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宋疆 > 第九百一十一章 官宦街巷
    第二日自镇江两人一同回临安,韩侂胄也确实没有再让叶青看见赵方,镇江知府刘世兴,也只是送二人到城外后,便如同望夫石一般,目送浩浩荡荡的队伍离去。

    而后回头看了看镇江府那高大的城门,不知为何,却是给他一种,在可预见的未来,仿佛镇江将会受到战火之灾的侵扰。

    五日后,就在叶青跟韩侂胄一同进入临安,而后在御街之上分别时,史府里的史弥远,也只是听完户部尚书郑清之的禀报后,微微笑了笑,并没有做任何的评判。

    这是他早就料到的事情,在他看来,韩侂胄看似颇有城府,但却是很难耐得住稍显急躁性子,虽然符合其武将出身的秉性,但跟已露枭雄之势的叶青比起来,可谓是就差了不止一筹了。

    史弥远的眼中,韩侂胄总是干一些自作聪明的事情,这一次为了人人皆知的两浙安抚使差遣,竟然不惜自降身份,跑到镇江迎候叶青,就像是深怕晚了一步见到叶青,而后给自己抢了先似的。

    不过这也是符合韩侂胄喜欢抢他人功劳的脾气秉性,毕竟,抢功劳讲究的就是一个先下手为强,而韩侂胄在抢功劳一事儿上,尝到了诸多甜头后,也便这种先下手为强的手腕,用到了朝堂之争之上。

    反而是忽略了更加重要的,一个政客绝对该具有的谋而后动、城府隐忍这个最大的利器。

    这也是为何叶青会在丹徒县外,再次提醒韩侂胄要小心史弥远的原因,在叶青看来,韩侂胄不管如何下黑手,但总是在明处,还好防范一些,而史弥远的黑手总是在暗处,让人防不胜防。

    扬州商会满打满算不过才几年的时间,但史弥远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窥到商会的好处以及带来的巨大利益,而后不管是照猫画虎,还是依葫芦画瓢,总之史弥远在福建路也同样是在背后主使着,成立了福建商会。

    而这样的商会虽然在结构运作上,还不如扬州商会那般成熟,但胜在有史弥远在身后推波助澜,从而也使得扬州商会处处受制,想要南下也是越发的艰难。

    所以从叶青这一次回临安的事情上,就能够看出来,韩侂胄最大的弊病便是急功好利,而史弥远最大的优势便是老谋深算这一方面,已经是深得史浩真传,如此一来,两人孰强孰弱也是立刻高下立判。

    在心里分析着急功好利、老谋深算的韩侂胄、史弥远二人,叶青不自觉的已经率着众人,走到了通汇坊最深处的幽静巷内,整个坊间的最后一条街巷,一切都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如同最早的模样儿一般,就连远处门口的那颗老槐树,依旧是那么枝繁叶茂。

    只是如今的街坊四邻在近一两年都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原本普通百姓的宅院,如今已经被一些临安的官员花大价钱买了下来,于是使得通汇坊里最深处的这条巷道内,不知何时起,竟然是变成了一条彻头彻尾的官员之街巷。

    从头到尾,几乎每一家每一户的门口都摆放着大大小小的石狮子,而朱红色的大门与稀拉的几颗铜钉,包括那府门口上方的匾额,带着三分的威严、七分的谄媚,都像是在告诉人们,这里乃是官宦人家的宅院。

    随着叶青踏入这条熟悉的巷内,距离不

    算太长的街巷内两侧,所有十几户人家的府门,几乎是同一时间打开了正门,而后便看到了一个个笑容可掬、身着官服的官员,带着身后的下人,或者是在旁边手下的指点下,最后齐刷刷的把目光移到了叶青的身上。

    一个个在叶青经过时,立刻快速的走下台阶,向着叶青行礼道:“下官恭迎叶大人凯旋而归。”

    “下官兵部郎中恭迎叶大人凯旋而归。”

    “下官工部侍郎恭迎叶大人凯旋而归。”

    “下官待御史。”

    总之,在叶青踏入巷内后,最起码有三四十名穿着官服的官员,站在各自的府邸台阶下,恭迎叶青凯旋而归。

    叶青左顾右盼着在众人的“夹道”恭迎下,缓缓走向街巷内最后一户,也就是门口此时站着一脸兴奋的芳菲,以及那如今完全可以用风华绝代、国色天香来形容的钟晴,包括那门房陶潜正在等候着他。

    看着风华绝代,越来越勾魂夺魄的钟大美人,叶青的视线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她的身上移开,转头回身,看着眼前左右两排他没有一个认识,此时还恭恭敬敬站在各自府门口的官员。

    “有劳各位大人了,叶某不胜感激、深感荣幸,在此多谢各位大人的迎候,他日叶某必将亲自登门拜访。各位大人的心意叶某心领了,各位大人请。”

    叶青的声音不大,甚至站在最后面的官员,都需要伸长了脖子仔细听,才能够听的清楚,这位北地枭雄到底说了些什么,是高兴呢还是不高兴呢?

