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正道潜龙 > 卷一 梦回1998 第五零三章 侥幸逃脱
    “站住!”

    “别动,说你呢?”

    三个青年体力充沛,眼瞅着就要从后方追了上来。而老胡回头扫了一眼三人,直接撩开衣服,漏出胸前两排骂道:“滚!”

    三个青年停住脚步,都短暂一愣后,领头一人张嘴就反骂道:“你拿两个火腿肠绑身上,跟我装个JB阿登兄弟。”

    老胡看着眼前这三个无知且无畏的青年,顿时恨的牙根直痒痒。

    “嗡嗡!”

    警笛的声音依旧在响着,并且听着还不像是赌局院里传来的,而是进村口的方向。所以老胡短暂思考半秒,直接就从左臂腋下位置拽出了一根迟迟没能引爆的。

    “给他整走!”

    “别他妈动!”

    “!”

    三个青年怒骂一声,彪了吧唧的就要扑向老胡。

    “泚啦啦!”

    老胡直接拽掉引线,冲着三人身前不足五米远的墙根处就扔了过去。

    “哎,妈了个B的,他身上绑的这玩应还真冒烟了。”领头青年顿时一愣。

    五秒过后。

    “轰隆!”

    一声巨响泛起,红砖墙宛若纸糊的一般崩飞,砖头子碎片在空中就爆裂开来。

    另外一头。

    六名劫匪在后院时就已经被警察冲散了,因为天色太黑,他们不清楚警察这边有多少人,有几把枪,所以跳墙的时候都比较慌张,自己觉得哪边安全就往哪边跑,以至于领头的匪徒冲出去后才发现,自己身边就跟了两个人。

    “他们呢?”领头的劫匪问了一下同伴。

    “不知道,没看见。”

    “妈的,不会被抓了吧?”

    “艹,真他妈寸,警察怎么会来呢?”领头匪徒十分不解的骂了一句,因为他干这事儿之前已经详细研究过赌局周围的情况,知道这儿最近的派出所也得在十里开外,他们接警到赌局这边最快也得二十分钟,所以他把这活儿的主要重心都放在了控制赌局人员和撬柜拿钱上了,压根就没有细想时间的问题。

    但现在领头的劫匪有点整不懂了,想不通为什么这么短的时间内,会来一批装备精良的警察。对方个个都有配枪,而且抓捕手段硬朗,面对敢开枪拒捕的匪徒,依旧能有序的进行围堵。

    “大大哥,怎么办,他们要被警察抓了,会不会把咱供出来?而且咱还有一袋子钱是放小周身上了,他要自己跑那可能就对不上账了。”戴着匪帽的劫匪,声音颤抖的冲领头人问了一句。

    “妈的,先不管了,先走,离开这儿,回去研究。”领头人不敢在村子周围久留,怕警力密集后再封锁道路,所以摆手招呼了一声两个同伴,就迅速消失在了夜色里。

    另外一头。

    爆炸后,三个青年都快吓尿裤子了,表情呆滞的站在原地,脑袋嗡嗡响,连跑的事儿都忘了。

    “踏踏!”

    老胡需要快速脱身,所以他看三个青年已经懵B了之后,就转身消失在了村里。

    大约七八分钟后。

    老胡孤身一人跑到了和付志松约定好的地点,但他一拽开车门才发现,付志松根本没在车里。

    “艹!”老胡烦躁的骂了一句,低头立马拿出装有新卡的手机,拨通了付志松的号码。

    “嘟嘟!”

    “嘀铃铃!”

    电话接通后,车内瞬间就响起了手机铃声,老胡再抬头一看,付志松的电话就放在方向盘上面,根本没有带在身上。

    “他妈的,搞什么东西?!”脾气一直很好的老胡,此刻也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如此紧要关头,晚一步可能都出事儿,但负责开车的付志松却不知道哪儿去了。

    听着警笛声音四处响起,老胡心中焦急,但又不能独自离开,因为这周围要没有车的话,想走到县里起码得半个多小时,很容易就碰到赶往现场的警察。再加上他不知道付志松干啥去了,如果自己走了,付志松没找到自己,再留下来硬等着,那也更容易出事儿。

    五分钟,足足等了五分钟后,老胡依旧没有看见付志松,随即扭头扫了一眼村口方向,又见到两台警车呼啸而来。

    思来想去,老胡决定还是先保自己安全,随即下车就准备找个地方弃掉。

    “踏踏!”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付志松呼哧带喘的喊道:“老胡!”

    “艹,你干啥去了?”老胡急的眼睛通红的喝问了一句。

    “屋里怎么开抢了呢?我怕你出事儿,以为你出不来了,所以才过去看看。”付志松同样焦急的问道:“赌局那边怎么有那么多人?”

    “约定好的事情就不要变,我要真出事儿了,肯定事先就想办法拿电话通知你了你这过去了,咱俩万一错开,那谁都走不了!”老胡略有些埋怨的回了一句后,摆手就催促道:“赶紧走,路上说。”

    “好!”付志松点了点头,迈步就上了正驾驶。

    “正常通往县里的路,肯定已经有警察赶过来了,咱们不能走,你还知道其它路吗?”老胡再次上车后,就立即问了一句。

    “你放心,这边的路我熟,咱们能绕开警察,别担心。”付志松一边开车, 一边张嘴就问:“屋里到底怎么回事儿?”

    “巧了,我刚要动手,赌局上就来了一批劫匪,而且还开抢打人了,所以我再弄下去就没必要了。”老胡如实应道:“劫匪应该有六七个人,下手挺狠的。”

    “他们在屋里开抢打人了,是不?”付志松又问。

    “对!”老胡点头。

    “那你确实就不用动了。”付志松明显松了口气叙述道:“我一听屋里响枪了,都急坏了,真怕你在屋里出不来。操他妈的,往回跑的时候,我还遇见两个傻B要抓我,你看他们拿刀给我胳膊扎的。”

    付志松说话间就抬起了左臂,亮出了两处不深的刀口。

    “他们扎你干啥啊?”老胡一愣。

    “我他妈上哪儿知道去?可能天太黑,拿我当在局上搂钱的人了吧。”付志松语气平常的回应道:“还好我是蒙着脸去的,他们没看见我。”

    “哦,那就行!”老胡点了点头,眯眼再次看了一下付志松的伤口,也就没再吭声。

    另外一头。

    “什么?!赌局被抢了,钱呢?将近一百五六十万的现款也没了?!”韩东生拿着电话暴跳如雷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