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至尊神魔 > 第670章 截天三重境
    神虚之力闪耀不休!

    凌风飞临在黑暗当中,霸气十足,整个人都进入了癫狂地状态,这是一个死局。

    他有魔石在手,才敢这么做,在神虚之力催动之下,魔石震压住截天匕,令它难懂分毫,而后,如山如瀑的神虚之力,就从黑暗中涌入进来,全力炼化截天匕。

    不死不休!

    在这一刻,凌风心中也爆出了一股狠劲儿,他双目微微闭起,一面强势汲取天地间游历的神虚之力,一面向着截天匕中渗透。

    “铮!”

    截天匕震动,上面光辉闪耀,想要从凌风腹部冲出去,却又被光的魔石震压了下来,整个匕都在乱颤。

    要知道,凌风的炼化和它吞噬神虚之力是两个概念,前者是依照凌风的节奏,从边缘一点一点地向着核心淹没过去,最后一击击溃,而后者则是在进入的过程中,化成截天匕的力量。

    两者截然不同,结局自然也会不同。

    而此刻,截天匕被震压,完全无法催动气旋来吞噬神虚之力,只能被动承受。

    不过,它很不凡,即便是在凌风炼化的过程中,它都在汲取力量,尽管那只是一星半点,但也让凌风心中震惊。

    “嗤嗤……”

    凌风全身心地投入了进来,神虚之力一缕一缕地渗透了进去,令得截天匕上,也闪耀起了虚淡的光芒,但是,凌风也暗自心惊,截天匕看似只有两寸长,但里面却浩瀚如海,每一寸都深邃如泥沼,让他炼化的时候,格外吃力。

    可以想象一下,要炼化这么一柄匕,有多么的困难了。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

    眨眼就是五天过去了,在这个过程中,凌风的神虚之力,已经将截天匕渗透近半了,而天空中的神虚之力也在迅淡薄,都进入了截天匕中。

    可是,这种炼化依旧是远远无止境的,而那截天匕因为汲取了神虚之力,变得愈加躁动,即便是被魔石压制,依旧给凌风造成了阻碍,让他每进一步,都比原来要困难数倍。

    “小爷和你拼了!”

    凌风大喝一声,又吞下了三枚如血丹,伴随着浓浓的药力涌来,他的神虚之力又变得闪亮起来,炼化的度,也随之增快了许多,而黑暗空间中的神虚之力也随之涌来。

    绵绵不绝!

    这般又持续了三天,饶是凌风体魄惊人都快吃不消了,这截天匕俨然就是一个无底洞啊,唯一让他惊喜的是,整个截天匕都充斥着虚淡的光芒,有着大半被炼化了。

    “铮铮……”

    截天匕中的确有了生灵,急剧地挣扎,它不想被凌风炼化,可是,它却无法抗拒魔石的力量,这让得凌风暗自庆幸不已。

    如果,不是当初撬了天神雀先祖的墙角,只怕他即便能够从风暴中活下来,在这一刻,也要被截天匕斩杀了。

    对于这种敢坑自己的家伙,凌风向来都不会客气的。

    他就是张角的小怪兽,谁敢坑他,他就坑死它!

    “最后三枚如血丹了。”

    凌风龇牙咧嘴,这还是当初他在蛮荒秘境炼制出来的,而今已经消耗一空了,而如果这三枚如血丹不能够帮助他炼化截天匕的话,那这一次怕是要前功尽弃了。

    “来吧,小爷一定让你跪下唱征服!”

    凌风冷然一笑,迅将三枚如血丹吞了下去,随着精气滚滚而来,凌风炼化的度也随之加快,撕裂了那截天匕可怜的垂死挣扎。

    一丝、一丝……越是向着截天匕中心渗透,凌风越是感到疲倦。

    如果说截天匕外面是山石打造而成的,那么,中心就是钢铁,有种坚不可摧的势头,一般的圣光根本就不可能轰开的。

    但是,神虚之力与众不同,它就是尖锐的利刀,抽刀断钢铁,只不过,那神虚之力的消耗度还是让凌风大吃一惊。

    “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他暗自思讨道:“只怕我还没有炼化截天匕,体内的神虚之力就要干枯了,那就只能动用焚冰火种了。”

    他眼神冷了下来。

    旋即,焚冰火种就沸腾了,全面向截天匕中心压了过去,它比神虚之力都要恐怖许多,否则,也不会成为神虚之力的核心了。

    “轰!”

    终于,在一天之后,凌风“看到”了那截天匕的核心,整个人都懵了一下,有刹那的失神。

    古老的残破光芒,闪闪烁烁,看上去就像是支离破碎的月华,充满了沧桑的韵味,而在那核心一个空洞当中,竟然有一只幼虫。

    它只有芝麻大,毫不起眼,却让人无法忽略,通体覆盖着星辉色的甲胄,眼睛像是两轮弯月,显得楚楚可怜,稚嫩地让人不忍伤害。

    “这就是截天匕中诞生的生灵?”

