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正道潜龙 > 第一二五三章 义交
    一周后,晚上八点多种。

    越N岘G某酒店的海边上,张永佐背着手,正与一个同龄的青年迈步行进着,交谈着。

    “元生,我真以为你现在不会见我呢。”张永佐轻笑着说道。

    元生虽然与张永佐岁数差不多,但生的一张娃娃脸,皮肤也很白皙,所以看面相也就像是二十三四岁,大学刚毕业的人。

    “说句实话,你要不搞这个捐款的事儿,我还真不敢见你。”元生扭头看向张永佐,目光坦诚:“你也知道,甘叔在的时候,咱们两家就走的很近,如果不是……我父亲在上层有很多学生,关系,那这一次我们家受的波及也会很大。”

    “谢谢你的坦诚。”张永佐点头应道。

    “你捐款的做法我很赞同。”元生钦佩的说道:“去国外,那就是携款潜逃,与其提心吊胆的在外面过后半辈子,还不如回来试一试,毕竟咱的根在这儿。”

    “元生,我从小就在国外,每年回来的次数都是有限的,所以我在这里能称为朋友的人,也就你一个。”张永佐低着头叙述道:“咱们从小就认识,在国外又一起念过书……所以有些话,我不会瞒你。”

    “你想重开赌场?”元生笑吟吟的反问。

    张永佐抬头看着他,没有接话,似乎在等他的意见。

    “我不建议你这样做。”元生摇头回应道:“你身上挂着伍甘的标签,这是短时间内,甚至一辈子都很难摘下去的,再加上甘叔的案子刚结束不久,即使你捐了钱,买了个名声,那自己在碰触这行,也容易让人想到伍甘的团队有死灰复燃的迹象。这样一来,给你办事儿的人,压力就会很大……他们保你是冲着钱,冲着你身上干净……可你要脏了,他们还能管你吗?”

    “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张永佐点头。

    “找个人顶到前台来,你做幕后会比较好一点。”

    “我的生意你来做,我到幕后你觉得怎么样?”张永佐突然反问。

    元生一愣:“呵呵,你不会在试我吧?!”

    “你想多了。”张永佐立即摆手回应道:“我现在能说真心话的人,就你一个……剩下的人全是想抢我家业的。”

    “征召和唐川不是在缅D有很强硬的关系吗?就是那个从中G逃出来的富商。”元生皱眉问道:“他和甘叔之前的关系很好,你为什么不找他做前台。”

    “你说沈天泽?”

    “……好像是这个名字。”

    “他如果要来,那我最终的结果就是血被吸干,然后让他一脚踹出局。”张永佐毫不犹豫的回应道:“我不是伍甘,征召和唐川也根本拦不住他想吞我的心……我跟他们玩,起点是傀儡,终点是弃子,不会再有更好的结果。”

    元生陷入沉思。

    “我们合作吧。”张永佐听着浪潮声,看着海面说道:“我把公司,赌场过户到你的名下,你做前台,我做幕后,争取花十年时间,把我身上的伍甘标签拿下去。”

    元生沉默。

    “如果你能帮我,咱们马上就运作过户的事儿,短时间内把生米煮成熟饭,让周氏集团彻底死心……这样一来,赌场也能马上开业进钱,我也能重新在越N站稳脚跟。”张永佐扭头看着元生说道:“我知道,这对你来说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买我家产业,你需要抗住很大的舆论压力,甚至有可能得罪周氏集团和他们在越N的关系……可是……元生……我真不知道这事儿除了你能帮我,还能有谁?”

    话音落,张永佐面色凝重的扭过头,声音沙哑的说道:“……朋友,帮帮我!”

    元生看着这个从小长大,一起去国外求学的朋友,表情犹豫了好久应道:“我手里目前没有那么多钱,去买你的公司和赌场。”

    “我想好了,你象征性给我一些就行。”张永佐木管坚定的回应着。

    元生沉吟半晌说道:“小佐,我不想有一天,咱们因为利益闹的连朋友都没得做,公司和赌场全交给我,你没有任何安全感,这样早晚是会出问题的。”

    张永佐沉默。

    “这样吧,你给我三天时间,我回去跟三叔商量一下,让你在他公司持股,持与你手下公司和赌场同等价值的股份,这样一来,你有安全感,我也会心安理得。”元生非常讲道义的说道:“如果这次成了,我只站在前台,但不参与公司和赌场的决策……我只是帮你,等你摘下标签,或者有更好的办法经营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就撤场……咱们还是只做没有利益往来的朋友更好。”

    张永佐听到这话,眼圈泛红,重重的点头说道:“谢谢!”

    “其实我父亲也想帮甘叔,只是他现在有心无力而已。”元生拍着张永佐的肩膀说道:“小的时候,我们两家总聚会,我父亲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我们是义交……并且希望这份关系能延伸到我们身上。”

    “一定的。”

    张永佐点头。

    “明天来我家吃饭,我老婆要生二胎了。”元生脸上挂着幸福的喜悦。

    “……哈哈,那我一定要去。”

    酒店门前的马路上,一台面包车停滞,一个胖子青年坐在副驾驶上,手上戴着白手套说道:“妈了个B的,这就是越N啊,我看着跟咱国N二三线城市差不多啊。”

    “哎,前几天新闻上倒台的那个伍甘,不就是观港的人吗?”后座上一个壮硕小伙八卦的说了一句。

    “你说什么玩应?”胖子回头问道。

    “我说前几天新闻……!”

    “不是这句,我说你管这个地方叫啥?”

    “观港啊!那大蓝牌子上不是写着呢吗?”壮硕小伙一本正经的回应道。

    “观你爹篮子啊,观!你认字不?”胖子崩溃的骂道:“艹,那念岘港!!”

    “你他妈认字不?那明明是观!”

    “你骂谁?!”

    “你骂我,还不行我骂你啊?”

    “我他妈一刀捅死你!”

    “……行了,你来别他妈吵吵了,看看前面,是不是那俩人!”领头的青年,指着海边的元生和张永佐就喊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