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宋疆 > 第六百九十五章 临安 临安
    站在地图前的完颜守道,脸上原本还沉着镇定的笑容,随着他在地图上,沿着黄河画出了一条线后,脸上的神情便开始变得凝重了起来,整个衙署内的气氛,瞬间也仿佛低沉了几分。

    嘴角依旧带着玩世不恭笑意的卫绍王、济南府守将完颜匡、济南府知府郑赞,以及跟随完颜守道一同前来的谋衍,一个个默默无声的看着站在地图前一动一动,如同僵住了的完颜守道。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随着久久未动的完颜守道扔下手里的毛笔,笔尖恰好落在南京路开封府三字上面,墨汁瞬间淹没了三字时,完颜守道才重重的叹了口气。

    “叶青好大的野心啊。”完颜守道继续盯着地图,那被墨水模糊了开封府三字,如同把开封府从地图上抹去了一般。

    “将军此话何意?”永远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玩世不恭样子的卫绍王完颜永济向前两步,瞟了一眼地图后问道。

    看了一眼卫绍王后,完颜守道又再次拿起抹掉了开封府的那支毛笔,视线定格在黄河沿岸的几座重城之上,沉稳有力的手突然再次以笔尖点在了济南府三字上。

    看着慢慢聚拢到自己左右的几人,完颜守道嘴角冷笑了一下,而后再次执笔,这一次则是点在了京兆府三字之上。

    “黄河以南重城无数,但从东向西,没有比山东东路的济南府、南京路的开封府、京兆府路的京兆府更为重要的三城了,当年我大金挥师南下,一路势如破竹,虽在短短半年内,便把赵构残余赶到了扬州渡江,但我大金之所以能够如此顺利,自然还是因为济南府被我大军率先攻破,使得我大金在黄河以南有了立足之地,从而才能够源源不断的在黄河以南遣将用兵。”完颜守道的语气当中,此时却是带着一丝赞叹的意味缓缓说道。

    济南府、开封府、京兆府长安,由东向西沿黄河以南而建,在完颜守道把黄河以黑笔描出后,又在地图上点出了三城池后,此时三城如同三点一线般,在地图之上的重要性便是一目了然,即便是傻子也能够看出来,占据了此三城,便如同拿下了整个黄河以南的大片疆域。

    即便是到时候还有一些小城负隅顽抗,但终究不过只是大海里的小小浪花,根本折腾不出什么动静来,也无法对占据三城的大军,造成什么样的牵制跟危害来。

    完颜守道的手里的毛笔,仿佛在地图上兴趣不减,再次点出济南府那黑点向南划出一条黑线,而毛笔的终点则是直直落在了海州城三字之上。

    一条笔直的黑色长线,一下子让玩世不恭,一直双臂抱胸单手抚摸着下巴的卫绍王完颜永济,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急忙放下手臂,指着那条黑线道:“将军之意是,宋军会直取济南府不成?”

    完颜守道再次没有理会完颜永济的问话,手里的毛笔从开封府向东南方向再次画了一条斜长线,使之与徐州连接了起来:“当年赵构便是从开封府一路逃亡,应天府短暂休整,而后便是沿着至徐州、达扬州这条路线南渡过江。如今叶青攻破徐州,龟缩于滕州,如此一来,此人向西可取开封府,向东可攻济南府。这是在迷惑我等,让我们猜测他下一步到底是会攻济南还是开封,从而使得我大军不得不两城兼顾,分而化之。”

    “将军,不管他叶青是要东取济南府,还是西攻开封府,想必都要经过其他城才是,如此一来,我们岂不是便能清晰的判断出,他到底想要干什么了?”完颜匡不解的问着,此时看起来有些愁眉不展的完颜守道。