    凌风有点瞠目结舌,好片刻才深吸了一口凉气,这与他想象中的不同,他还以为会看到一头小凶兽呢,不过,能在截天匕中,他也丝毫不会小觑的。

    “噌!”

    下一刻,焚冰火种、神虚之力就全部压了过去。

    “呦!”

    忽然,那幼虫抬起头来,露出了腹部的四足,冷傲又蔑视地望着凌风,就如同血脉与天齐的五爪金龙幼兽,正傲视凌风这种低等血脉的人类一样。

    一瞬间,它从羸弱不堪的幼虫,变成了光芒万丈的神虫。

    倨傲、冷酷,还带着一点小可怜!

    “呼!”

    当焚冰火种将那星辉般的幼虫包裹起来的时候,那幼虫长鸣一声,格外刺耳,而后,它身躯兀然大变,星辰甲胄破碎了,从里面飞出了一直蝶。

    它翅膀撑开,比一只蚊子都要幼小,可是,那浩瀚的气势,却震的焚冰火种都直颤,高冷的眼眸,轻轻一眨,都让凌风感觉到时间倒流,无情的力量,在抹杀他。

    不过,那也不过是幻象。

    旋即,焚冰火种就冲了进去,渗透到那只蝶的翅膀中,身躯中,最后进入了魂海。

    “嗡!”的一声。

    冷傲的蝶跪下了,它在唱征服!

    它毕竟是诞生出来的生灵,虽然有截天匕那股浩大的傲气,但是,它不是截天匕,没有那种坚不可摧的躯壳。

    当然,在焚冰火种进入那生灵魂海的一刻,凌风心神一震,眼眸乍现出一道精光。

    “喀擦”“喀擦”……

    须臾间,那截天匕破碎了,化成了星辰光芒,从凌风的腹部涌入了丹田当中,又从丹田中进入了暗脉,不断地隔空跳动,构成了虚空神脉那巨大的太极图。

    而那只蝶也随之变化,化成了两个震动天地的古老字迹截天!

    它根本就不是幼虫,也不是蝶,而是,那截天二字的灵性,它演化成了生灵蝶。

    “这不是匕!”

    凌风心似明镜,一刹那就顿悟了。

    若是真正的截天匕,那可是神兵利器,即便是被岁月磨灭了很多,但也绝不是神虚之力可以渗透的,这一点从断刃上就可以看出,凌风可以催动,却不能完全炼化,只能展现出古器的三重神威。

    “这是古术截天!”

    凌风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一种古老战技可以自行演化成兵器,诞生生灵的,太荒诞了。

    但,这一刻却真实地呈现在他的眼前,由不得他不相信。

    “截天匕,只是古术的一种演化而已,真正可怕的是那生灵截天,由幼虫涅槃而出,化成了截天蝶,如果飞出体外,可以截杀武神!”

    这是凌风从“截天”中得到的讯息,它俨然就是一种古老的传承,只有在战力上征服它,才能得到、顿悟,不过,凡事都有两面性,不能震压,让它唱征服,那就只能变成和紫风一般模样了。

    幸运的是,凌风是前者。

    “截天匕、截天蝶,截天!”

    凌风眼神璀璨起来,彻底顿悟,这是古术截天的三重境界。

    截天匕是形似,截天蝶是涅槃,而截天才是真正的神能,只是即便是在万古、洪荒时期,也没人能够领悟出截天之力,据说,它真正的威能,可以截断天地,那是毁天灭地啊。

    “原来如此!”

    凌风惊呼道:“噬灵珠不过是封印这种古术而已,不过,它的确有吞噬武者的作用,也是一种强大的兵器。”

    这一刻,他心潮澎湃,深深地狂喜,有这么一门古老又强大的截天之术,无疑让他如虎添翼,将会更可怕。

    即便是人绝都无法媲美了。

    “截天匕!”

    下一刻,他轻喝一声,全力催动焚冰火种,令得那碎掉的截天匕迅凝聚,“噌”的一声飞了出来。

    霎时,满天芳华!

    一柄星辰匕,照耀乾坤万世,它像是从古老的天地走来,蕴含天地神能。

    当,神虚之力涌入。

    当,焚冰火种耀眼。

    当,凌风倾尽全力地斩下。

    黑暗的虚空轰鸣了,一道光划破了天地,璀璨的如琉璃光,他撕裂了千丈长空,形成了晶亮的裂缝,而在斩下的过程中,万物寂灭,天地失音。

    只剩下了那一道星辰光辉!

    它似一轮弯月坠落了,神虚之力与焚冰火种被淋漓尽致地挥出来,斩天灭地,千丈的光亮都燃烧了起来,如怒冲冠,臻至豪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