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大龟甲师 > 第九十八章 吓尿了
    走进卧室,路小遗还在高枕无忧,睡的正香呢。乔欢儿被门槛绊了一下,差点摔个扑倒。这一下路小遗被惊醒了,睁眼看一下,犹自极为淡定的开口:“又出什么事情了?”

    不能不说,林薄的运气逆天了,他作案的手法并不高明,一查就能查出一些线索。现在四大门派派出了信使,谁还顾的上一个练气三级弟子的死活?

    乔欢儿早把血案的事情丢到九霄云外去了,哆哆嗦嗦的扶着床坐下,颤抖着开口:“爷,四大门派,打上门了!”所谓的修真界四大门派,是个修真者都知道,但是路小遗是个外行啊!这就是个冒牌货啊!他知道个屁啊,什么是四大门派?

    “四大门派啊,听起来很吓人啊!”路小遗的语气极为淡定,他根本就不知道人家厉害啊?但是这淡定到极致的语气,立刻给了乔欢儿信心,看这意思路爷没放在眼里啊?难道说?没等她多想,路小遗起身了,找鞋子往脚上穿。

    乔欢儿赶紧够来伺候,路小遗低头看看她的裆下:“什么味道?有股骚气!”

    乔欢儿这才觉得裆下一凉,立刻臊红了脸。路小遗才看清楚,地上滴滴答答的水印,这是被吓尿了啊!“呵呵,去洗一下,换一身衣服再出来吧,别叫人看见,丢了门主的脸!”

    云淡风轻的一句话背后,却是路小遗内心的惊涛骇浪。什么四大门派这么**,居然把乔欢儿给吓尿了。乔欢儿想出去又站住了,这个样子怎么出去啊?路小遗看的清楚,缓缓起身,走到门口招呼一声:“我要沐浴更衣,送点热水进来。”

    尽管门口的一号等人也吓的浑身哆嗦,但是她们作为路小遗的贴身侍女,经历过被他复活的事情之后,再害怕也没有乔欢儿那个程度。死过一次的人了嘛!

    看见一号等人抬着浴桶进来的时候,乔欢儿想一巴掌抽死自己。路爷是能起死回生的高人啊!就算四大门派的四大高手一起来了,难道真的能联合起来对付路爷一个?这不是笑话么?这四大高手之间,会不会先打起来都不一定呢。

    乔欢儿猜的不错,她在卧室里沐浴更衣的同时。东方韵和闵归海在一起,这是一处山谷,风景秀美,两人并坐在小溪边的草地上,说着关于路小遗和苏云天的事情。

    “归海,你觉得苏云天说的话,有几分可信?”东方韵此刻是另外一个人似得,站在小溪边,娴静雅致,毫无之前那种泼辣。闵归海坐在一把椅子上,身边站着两个侍女,手里捧着酒壶伺候着。闵归海不紧不慢的喝了一杯酒,放下杯子才开口:“苏云天么?以前他说什么,我一句都不信,这次我打算信三分。”

    “哦,你仔细分析分析。”东方韵和闵归海的私交不错,这在修真界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倒不是说两人又男女之情,而是年轻的时候,一起才极北之地历练过,共过生死的关系。

    那个时候,两人之间的就像现在,闵归海性格沉稳缜密,负责分析情况出主意。

    “有什么还分析的?你就别矫情了。肯定有这么一个人,对苏云天吞并三个门派的计划构成了威胁,他打算利用我们,借刀杀人而已。其实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何必问我呢?”闵归海笑呵呵的这么一说,东方韵叹息一声:“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不听你亲口说,心里不踏实。现在我在想,陈立霄会怎么想?”

    闵归海淡淡道:“他?不沾毛也是猴精,你还用替他操心?”

    “对了,你约那个路某人在哪见面?”东方韵笑着问一句,闵归海淡淡道:“这里就很不错,环境优雅,高山流水。我在帖子上写的很清楚,他愿意来,那就见一见,不来也没事。”

    “苏云天一定没想到,我们在帖子上写的地点,全都不是飞云山巅。”东方韵站起来,呵呵呵的笑了笑,转身之际,身段婀娜,真如九天仙女一般。

    这时候空中有人来了一句:“我看这地方确实挺好的,不如我们三个,凑在一起算了。”

    闵归海和东方韵一点都不奇怪,头也不抬闵归海便道:“还是算了吧,我们三个凑一起,苏云天在飞云山巅还能坐的住么?”

    东方韵嘻嘻笑了笑,跃起之时,脚下祥云顿生。飘向高处,陈立霄遥遥拱手:“东方道友,凡事有先后,这次我打算抢个先,可否相让?”