    看了一眼完颜匡,完颜守道笑了笑,继续淡淡说道:“叶青如今在滕州,但淄州等地,又是被谁攻破?宋军非是两路大军,而是三路大军啊。如今虞允文在京兆府,拿下京兆府怕是指日可待。东有不明宋军,西有虞允文,而身为主力的叶青,看似没有明确目的,但他却占据在济南府跟开封府之间,牵制、吸引着我们的注意力,从而以此减轻他两翼的压力。所以他叶青如今既不配合两翼大军乘胜追击、继续攻城掠地,反而是龟缩不前,那么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完颜守道依旧是并未直接回答完颜匡的话语,但众人的视线落在地图之上,从那完颜守道刚刚画的海州直指济南府的黑线上游弋,再看看滕州至开封的黑线,以及此时完颜守道画出的大散关至京兆府的黑线时,此时便一切都一清二楚。

    不明东路宋军显然是要由海州为依靠,直指济南府,虞允文于大散关,其目标自然是直指京兆府,而身在当中的叶青……他到底是否有意开封府?还是说,此人已经高尚到了,宁愿以自己作饵,宁愿牺牲自己来成全自己的两翼大军呢?

    而且不可否认的是,叶青所率领的淮南东路,绝对是这一次宋人北伐的主力大军,但两翼如今的攻城掠地之速,比起他这龟缩不前的主力大军还要快速上许多。

    如此反常的奇怪行为,从而也使得完颜守道等人,楞楞地看着地图,一时半会儿捉摸不透叶青此举到底是何用意,其目的到底是想干什么!

    就如同一个人远远的站在你家门口,他即不继续向前跟你交手,也不后退固守,反而是就踩着那如同警戒线似的滕州,在那里呵呵傻笑着看着你、挑衅你。

    而你明知道他的两侧已经有人翻窗户进入了你家,但因为眼前这个极为膈应你,恶心你的家伙,一直在嬉皮笑脸的逗着你,而且身后还是绝对的主力大军对你看似虎视眈眈,又让你难以抽身去全力以赴地击退两侧那翻窗入室之人。

    这种感觉让完颜守道等人,有种无处发泄的无力感,以及对叶青个人的行为,感到十足恶心的感觉。

    他不打你,也不骂你,就那么远远的站着膈应你、恶心你,这让完颜守道有些担忧,一旦自己若是率领主力出城迎击,叶青会不会头也不回的夹着尾巴,率领着大军立刻往扬州撤去,根本不跟你交手呢?

    但完颜守道也知道,若是自己率领着即将到来的大军,出城迎击叶青的淮南东路大军,除非是能够有十足的吸引力,吸引着叶青的大军以为是有机可趁,如此一来,自己或许可以抓住叶青的主力大军,从而与他进行一场会战。

    当然,这场会战也要付出代价,同样,也还需要担忧叶青的两翼,能够在攻城掠地之余受到其他金军的阻力。

    完颜守道有信心,也相信大金的铁骑能够阻止宋人继续犯上,如今的情形,不过是因为大金一时大意,加上叶青等人准备充分,所以才使得,从表面上看,仿佛如今宋人占据了上风一样。

    但若是能够跟叶青一决高下,抓住他的主力大军而后歼之,那么他的两翼也就被瓦解于无形之中。

    如同一个总开关一样,叶青所处的不伦不类的位置,却是越发显得尤为重要,让完颜守道即便是想不注意到叶青,以逸待劳的先击退两翼,再寻叶青主力的策略,完全无法行通。

    唯有主动出击,寻求跟叶青一战的机会,如此才能以最简单有效的办法,让入侵大金的宋人如潮水一般溃败。

    “叶大人不会真要跟金人硬碰硬吧?”一处绵延不绝的山谷中,一条如同玉带似的河流蜿蜒而过,钟蚕光着身子从水中走出来,一边擦拭着结实强壮的身躯,一边问着岸边穿衣服的墨小宝。

    “叶大人自然是要跟金人来一场决战了,要不然为何要一直呆在滕州止步不前?如此就是为了让金人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叶大人想要干什么,不得不选择率领主力大军跟大人决一死战。”墨小宝摸了摸旁边晾晒了好久的羊皮袄,依然还是湿乎乎的,扭头看了看马背上的金人盔甲,又摇了摇头,便就穿着单薄的衣衫,卸下马背上的盔甲,开始为那战马洗刷起来。

