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祭炼山河 > 第1371章 这男人是我的
    能够清楚感觉到,危险正在步步紧逼,对此却无能为力,甚至连危险是啥都不知道秦宇以亲身经历告诉你,这滋味真不好受,就像是身上缠绕满了刺刺的藤条,哪哪都不舒服。

    近了!

    近了!

    就是现在。

    秦宇豁然转身,双目精芒爆闪,死死锁定身后某处,他倒要看看来者究竟是何方神圣。

    轰

    空间破碎,一道身影从中走出,起初周身一片模糊,但很快人影就变得清晰。

    秦宇下意识瞪大眼,失声低呼,“桃女师姐”可很快他就意识到,对面的女人绝非桃女,不仅因为她所释放出强横气息,更因为对方身上那份截然不同的气质。

    不是桃女,却跟桃女生的一模一样,换个人或许会呆那么一下,但秦宇却不会。

    因为宁凌就是这样!

    桃女的另一个魂种分身吗?但也不对,如果真是桃女魂种分身,怎么可能强大到这种地步。

    仅气息感应,第一眼秦宇就能确定,眼前这个女人是货真价实的昊阳世界真圣!

    这到底什么情况?园主跟桃女是否知道,眼前这女人的存在?当然秦宇更关心的是,这女人的存在是否会对桃女产生威胁?

    至于秦宇为何会这样想,那再简单不过了,当分身远比本体都要强大的时候,还会甘心只做一个随时都可能,被本体收回抹去自我意识的分身吗?

    夭桃眸子微亮,看到秦宇的第一眼,她心中悸动剧烈翻滚,甚至有些失控难以压制。

    这种感觉他认识桃女,看样子关系还很亲密,如今眼神震动中还有几分隐忧。

    是在担心桃女的安全吗?

    夭桃嘴角微翘,她说不清自己现在的感觉,但肯定不是高兴。既然不高兴的话,那就是生气了,看看看,你都惹我生气了,那就是你罪有应得。

    所以我要惩罚你了!

    夭桃抬手向前一按,漂亮、秀气五根手指微微弯曲,然后蓦地用力握紧。

    秦宇脸色骤变,没想到眼前这个女人,来到之后一言不发,直接就对他下手了。

    这只是其一,另外就是她一握之下,所爆发出的力量那是一种,来自规则层次的恐怖杀伤威能,天地规则随她五指握下,瞬间汇聚成锁链,向内疯狂收缩、绞杀。

    要知道,这里可是界零之地,久远岁月之前有主宰在此殒落,导致小世界崩碎所成。此地天地规则,本身破碎不堪,因而与真圣大道相排斥,几乎成为了真圣禁地。

    可如今,这女人居然能够,在界零之地操控破碎规则,且拥有如此可怕的威能,若在外界岂非更加的强悍?

    不过色变归色变,事实上规则镇压、绞杀之类的手段,秦宇是半点也不惧怕的。因为他如今的肉身,已锤炼成为规则之体,本身就蕴含无尽天地规则在内。

    打个简单点的比方,如果将夭桃五指握下,所降临的空间绞杀视为一把铁锁,那秦宇的规则之体就是,一把可以任意变换形状的万能-钥匙,靠近瞬间便可将它打开。

    或许不怎么恰当,但大概意思明白就成夭桃的规则镇压手段,对秦宇无效。

    当然,这并不是绝对,如果夭桃调动的规则镇压强到超出极限,根本不会给秦宇解锁的机会,瞬间就能将他击杀。

    但很显然,夭桃虽然很强,却还没达到这种地步。

    于是接下来一幕,便是秦宇冷哼,身躯一震便将规则封锁打碎,他直视夭桃寒声道:“这位小姐,你我之间无冤无仇,初见便痛下杀手,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

    夭桃并未因秦宇所言,而露出丝毫情绪波动,眸子跟他对视一眼,直接变成银白。与此同时,其眼眸深处瞳孔之下竟又浮现一只眼瞳,呈双瞳交叠之态,配合上此刻银白眼眸,当真是诡异万分。

    “重瞳者!”石塔惊呼响起,“主人小心!”

