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狂暴逆袭 > 第一六〇六章 打官司
    第一六〇六章  打官司

    “我和你之间的债务债权关系,跟水流大造师没关系!”

    鲍老爹此时,已经隐隐确定,这金湎来者不善,盯上了水流西的英雄血酒方子。

    这可是人家水流大造师的东西,怎么能和自己的债务扯上关系?

    至少,自己借了金氏创投的高利贷的时候,水流西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一百个加盟商,此时也算是看出来了,这金湎和他们的目的是一样的。

    但是,他们心中耻笑。

    人家也不过欠你不到一千亿星币,你要拿走人家价值连城的酒方子?

    那我们是干啥的?

    我们加起来,五万亿的加盟费啊!

    你那点钱,拿不走!

    但是,他们也对金湎,保持了足够的警惕。

    毕竟这个家伙,人家姓金,还是一只白手套,身后站着金奈城主呢。

    “对,鲍老爹这话说的实在。

    金氏创投的债权,怎么和水流大造师有关系?

    要有关系,也是我们这些加盟商,和大造师有关系吧?

    我们交钱加盟,可不是因为鲍家家酿,而是因为水流大造师的英雄血。”

    加盟商们鼓噪,竭力想把水流西和鲍家欠的高利贷剥离。

    金湎不屑,举着一个计时器道:

    “我不管你们和鲍家有什么协议。

    我就问一下水流西大造师,你是前天和鲍老爹合股的吧?”

    林西傻乎乎地点头,因为这是事实,加盟商都不得不承认。

    金湎一拍手。

    “这不是结了吗?

    鲍老爹,你在举债期间,私自以自己的产业,鲍家酒坊,与别人合股,经过我同意了吗?

    而水流大造师,您在这座酒坊作为我司抵押物过程之中,和鲍老爹形成事实上的合股经营状态。

    我可不可以这样认为。

    您对鲍家的对外债务,也有着承担返还的义务?”

    林西继续傻乎乎地点头。

    鲍老爹不忍,含着泪怒吼。

    “不行,这和水流大造师没关系。

    傻长生,你真的是傻的吗?

    还看不出来,这家伙想把你拉进泥潭,觊觎你的东西吗?”

    其他百个加盟商,此时也纷纷咆哮,要求林西否认金湎的说法。

    开玩笑呢!

    这要是放到执法院审判,那还有他们这帮加盟商什么事?

    执法院就人家金家开的。

    你说会怎么裁决?

    金湎此时暴喝一声。

    “特么的,本总在和鲍家,和水流大造师说话,谁再敢插话,直接给老子打成残废。

    特么的,聒噪上还没完了呢!”

    上千的打手,此时一个个祭出毁灭光弩,对准了上百的加盟商。

    加盟商皆都住嘴,一个个敢怒不敢言。

    金湎很是满意自己的话,有镇压当场的效果。

    负手对着林西道:

    “既然水流大造师点头了,那就等于说,原本我金氏创投,和鲍老爹双方的债权债务,就有了您这第三方的参与,这话没毛病吧?”

    此时鲍老爹还想阻止。

    林西却憨憨点头。

    “这话说的有理啊!”

    金湎直接大笑,得意得连姓啥都快忘记了。

    “还是水流大造师有担当啊!

    那这事,我也跟你说得着了,是不是?”

    鲍老爹惨然,对着林西摇头落泪。

    “水流大造师,是老鲍连累了你呀”

    林西无视鲍老爹。

    对着金湎点头。

    “是啊是啊,跟我说的着。

    但是,你想和我说什么呢?”

    金湎转首,朝着自己一方打手看了一眼。

    看到自己安排的几个壮汉,一直都在全程录制影像,非常满意。

    “水流大造师,您身上带着计时器吗?”

    林西呆了一下,身上上下摸了半天。

    “我没有曾经买过表”

    鲍老爹下意识地抬头,感应了一下太阳的温度,脸色立即惨然。

    “完了,又落进套子里了”

    林西懵逼,加盟商们脸色都铁青。

    金湎直接举起计时器。

    “大家可以对一下表,现在距离我给出鲍老爹还钱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

    也就是说,鲍老爹已经第二次违约。

    根据我们的借贷合约,第二次违约,偿还的本利,在本利合计的基础上,增加十倍。

    也就是说,鲍老爹你现在还给我的钱,不是之前的九百九十九亿。

    而是九千九百九十九亿!”

    吼!

    这就是高利贷复合了套路贷的恐怖之处。

    你以为你能还得清,其实在你借钱的那一刹那,就决定了,你赚再多的钱,也填不满这个黑窟窿。

    一个又一个的套路耍下来,你除了倾家荡产,也就只有投河上吊了。

    有几个加盟商急眼了。

    “金湎,你特么干脆杀了老鲍算了。

    他这座小院子,哪里值得九千九百九十九亿?

    你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

    金湎脸色一变,挥挥手。

    轰隆噼啪,嘁哩喀嚓!

    壮汉打手,直接扑上去,将几个多嘴的加盟商,直接就干趴下。

    金湎抖抖肩膀,不屑地道:

    “跟本总耍流氓,简直不知所谓啊!”

    看向林西的时候,眼中厉色一闪。

    “水流大造师,您的意思呢?

    这钱是你来还?

    还是你和鲍老爹一起还?”

    林西此时,看上去懵懂不清,已经有些吓着了。

    “那啥,谁还他也没这么多钱啊是不是?”

    金湎就等着这句话呢。

    “没钱不怕啊!

    没钱可以用其他值钱的东西还清嘛,是不是?

    本总又不是一个不通情理,不讲道理的人。”

    鲍老爹此时,已经心如死灰,拦都拦不住林西,直接委顿在地,眼望苍穹,满眼死意。

    鲍家众人,一个个面如土色,许多的美女,都在哭泣。

    鲍春福此时爬着哭叫:

    “金湎老总,这和我没关系啊!

    我都被赶出鲍家了,我这一支,连鲍都不姓了。

    你就放我和我的后人离开吧!”

    金湎一脚将他踢飞。

    “滚你麻蛋,连祖宗都不要的家伙,不要跟我说话。”

    金湎笑眯眯地看着林西:

    “水流大造师,您把那英雄血的酒方子,折价还账,我就勉为其难,了结了这笔债务。

    您看您的意思是”

    林西此时,反复摸着自己的后脑勺,似乎总算是明白过来。

    “你的意思是,我把酒方子给你,我和鲍老爹,就不再欠你钱了是不是?”

    金湎俩眼放光,有些不舍地环顾了一下这座小院子。

    但是随即就咬牙舍弃了。

    只要英雄血的酒方子在手,这座破落小院,算个啥?

    “对对对!

    只要您点头,将酒方子给我,我们之间的债务就了结了。”

    此时加盟商们,想要阻止。

    但是看着一个个凶神恶煞般的打手,却不敢言语。

    此时,鲍老爹苦笑着看了林西一眼。

    “傻小子,是我害了你啊”

    林西几乎将后脑勺摸出血来了。

    吃力地想了半天。

    “要不咱们上执法院吧。

    这个事情,执法院的执法官,会有一个裁决是不是?”

    金湎一愣。

    “你的意思,是要和我见官。

    要和我打官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