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养鬼为祸 > 第五千三百三十三章:太华
    夏瑞泽要干什么跟我无关,就算是杀了李破晓,我其实也不会觉得心痛,当然,我不会轻易让李破晓就这么死了,这意味着我要对付夏瑞泽了,毕竟牵制的作用对我来说很重要。

    夏瑞泽摸了摸手中的紫剑,站在了那儿阴测测的笑着,大家都已经警惕的围战我身边,生怕这家伙真疯起来没人挡得了,毕竟在我身边才有安全感。

    李破晓大刺刺的坐在那,很快就出现在了场内。

    一席青衣的李破晓浑身烈阳剑气爆发,冰雪吹拂不到就变成了一丝丝的蒸汽,女子仍然一脸淡然,这出场效果本来就是她的象征,如果无法抵御住第一波的剑气轰击,那李破晓就没资格继续站在场内!

    强大剑气继续疯狂释放,李破晓也很快持剑摆出了架势,并且直接释放了剑歌,毕竟这个时候女子也是在剑歌发动的状态,否则又怎么能够秒杀如琉璃纱那样的对手!

    “仙衣雅居垂山畔,何时清晖落帘幔。”那两把剑在她手中恍若柳枝,雪白而纤细,每一个动作都体现了女子应有的柔美和灵动,有赏心悦目之感,当然,场内的状况可就没那么简单了,冰雪变成了飞翎,冷风刮成了暴风,这一幕恍若是回到了冰河时代的暴风之境,到处都要冰封万里!

    “云剪清风雪剪天,月华荡尽几尘融!”李破晓的剑歌发动后,强横的护身罡罩立即封锁了对方的范围攻击,而他的剑境也很快形成了,两种注定不同的境界之争,也拉开了序幕!

    哧!哧!哧!

    李破晓的剑气如同一把巨型的白云剪刀,一声声诡异的剑啸响起,天地顿时如给大刀阔斧的剪去,将这里的一切都拆个七零八落!

    我沉凝起来,暗道李破晓剑法剑歌果然都同时进化了一遍,按照这可怕的剑境,还真有可能赢下这场战斗,到时候他选择两份宝物,夏瑞泽可就要吐血了。

    夏瑞泽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嘴角的阴笑变得更浓起来,我毫不意外他会忽然暴起攻击李破晓。

    当然,那首次双剑的女子同样不是一般的剑仙,剑歌妙曼如优美的长歌,一字一句都美的跟画里描述的一般,她仙衣妙曼立于山涧云畔,清晖的带着风雪如帘纱飘泊而下,那恍若白色梦境的雪花,冷傲得让人不敢有丝毫亵渎,一座一座的山峰逐渐铺满了白雪,西风一起,到处都成了银装素裹的世界!

    “北霜傲意梦中深,西风时来雪满山!上仙道!仙衣傲雪!”女仙长剑飞舞,风雪暴风骤然而下,李破晓站在半空中,承受这恐怖的剑意袭击!

    不过想要让李破晓轻易认输是不可能的,他身前身后皆是一把把剑气凝结的长剑,无论是飞来多少冰凌暴雪,皆一剑剪去,一片片的大雪飘过来皆成为了空间梦境,最后落得被破坏的下场,当然,无论他的大剪刀如何的厉害,终究不能抵抗毫无死角,到处轰来的冰雪剑气,所以他必须要有一剑决胜的手段!

    这也催生了他剑招最后收尾的一式绝技:“呈来百十亿万剑,我取一剑尽掌握!乾坤道!我只一剑!”

    无数剑气快速的朝着李破晓汇聚,那巨型的剑气顿时爆发出耀眼的神光,把周围一切全都掩盖过去,然而这时候,女仙所凝聚的雪花剑气虽然刚才无时无刻不给李破晓剪灭,但现在天空上,冰凌已经布满,天空整个变成了一面仙衣,随时可能铺天盖地落下来!

    李破晓脸色也不由一变,对方无论是剑法和剑歌皆强大无匹,他这一次如果不能一剑击溃对方,接踵而来的就是自己的覆灭!

    而就在这时候,夏瑞泽出手了,瞬间长剑一拉,并且直接冲向了李破晓,有一剑取下对方的头颅!

    “啊!”璃玉霜惊骇大叫,虽然早就知道夏瑞泽会动手,但还是吃了一惊,可她反应也算是机敏,立即飞剑追去!

    铛!

    好在是她靠的近,要不然夏瑞泽这一剑就拿下了李破晓的头颅,不过虽然被挡了一下,但夏瑞泽是什么人,一剑挑飞了璃玉霜的剑,随后一反手,剑立即刮向了李破晓的后脑勺!

    我也知道现在是千钧一发,所以一剑也掷向了夏瑞泽,只要他这一剑得手,我的剑就会扎入他的后胸,所以夏瑞泽必须回救自己,从而放弃刺杀李破晓!

    但夏瑞泽比我想的恶毒许多,毫不犹豫就一剑斩向了李破晓!

    我倒吸一口冷气,身形也跟着启动,这一击要是不能杀了夏瑞泽,我就会再补一剑!

    砰!

    就在大家全神贯注中忽然给这一幕拉住了神经的时候,忽然一道光闪过,夏瑞泽似乎给挡了下,随后连忙一下子后跃到了半空中!

    铛!

    我飞掷向夏瑞泽的剑,也再接下来一瞬间弹开了,毫无疑问,有人帮李破晓拦住了夏瑞泽,并且荡开了我飞剑的惯性!

    “呵呵想不到救世者之间,亦互有矛盾呀,但这时候偷袭,却太过了点,有失公允了不是么?”一阵苍老的声音从盘膝入定的李破晓身后传来,我暗抽一口冷气,这老者我当然是见过,正是那位之前刚和李破晓斗过剑的老者,就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现的!

    虽然他看起来不像是有血有肉的存在,但他手中的那把剑绝对是真的!

    剑鞘上的力量虽然有碍于禁法没办法释放出强大的力量,但那到处遍布的细微符文,还有诡异波光,让我终于感受到了开天材料才有的品质,剑如何我不敢肯定,但剑鞘绝对是强得离谱了,刚才挡住了夏瑞泽那一剑的就是剑鞘!至于我飞掷的那一剑,在他把剑出来的时候,方才击飞了,所以两次攻击都发出了不一样的响声!

    夏瑞泽那把是紫剑,凡品碰上都要断,可根本无法在剑鞘上面留下半点伤痕!

    夏瑞泽咯咯的笑了起来:“前辈刚败在了这李魔尊手中,现在就忍不住要帮助他了?前辈可知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