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平天策 > 第九百八十六章 老少
    元燕背着韦睿狂掠,一直在彻底耗尽了自己的真元之后,她才停了下来,将韦睿放了下来。

    在成为修行者之后,她也从未彻底的耗光过自己的真元,一种强烈的虚弱和疲惫感瞬间将她席卷,让她浑身汗如雨下。

    一种恐怖的元气波动,从之前驿站的方位爆发开来,出现在她和韦睿的感知里。

    韦睿和她都不是普通人,一个真元耗尽,一个身受重伤,但在这种时刻,两人却依旧能够保持镇定。

    “这种元气波动.即便是对付我的时候,魔宗都没有如此倾尽全力。”

    韦睿看着驿站的方位,略微松了一口气,道:“如此可怕的真元喷发,魔宗就算能够对付这名神秘人物,恐怕自身也未必能够讨得便宜。”

    元燕的脸上却是没有任何放松的神色,她沉着脸也看着驿站的方向,说道:“但以魔宗此时的诡异,就算他为了杀死此人付出惨重的代价,但对手越强,他只要能够最终杀死这人,便也能够从对方的身上汲取更多的元气,若是如此,我们还是逃不了。”

    “本来你就可以走,不必要和我绑在一起。”

    韦睿转头看着她依旧有些稚嫩但却显得十分坚毅的脸庞,认真的劝诫道:“哪怕你此时和我分头走,活命的几率终究要大一些。”

    “你是什么人?”

    元燕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问道。

    韦睿怔了怔。

    他有些不明所以。

    “你是南朝的大将。”

    元燕替他回答,然后接着说道:“我又是什么人?我是北魏的长公主,我原本便只是借助你想要和萧衍一谈,你又不是北魏人,你身为南朝大将,原本就不必护我周全,我身为北魏长公主,你对我如此,我却弃你不顾,难道我能如此不义?你当我是何人。”

    她的语气虽然冷厉,但韦睿却是反而又怔了片刻,忍不住摇了摇头,道:“还是孩子气。”

    “不要看不起人。”

    元燕坐了下来,她看着驿站的方向,等待着。

    她浑身发汗,体内的经络却是空空荡荡,没有了平时熟悉的真元流动,她只觉得浑身都开始有些发冷,所以她团缩起身体,双手很自然的抱住了自己的膝盖。

    韦睿也在她身旁坐了下来。

    他原本就已经很老,而在方才的一战之中,他不只是损失了自己大量的真元和本命元气,他更是以玉石俱焚的手段,损失了自己的大量生机,所以他此时显得很苍老。

    他和元燕结伴坐在野地的荒草丛中,此时若是有人路过看见,恐怕怎么都不会想到这是韦睿大将军和北魏长公主坐在一起,他们两个人落在绝大多数人的眼中,恐怕都像是丢失了自己放牧的牛羊,显得很凄凉的爷爷和孙女。

    两人沉默的等待了很久的时间,没有感觉到有任何可怕的气息逼近。

    “看来运气还不错,还能多活几年。”韦睿笑了起来,说道。

    “南朝皇太后是怎么回事?”

    元燕却是坐直了身体,她不再像是丢失了放牧的牛羊的牧羊女,她语气再次锐利起来,很直接的问道。

    韦睿轻轻的摇了摇头,他没有犹豫,缓声说道:“南天三圣之前,南方最厉害的修行者应该就是道圣王庭青,你想必听说过南方道宗的兴盛,有很大程度也是因为此人。此人改进了许多修行方法,他遗留下来的诸多笔记,甚至直接衍生出了许多道门流派。后世的典籍记载,大多将此人的成就归结于他的天赋和刻苦,但也有一些在他那个时代和他为敌的敌人或是敌对宗门有不同记载,那些敌人和敌对宗门留下的一些典籍之中,说王庭青能够在那个时代迥异于众人,只是因为他机缘巧合,从一处古墓之中得到了一颗龙丹,是这颗龙丹让他的汲取天地灵气的速度是寻常修行者的不知多少倍。对于我们这种后世的修行者而言,自然也不会去耗费精力推敲这种说法的真实与否,只是当年南朝皇太后见过这种记载,又恰好发现了道圣王庭青的陵墓。她便直接暗中发掘了道圣王庭青的墓穴,便真的得到了传说中的那件龙丹法器,之后修行速度便远超常人所想,很快成为南天三圣之一。”

    “这种事情,连魔宗都根本查不出来,应该是十分隐秘之事,按我所知,你和南朝皇太后也不算太近,那你为何会知道这样的事情?”

    元燕看着韦睿,她虽然此时觉得韦睿不会说谎,但之前魔宗所说的话,还是让她心中不断生出疑云,“而且按魔宗所说,南朝皇太后也知道你知道她的事情,对你十分忌惮,就像她忌惮何修行一般。”

    “南朝之前一共有三处道陵,一处在雍州,一处在豫州,一处在建康紫金山中。她所发掘的道圣王庭青的陵墓,在豫州,而那时,我正任前朝豫州刺史,我在豫州修行,道陵之中那日骤然元气剧变,我修行阵法,自然有感应,我去时,她已得手离去,但毕竟留下诸多线索,我到场之后便发现那处陵墓竟然是道圣王庭青墓,之后种种线索,也让我查出盗墓者是她。”韦睿有些感慨道,“不过那时她的修为已经突飞猛进,而且萧衍很快起兵,再过数年,天下将定,萧衍又是沈约看重之人,若是各道宗得知真相,群起抗之,那南朝还不知道要乱多久。”

    “所以你并未将她挖了道圣坟墓的消息散布出去。”元燕点了点头,道:“的确按你的意愿和所处的位置,既然你不忍再多让百姓受苦,你也应该觉得这种消息传播出去,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

    韦睿点了点头,道:“她知道我是阵法大家,当年又在追查此事,心中肯定知晓我知道真相,但见我并无表态,便也明白此事我是烂在了肚里,但按魔宗所言,恐怕这些年皇帝虽然待我也不薄,但她恐怕是很想将我除掉以绝后患的。”

    元燕忍不住幸灾乐祸般微微一笑,道:“若不是她自己后来很快死在了魔宗手里,恐怕她离了那湖心静院之后,用不了多久的时间,就会对你这个告老还乡的将军下手。”

    韦睿并不反驳,只是道:“魔宗有些想错,以为我和她有什么别的隐情今日跟着你而来的那名神秘人,我却是全然不知。”

    元燕沉默了片刻,她也听出了韦睿的意思,她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然后道:“我也不知。”

    韦睿轻声叹息了一声,不知如何,虽然今日侥幸逃了一命,但他此时心中隐隐更是不安。

    若是那名神秘人不敌魔宗,他尚且不会多想。

    但此时那神秘人似乎连魔宗都对付了,他便隐约觉得对方要么不露面,既然露面了,便会有更加可怕的事情要发生,要水落石出。