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最强透视 > 第157章狼狈的张明
    李夕雪高雅绝美的气质,让张明垂涎。

    不能当老婆,自己偷看几次,饱饱眼福也是不错。

    张明这人的品行,极其龌蹉卑劣,行事见不得阳光,他并不理解爱一个人的含义,他只知道占有索取。

    高鹏的乙木灵气,已经冲到了李夕雪大腿上方,但这地方的经脉堵塞的厉害,阻力很大,灵气前进的速度很慢,让高鹏很是吃力,汗水如同下雨一般流了下来。

    高鹏吃力,李夕雪的疼痛也在加剧。

    高鹏本能地就想伸手去拍打筋脉受阻的地方,好震动经脉,让乙木灵气通过,但刚伸手,他又停了下来。

    女孩子的那个地方是不能拍的。

    高鹏低声道:“李老师,你拍打你的大腿上方。”

    当高鹏伸手拍向自己那个地方的时候,吓了李夕雪一跳,但高鹏的手,并没有落下来。

    这个地方……真的不能拍。

    李夕雪一听高鹏让自己拍那个地方,她同样有点不好意思。

    剧烈的疼痛,让李夕雪顾不得什么,连忙伸出手去拍。

    但李夕雪根本不懂怎么去震动经脉,她拍了几下,不仅没有松动经脉,反而让经脉的堵塞更加严重。

    李夕雪的疼痛更加厉害,疼得她冷哼一声,冷汗噼里啪啦的流了出来。

    情况不好!

    如果乙木灵气冲不过去,肯定会对李夕雪的经脉造成再次伤害。这样的话,前面的努力非但会前功尽弃了,以后,李夕雪想再也站起来就没有可能了。

    高鹏顾不得这么多了,他毫不犹豫地伸出手,快速拍打着李夕雪的那个地方。

    这里可是女孩子的禁区呀,高鹏的手在那个地方拍打,羞得李夕雪的脸色,就像熟透了的番茄。

    高鹏刚拍了几下,堵塞的经脉就开始松动了,拥挤在此处的乙木灵气,呼地一下冲过了淤塞的经脉。

    李夕雪右腿堵塞的经脉被完全冲开。

    “啊……”李夕雪一声舒服的呻吟。她感到,自己的整条右腿,终于又属于自己了。

    她试着动一下自己的右脚,右脚竟然能随着自己的意念,动了起来。

    这让李夕雪激动得热泪盈眶。

    高鹏没有停留,他再次抓住李夕雪的左脚,开始让乙木灵气冲击李夕雪的左腿。

    有了右腿的冲级经验,左腿的冲击速度很快,不一会,乙木灵气就冲到大腿根部经脉淤塞的地方。

    疼痛再次让李夕雪冷汗直冒。

    高鹏不再犹豫,伸手就去拍那里的经脉。

    体育老师张明蹑手蹑脚的走到了李夕雪的房门前,他一看房门竟然没有关严。

    他顿时一愣,难道李夕雪不在房间了?房门怎么会不关严?

    “啊……”房间里传来李夕雪一声呻吟。

    这声呻吟吓了张明一跳,李夕雪的房间里,怎么会有这种声音?难道……

    张明想到这里,他顿时兴奋起来。

    他的眼睛都亮了,透出一种猥琐的绿光。

    张明轻轻地推开门,闪身进了李夕雪的房间。

    他一看房间的情景,顿时目瞪口呆。

    随即,他的脸色变得极其狰狞和恼怒。

    他看到高鹏正握着李夕雪白生生的脚丫,另一只手竟然伸到李夕雪的那里。

    而李夕雪的脸上露出了愉快的表情,这让他恼羞成怒,暴跳如雷。

    自己没吃到的东西,竟然让高鹏吃了,气死老子了。

    “李夕雪……高鹏,你们干的好事!真是无耻!”张明咆哮着,指着高鹏和李夕雪,大声怒骂着。

    “啊……”李夕雪一声惊叫。

    高鹏和李夕雪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闯进来,而且是张明。

    张明的怒骂让李夕雪一时呆住了。

    高鹏的手还在那里拍打着,这让李夕雪感到很难为情,脸色红到了耳根。

    这时候,高鹏的乙木灵气正在冲击李夕雪最后淤塞的经脉,咆哮狰狞的张明的嚎叫,差点让高鹏走火入魔。

    高鹏又不能停下来,他连忙摄住心神,继续拍打李夕雪,乙木灵气快速地冲击着淤塞的经脉。

    张明一看两人没有理会自己,反而继续做。

    这让张明气得发疯,他嚎叫着,一拳狠狠地打向高鹏的面门。

    这时候,李夕雪左腿堵塞的经脉终于松动了,乙木灵气快速地冲开那段闭塞的经脉。

    高鹏一反手,一巴掌就打在了张明的脸上。

    张明这人真不是东西,心底阴暗猥琐,刚才,竟然偷偷溜进来。高鹏最恨的就是这种卑鄙的小人。

    “啪!”一声脆响,张明被打得一声嚎叫,身子直接飞了出去,砸在了房门外的空地上。

    李夕雪这次感到,自己的双腿终于回到了自己的身上,激动得李夕雪泪流满面。

    “李老师,你站起来试一试。”高鹏看着李夕雪,眼睛里是鼓励的目光。

    被打得飞了出去的张明从地上爬起来,立刻大声喊叫着:“大家都来看呀,李夕雪勾引学生高鹏,在宿舍里乱搞,被我看到了,还打了我,大家快来看呀,看这两个奸夫淫妇。”