    “那这么说来,到时候我们就能一展身手,让金人看看我们种花家军的厉害了?”钟蚕不忧反喜的问道。

    不止是他或者是墨小宝,甚至是包括每一个种花家军的兵士,如今都是摩拳擦掌,这些年来,一直都不曾在叶青的面前展现过他们的战斗力,所以如今好不容易逮住一次机会,他们自然是想要让叶青看看,他多年的培育并非是花钱费粮的养了几千土匪似的乌合之众。

    “不知道呢,咱们是好不容易跟叶大人联系上了,接下来到底该如何,还是继续等候吧,总之……刀子磨的锋利一些,箭矢擦亮一些,战马喂的饱饱的,不管如何,这一战,一定要让所有人都记住我们种花家军的旗帜。”墨小宝一边洗涮战马,一边抬头看着阳光下,那高高的旗帜上,正迎风招展的向日葵旗帜,不知何时起,那向日葵的上方,一个偌大的叶字被秀在了上面。

    “你还别说啊,铁衣亲手绣的那叶字还真是好看,怎么看怎么仿佛带着一股杀气。”钟蚕了呵呵的穿着衣服说道。

    “你不是说显得秀气吗?”墨小宝白了钟蚕一眼,当初铁衣亲手绣完后,钟蚕不经大脑的便脱口而出说看起来太秀气了,于是乎,钟蚕便被耶律铁衣军法从事,好几天那肿痛的屁股都没办法在马鞍上坐稳。

    “哪有,分明是你说的。”钟蚕反驳着说道,而后从马背上的皮夹中,掏出地图在地上摊开,开始一边看一边说道:“李三儿叔、刘叔如今率军在山东东路游弋,说不准待金人出城寻找大人主力时,他们就会立刻率兵攻济南府,不过就是得速战速决,要是等金人还有大军南下……。”

    “南下个屁,草原上的鞑靼人你以为是傻子啊,这边已经要入秋了,如今草原上恐怕已经冷的打哆嗦了,不管是克烈部还是乞颜部,还是扎达兰部,估计都在打武州那黑石的主意了。今年他们一旦跟金人发生点不愉快的摩擦、冲突,金人哪还能找出更多的兵力南下?所以,大人如此磨磨蹭蹭,除了等待金人的主力找咱们,恐怕也有等着寒冬来到后,在金人南北一同受敌时,才会……嘿嘿。”墨小宝也看着地图,一手指着京兆府,一手指着济南府,而后嘿嘿笑着向一块儿合拢。

    “只要叶大人在中路牵制住金人的主力,最好是咱们若是在会战中能够胜出,那么一旦虞允文将军、李三叔他们能够拿下京兆府、济南府,到时候助大人一同合围开封府,如此一来,黄河以南疆域就尽入大人之手了啊。”钟蚕极为乐观的说道。

    “是啊,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这一战要是能够打赢,我们或许还有机会收复黄河以南的疆域,但若是输了……咱们都得玩完。”墨小宝顺势躺在河岸的石头上,晒着太阳悠闲地说道。

    近五千人扎营的大军,却是莫名的有纪律,或许是因为在草原上,早已经习惯了常年枯燥无味的扎营生活,所以即便是在这个山谷里,也没有出现太多的杂乱无章的声音。

    更多的都是在忙活着手里的活计,甚至就连四周山林中在他们刚驻营时,被吓得四散逃窜的飞禽走兽,如今感觉到这些人并不会给它们带来危险后,又再悄悄的跑回了自己的巢穴,时不时的还会向下俯瞰着,河岸边黑压压一片的新来的客人。

    滕州的叶青还没有等来董晁的再一份消息,倒是接到了来自临安的消息。

    王淮终于又有动作了,不同于示意史弥远继续从粮草上做手脚,这一次,王淮选择了对淮南东路大军的伤筋动骨,以此来提醒叶青适可而止。

    “李横被罢免了,放到了禁军之中。”从徐州赶过来的陈次山,看到叶青后,第一句话便是向叶青禀报着,他不曾谋面过的李横,如今在临安的处境。

    “意料之中。”叶青点点头,淡淡的说道:“扬州如何?”