    不需要它提醒,秦宇便已经感受到了,强烈至极的危险气息。可不等有所反应,冰冷、强大气息,便已经悍然降临,直接将他魂魄封禁在内。

    下一刻,这封禁魂魄的力量,疯狂转动起来,便似一方巨大无比磨盘,“轰隆隆”咆哮中欲将秦宇魂魄碾碎。

    接连两次被痛下杀手,便是泥人尚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秦宇。他眼眸冰寒,胸膛间杀意暴涨,之前就担心眼前这女人,会对桃女造成威胁,继而伤害到宁凌,不如趁此机会将她镇压或许,抓到这个女人,还能对桃女有所帮助。

    倒不是秦宇狂妄,明知眼前这个女人,是货真价实的昊阳真圣,实力无比强悍还敢动此念头。但这里是界零之地,真圣他一个锤仨都没问题,就算这女人强大,也未必没机会。

    而之所以在魂魄被镇压的情况下,还敢生出反打一波,甚至将反将这女人镇压的念头,当然是因为无惧。

    吞噬先天之灵的力量,顺利凝聚规则之体,之后反馈滋养魂魄,再加上日月力场的存在,单纯就魂魄层次而言,他不在真圣之下。

    否则的话,也不可能轻松驾驭规则之体,爆发出现今强大实力。简单说就是,规则镇压秦宇不怕,针对魂魄层面的碾杀,他也不怕。

    唔这么说话,似乎有点欺负人了,毕竟对面是堂堂真圣,当人家不要面子的吗?

    不过很快秦宇就发现,他似乎有点小瞧了,面前这个女人。

    镇压魂魄的碾压力量,他的确是不怕,可在这一过程中,却有某种冰寒力量渗透进来。

    冷到极致,就像是整个人,坠入到极寒冰窟之中。

    魂魄像是被冻结,继而影响到意识,便是念头转动的速度,都随之变慢了许多。

    石塔一声轻叹,“主人要记住这个女人,重瞳者自古即为异类,魂魄生而强大无比,且拥有种种玄妙手段,日后定要加倍小心。”

    语落,又一道极致冰寒力量出现,秦宇闷哼一声脸色发白,镇压魂魄的力量就像是被捅破的气泡,随着“啪”的一声轻响消失不见。

    对面,夭桃终于面露惊讶,盯紧了秦宇,显然并未想到,他居然有办法能打破镇压。可很快,她就没时间继续思考,因为对面的秦宇,在这一刻出手了。

    轰

    脚下重重踏落,地面剧烈震荡中破碎,溅起无数尘扬翻滚,他身影如闪电冲出。狂风扑面而来,卷起他额前碎发,露出秦宇冷酷面庞,眼眸中涌动着森然寒意!

    一味防守并非秦宇的风格,且先不管这女人究竟是谁,既然想要动手杀他,那就先把她打倒,之后再慢慢查问。

    双方距离并不远,以秦宇如今实力,爆发下速度快的恐怖,眨眼便已横穿而过。

    对面的女人,似乎还没能从之前的惊诧中回过神,直到秦宇逼到近前,都没有做出反应。

    怜香惜玉是个美德,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大家还是应该持有。可现在很明显,条件根本就不允许,所以秦宇动起手来,根本就没一点心理压力,更加不会有所犹豫。

    抬手轰出!

    目标,对方胸口。

    对着头脑、脖颈这些地方,杀伤威力实在太大,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把人打死了。

    四肢这些位置,伤害又不太够,所以胸口就是最好的选择,既能伤人又不会致死。

    不过等拳头轰出,秦宇才突然发觉,自己选的位置,似乎并不怎么恰当。因为眼前这个女人,跟桃女完全一模一样的,不止是那张脸,还有身材形体之类。

    桃女胸前起伏很明显所导致最直接的后果就是,秦宇这一拳轰出去,明明杀机腾腾气势惊人,突然就多了几分香艳外加猥琐的感觉。

    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面对真圣级的强者,根本没有瞻前顾后的余地。再说了,这女人都两次动手要杀他了,我锤一下胸口过分吗?