    这时候,第四节课正好上完,附近的老师和学生一听张明这样喊,都跑过来看热闹,顿时,李夕雪宿舍前,围了很多的学生和老师。

    教导主任黄世昌也走了过来,他正好从这里路过。

    不会吧?李夕雪老师怎么会做这种事?不可能的。

    是呀,高鹏是学生,李夕雪是老师,张明,你不要乱讲。

    李夕雪老师可是一名好老师,你这样讲,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众人顿时指责张明起来。

    张明一看大家都在指责自己,他立刻大声道:“大家不要不信,我亲眼看到的,高鹏摸着李夕雪的脚丫子,手还摸李夕雪的这里,李夕雪叫得声音很大,你们看,他们都不敢出来了。”

    张明口水四溅,越说越兴奋,十分的恶心。

    众人一听张明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不禁有点疑惑了,难道,学生高鹏和李夕雪真的干出来什么事了?都一边走一边探头张望。

    黄世昌沉着脸,道:“张明老师,李老师不是这样的人,你不要乱说。”

    黄世昌不相信,李夕雪会做出有伤体统的事情。

    张明忙道:“黄主任,这是我亲眼看到的,您要相信我,我敢发誓。”

    “哼!”一声冷哼从房间里传出,高鹏推着轮椅上的李夕雪,走了出来。

    “大家快来看,他们大白天,孤男寡女的窝在房间里,在干见不得人的事……”

    张明继续狂叫着。

    “住嘴,张明,你真是个小人,你偷偷的溜进我的房间干嘛?”李夕雪瞪着张明大声道。

    “李夕雪,我是小人?今天当着大伙的面,你说说,刚才你和高鹏在干什么?高鹏在摸你,你竟然还叫得声音那么大……”

    “啪!”高鹏实在忍不住了,一脚就踹了张明一个跟头。

    李夕雪气得眼泪流了出来。

    高鹏看到了教导主任黄世昌正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

    高鹏忙道:“黄主任,各位老师,事情不是张明说的那样,事情是这样的,大家都知道,李老师的双腿不能走路,我看着不忍,正巧,我学过一种中医气功,我这才试着给李老师治疗双腿,我希望,李老师能重新站起来,我们正在治疗的时候,张明竟然偷偷推开门进来,诬陷我和李老师。”

    “呸,高鹏,你撒谎,我看到你在摸李夕雪的那地方,李夕雪在叫,你会治病?骗鬼呀。”张明狞笑着大声喊叫着。

    高鹏冷哼一声,盯了一眼张明,回过头来道:“李老师,你站起来给大家看看。”

    高鹏这样一说,大家顿时一愣,李老师能站起来了?不可能呀,李夕雪瘫痪都快半年了。

    “哼,高鹏,李夕雪能站起来?你做梦吧?睁眼说瞎话,一个瘫了半年的瘫子,能站起来?真是笑话。”张明冷笑着盯着高鹏。

    所有人的眼光都看着李夕雪。

    李夕雪看着大家道:“大家都知道,我在没有出车祸前,张明一直在追我,当我出了车祸的时候,张明就不理我了,我知道,任何正常人都不想要一个双腿瘫痪的人,这个我理解,并没有怨恨过,但自从我坐着轮椅来学校上课的时候,张明多次偷窥我,骚扰我。今天,高鹏来给我治病,我们没有关门,他竟然偷偷地溜进我的房间,再次偷看,还诬陷我们,这人就是一个卑鄙的小人。好在我的腿,被高鹏治好了,大家看看。”

    李夕雪说完,流着眼泪,慢慢的,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李老师……你竟然真的能站起来了?”李夕雪离开轮椅,站在地上,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李夕雪的双腿瘫痪,不能站起来,大家都是知道的。

    现在,李夕雪站了起来,高鹏这孩子,真的会中医气功?太神奇了。

    “李老师,你能站起来了,祝贺你呀。”教导主任黄世昌很是惊奇地看着站起来的李夕雪。

    张明看着李夕雪站了起来,也是大吃一惊。

    我的天哪,这怎么可能?

    高鹏看着大家惊奇的目光,他笑道:“李老师现在不仅能站起来,而且还能走两步,李老师,您走两步给大家看看。”

    高鹏鼓励地看着李夕雪。

    李夕雪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她双手扶着轮椅,十分小心的伸出还在颤抖的右腿,迈了一小步。

    “哗哗……”大家一看,李夕雪老师真的迈出了一小步,都替李夕雪高兴,拍起掌来。

    这个好姑娘,终于能站起来走路了。

    张明一看,李夕雪真的能迈出了一小步,他顿时傻了眼。

    “张明,你竟然敢污蔑李夕雪老师,败坏人家的名声,你回去写个检查,交上来,在校委会上检讨,否则,我停了你的课。”教导主任黄世昌狠狠地瞪了一眼张明。

    张明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今天倒霉透顶了,自己明明看到高鹏摸李夕雪那里,莫非今天碰到了鬼了?

    “是呀,张明,你也是一名老师,怎么成天干这些见不得人的事呢?小心进公安局喝茶去。”

    “是呀,这么大了,还不学好,竟然偷窥人家女孩子,小心被人打断狗腿。”

    “报警吧,这种卑鄙的人,应该抓起来,开除他,不让他当教师,免得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众人纷纷议论着,鄙视地看着张明。

    张明一听要报警抓自己,吓得他连忙冲出人群。

    李夕雪看着狼狈逃走的张明,她终于出了一口恶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