    不过高兴呢那自然是好,不高兴呢?还有这么多人陪着自己呢,自己还怕什么,正所谓法不责众,叶大人总不能因为他们事先没有打招呼,就迁怒于他们吧。

    “叶大人请。”

    随着众人的声音一起响起,瞬间整个街巷如同朝堂一般,除了有些不伦不类外,便是原本还稍显的有些紧张的气氛,终于是放松了下来。

    众人看着叶青依然站在街巷的最中央,望着他们每一个人,并没有打算立刻回府的态势,于是每一个人也知道,此时显然并非是跟眼前的叶大人套近乎,让他记住自己的恰当时机,于是一个个再次对着叶青行礼后,便飞快的回到了各自府内。

    原本还人满为患的街道,瞬间变得空旷无比,短短时间内的巨大反差,甚至都让叶青觉得有些恍惚,仿佛刚才那差一点儿也让他飘飘然的一幕,完全是自己的幻觉一般。

    陶潜说他自己越来越有儒雅的风范,但叶青一直认为他那是痞子风范,所以随着眼前的众多朝中官员消失后,钟晴则是紧张跟有些激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芳菲也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时,痞子范陶潜呵呵笑着走到跟前。

    “叶大人请吧,还在回味刚才那如同上朝一般的感觉啊?”痞子陶潜嘿嘿道。

    一句话惊出叶青一身冷汗,扭头看了一眼钟晴,眼中充满相思之情的笑了笑,而后便不理会陶潜直接走向钟晴:“钟蚕,让这个痞子把刚才的话吃回去!”

    “好嘞,大人您放心,末将一定要让他把原话吃回肚子里!”随着钟蚕回应道,而后便是钟蚕阴狠的笑声,以及痞子陶潜的破口大骂叶青不识好人心

    ,自己这番说话,是在提醒他切勿得意忘形。

    钟晴抿嘴笑了笑,这些年早已经习惯了陶潜在身边的痞子风范,自然,也是因为陶潜从建康钟家出事儿后的一路跟随,让钟晴对于陶潜也是格外的信任。

    “夫夫君回来了,妾妾身恭迎夫君凯旋而归。”钟晴望着叶青那双仿佛要看透她整个人的炙热眼神,瞬间有些不敢直视叶青,只好低着头,以这几日演练了多少遍,但说出来后还是结结巴巴的话语,而且还是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就连钟晴都不记得,自己到底有没有说完,只是觉得,自己仿佛突然间双脚就离开了地面似的,被叶青揽着紧张到颤抖的腰身,向府里走去。

    芳菲同样是两眼放光,看着钟晴被叶青揽腰相拥着步入府内,兴高采烈的跟随在后面,急忙招呼其他丫鬟在旁侍奉着。

    “好久不见,你是越发的漂亮了。”大厅内,此时芳菲则是阻止了丫鬟们进入,站在门外偷偷的看着那日思夜想的高大背影,捧着钟晴的面庞夸着佳人的美丽。

    “哪有,妾身都老了。”钟晴原本红晕的脸蛋儿,此刻显得更加紧张跟羞涩。

    不过比起在府门前的时候,这个时候的钟晴,已经敢于直视叶青那双足以融化她整个身心的眼神,像是知道接下来便会发生什么似的,长长的睫毛下,如水般的眸子望着叶青,而后缓缓地闭上,便感觉到鼻尖传来了强烈的熟悉又渴望的厚重气息。

    “唔。”钟晴还是不自觉的颤吟了一声,随即便任由叶青汲取着她的温柔。

    只是这美好的相逢,虽然被芳菲保护在了大厅内,但却是被痞子陶潜的惨叫声,瞬间给打破。

    “啊。”钟晴急促的喘息着,推开叶青,双眸比刚才更加温柔的看着叶青:“告诉钟蚕不要把陶潜打坏了,钟蚕向来下手没个轻重的。”

    “放心吧,钟蚕又不是当年那个莽撞少年了。”叶青继续搂着钟晴的纤腰,而另外一只手,自然是不会老实,在钟晴那单薄衫裙下的翘臀上来回抚摸着。

    身上的异样感跟渴望被抚摸的**,让钟晴还能够尚存一丝理智,但这种理智让她又舍不得放弃那在自己身上游走的手,微涨着红唇,任由叶青的手在她单薄的衣衫上游走、攀爬,极力的让自己不去因为那**的满足,而呻吟出声音的钟晴,不得不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叶青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以及那让她心头被狠狠揪起来、疼痛如绞的丝丝白发上。

    “记得你离开时,还是满头乌发呢啊。”随着叶青的手碰到某处敏感,钟晴不自觉的风情的白了叶青一眼,而后继续以温柔的手指,轻抚着叶青鬓角的白发。

    “已经少了很多了,前些时日比这还要多呢。”叶青同样是享受着钟晴手指在双鬓轻抚的温柔道。

    “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钟晴轻咬嘴唇,而后主动的吻上了叶青的唇。

    芳菲站在门口,此时却是双眼通红,高兴的想哭又想笑。

    之前,她还担心老爷会怪罪夫人一心想要报仇,才致使他陷入到了关山困境中。

    而现在,一切都过去了,老爷还是很在乎夫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