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霜寒之翼 > 249 血战(三)

249 血战(三)

 热门推荐:
    金龙腾空而起,转守为攻。

    白河盯着金龙的动作,心中暗暗点头。

    采取游击战术某种程度上需要对手的配合,比如说网游中的仇恨系统,只有怪物一直追着人打的时候,风筝技巧才能够奏效。

    这条太古金龙显然就是一个很难对付的家伙,凭借着皮糙肉厚只守不攻,金龙稳坐钓鱼台,如此下去,恐怕要把这场战斗拖进个膀胱局,这绝非白河所愿。

    云台上的战斗如火如荼,哪怕动力装甲战士体能过人,连番战斗之后仍然生龙活虎,但是白河完全没有和金龙打持久战的想法,他能够看得到,随着一批金龙扈从的倒下,不久之后,更多的扈从从金龙的图书馆中冲了出来,通过强大的魔法感知,白河感应到若干个传送门在图书馆之中开始了运作。

    被费拉厄克斯挡住,白河心知自己并没有多少机会攻击那里,对方的大军显然也有所防备,在霜龙骑士团察觉到异样之后,对图书馆的防御也越加坚固。

    白河大致能够猜到,这是这头金龙正在从各个位面紧急召集盟友,对抗自己的攻击。

    霜龙骑士尽管强力,但是面对人海战术加上车轮战,想要做出突破,限于数量劣势,显然是有点困难。

    而且随着战斗时间延长,阵亡的霜龙骑士数量逐步增加,虽然眼下凭着虔诚的信仰和狂热的战争氛围感染,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白河非常清楚,这些家伙哪怕在血火中浸泡了几十年,从死肥宅进化成了凶暴的死肥战斗宅,但本质上仍然不是战士。

    在欺压小朋友的顺风战斗里面,这群死宅可以气吞万里如虎,但是在这种硬碰硬的战争中,当迟迟无法打开局面的时候,一定会发生问题。

    对于这一点白河无比地确定,绝不抱有什么幻想。

    绿龙群在s系众龙的支持下才和那二十几条金龙打得有来有回,巫师团正在单调地进行着魔法反制大战,在如此僵局之下,白河只能想办法自己寻找突破口,想办法调动节奏,carry这场战争。

    激怒金龙,使之放弃以逸待劳的战术,在狂怒之中,更多的破绽暴露出来。

    白河奸计得售,大笑着在空中留下一串幻影。

    费拉厄克斯巨大的身体横亘在两座冰山之间,张开龙口,惊人的金色龙炎一个呼吸之间席卷半面天空,金龙的龙炎看上去并不像红龙的赤红烈焰那般破坏力十足,但是温度相比起来却只高不低,炽热的金色火焰撕裂幻象,白河大笑着不退反进,强力的火焰抵抗结界吸干龙炎中的热力,化为一道高温光束反射会费拉厄克斯的身躯,金龙展翅腾跃,光芒撞击冰川,巨大的爆炸声中引发出轰隆隆的雪崩。

    大雪从高峰之上席卷而下,正在冰川中央观战的尤德王子一行屁滚尿流,拔腿狂奔,只恨自己不是条龙,不会展翅高飞。

    这种惨烈的战争下,仅仅是观战,都可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费拉厄克斯刚刚腾空而起,白河暗中诵念的咒语早已就位,他调集全身力量,将准备好的大裂解术施放出来,金龙注意到魔力灵光,已经感觉到了不对,他举起权杖,飞快地施展出了召唤法术,一头天族在传送光芒中出现,还没有站稳跟脚,被这个大裂解劈头盖脸,砸得晕头转向,晃悠悠地坠落下去。

    大裂解术被挡了一下,效果并没有彻底消散,费拉厄克斯身体一沉,众多的魔法道具仿佛瞬间被涂抹了一层尘土,变得灰暗失色。

    费拉厄克斯脸色一变,马上就看到白河双爪之间出现一柄锐利的长矛,直面长矛锋锐,金龙心中陡然生出一种极端危险的预感,似乎遇上了天敌。

    金龙身躯下意识一缩,飞快地后退,白河念动咒语,长矛上增添一丝锋锐,他投出长矛,这根恐怖的兵器化成一道光芒,穿透挡路的冰川,金龙努力地爬升,连续释放多道防御法术,终于难以避免地被长矛刺中肩膀,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

    白河欺身而上,身上的动力装甲展开巨大而尖锐的刀刃,扑在金龙后背之上;白河快如闪电的神速之下,金龙完全不及反应,便被白河八爪鱼一般抱住了脖子。

    身长大致只有金龙三分之二的白河此时的动作看上去颇为滑稽,他两只爪子抱着金龙的脖子,后腿卡着金龙的翅膀,他四肢用力,气沉丹田,准备来个锁喉功送金龙升天。

    不料金龙相对身躯显得细长的脖子看上去像是弱点,内里的肌肉和筋骨坚韧程度却远超白河意料,费拉厄克斯长声咆哮,在空中腾跃翻滚,脖子上下抖动,巨大得惊人的力量通过金龙的震动冲击进入白河的身躯,动力装甲的抗震系统竟是完全承受不住,只是颠了几下,白河就有种难受到吐血的感觉。

    金龙尖锐高亢的嘶吼声吸引了战场上所有生物的注意,下层混战中的霜龙骑士和金龙扈从无暇他顾,天空的金龙群和绿龙群则不约而同地停下了缠斗,他们不可思议地看着天空,观赏着两条体格夸张的巨龙充满力量感的扭打,也看到白河通过果断的攻击取得了暂时的优势,纷纷发出了惊呼。