    “白大人也被罢免了,因为粮草之事与户部相争执,所以朝廷便下令召回了白大人,如今淮南东路安抚使暂由杨怀之担任。是夫人亲自送白大人回临安的。”陈次山想了下,还是补充了一句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这个岳父,虽然看不惯我的所作所为,但在力主抗金、收复失地一事儿上,其意志坚定的非常人能够比拟,不过就是……。”叶青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笑了下道:“就是脑子比较轴,一根筋,不为官是最好了。”

    “夫人是怕白大人回到临安后有什么不测,所以才会亲自送白大人回临安的,具体如今到底如何了,下官还不太知晓。但扬州,淮南东路……。”陈次山欲言又止的说道。

    “叶衡、刘德秀成不了大气候,放心吧。”叶青嘴角闪过一丝苦笑,因为时间的紧迫跟不等人,让他这个时候,跟远在济南府的完颜守道多少有些相似之处。

    完颜守道在等待着他的下一步行动,而后才会决定是否要跟叶青一决高下,而叶青同样也急需一场大胜,需要一场完全确立他们如今占据上风,转换表面优势为战场绝对优势的胜利。

    之所以坚定不移的选择一场会战,除了叶青相信,这一战能够彻底的让淮南东路大军的优势转换为胜势外,便是他急需要这一战,来震慑身后王淮等人暗地里的小动作,从而使得在自己出征之后,身后的淮南东路无人敢随意动作。

    叶青相信,一旦自己在山东两路,甚至是包括南京路取得极大的优势时,到时候自己便会如同一方诸侯一样,朝廷不管是在淮南东路的官场调整,还是对他粮草上的掣肘,都会变得要谨慎三分。

    而他这些时日,继续留在滕州,任命着自海州被攻破后的大小官员,这些官员完全不曾经过朝廷之手,完全是他叶青一手任命之,如今自然也是招到了朝廷的不满。

    接下来他与完颜守道的会战必然是势在必行,而他显然不可能再有大把的精力,放在被泼李三、老刘头以及虞允文攻城掠地后的官员人事任免上,所以急急从扬州招来的陈次山,便是最好的安抚使。

    叶青对于陈次山给予了厚望,而陈次山也并未让叶青失望。

    辛弃疾在撤回到徐州之后,陈次山也几乎是同时到达了徐州,面对着被叶青招降的完颜郑,陈次山竟也能够做到丝毫面子不给,快刀斩乱麻一般,用了不到七天的时间,就把整个徐州的官场重新梳理了一遍。

    虽然完颜郑依然是徐州知州,但经过陈次山这个城府极深的腹黑一通摆弄后,完颜郑突然发现,自己手中的权利好像越来越少,而且怎么琢磨怎么有种如同宋人傀儡的感觉。

    “但是……。”陈次山顿了下,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大人,下官有句话不管当讲不当讲,下官都想告诉大人,叶衡叶大人还需谨慎应对才是。朝廷在罢免了白大人的同时,也差遣叶衡叶大人为淮南东路副使,同样,依然还兼着提刑使一职。”

    “让李横前往扬州吧,临安留梁管家一人足矣。”叶青仰头望天,想了下后惆怅道:“让陷阵从中斡旋此事儿,务必要让李横一家老小都离开临安。”

    “是,大人。”听着叶青的话语,陈次山回答的语气有些颤抖,就是连心房都有些颤抖。

    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随着李横从临安撤出来,也就意味着,叶青的势力随着皇城司的李横被罢免后,已经完全没有必要继续留在临安了。

    甚至,他隐隐觉得,或许从此以后,临安对于淮南东路的大军,对于叶青来说……就将不再是那个当初的临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