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剑道通神 > 第四十六章 剑诛神主(上)
    白昼,在刹那化为黑夜,夜空漫漫,却毫无半点星光,充满了静谧乃至死寂。

    一轮明月浮现,无声无息的释放出幽幽的皓白光芒,照耀八方,如流水似的铺满大地,落在每个人的身上,没来由的叫众人浑身不自觉一颤,似乎有一丝丝的冷意悄然之间弥漫,渗入身躯之内。

    尤其是人族的修炼者们,感受最为明显,纵然是圣阶强者,甚至是圣祖级的强者,也无法将这一丝丝的冷意抵御住,气血仿佛要被冻结般的变得缓慢,不自觉发冷。

    四周的时空,也在那幽幽皓白月光之下,似乎变得缓慢下来,近乎要凝固。

    神术!

    万古剑主的神色闪过一抹凝重,这就是神术。

    神术,乃是神魔界的一种强大的秘术,唯有真正的神魔才能够施展,但正常情况下,正神级神魔可施展不了神术,灵神级也难以做到,或者说,他们要施展神术就得有充足的时间做准备,耗费时间不短,力量消耗惊人至极。

    战斗当中,哪里有充足的时间让你准备神术?

    生死激战,瞬息万变,一息之内,足以交手多次,而正神级想要施展神术,没有一刻钟的时间来做准备,根本就难以做到。

    并且,准备神术的过程当中还不能被干扰,一旦被干扰就会失败,一失败就会被神术反噬,神术准备到什么进度,反噬的威能就会达到什么程度,哪怕是轻微的反噬也会受伤,严重的反噬直接要命。

    神术一旦准备完毕,就必须施展,不得拖延,否则神术的力量就会消散。

    灵神级强者准备神术的时间较短,但至少也要半刻钟才行。

    而且,神术一旦施展出来,他们就会力竭,任人宰割。

    尽管神术威力强大,但种种限制种种弊端也十分明显,于生死战斗当中,根本就没有施展的机会,时间太长,一旦施展,只要被干扰就会被打断,进而遭受到反噬,正因为如此,正神级和灵神级神魔才不会施展神术,不实用,除非是在百分百有把握的情况下。

    要不然施展神术的过程当中,就好像是靶子一样,很轻易会被针对。

    唯有神主,才能够真正以神术来战斗,只是,神主级的神魔强者要施展神术,也没有那么容易,多多少少都需要一点时间来做准备,少则几息。

    这也是那神主传音给另外一尊神主,让他出手拖住万古剑主的目的所在。

    毕竟,几息时间也是时间,对于强者而言,几息时间足以出手许多次,何况还是万古剑主这等恐怖的存在。

    神术完成,黑夜降临、幽月横空、那神秘的诡异的力量,仿佛冻结了虚空一般,也要将众人都冻结,万古剑主更是首当其冲,只因为这神术是冲着他来的。

    “月蚀。”施展这神术的神主面色苍白,一身气息却无比凝练,与那夜空当中的幽幽明月似乎有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关联,旋即,这神主抬起手臂,食指伸出朝着万古剑主一点,瞬间击落。

    如言出法随一般的,霎时,夜空愈发深邃了,而那一轮明月却是光芒大作,爆发出无以伦比的惊人威势,继而化为一道光芒,一道仿佛穿透了万古时空

    般的光芒,直接射向万古剑主。

    这一道月光是那么的柔和,无声无息之间充满了静谧,有一种如画般的风景瑰丽。

    这瑰丽之下,却是暗藏着无以伦比的杀机,叫万古剑主都不得不慎重对待的杀机。

    但同时,万古剑主嘴角挂起了一抹笑意,仿佛是见猎心喜一般的笑意,陈宗自付不会认错,因为自己在遭遇到强敌时,也会露出这般笑意。

    见猎心喜!

    当可以真正拿出实力而为。

    拔剑!