    艾蕾莎在战斗中身披多创,不仅仅是金龙的抓痕,肩背大片还存留着龙炎灼烧的痕迹,鼻子下流着血,看着白河骑着受伤的金龙,一副大占优势的模样,呼吸顿时急促,表情也狂热起来了。

    大冰川最强大的几条巨龙,不,或者说除了那些长眠不醒、常年隐居的远古龙之外,安塔斯最为强大的几条巨龙之一,在金属龙群中几乎拥有王者地位的金龙仲裁官,太古金龙,冰川贤者费拉厄克斯,竟然在战斗中陷入了劣势。

    太古金龙!巴哈姆特后裔中的佼佼者。

    即使是提亚马特的子孙中战斗力最为优秀的红龙,在太古龙年龄段,也未必能够战而胜之。

    至于绿龙蓝龙黑龙白龙,大多数到了老死,也不敢有有朝一日能够战胜一条太古金龙的妄想。

    霜寒之翼果然是我们五色龙族的崭新希望。

    满满的崇拜与敬畏之情,充塞在绿龙公主心中,她望着在龙炎与冰霜冲撞之下显得烟雾氤氲的天空下缠斗的双龙,心情越加激动。

    “父亲受伤了!”一条壮年金龙大喊:“快,去帮助他!”

    “休想!”艾蕾莎怒吼:“拦住他们!这是属于王者的战斗,你们这群无耻之辈!休想阻挡这新王践基的伟大战斗!”

    她吐出一口吐息,扑了上去,神态疯狂地与这体型巨大的壮年金龙缠斗起来,龙群再次陷入了纠缠。

    白河趴在费拉厄克斯脖子上,吐血的冲动却越发难以抑制。

    这条老家伙,力气太tm足了。

    白河为自己加持了著名的熊之力量、枭之睿智、狐之狡黠等一整套被游戏玩家戏称为动物园系列的buff法术,尽管这种法术对于他这种体型巨大的生物已经起不到太明显的作用,不过也可以辅助他将力量保持在一个稳定的高水平。

    但是这样的力量,面对受伤金龙的挣扎,竟然仍是一种被碾压的感觉。

    费拉厄克斯眼中露出悍勇的光芒,尽管白河的长矛穿刺了他的整个左肩,导致他这一只爪子都无法使力,但是却并不算是什么无法忍受的重伤。

    他心中充满了愤怒,却也在创伤中重拾起了被他遗忘了四个世纪的战斗意志,他怒吼一声,右爪一抓,将这根长矛拔了下来,透明的长矛身体接触到他的爪子,产生了滋滋的灼烧感,这是龙王神器对金龙血脉压制的体现;这股痛楚深入金龙骨髓,进一步激怒了费拉厄克斯,他纵声怒吼,将长矛远远丢开,身躯猛地伸展开来;白河本就被晃得七荤八素,费拉厄克斯一伸腰,白河再也把持不住,大头朝下栽倒了后面的冰川上。

    费拉厄克斯狂怒地张开五爪,一巴掌朝白河拍了过去,白河身子一滚,金龙粗而长的尾巴在他后背重重一扫,白河连滚带爬,终于凭着敏捷的身手拉远了和金龙的距离。

    两条龙气喘吁吁地隔空对视,白河一抹鼻子和嘴,就看到淤血冒了出来,顿时心中一肃,盯着费拉厄克斯,再次谨慎了起来。

    这一番交手,彻底让白河意识到了自己与这条金龙在近战能力上的巨大差距。

    虽然吐了点血,但白河仍然认为这一波不亏。

    他看着费拉厄克斯的左肩,无比确信金龙的这只膀子接下来会完全失去战斗力,trancede内含的龙王之力不是轻描淡写就能够应付过去的东西。

    趁势追击并没有错,白河检视过法术列表,他准备的法术,大多数欠缺直接造成伤害的能力,而一些高强度的即死法术,则未必能够对付得了这条生命力超凡的太古金龙,准备了也是白准备。

    能够致命的攻击,只有近战。

    白河晃了晃头,让自己清醒下来,他认识到是自己操之过急,采用了急功近利的战术试图一击致命,所以低估了金龙的反击能力,对付这样的敌人,占据一两回优势,并不足以转化为胜势。

    发麻的后背提醒着他这场战斗还没有到结束的时候,当他看到金龙谨慎的脸孔的时候,这个念头更加清晰了。

    似乎是连番的剧烈战斗之后,这条太古金龙从狂怒中冷静下来,他盯着白河的龙脸,表情恢复了冰冷:“霜寒之翼,你在激怒我,苏丽娜到底怎么样了?”

    “怎么样?”白河邪笑起来:“我告诉了你,你为什么不信呢?她已经被我吃了。”

    “哼。”费拉厄克斯哼了一声,看着白河的脸孔,不得不承认他没有办法确定白河是否在说谎。

    对于他们这个等级的施法者来说,识破谎言这种法术就好像逗小孩的玩具一样。

    他再次变回了防守姿态,决定稳扎稳打,只需要击败霜寒之翼,无论是辨认谎言真伪还是为苏丽娜报仇,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白河看着费拉厄克斯再次防守,嘿嘿一笑,继续道:

    “嗯,这条金皮小虾有点长,我是把她分成两口吃的,嗯,我抓着她的两根翅膀,从尾巴开始一口咬到了腰,听着她悦耳的惨叫和哀嚎,她还大声对我求饶:快杀了我,给我一个痛快,唔,真是让人可怜……”

    “说谎!”

    费拉厄克斯再次陷入狂怒,浑身颤抖之际,一个小却清楚的声音不知何时穿越战场,金龙表情一变,听到这个声音,表情瞬间变得狂喜。

    而白河则看着被那条从远方飞近的老银龙捧着的一对金银萝莉,表情不善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