    夭桃眼底闪过一丝玩味,看着秦宇轰过来的拳头,居然没有丁点闪避的意思。下一刻,“嘭”的一声闷响,重重在耳边响起。

    重重闷哼一声,秦宇脸色变得苍白,双耳随之嗡鸣眼前阵阵发黑,满脸皆是惊怒。

    怎么回事?他这一拳打出,狂暴力量宣泄肆虐,结果却像是直接打到了自己身上!

    秦宇脸色再变,因为对面女人不知何时,居然抓住了他的手,面露微笑,“痛吗?”

    她第一次说话,声音落入耳中,竟显得格外好听唔,如果能再听一遍就好了。

    找死啊,如今局面下,居然还敢冒出这样的念头!

    秦宇咬牙猛地收手,女人微微收缩五指,锋利如刀锋般的指甲,轻易割裂开血肉。

    翻卷的皮肉,就像是已放置很久,变得干瘪且毫无光泽,涌出鲜血随之变得乌黑散发腥臭!

    毒!

    秦宇脸色再变,浮现惊怒之意,死死盯着对面夭桃,眼底却难免露出一丝慌乱。

    似乎直到此刻,才突然反应过来,他居然被算计了。

    脚下一踏,秦宇身影暴退!

    夭桃微笑,“中了我的毒,你能逃到哪里去呢?”说话间,身影一动追了过来。

    明明没见她如何,速度却快的惊人,任凭秦宇接连加速,始终都无法摆脱掉她。

    随着时间流逝,他受伤被划开的伤口,血肉已经彻底干瘪,而且不断向外蔓延,就像是一块干枯树皮。流出鲜血更黑了,腥臭越发刺鼻,整个人已是摇摇欲坠。

    夭桃突然叹了口气,身影蓦地加速,一下就来到秦宇身后,“算了,就这么杀掉”还未说完,伴随着轰然巨响,她整个人就像是一块大石,被重重打飞出去。

    这一次挨打的是她!

    秦宇心头长出口气,果然那种诡异的,转移攻击目标的手段,并非是没有限制。想想这才是对的,否则这女人就算站住不动,放眼世间也没人能伤她半点。

    翻滚了几圈,伴随巨响夭桃重重落地,一阵凌厉的泥石迸溅,整个人几乎完全没入地面深坑。

    她抬手揉动胸口,掀起阵阵肉眼可见汹涌波涛,轻轻咳嗽两声,微微苍白着脸道:“终归还是被你打到了,手感怎么样?作为第一个碰触它们的人,你应该发表下感想。”

    说实话,听到这句秦宇有点懵,心想这是个什么节奏?

    对面女人看着居然一点都不生气,眉眼间似乎还有点高兴,莫非她是个受虐狂?!

    不过话说回来,这次居然又打胸口,天地良心绝对是巧合,我就想着算计你了,哪还有心情管地方。

    见秦宇不说话,夭桃从地面深坑跳出来,不满鼓鼓嘴,“喂,你这样就过分了啊!”

    人家姑娘问你,锤她胸口是啥感觉,你沉默着一言不发咳咳,的确是有点伤人了。

    秦宇深吸口气,“你是谁,到底要做什么?”

    之前还接连下杀手,要置他于死地,突然挨了一拳后,就变成了聊天模式,这要人怎么接受?

    夭桃微笑,“我叫夭桃,记住这个名字,绝对不能忘!”她盯着秦宇,笑容越发明媚,“至于我要做什么如果我跟你说,之前动手是给你的考验,你信不信?”

