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大龟甲师 > 第二十三章 夺舍?
    这时,路小遗突然感觉到鼻子下面湿湿热热的,他伸手摸了一下,低头一看,是血!

    我留流血了!闹脑子里就这么四个字,路小遗眼前一黑,往后一仰,晕倒了!

    穿上衣服的苏文烈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恢复了,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重走修真路!还有,为何刘昭复活了,还穿着衣服?

    苏文烈觉得这件事太邪门了。看着倒在地上的路小遗,他想,谁说大罗金仙不能晕血的?原来,这些大罗金仙有一堆的护身法器也会晕血啊。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夺舍!这个念头,苏文烈不敢往深处想。一个想相貌丑陋的大罗金仙,竟跑到凡人界来装神弄鬼!

    你们几个,把路大仙搬我屋子去苏文烈吩咐到,生怕路小遗醒过来了,会弄死他们。至于刘昭,苏文烈偷偷的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个忠心耿耿的属下,会不会因为自己让他自杀而变心那呢?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苏文烈摇摇头,看着满地的落叶,再看看着树叶落尽、唯余枯枝的大树,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我的灵脉!

    路小遗醒来的是时候,已经日上三竿。晕血这个毛病很奇怪,别人流血,他是一点都不晕的,就这是不能看到自己流血。

    坐在床上的路小遗进入了发呆状态,看着窗外,很快他就发现,自己还在八方客栈之内。奇怪啊,为何会在床上的呢?难道不被人丟进地牢,身上的东西全部都被摸走了吗?

    苏文烈也好,刘昭也罢,都不是什么善人啊。这帮家伙,心肝都是黑的。

    难道说,他们有所顾忌?还是良心发现了?路小遗觉得前者的可能性比较大,良心发现有个前提,那就是良心还没被狗吃干净。难道说,是因为我长得很帅?想到这里,路小遗拿去起镜子照了照,又感叹一句”真是因为我长得太帅”

    路小遗从床上下来,找到自己的鹿皮靴穿上,仔细检查了下一番全家身的财物,发现一样都没少。

    他摸着下巴一阵思索,觉得有必要搞清楚一些事情。

    他咳嗽一声,坐在椅子上,盯着门口,进来的是熟人,是那个叫阿娇的侍女,看见路小遗,她立刻跪下行礼,“给路大仙人请安了!”

    就这么一句话,给路小遗提了个醒,这下他明白了,难怪这帮家伙性情大变,原来他们不是不想对他动手,而是不敢啊!

    既然如此,那就继续往下装吧!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仙人!

    一番自我催眠后,路小遗沉呤半响,感觉到阿娇很不安的时候,这才开口。

    “起来吧,我在这里有诸多不方便,苏东家知道该怎么做。”路小遗一副云淡风清的样子,其实心里还是颇为忐忑的,他担心万一自己的本来面目被识破了那?自己完全不知道大罗金仙长啥样子,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完美地装下去。

    阿娇抬起头,看着路小遗,等候他的吩咐。

    但路小遗把眼睛闭上,一副“没事了,你下去吧”的样子。

    阿娇赶紧去找苏文烈汇报情况,苏文烈正在书房里翻书呢,他要找到证据来支持自己的观点啊。

    结果翻来翻去,总算找到了一枚玉简 里头真的提到了夺舍。

    大罗金仙夺舍,夺的还是一个凡人的身体,这种事不是没有发生过,一旦夺舍,就会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练体。不然的话,一个凡人的身体是无法适应大罗金仙的世界的。

    难怪这位大罗金仙藏在客栈不出来,还要找个幌子来要钱要物资,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练体啊!苏文烈觉到自己找到了证据,再联系一下自己被弄死,又被复活,甚至身体也被治好的事实,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心想,还好啊,还好自己没有心生歹念,大罗金仙的脾气都是很怪的,把自己弄死又复活,这就是在提醒自己了,甚至连之前死去的刘昭都复活了,这也是提醒啊!

    这次八方城的大厮杀,各门派和三大势力死的人没有1000也有800,家家都有一本血债啊,要是这位大罗金仙说出一切都是他苏文烈谋划的,城里这些人还不得联合起来弄死自己啊,怪自己贪念太强了,不然人家大罗金仙本来打算低调地来,低调地去,哪会有这么多的事,还有那个灵脉,路大仙人之前把灵脉变大,就是付给自己的报酬吧?