    万古剑主再一次的拔出鞘中长剑,这一次拔剑却很缓慢,让所有人都可以清楚的看到万古剑主的右手落在剑柄上,五指轻轻的扣住后,右臂稍稍发力,将剑拔出。

    一抹寒光,顿时从剑鞘之内绽放。

    万古剑主的剑,不是一般的利剑,而是有巴掌宽的剑,上面有着山岳般的纹路,充满了古老的气息,仿佛横跨万古而来。

    随着那剑寸寸出鞘,无上的万古剑意也随之弥漫开去,不断增强,万古剑威愈发惊人愈发恐怖。

    如此之剑,似乎由万古山岳铸练而成,携带着惊人至极的重量,横压长空。

    静谧月光无声无息击落,携带着的威能却是无比的恐怖,一切都被侵蚀,化为虚无般的。

    万古剑主的剑也完全出鞘,爆发出恐怖无比的剑威,横空击向那一道月光,但是那剑威却在月光之下被侵蚀掉,难以抵御。

    这一幕,顿时叫万古剑主暗暗惊讶。

    自己的出鞘剑威何等强横,足以在刹那将一般的圣祖镇压下去,现在却被一道月光侵蚀溃散,足见那一道月光的强大。

    神魔神术,果然惊人啊。

    那么,今日,便让自己再一次的领略这神术之威吧。

    念头一动,剑意横空爆发,万古剑主手中之剑也在刹那刺出,朝着天空刺出,朝着那一道月光刺出。

    面对如此强横的仿佛冻结时空的月光,万古剑主不仅没有闪避,还要正面迎击。

    陈宗可以肯定,面对那月光,自己毫无抵御之力,哪怕是全力激发出镇海珠的威能也无法抵御,相差太大。

    太大!

    万古剑主如何抵御?

    那一剑破空刺出,激荡长空,剑威无敌,承载着万古剑主一身可怕的力量和剑意。

    从那一剑当中,陈宗隐约看出了什么奥妙,似乎有所得却又没有及时抓住,那种感觉让陈宗十分难受。

    而万古剑主的一剑,已经刺出了,剑身上如山岳般的纹路也似乎活过来一样,弥漫出惊天威压。

    轰的一声,月光一顿,长剑横空凝固似的,下一息直接爆炸开去,那月光炸裂,仿佛暴雨似的降落,覆盖八方,直接将万古剑主的身躯完全淹没、吞噬了一样,神念也无法侵入其中,哪怕是陈宗的混元心力也一样无法穿透,看到里面的情况。

    万古剑主如何了?

    没有人知道。

    难免让人感到担心,只

    因为那月光的威能太可怕了,似乎能够侵蚀一切,在场诸人,哪怕是那两个圣祖,也无法抵御得住那月光的侵蚀,那么万古剑主可以吗?

    战斗已经停止,所有目光全部都凝视在那一道分散开去的月光当中,凝视着,似乎要将之看透,人族如此,神魔也是如此。

    因为,那一击关系十分重大,如果奈何不了万古剑主,那么这一次神魔一方就要落败了,反过来,人族之战,怕也是要落败了。

    陈宗却是神色一闪,眼角的余光直接看向了神主,那个为了拖住万古剑主而伤痕累累气息萎靡的神主,这,不正是最佳的动手时机吗?

    一尊神主!

    若是击杀一尊神主,摄取到其神性,将那神性炼化之后,自己的修为直接就要突飞猛进,甚至打破瓶颈再度提升一个小境界也不是不可能的吧?

    念头一动,陈宗的内心便有若狂潮般的汹涌不休,那意念如同心猿意马似的暴走不已,鼓动着陈宗,但陈宗却不为所动,反而十分冷静。

    因为,若是就此被鼓动而冒然出手,十分不明智,甚至是送死的做法。

    陈宗在分析,不断的分析,没有被冲动所蒙蔽。

    但最终,陈宗还是决定动手,正是最好的时机。

    一则那神主受伤很重,气息萎靡,尽管在恢复,但万古剑主的剑气十分可怕,短时间内难以驱逐,也就难以真正恢复过来。

    二则,这神主也盯着月光,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那月光之上,对外界的防备无形当中降低了。

    这,不正是最好出手绝杀的机会吗?

    当机立断,陈宗立刻爆发出极致的速度,一刹那便飞速逼近那伤痕累累的神主,镇海珠的威能也在瞬间彻底激发,镇海之域释放而出,横压而去,瞬间就将那伤痕累累的神主压制。

    受创严重,伤势惨重,来不及恢复,又心系月蚀神术能够击杀万古剑主,无形当中少了几分的警觉,却被陈宗抓住机会。

    而陈宗方才没有出手,混元心力早已经恢复到巅峰,彻底恢复过来。

    杀!

    镇海之域下,这神主迅速反应过来,神色大变之余,立刻爆发出剩余的力量和释放出神威抵御,没有丝毫和陈宗交手的打算,反而以惊人的速度后退。

    他要避开,拖延时间来恢复,一旦恢复一些,便可以反击。

    剑光横空杀至,无上剑意滔天,击碎天穹般的杀至,完全将这神主锁定,受创之下这神主的速度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一时间竟然有种难以逃脱的感觉。

    既然如此,那就拼死一战。

    一股绝然在这神主的内心爆发,眼眸变得无比犀利,拼着被陈宗一剑刺中,也要反击反杀陈宗,何况以神魔之躯的强大,就算是被刺中一剑,也可以抗的下来,之后再慢慢恢复,却也可以反杀对方,除掉一个人族妖孽。

    异变陡生,原本在身前横空一剑刺杀而来的人族却不知道为何,瞬间竟然消失不见了,叫这神主感到不解的同时,又万分警惕,因为对方极有可能以某种诡秘的手段,出现在自己身后,再将自己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