    秦宇面无表情,心想我除非是傻了,才会信你这些鬼话!见他不说话,夭桃也不生气,继续笑嘻嘻道:“喂,你是真的没中毒对不对?伤口给我看看?你只要配合,我就告诉你我想做什么,本小姐说话绝对算数。”

    秦宇皱了皱眉,略微犹豫将手抬起。

    之前恐怖如干枯树皮的地方,如今已经完全恢复,除了几道浅浅白线外,根本看不出曾受过伤。

    规则之体再一次证明了自身的强大!

    夭桃盯着仔细看了好一会,接着吐出口气,喃喃道:“命,这就是命啊。”可看她的样子,却是丁点失落都没有,反而隐隐透出几分兴奋。

    秦宇深吸口气,没心情在这看她发神经,“你可以说了。”

    夭桃眨眨眼,“啥?”

    秦宇:

    我就知道,绝对不能相信这个女人,一个字都不能信!

    “哈哈哈,逗你的,我真的可讲信用了,说过的话都算数。”夭桃笑嘻嘻盯着秦宇,跟之前冷脸痛下杀手时,简直就是两个人,“我要说了,事关重大你可的听仔细。”

    深吸口气,胸膛弧度顿时更高,夭桃声音铿锵,伸手一指秦宇,“我夭桃,要做你的女人!”

    这女人疯了。

    秦宇略显艰难抬手,缓缓揉动眉心,心想反复无常的人见过,可能达到这地步的,的确还是第一个。

    得出这结论,是因为此刻,秦宇从夭桃眼睛里看到了认真。前一刻还对他连下杀手,接着就说出这么一句话,不是疯子是什么?

    女人是整个世界上,最难对付的生物之一,如果再加个前缀“疯”字,基本就无解了。

    夭桃显然有着敏锐的观察能力,能通过秦宇脸上细微表情,判断出他内心的情绪变化,“第一我没疯,意识非常庆幸,第二你也并没有听错,我就是要做你的女人,或者换一句话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男人。”

    没有防备情况下,挨了一拳之后还能活蹦乱跳,除了脸色微白外,竟全无半点变化。

    这个疯女人的实力,比秦宇想象中更强,看样子就算全力出手,也不能奈何她。再想想她脑筋很可能不正常,这个局面下继续动手,绝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那就换个思路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深吸口气,秦宇道:“夭桃小姐,今日之事就只当是一场误会,告辞!”转身就要离开。

    夭桃声音自后面传来,“你很清楚,只要我想追,你根本就逃不掉所以,接受这结果吧,我就是你命中注定的女人。”

    秦宇嘴角抽搐一下,转身看着她,如果不是对着这张脸,实在下不去手的话,他早就一拳怼了上去。知不知道,老子辛辛苦苦布局,眼看就要挑起西荒与那一族之间大火拼,哪有功夫跟你耽搁?

    沉着脸,秦宇眉头紧皱道:“夭桃小姐,你到底想怎样。”

    “做你的女人!”她脱口而出,没有丁点犹豫。

    秦宇抬手搓把脸,“打住!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没时间磨嘴皮,你到底要怎么样?”

    夭桃眨眨眼,又眨眨眼,先是“哦”了一声,恍然大悟道:“原来你现在有要紧的事啊,但是我没有。”

    大眼对小眼,好一阵无言的沉默。

    片刻后,秦宇面沉如水,周身冷意森森在前赶路,夭桃眉眼含笑紧紧跟在他身后。

    虽说这女人已经赌咒发誓,接下来绝对不多说一句话,只当自己是个瞎子跟哑巴,可他心里还是没底。

    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就遇上了这女魔头,一下被纠缠住打不了也摆脱不掉,除非放弃之前布局,否则无论如何都瞒不过她。

    唉,造孽啊!

    想到这里,秦宇脸色愈冷,周很气压变得更低。

    正看着他侧脸的夭桃,突然觉得心跳加速,脸色微微泛红,此刻恨不能大喊出声好帅!真的好帅!

    我的,这男人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