    东方韵笑道:“这事情我可不打算跟任何人抢,你有急事要先回去,那就你先一步好了。”

    闵归海在下面高声道:“那我屈居次席好了!”东方韵道:“苏云天是第一人,他压轴吧。”

    “就这么说定了,我这就派人去通传一声。不知各位有没有旁观的意思?”陈立霄笑着问一句,闵归海摆摆手:“算了,有什么好看的?回头别被人怀疑我们想捡便宜。”

    乔欢儿羞羞答答的出来,路小遗在堂前捧着茶杯,已经从刚睡醒中的状态恢复。这个时候路小遗并没有看上去那么淡定,实际上他也吓够呛的。一个昊天门就够吓人了,现在冒出来什么四大门派,这是不打算给活路走的意思啊。

    已经彻底入戏的路小遗,不管任何情况,第一反应就是不能丢了面子,死活都得撑着。反正以前他就是个草根,该爽的都爽过了,也没啥可遗憾的。四大门派怎么了?只要坐在一起,进入大龟甲术的作用范围,看我怎么玩死你们。

    一股豪情壮志,在路小遗的心头酝酿,好吧,不是什么豪情壮志,就是一种被人欺负到头上了,无可奈何的奋起反击而已。狗急跳墙,兔子急了咬人!大概就是这种心态,路小遗不过比较强一点的是,他能豁出去。

    单单就实力而言,一个昊天门跟四大门派一起来,对于路小遗来说没什么区别。反正要比硬实力,都是被碾压的结果,区别是被碾压的姿势可能有点不同。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四大门派打上门来了,我怎么没听到动静?”路小遗说话不紧不慢,透着一股强大的自信其实是混不吝。

    “奴家口误,是派来了四个信使。”乔欢儿已经完全回魂了,羞愧至极。

    “原来是这样啊,那让信使进来吧。”路小遗吹了吹茶叶末子,不紧不慢的抿一口。

    乔欢儿赶紧出来,出门进院子,走到院子门口的时候,傻眼了。

    千机门的孙慕仙和卞玉,青囊门的祖昊,都在门口等着的,更远的一点,还有一堆各门派的人在围观。一号戴着面纱,站在门口,挡住众人。

    “我们要见路先生!”孙慕仙大声说话,一号淡定的站在门口:“先生正在沐浴,等着。”

    “那我们要见乔门主,总不能她也在沐浴吧?”卞玉也来了一句,那意思就是想进去。

    一号依旧毫无表情的回答:“门主在伺候先生沐浴更衣,暂时没空。”

    乔欢儿听的清楚,原本心里对一号颇为不满,现在一点都没有了。想到路小遗那么淡定,乔欢儿忘掉了被吓尿的事情,不紧不慢的走出来,丝毫不掩饰她这寡妇身份,却上了被的男人的床的事实。这就是修真界,实力为尊!胜者为王!

    “各位这是怎么了?”乔欢儿说的轻松,大家都不自觉的受到了影响,心情也没那么紧张了。祖昊上前拱手:“乔门主,四大门派的信使就在外面等着,路先生却在里面沐浴更衣,这样有点失礼吧?”祖昊对路小遗的信心不是很足,毕竟只是听他说自己如何。

    孙慕仙和卞玉就不一样了,他们对路小遗的信心十足,单纯的就是想看见他还在,就不会有太大的担心。对于祖昊的问题,乔欢儿正准备回答这就去请进来时,里头传来路小遗的声音:“等一等怎么了?几个侍女,值得我去迎接?就算四大高手登门,也没有在我面前摆谱的道理!你们有谁害怕了,只管走就是,我不求你们留下来。”

    路小遗一边说话,一边缓缓而出,站在门口的台阶上,居高临下:“欢儿,站我身后,派人去通传一声就是,几个侍女,也敢再这里摆架子么?告诉外面,她们要是出言不逊,直接拿下,回头我上昊天门,找苏云天说理去。”

    一番话铿锵有力,给众人带来了无穷的信心。这时候,林薄站在人群中,看见的是完全另外一个路小遗,什么黑皮肤,什么旧衣服,都看不到了。取代的是一身锦袍,面如冠玉,全然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哥儿。站在高处,挥斥方遒的气度,令众人心折!

    一个斜眼,林薄看见了孙绾绾,此刻这女人,用一种激动的眼神看着路小遗,恨不得扑上去投入他的怀里么?林薄对路小遗的嫉妒,达到了一个巅峰。

    路小遗说完转身回去,乔欢儿站在门口:“三位可以留下,其他人都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