见过。”对方还是一如既往地摇头说道。

    杨正看向助理,助理会意地示意对方出去,然后问道:“怎样?”

    “麻烦你将负责纳锟后勤或者吃饭的人带来。”杨正说道。

    “行。”助理也懒得多问,答应着出去了。

    没多久,助理带来一个伙头兵,介绍道:“这位专门负责纳锟将军吃饭。”

    “别害怕,就是问几个问题。”杨正见对方脸色苍白,安慰道,等对方缓了口气后问道:“你们将军最喜欢吃什么?”

    “那就多了,一时数不过来。”对方赶紧说道。

    “蛇呢?”杨正不动声色地说道。

    “蛇?”对方愣了一下,沉思起来,过了一会儿才说道:“这个好像没有。”

    杨正顿时来了精神,追问道:“是没有,还是不吃?”

    “应该是不吃吧,平时想吃什么都会让人通知厨房,对了,有一次炖了蛇羹,给他端过去,当时他在忙,让放在一边,后来我去收捡,蛇羹没有动,我多嘴问了一句,他不耐烦地摆摆手,没有回答。”对方赶紧说道。

    “你想想,还有没有别的?”杨正问道。

    “想起来了,有一次将军请人吃饭,客人要了厨房准备的蛇酒,将军没喝,换了别的,说是过敏。”对方赶紧说道。

    杨正眼前一亮,示意对方可以离开了。

    助理让对方走后看向杨正好奇地问道:“这个问题有什么说法?”

    “我去他的出生地了解过,一个自称跟纳锟从小玩到大的人说以前经常和纳锟一起去打猎,纳锟最喜欢吃他烤的蛇,现在居然不吃,你想,一个喜欢吃烤蛇的人或许不会吃蛇羹,但怎么会过敏?”杨正反问道。

    “所以,他是个冒牌货。”助理沉声说道。

    “没错,我觉得你可以汇报给总统,做更细致的排查。”杨正说道。

    “不能公开查。”助理沉声说道。

    “依我看,无所谓,就将这件事公开,当然,可以说的含糊一点,别太绝对,留个余地,但意思要到,逼纳锟出来自己证明,他不是躲起来了吗?”杨正说道。

    “这件事太大,我需要跟总统当面汇报。”助理赶紧说道。

    “那行,我知道都说了,接下来看你们,注意总统安全,小心敌人狗急跳墙,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杨正笑道,起身来。

    “我送送你。”助理客气地说道。

    大家来到外面大门口,通知魔术师将车开过来,上车道别,魔术师开着车离开总统府,朝前开去,一边好奇地问道:“队长,事情咋样了?”

    “我们做了该做的,能做的,后面就看总统的魄力了,不过,我担心敌人狗急跳墙,可惜了,要是知道纳锟藏在哪儿就好了。”杨正沉声说道。

    “会不会被杀人灭口?”魔术师提醒道。

    “应该不会,灯塔国还没有达到自己目标,不会这么快就将棋子抛弃,我担心的是纳锟自己有什么私心,以此跟灯塔国谈判要留意,局势就更复杂了。”杨正沉声说道,目光凝重。

    “你的意思是纳锟跟wj集团或者灯塔国不是一条心?”高首追问道。

    “不好说,如果现在的纳锟是被逼的,有把柄被人抓住呢?会不会趁机提要求?为什么他要躲起来?为什么有人对总统下死手,是纳锟?还是wj集团,亦或者是灯塔国?我们并不知情。”杨正沉声分析道。

    “是啊,局势越来越复杂了。”高首担忧地说道。

    “要说我别管那么多,就看怎么做对我们有利。”魔术师说道。

    “干掉纳锟对我们有利,可找不到啊。”高首沉声说道。

    “不,抓住纳锟对我们有利。”杨正沉声说道,摸出手机来,给影子发了条“有空联系”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