    苏文烈的胡思乱想要是被龟灵听到了,龟灵一定会笑得满地打滚。

    关于灵脉的事情其实很简单,这就是大龟甲术和灵脉之间的一种天然互动,怎么回事呢?就是只要施展大龟甲术的时候附近有灵脉,那灵脉就会产生反应,大量涌入龟甲之内,锤炼提纯之后,最精华的部分被保留在龟甲内,留作后用,剩下的灵气龟甲自然会返还给灵脉,同时提升灵脉的层次。当然了,每一个灵脉只有一次提升的机会。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龟灵也不清楚。毕竟他也没见过真正的五级大龟甲术,自然也没见过半神之体。

    听了侍女的汇报之后,苏文烈立刻赶过去,见到路小遗正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他立刻跪下,“拜见仙人!”他这个拜见是很诚心的,他的身体全都恢复了,而且经过试验,可以重新修炼了,他怎么感激眼前这位仙人都不为过,要知道他这毛病,只有大罗金仙才能治好啊。

    路小遗不动声色地丢去一张纸:“这些东西,备齐了你知道的。”

    苏文烈捡起纸张看了一眼,狂喜不已,大罗金仙要自己办事啊。这说明,他给自己治疗,那不是白治疗的。从因果上来说,如果大罗金仙出手帮自己治疗,还不要东西,那对苏文烈来说,真不是什么好事,惹大罗金仙不悦的后果,哪是一个凡人可以承受的。

    “您放心,一定办的妥妥当当的。至于外面的那些人和事,小的知道怎么做。”苏文明自作聪明地说道,他猜想,大罗金仙这是想悄悄地来,悄悄地走。

    “知道就好,退下吧!”路小遗摆摆手,苏文烈退下去后,路小遗的额头开始冒冷汗,他自言自语:“好辛苦……”

    擦于冷汗后,路小遗使劲的搓了搓脸,让自己的表情放松下来,这一关总算是混过去了,看来这次能发一笔横财啊。做完这一票他要赶紧跑,回匠镇去过自己的小日子。

    “来人啊,弄点吃的来。”他吆喝一嗓子 ,门口等着的几个侍女全都进来了。她们伺候路小遗有好些天了,知道这位大爷的口味,二话不说,赶紧去准备吃的了。

    夜幕降临,苏文烈、刘昭和侍女们送路小遗出门。

    “都站住!”路小遗突然大喝一声,众人全部停下。

    “那个,别让我知道有人跟着我啊。”他的语气很平淡,但是苏文烈和刘昭这种老江湖都被吓得半死,更不用说那些没见过大场面的侍女了。大罗金仙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后果可能会严重到他们无法承受啊。

    已经死过了一次的苏文烈根本不敢冒险,他给刘昭使个眼色,那意思是只要有人跟着路大仙人,赶紧拦下,别让仙人费事!

    这一次路小遗可谓一路顺风,趁着夜色,步履轻快,一路上连一只蟑螂都没惊动,他就这么顺顺当当地离开了八方城,消失在夜幕中。

    走过一片树林后,城区已经远离视线范围了,路小遗这才松了一口气,总算是逃出来了,他赶紧掏出木牛,灵石已经不能满足他逃命的需求了,直接上昂贵的元气石。

    木牛被启动,以强劲的元气石作为动力,100公里提速只要三秒。

    “嘎吱嘎吱”,木牛发出的声音在夜色传出了很远,他身后卷起一路尘烟,狂奔而去!

    路小遗也顾不上形象,将木牛的速度提升到极致,奔着匠镇的方向逃命。

    狂风呼啸,将他的头发吹乱了,只见他双手抓住木牛的两个角,加速,加速,再加速!

    他不分昼夜地驾着木牛狂奔,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木牛发出奇怪的“嘎吱嘎吱”的声音,他知道木牛的承受力达到极限了,他刚想停下木牛,只听“哗啦”一声响,整个人因为惯性作用被甩了出去。

    “哎呀!”他一屁股结结实实地落在地上,差点摔成八瓣,疼得他满头是汗。他挣扎着爬起来,回头检查木牛,发现它彻底散架了,变成了一堆零件。

    这一路狂奔数昼夜,木牛终于“寿终正寝”了!

    围着这一堆零件,短暂的伤感之后,路小遗看了一眼手上苏文烈上供的戒指。

    “哈哈哈!发财了!这次真的发财了!”

    清晨的原野中,回荡着疯狂的笑声!

    “哎呦,疼死我了!”笑完之后,他才叫起疼来,他的裤子都被磨破了,大腿上血肉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